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旺门佳媳 > 第一百零九回 妄图坐享其成

第一百零九回 妄图坐享其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路舅舅路舅母因自家离沈家远,却是下午才赶到了,照例是人还没进门,先放了好一阵子的鞭炮。

    季善不由笑着与沈青道:“舅舅果然是个财主,今年光照顾镇上卖鞭炮的店家,怕是都好几两银子了吧?”

    路舅母在一旁听得这话儿,笑道:“不是财主就不买鞭炮了?这么天大的喜事,这么争气的外甥,就算把镇上的鞭炮都买光,把家里的银子都花光,你们舅舅心里也是高兴的。”

    果然稍后路舅舅进来时,脸都要笑开花儿了,“妹妹妹夫,这回你们可真是风光大了,我当舅舅的也风光大了,整个会宁府的案首,整个会宁府的第一名哪!还被邀请去参加府台大人亲自举办的宴会,所有咱们会宁府的大人物都将见个遍,整个清溪镇谁有这般福气的?恒儿真是太给我们大家伙儿长脸,我也太高兴了!”

    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可惜爹娘都不在了,要是二老如今还在,得多解气,多痛快啊,肯定高兴得嘴都要合不拢了……”

    说得路氏也红了眼圈,叹道:“是啊,爹娘要是能多活几年,该多好啊?”

    路舅母见状,想着一群晚辈还在呢,忙嗔路舅舅:“这么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呢,也不怕外甥外甥媳妇们笑话儿你,你自己哭,自己丢脸就算了,别引得妹妹也跟着你哭,她如今可是老太太了,跟你不一样,可丢不起这个脸!”

    说得路氏破涕为笑起来:“大嫂就别说大哥了,这不是大家都太高兴了吗?我也不是什么老太太,大嫂就别笑话儿我了,快屋里坐,站在门口算怎么一回事儿?”

    又让季善给路舅舅路舅母上凉茶果子,一时又让沈九林带着沈树打糍粑去,还泡了黄豆要自家点豆花豆腐,家里便越发的热闹了。

    只到底沈恒这个正主儿不在,沈家大办喜酒的日子也至少得二十日后去了,路舅舅路舅舅与沈桂玉夫妇、沈青夫妇便都只在沈家留了一晚,次日便先后告辞了,毕竟各家都有各家的事儿,只能等沈恒回来了,沈家也定了摆酒的日子,才再来道贺帮忙了。

    路氏心情极好,送别兄嫂和女儿女婿时,便也没什么可不舍了,很干脆就把人都给送走了。

    然后与季善商量起要给沈恒做几身什么样的新衣裳来,“就算他衣裳够穿,以后他见的人与如今相比肯定大不一样了,也得有几身真正的见客衣裳才是。最好夏裳两身,冬日带夹的一身,还得给他做件大氅,以后什么扇坠什么玉佩之类的装饰品,也少不得要备几样了。”

    路氏是几岁上,路家便得了自由,回了家乡,但她母亲却见过那些少爷公子读书人都怎么穿着打扮的,就算只偶尔提几句,也足够路氏了解得比乡间其他人都多了,何况当初……孙秀才没忘恩负义之前,路母是真的疼他,衣裳也多是她这个姨母兼未来岳母打点的,路氏也多在一旁看着,当然就更清楚了。

    还当这辈子只怕都没有用得上那一日了,却不想,这么快就用上了,实在是太扬眉吐气了!

