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旺门佳媳 > 第九十七回 守好底线

第九十七回 守好底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却是一直到吃过午饭,连三丫都睡醒午觉,又在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的“咿咿呀呀”了,还是没见沈石一行回来。

    沈九林在家里实在待得烦躁,索性扛了锄头,往地里去了。

    路氏这才皱眉道:“不会真闹出人命了吧,怎么这会儿都没消息传回来呢?”

    还是一直到天都要黑了,沈恒与章炎在号房里也点起了蜡烛,沈石才带着两个弟弟回来了,姚氏与宋氏却没回来,当是留在柳家照顾沈桂玉了?

    路氏知道沈九林着急,一见兄弟三个便忙问道:“桂玉怎么样了,没什么大事儿吧?”

    沈石摇摇头,“人已经醒过来了,就是身体还很虚弱,她又不肯让其他人靠近她,我们只好把小松他娘和二弟妹留下了,也好顺道照看一下两个外甥。他们这次可都吓坏了,好在我们走时,也已经好多了,爹娘放心吧。”

    沈九林沉着脸道:“人都差点儿没了,怎么能放心?你们就该把他们母子都带回来才是。”

    路氏见兄弟三个都一副累得不轻的样子,忙道:“桂玉既然身体虚弱,肯定不能搬动,两个外孙也离不得娘,当然也只能留在家里。你们都饿了吧,那先吃饭,等吃了饭有什么话再慢慢说也不迟,只要人醒过来了,就不用太担心了,他爹,你也把心放宽些,啊?”

    沈九林闻言,这才暂时没有再说。

    路氏便忙安排季善和沈青上起菜来,等一家子围坐着沉闷的吃完了,季善和温氏收拾了碗筷去洗后,方问沈石:“老大,桂玉既然醒了,那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么?”

    沈石“嗯”了一声,“弄清楚了。柳志在外面养了个小的,是个小寡妇,他去年年初就养着那小寡妇了,到过年时,那小寡妇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就是大年初二那天生的,所以那天柳志才没能陪大妹一起回咱们家来,他和他娘把大妹哄回咱们家后,就去守着那小寡妇生孩子去了!”

    沈九林与路氏都已是惊怒交加,“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柳志简直可恶,柳家也太可恶了!”

    沈青也气道:“大姐都已经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了,从来对他也是知冷知热,对他爹娘也孝顺得很,他还想怎么样?难怪当日是他妹妹陪大姐回来的,只怕也不是担心大姐和两个外甥,不是为了照顾他们母子,根本就是为了看着大姐,不让她提前回家去,以免露了马脚吧!这也太可恶了,分明就是全家人都早知道了,只瞒着大姐一个人啊,怎么能这么坏,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路氏忙又问沈石,“那桂玉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她也真是糊涂,我们离得远,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了,她天天就在一个屋檐下,还是自己睡一张床的人,居然也被瞒了这么久!她也不该自己一个人质问他们母子,就该先回来告诉我们啊,她一个人哪是他们一家人的对手……算了,现在再来说这些又还有什么用!”

    母女两个也是女人,哪怕之前再不待见沈桂玉,如今听得她的遭遇,也没法不感同身受,同仇敌忾。

    这回是沈树沉声回答的路氏,“大姐前几日才无意听小姑子说漏了嘴,本来这胎就怀得辛苦,肚子立刻就痛起来,偏柳志说聚丰楼要对账,一直没回家,她只能去找她婆婆对质……”

    柳母自然死活不承认,还让沈桂玉不要乱想,说柳志日日都回家的,哪有时间,又哪来的银子在外面再养一个,肯定是沈桂玉听错了。

    沈桂玉自然也不信柳母的,她其实早就隐隐有感觉有怀疑了,还当是自己想太多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再想到自己这一胎怀得这么辛苦,因为丈夫的几句话,因为丈夫想弄点儿银子花,还弄得娘家人都更加厌恶她,有娘家等于没娘家了。

    他却在自己身心都遭受痛苦与折磨的时候,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连儿子都生了,当初让自己回娘家去弄钱,指不是就是为了给他那个野女人和野种花,就恨不能活活咬死柳志!