    季善闻言,笑道:“娘,相公离家前,我也与他提过这事儿,他却说如今自己衣裳够穿,以后再做也不迟,横竖他出身农门肯定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实在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我觉得也是,相公也不是就不继续考了,后边儿还得继续考举人进士的,只怕也不能再留在镇上念书,怎么也得去县学府学了,那后边儿花钱的地方且多着呢,还是等他回来后,问过他的意思后,再说吧。”

    路氏忙道:“我倒是只顾着高兴了,没想到这些。可就算以后花钱的地方多,这些也是必不可少的,我看明后日的,我们就去镇上布庄先看看吧,也不是说马上就要买,先看看也是好的。”

    顿了顿,“还有你,也得做两身新衣裳才是,你如今可是秀才娘子了,可不能再委屈你。首饰也得打几样,好在我还有一支足金簪子,就是式样实在老气,不适合你戴,正好融了给你新打两支。”

    季善忙笑道:“我衣裳真的够穿,新衣裳都还有一件没上过身呢,娘就别为我操心了,真要做,您身为秀才老爷的亲娘,岂不是更该做两身,爹身为秀才老爷的亲爹,岂不也得做两身了?”

    “你这孩子,我就没见过你这样还嫌新衣裳多的人……”

    婆媳两个说说笑笑的,宋氏在外面探了几次头,想要进屋加入,一想到当初,到底还是鼓不起勇气,只能灰溜溜的回了自家屋里去。

    只是次日季善与路氏还是没能去成镇上,因为季善尤不规律的“亲戚”又来了,虽比起冬日,她浑身不至于凉透,小肚子和腰也坠胀酸痛得不那么厉害。

    却还是浑身酸痛得足以让她下不了床,只能卧床静养了。

    不由又想起沈恒来,要是他在,虽然照顾自己得未必有路氏周全细心,但她心里的感受肯定不一样,哎,只盼他能快些回来吧,她真挺……想他的。

    如此过了五六日,季善总算送走了“亲戚”,也恢复了素日的生龙活虎。

    路氏便又说起要去镇上挑布料的事儿来,“我听说这几日布庄来了一种新料子,叫什么来着?名字我忘了,但你们大堂嫂和三婶,还有庆成婶儿都说又好看又透气,虽然贵一点,却是千值万值,我们快去瞧瞧吧,省得迟了,就被买光了。”

    季善自不好再扫路氏的兴,因笑道:“那我们索性现在就去吧,早些去也好早些回来,省得娘赶不上给爹做午饭了。”

    见温氏抱了三丫在檐下乘凉,又问温氏要不要一起去,“横竖在家也是无事。”

    温氏却是怕热着了三丫,摆手道:“我就不去了,三丫后背上已经长一圈儿痱子了,晚上都睡不好,我怕再热着她,娘和四弟妹去吧。”

    温氏不去,姚氏却探头出来笑道:“娘,四弟妹,我能一起去吗?我想给小松做一身好衣裳,剩下的边角料,再给他做个书袋,这不是过阵子他就要去学堂念书了么?若是遇见合适的,就再给小梧他爹做一身也不错。”

    回头家里办酒时,孩子他爹可是长子,当然要穿得体面一些,才好招呼客人们。

    路氏听姚氏这么说了,当然不好不带她去,遂笑道:“那就一起吧。”

    婆媳三个遂各自回房换衣裳去了,把个从头到尾都没人问过她一声的宋氏在自家屋里怄了个半死,没钱还真是惨,哪怕都意思意思的问她一声呢,结果愣是谁都没想到她,显然都知道她根本没钱买料子,哎,要是她的银子还在……必须得尽快改变眼下这种穷得半死的日子才是啊!

    很快季善与路氏姚氏便都换好了衣裳,预备出门了。

    却忽然听得有陌生的声音在外面喊:“请问这是沈相公家吗?家里有人在吗?”

    路氏不由眉头一皱,“这谁呢?莫不是找恒儿的?”,一面应着:“有人在呢——”,一面接了出去。

    季善与姚氏见状,忙也跟了上去。

    却见是个收拾得干净利索的婆子站在沈家大门外的台阶下,一见季善便笑道:“沈娘子,您还记得我吗?”