    好容易等到柳志回了家,自然对柳志没有什么好脸色。

    柳志连日其实也不轻松,他外面那个儿子病了,小寡妇是童养媳,可惜才与丈夫圆房不到半年,丈夫就死了,之后公公也一病去了,剩下她和婆婆受尽了族人和村里人的欺负,连自家的房子都没能保住,只能到镇上去租了个小房子,做了半掩门。

    幸好遇上了柳志,虽然不是很有钱,好歹人还不错,让婆媳两个都能吃饱穿暖,便也安心跟柳志过起了日子,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柳志一开始只是抱的玩玩儿的心态,他毕竟早有妻儿,没想过不要自己的家了,且沈家也不是好惹的。

    后见小寡妇温柔体贴,便也渐渐动了真心,等小寡妇怀上他的孩子,坚持要生下来,她婆婆也赞同后,便也没强迫小寡妇打掉孩子,而是默许了她生下来。

    这样一来,便没法儿再瞒着柳父柳母了,小寡妇既然一个人吃两个人补了,当然得多给她们婆媳一些银钱,可柳志的钱每月都是交给柳母的,忽然交少了,哪里瞒得住?

    小寡妇生产时,只怕也得柳母前去帮忙照应。

    遂壮着胆子告诉了柳父柳母,还求他们帮他,让他们不看小寡妇,也要看她肚子里自家的孙子。

    柳父柳母孙子孙女已经好几个了,要说多稀罕小寡妇肚子里的孩子,还真不至于,可既然大儿子那样求他们,且对沈桂玉也是越来越不满,觉得她仗着自己娘家兄弟多,光景也不错,便好吃又懒做,实在该好生教训一下了。

    遂同意了替柳志隐瞒,这才会有了大年初二那日,不是柳志陪沈桂玉回的娘家,而是柳小玲陪的她回娘家那一出。

    等孩子生下来后,柳志见生得跟自己十分相似,小寡妇更是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难免又多了几分疼爱。

    所以前几日那孩子生病,小寡妇哭着求他留下多陪陪他们母子,也给她们婆媳壮壮胆,柳志才会没忍住答应她,留下了,也让纸终究包不住火了。

    柳志已经累了几天,钱也花了不少出去,好容易才回了家,谁知道一回家就让沈桂玉指着脸大骂了一顿,让他老实交代‘那个娼妇在哪里,那个野种又在哪里?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没完,我爹和兄弟们都不会放过你的!’

    光骂不算,还泼了柳志一头一脸的水,把柳志的脸给挠花了,弄得柳志是又痛又恼。

    却到底理亏,又念着沈桂玉怀着孩子,便没有还手,只辩解了几句‘没有的事儿,你打哪里听来的,一天天就知道东想西想,吃饱了撑的!’

    可夫妻两个的争吵早惊动了柳母,颠着脚就跑了过来,见儿子一头一身的水,脸还被挠了几道血印子,哪里忍得?

    指着沈桂玉的鼻子就骂起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娼妇,竟敢打自己的丈夫,是不是想被休回你们沈家去呢,那我明儿就让你爹娘把你领回去!’,一边骂,一边还动手推搡起沈桂玉来。

    沈桂玉本来肚子就在隐隐作痛了,让柳母一推,更加难受了,忍不住也推了柳母一把。

    这下柳志不干了,怒骂着‘当着我的面你都敢推我娘,当我是死的吗?可见平日里我娘说你不孝那些话都是真的,我今儿就要为我娘好生教训教训你!’,上前就给了沈桂玉一巴掌,然后将她重重推倒在了地上……

    沈树越说脸色越难看,“大姐摔倒见红后,柳志先还不肯去给她请大夫,柳婆子更是撺掇儿子,就让大姐这样死了算了,反正妇人因小产死掉的例多得是,肯定不会有人说什么的,等大姐死了,正好将那小寡妇和野种接回柳家去。若不是大姐跟柳家堂嫂交好,柳家堂嫂听得大姐哭喊‘救命’,和柳家堂兄赶了去看,后又让柳家堂兄去请了柳家大伯父大伯母,大姐这会儿指不定都不在了。真是一家子狼心狗肺的东西,爹、娘,现在只剩一条路,那就是让大姐跟柳志和离了!”

    顿了顿,又恨声道:“不怪当初过年时,大家都觉得怪怪的,偏我后来送大姐回去,柳志他爹瞧着又是真病了,在床上直不起腰来,敢情是全家人早就串通好了,在糊弄大姐,糊弄我们沈家!”

    沈九林捺着性子听沈树说完,脸色已是黑如锅底,问沈石沈河,“你们两个怎么说?有没有当场揍他姓柳的一顿?”