    季善方才便觉得外面的声音似曾相识,这会儿见来人竟是孟太太跟前儿那个杨婆子,不由笑了:“原来是杨妈妈,您今儿来是有什么事儿吗?快请屋里坐。”

    又与路氏介绍,“这是师母跟前儿服侍的杨妈妈。杨妈妈,这是我娘,这是我们家大嫂。”

    路氏听得是孟太太跟前儿服侍的人,忙笑道:“杨妈妈快请屋里坐,我们家老四这些年肯定给孟太太,也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吧?”

    “您这是哪里的话儿,沈相公聪明能干又谦虚,整个学堂就找不到一个不喜欢他的人,怎么会添麻烦?”杨婆子却是笑道:“只今日实在不得闲,就不叨扰了。沈娘子,我是奉我们太太之命,来请沈娘子去见一面的,我们太太说是有一件极要紧之事,不知沈娘子现下可方便?”

    季善看了一眼路氏,才点头笑道:“自然是方便的,只不知师母叫我去,是什么要紧之事?”

    这莫名其妙的,孟太太骨子里卖的什么药呢?她和她不过就见过一次面而已,能有什么要紧事儿……

    路氏也觉得有些奇怪,跟着笑道:“是啊,孟太太叫我们老四媳妇去,是有什么吩咐呢?”

    杨婆子笑道:“我们太太只是让我来请人,具体什么事儿,却是没告诉我,沈娘子到了不就知道了?您放心,都是自家人,我们太太肯定没有恶意的。您老也尽管放心吧,我们太太虽只见过沈娘子一面,却很是喜欢沈娘子的。”

    后面的话却是对路氏说的。

    路氏忙笑道:“我们不是怕孟太太有恶意,是觉着就这样直接去见孟太太,太失礼了,本来我们是打算等我们家老四回来后,再备了厚礼亲自去请夫子和孟太太来我们家吃酒呢。”

    杨婆子笑道:“都是自家人,您老也太客气了,放心吧,我们太太自来不计较这些的。沈娘子,我们这便出发吧?您放心,一定很快把您儿媳妇好生给您送回来。”

    后一句话仍是对路氏说的。

    路氏这下还能说什么,只得吩咐季善:“那善善你这便随杨妈妈去吧,见了孟太太好生说话儿,礼物我现在来不及准备,也只能回头再补上了。”

    季善也只得应了“是”,辞别路氏后,随杨婆子出发了。

    可惜杨婆子嘴紧得很,路上无论季善怎么套她的话儿,她都说自己不知道孟太太要与季善说什么,反正季善到了就知道了,季善只能作罢,心里却是越发奇怪了,到底什么事儿,弄得这般神神秘秘的?

    如此不到半个时辰,季善便随杨婆子抵达了学堂,在学堂的后宅见到了孟太太。

    只是比起第一次见面时的年轻优雅,半点不像已是当奶奶的人,这次再见,一身秋香色家常衣裳,钗环尽褪的孟太太明显瘦了许多,衣裳穿在身上空荡荡的,也明显苍老了许多,头上的白头发也几乎要遮掩不住。

    季善看在眼里,就想到了之前孟太太据说一直时好时坏的生病,不由暗暗感叹,古代这医疗水平真是没办法,随便生个什么病,都得几个月半把年的才能养好,不怪会有那句话“病去如抽丝”呢!

    一边感叹着,季善已一边屈膝福了下去:“见过师母,因为来得仓促,什么礼物都来不及给师母准备,还请师母千万见谅。之前便好几次听我家相公说您一直病着,只不敢贸然来探望,怕扰了您静养,如今您可都大好了吧?”

    孟太太忙让杨婆子将她搀了起来,笑道:“这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这样,随便一个什么小病,都得拖上很久才能好,各种年轻时积下的老毛病也动不动就要犯,可如今再来后悔也迟了,所以你们年轻人更得注意保养才是。至于礼物不礼物的,都是自家人,还客气什么,没的白生分了。”

    顿了顿,“好在这次恒儿一举中了案首,让我们整个天泉县都跟着大大出了一回风头,就更别提我们学堂了,你们夫子当日听到喜讯时,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我也跟着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几日精神头都好多了呢!”