    沈石道:“我也赞成三弟的,都到这个地步了,大妹肚子的孩子没了不说,她自己也是差点儿没命,若不是老天保佑,便是一尸两命,怕是大妹只能和离了。”

    沈河则道:“我们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后,便揍了柳志一顿。我也觉着大姐怕是只能和离了,不然以后她这日子要怎么过,别人也以为我们沈家好欺负呢!就是不知道大姐愿不愿意和离,两个外甥又该怎么办,总不能把他们留给后娘吧,可若大姐要带他们走,只怕柳家不会同意。”

    柳志母子见沈桂玉差点儿就真死了,本来就满心的后怕,那到底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他们话说得再厉害、再狠,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真要他们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他们面前,还是因为他们的原因才死的,又怎么可能不害怕?

    谁知道又听柳家大伯说了沈恒日前中了童生,还是中的天泉头名的消息,偏偏柳志连日都在小寡妇那儿,连聚丰楼都告了假没去,竟一直没听说,柳家其他人连日都没去镇上,也还来不及听说。

    就越发的后悔了,沈恒眼看就要中秀才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自家却在这个当口犯下了这样的大错,以后别说沾光了,不被沈恒整就是好的了!

    沈石兄弟三个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情,直接便对着柳志开揍时,他便没有还手,柳母尖叫着要上前阻止三兄弟,还骂着要自家的儿子侄子们上前帮柳志的忙时,也让柳父给拦住了。

    沈九林听得儿子们已经揍过柳志一顿了,脸色还是很难看,道:“都到这个地步,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她还有什么不愿意和离的?至于孩子,既是他们柳家的,我们沈家当然没责任替他们养。反正柳志当爹的都不心痛自己的儿子,不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当一回事儿,巴不得这个家散了,我们还有什么可心痛的,就让他们留下,桂玉一个人回来便是了!”

    沈树迟疑道:“那两个外甥也太可怜了,他们总是无辜的,要不,还是让他们跟大姐一起回来吧,不过就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儿而已……”

    沈石沈河没说话。

    哪里只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儿,两个孩子眼看就大了,总得要念书或是学一门手艺,就算种庄稼,也得有田有地给他们种,将来还得给他们盖房子,给他们娶媳妇,哪有老三说得这么容易?

    便是大妹/大姐自己和离回来后,时间一长,都是个麻烦,她那个性子,与谁长期处得来的;家里也不可能一直白养着她,总得张罗她再嫁,问题再想给她寻一门相对满意的婚事,又岂是那么容易的……总归听爹的吩咐吧,爹怎么吩咐,他们就怎么做便是了。

    路氏在一旁听到这里,虽没与沈石沈河交流,心里的想法却与兄弟两个差不多。

    因低声与沈九林道:“你们爷儿几个先商量着,我问问老四媳妇还要不要给老四和二姑爷添一次热姜汤啊,虽开了春,入了夜还是够冷的,可不能让他们郎舅冻坏了才是。”

    说完便拉着沈青一道出了堂屋,去了大厨房里。

    就见季善与温氏已经忙完了,正要去堂屋,瞧得母女两个进来,温氏先就问道:“娘,弄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儿了吗?”

    路氏沉色点点头,“弄清楚了,青儿你给你三嫂和四弟妹说说吧。”

    沈青“嗯”了一声,便把事情大略说了一遍,末了咝声与路氏道:“娘,这事儿越想越麻烦啊。大姐若真和离回来了,以后可该怎么办?两个外甥也太可怜了,若那小寡妇真被接回了柳家,以后他们可就得在小寡妇手底下讨生活了。可若让他们跟大姐一起回来,家里就得一直养着他们,等他们大了,花钱费力的时候且在后头……”

    温氏忙道:“大姐年纪也不小了,就算和离后还能再嫁,我说句不好听的,只怕也未必能再生孩子,那以后老了可该怎么办?两个外甥到底是柳家的孩子,柳家肯定是不会让他们跟大姐一起回咱们家的。”

    虽然是真的同情沈桂玉的遭遇,要让这个大姑子和离回家来,温氏依然一百个不愿意。

    实在沈桂玉的性子为人都不好,尖酸刻薄还自私自利,纵温氏进门时,沈桂玉早就出嫁了,姑嫂相处得其实并不多,温氏也受了好几次沈桂玉的气,足够她对这个大姑子好感全无了。

    路氏道:“柳家这次实在太过分了,就算沈桂玉再不好,这个头你们爹也肯定要为她出的,不然以后岂不是人人都能欺负我们沈家了?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若她愿意和离,当然要接她回来,若她非要带两个孩子回来,我们也只能给她想办法……算了,我还是回堂屋吧,省得你们爹气着了,我在还能劝劝他,善善,老四和二姑爷就辛苦你了啊。”