    季善忙谦虚道:“相公说他这次不过是侥幸罢了,之前根本做梦都没敢想。相公还说,都是夫子这么多年教导有方,之前……也从来没想过要放弃他,不然他也断不能有今日。”

    孟太太摆手笑道:“这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怎么没见其他人考个案首回来呢?你们夫子可都是一样教的,可见还是恒儿他自己天资过人,又勤奋刻苦,才能有今日,他自己起码得占八分功劳,你们夫子充其量占两分罢了。”

    季善笑道:“您太客气了,相公要是听了,肯定要说他自己不过是侥幸了。对了,听说令郎此番也高中了,我还没恭喜师母呢!”

    心里已经有些不耐了,这么半天了,都是说的些无关紧要的废话,根本没切入整体,孟太太让杨婆子巴巴的把她请来,总不会就是为了与她拉家常的吧?

    孟太太已笑道:“总算不枉他这么多年的寒窗苦读,只到底还是没有恒儿那般好的才学,不过堪堪吊了禀生的尾巴罢了,好在还有恒儿这个案首,也够你们夫子和我们整个学堂风光了。”

    季善听得还是没说到戏肉,只得继续虚应着孟太太,“您也太自谦了,这么年纪轻轻的禀生,别说整个天全县会宁府了,便是整个省乃至全国,怕也是不多的。对了,方才杨妈妈说,师母叫我来,是有一件极要紧之事,不知是什么事?我洗耳恭听。”

    山不来就她,她就去就山,不然还不知道孟太太得绕弯子到什么时候。

    孟太太见季善开门见山了,仍是笑容不变,道:“哪里不多了,恒儿不就是?恒儿比他还小月份呢,却书也念得好,人也细心周到,比他强十倍都不止。也亏得这次去府城赴府台大人的宴,有恒儿一路同行,一路照顾你们夫子,不然就凭我们家那个粗枝大叶的,我可一百个不放心。”

    季善这才知道此行沈恒竟是与孟夫子父子一路的,笑道:“原来我家相公竟与夫子同路,本来我公公婆婆还担心他路上不知道照顾自己,如今总算可以放心了,有夫子他老人家一路提点着,他定然出不了岔子的。”

    孟太太笑道:“人多的确比人少好,路上好歹也能有个照应,你们夫子虽当甩手掌柜惯了的,有杨妈妈的丈夫和儿子随行事事打点,我倒也颇放心。这不,就昨日,我还收到你们夫子的信,说路上一切都顺利,让我在家只管安心呢。我算着日子,就这两日,他们应当就能抵达府城了,不然这么热的天儿,再赶路下去,人都要受不了了。”

    季善随口附和,“可不是,这天儿是一日比一日热了,等夫子和我家相公返程时,还得受几日的罪呢。”

    打算附和完,就要再次切入正题了,这孟太太也不知怎么这么能绕弯子,上辈子莫不是专宰外地客人的出租车司机?

    却是未及开口,又听得孟太太道:“对了恒儿媳妇,我听说你当初进沈家的门时,十分的仓促,你家里人对你也……实算不得好,反倒在听说恒儿中了头名童生后,还想着要占你和沈家的便宜,很是过分与不堪?”

    季善心里霎时越发不痛快了。

    这孟太太在清溪镇好歹也算女人里排得上号的体面人儿,自家更是开学堂的,不知道不当面揭人的短,是最基本的礼貌与修养呢?

    她淡淡一笑,笑意却并未抵达眼底,道:“不知师母何以忽然有此一问?是,我当初进沈家的门的确很仓促,我那些所谓的家人也待我不是算不得好,而是非常不好,不然也不会让我给当时我家相公一个将死之人冲喜了,谁家真心疼女儿的干得出这样的事来?所以他们的确很过分很不堪,倒不想师母足不出户,竟也听说了。”

    孟太太话一说完,便一直在注意观察季善的脸,还当她被自己当面说了娘家的丑事,会立时羞得无地自容,毕竟任谁有那样一个娘家,可都不是什么光彩事儿。

    不想她却半点不见羞臊,仍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倒噎了一下,上次她怎么没看出这季氏脸皮这么厚呢?也是,季家那样一个糟污人家,哪能真养出什么好女儿来?

    遂借喝茶的动作,看了一眼一旁的杨婆子。

    杨婆子便立时笑道:“沈娘子,这不是沈相公是我们老爷的得意弟子,我们太太当师母的,当然要多关心关心他吗?这也实怪不得我们太太忧心,之前沈相公只是中了童生,您父亲和奶奶便上赶着占便宜去了,再让他们得知沈相公中了秀才,还是案首,岂不得越发赖到沈家就不走了?”

    不待季善说话,又道:“对了沈娘子,听说您至今还没与沈相公那个……成为真正的夫妻呢?这要是您父亲和奶奶回头又登了门,一次两次的,可能沈相公与沈家二老忍了也就忍了,但时间一长,次数一多,怕是您与他们都有再深的情分,也要消磨得差不多了吧?何况,这才几个月的时间而已,沈相公又一心向学,只怕你们纵已因日日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了几分情分,那情分也有限得很吧?等那几分有限的情分消磨光了,我说句您不爱听的,还不知道等待您的会是什么呢,万一落得休书一张,您岂不是后悔也迟了?”

    季善等杨婆子说完了,才唇角一勾,道:“所以呢?孟太太有话不妨直说,我耐心有限,你们主仆要是再废话下去,我可就懒得再听,立刻就要离开了!”

    心里已约莫猜到孟太太与杨婆子主仆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了。

    不怪上次她和沈恒来拜见孟太太时,孟姝兰会忽然出现,然后无论是孟姝兰,还是孟太太,都给她一种虽掩饰得极好,还是让她察觉到了的怪怪的感觉了。

    她当时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直觉,原来也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觉!

    孟太太见季善脸上还是没有羞臊之色,也没有她预期的慌乱与紧张,心知今日这块骨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难啃了。

    不着痕迹吸了一口气,才道:“既然你这么干脆,我也索性直说,犯不着再藏着掖着了。恒儿这次跟他夫子一路同行,吃住都在一处,爷儿俩素日不好说的话,这次也都说了,就说到了你们的事儿。说当初家里替他娶你进门时,他一直昏迷不醒,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等他醒来时,木已成舟,他一来是想着你好歹算他的救命恩人,做不出那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之事;二来他要忙着准备县试与府试,也实在分不出时间与精力去管旁的事。”

    “想着横竖你们也没圆房,那等将来他中了后,便让他父母认了你做干女儿,再替你寻一门好亲事,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也算是报答了你的救命之恩。却不想,他才只中了童生,你娘家人便恬不知耻的找上了门,明明当初就该……两清了的,这下那认你做妹妹,让你风风光光出嫁的打算,也只能改变了,让季家人知道了你的新夫家,岂有不再找上门去的?便是他自己和沈家,也少不得要继续被季家缠着,不知道得恶心道什么时候,就真是害人害己了。”

    “所以恒儿想来想去,便把这事儿托给了我,让我把话与你说清楚,看你有什么打算。若你近期就想嫁人,就替你寻一门好亲事,再替你备一份好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若你暂时不愿意嫁人也可以,就给你一大笔银子,让你去了其他地方后,也足够买房买地,后半辈子再不用发愁。你考虑一下,是选前者还是后者吧。”

    季善听孟太太说完,好容易才忍住了嗤笑出声,只似笑非笑道:“孟太太说了这么多,那是想我选前者,还是后者呢?前者的话,以孟太太的本事,应当替我说不到一门比我现下更好的婚事,替我寻不到一个比沈恒更好的夫君了吧,不然令爱也不会一直到现在,都还待字闺中……了!”