    季善忙道:“娘放心吧,相公和二姐夫都好好儿的,您就别为他们操心了。”

    路氏点点头:“你办事我肯定放心,那我先回堂屋了。”

    说完转身折回了堂屋去。

    沈青这才叹道:“谁能想到会摊上这种事儿呢,也真是有够倒霉有够烦人的,说来说去,都怪大姐夫……柳志不干人事儿,柳家两个老的也不是好人,竟然还纵着他帮着他,就好好的过日子不成吗?”

    温氏小声道:“柳志和柳家这次的确过分,可到底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又还有两个孩子,要我说,能不和离,还是不和离的好,只咱们家狠狠教训柳志一回,让他知道厉害,以后不敢再犯也就是了。也不知道大姐自己如今怎么想的?”

    希望大姐自己说什么也不和离吧,那就算公公和相公他们兄弟几个再起劲,这事儿也成不了,家里自然也就能省许多麻烦了。

    沈青见季善在一旁一直没说话,想着她说话一向能说到点子上,忙问她:“四弟妹,你怎么说这事儿,觉得大姐是和离好,还是不和离好?”

    季善抿了抿唇,道:“家暴这种事儿,从来就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之分,且柳家还是全家人一起合起来糊弄欺负大姐,根本不在乎她已经为柳家生了两个孩子,肚里还怀着一个,也不在乎这么多年的情分,不和离留着过年吗?”

    沈青与温氏都是第一次听说‘家暴’这个词,但一听就懂了。

    沈青因沉吟着道:“四弟妹的意思,这种事只要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会有无数次吗?可大姐的情况摆在这儿,年纪真的不小了,只怕不好再嫁,再嫁了也不敢保证能比现在好;若是不再嫁了,以后又该怎么办,她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更别提养活两个孩子了……”

    如今是爹还在,兄弟们也都顾念骨肉情,大姐回来了,还能衣食不愁,可爹将来总要走的,兄弟们也各有自己的小家、自己的儿女要顾,不然之前也不会拼了命的要分家了,不就是怕四弟再拖累他们吗?

    那换了大姐,自然也是一样,平白无故要白养一个大活人、甚至母子三人一辈子,谁愿意的?尤其家里还早就分了家……

    也不知道真到了那一天,大姐会不会后悔当初自己不该给大嫂二嫂出主意,终于闹得把家给分了!

    温氏忙接道:“所以我还是觉着,最好别和离,只让柳志和柳家一次就知道厉害,以后不敢再犯也就是了。其他人家也未必就没有这样的事,比这更过分的肯定也有,娘家也不见得就比咱们家弱,不仍没和离吗?四弟妹,这老话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不是,且不管是和离还是休妻,肯定都会影响咱们家的名声,咱们家可要不了十年,就又得嫁女儿了……”

    季善明白温氏的顾虑。

    白养一个和离的大姑子已经够烦人了,偏那个大姑子还是个尖酸刻薄爱挑事儿的,搁谁能愿意?

    而且还会影响到自家的名声,真正是面子里子都吃亏……

    季善不由想到了周氏,被季大山和季婆子欺压成那样,也没想过离开甚至反抗,反倒逆来顺受成了本能,她怎么就忘了,这不是现代,不是结婚离婚都自由的现代了呢?

    何况就算是现代,不也多的是因为方方面面原因,便凑合着过,说什么也不离婚,家人也不让她们离婚的女人吗?

    但季善还是道:“我还是觉着和离的好,柳志可不仅仅是家暴,还出轨……在外面养小寡妇、生私生子,若不和离,那个孩子该怎么办,难道让大姐养不成?小寡妇以后再时不时的上门恶心大姐一回,那还不如这次狠狠痛一次,总好过以后长年累月的痛。”

    顿了顿,“至于大姐以后怎么养活自己,只要她肯吃苦,去镇上租个小门店,做点什么小生意,要养活自己母子三人我觉得还是不难的。等过两年孩子大了,大姐若再遇到了合适的人,也不是不可以再嫁了……”

    温氏打断了季善,“可是四弟妹,万一大姐吃不了那个苦呢,一个女人家要养活自己已经够难了,还要养活两个孩子,真的没有四弟妹说的这么容易!哎,偏偏有个孩子,要是没那个孩子,事情不就容易解决多了?大姐那性子也真是……”

    沈青也跟着叹气,“是啊,偏偏有个孩子,不然只要大姐夫的心还在家里,其实也不难解决的……”

    季善吐了一口气,才语气有些生硬的道:“都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了,若大姐还吃不了那个苦,改不了自己的性子;或是觉得这次的事其实也能忍,能继续过下去,那我也只能说一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了!”