    本还想说‘要当娘的恬不知耻的替她打别人丈夫的主意’的,话到嘴边,到底忍住了。

    随即当没看见孟太太霎时变得铁青的脸,又道:“至于后者,那就要看孟太太所谓的给我一大笔银子,是多大一笔了。区区一二百两,您可别想打发了我,便是八百一千两,我也劝您最好别开口,必须得有八千一万两的,我才会考虑考虑。”

    孟太太万没想到季善会这么说,那轻慢的语气,那冷嘲的眼神,简直让人只消看一眼便火气蹭蹭直往上冒。

    关键她好大的口气,一张口就是八千一万两的,以为自己是谁呢,不过一个只值十六两的野丫头罢了,她怎么不去抢?!

    但季善的态度与话语也足够孟太太知道,她已经该明白的,都差不多明白了。

    那倒也省了她再白费口舌的功夫!

    遂直接道:“如果你选前者,你虽长得漂亮,却有那样一个娘家,当然不可能再找到比恒儿更好的夫君,但恒儿这样的夫君,你也应该有点自知之明,之前便不是你配得上的,如今你自然更配不上了!如果你选后者,我本来给你准备的是三百两,你去县里买一间铺子,收一辈子的租都尽够了,但恒儿自来心善,看在他的份儿上,我愿意再给你添一百两,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最好见好就收,不要再妄图得寸进尺。不然等恒儿回来了,直接给你一份休书,让你立刻离开沈家,你可就除了个被休的名头,什么都捞不着,哭死也没用了!”

    想到四百两已几乎是自家全部的积蓄,就这她还得偷偷当些首饰和衣裳,才能凑齐,便心疼肉疼至极。

    可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为了自家能得一个现成的案首女婿,四百两就四百两吧,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要有了前程大好的乘龙快婿,别说四百两了,四千两都迟早能回来!

    季善嘲弄的看着孟太太,道:“既然孟太太两个条件一个都满足不了我的,我与您自然也没什么可谈的了,这就跟做生意一样,总得双方都满意了,交易才能达成不是?所以我就先告辞了,回去继续做我的案首娘子去了。”

    说完站起身来,作势要往外走。

    “站住!”

    不出所料被孟太太给叫住了,语气里已有遮掩不住的气急败坏,“五百两,一两都休想再多!我也只是想着恒儿心善,才会对你一再妥协的,你不要再想人心不足蛇吞象了,最好拿了银子就快些走你的,不然等恒儿回来后,大家撕破了脸,你就真是一两银子都得不到,竹篮打水两头空了!”

    季善居高临下看向孟太太,讽笑道:“孟太太,您这诚意还是不够啊,五百两差八千一万两跟四百两说到底有什么区别,都少得不值一提,您还当自己做了多大的让步呢?还是您以为这世间只有您一个聪明人,其他人都是傻子呢,我只要一直做沈恒的娘子,等他将来中了举人甚至是进士,多少个五百两挣不来,今日干嘛要为了捡芝麻,就白白丢了西瓜?”

    孟太太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了,接连吸了两口气,才恨声道:“可恒儿他根本不想要你这样一个妻子,不想要你娘家那样一个只会拖他后腿,只会恶心他的丈人家,你还一直做他的娘子,等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休了你,不信我们走着瞧!”

    杨婆子也道:“可不是,沈相公他只是生来心善,才会托了我们太太,要给你另一条平路走,你若再这么执拗,听不进我们太太的劝,回头可哭都没地儿哭去。沈娘子……不,季姑娘还是仔细想想吧,我要是您,立刻就拿了银子走人,还要走得远远儿的,吃香的喝辣的,舒舒服服的过后半辈子去,不就既可以避免被休,又能不被您那些娘家人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