    温氏是镇上的姑娘,县城听说也去过好几次,算是沈家村年轻媳妇子里最有见识的一个;沈青更是认得不少字,读过一些书,也算是这个时代里女人中的佼佼者了。

    可惜依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季善也知道其实怪不得她们,她们不过是囿于时代的局限性,同样的事就算是发生到她们自己身上,她们悲愤过后,只怕也会这么说;再加上一点小小的、可以理解的私心罢了。

    便是沈九林父子几个如今都主张沈桂玉和离,只怕回头激愤散去,冷静下来,也会重新开始考虑,要不要接沈桂玉回来了,毕竟柳志犯的,不过是‘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一直到几百年后,同样的现象也只是有所改善与好转,并没有杜绝。

    但季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很不是滋味儿,本来这阵子心底深处一直有在犹豫一些事,这会儿也不犹豫了,最初的念头重新坚定了起来。

    她管不了别人怎么想、怎么做,至少自己的主还是可以做,还是可以决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的!

    温氏与沈青见季善好像动怒了,都有些懵。

    照理四弟妹该对大姐最没有好感,最不愿意她和离回来才是啊,怎么看她的表情,听她的语气,好像比爹都生气,比爹都还着急为大姐出这个头呢?

    沈青忙笑道:“四弟妹,你怎么了,可是我和三嫂有哪句话说错了?”

    季善回过神来,强笑摇头:“没有,是我觉得柳志和柳家实在太过分了,一时没忍住气罢了。总归这事儿我们也做不了主,还得爹娘做主,且也不知道大姐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就像娘才说的那样,走一步看一步吧。”

    说着已往门口走去,“三嫂二姐你们慢慢儿说啊,我看看相公和二姐夫要不要设炭盆去,这入了夜还是挺冷的。”

    话音落下的同时,人也已消失在了门后。

    余下沈青与温氏你看我我看你的,都没了话说,沈青还罢了,心里倒是不至因此对季善就生出什么情绪来。

    温氏却是心里不舒服起来。

    四弟妹倒是说得轻巧,‘不和离留着过年’,‘要养活自己母子三人还是不难的’,反正回头等四弟中了秀才,她就是秀才娘子了,又有公婆护着,大姐当然不敢找她的麻烦,她也会赚银钱,不在乎多花钱少花钱。

    可她和大嫂二嫂怎么办,就算她也不在乎多花钱,问题沈桂玉真的烦人,她怕是天天都得生一场气吧?

    且如今也只得四弟妹没有女儿……

    不过四弟妹可能也只是说说而已,家里做主的毕竟不是她,还得看公公是什么意思,只盼公公睡一觉起来后,就已经想转了吧。

    这一夜,沈家的大人们都没有睡好。

    不过经过一夜的缓冲,大家倒是都冷静了不少。

    等吃过早饭后,沈九林便吩咐沈石三兄弟:“你们再去一趟柳家,看桂玉身体怎么样了,若是撑得住,就把他们母子三人都接回来。再告诉柳志我的话,他如果不把他那个小寡妇和野种尽快处理了,再到我们家来下跪磕头,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犯,也保证以后会好好待桂玉,就休想接了老婆孩子回家去!”

    待三兄弟应了后,又道:“顺道再打听一下,那个小寡妇和野种住在哪里,之前是哪个村儿的,如果柳志不尽快处理他们,就别怪我们家不客气,替他把小寡妇和野种都送回她们自己村里,让族里的长辈将她们母子沉塘了!寡妇日子是难过,可她们婆媳也不是没有路了,过继也行,跟族里说好了,坐产招夫继承夫家的香火也行,苦过开头几年也就好了,非要不知廉耻的勾引别人的丈夫,想别人养着她,死了也是活该!”

    沈石沈河再次应了“是”,“爹放心,我们肯定会让柳志知道厉害的。”

    不但父子三人,便是沈树,也绝口没再提和离的话。

    而路氏沈青与温氏母女婆媳三人则都一副明显轻松了不少的样子。

    季善在一旁看在眼里,虽经过一晚的冷静,觉得自己的确有些过激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总要给人一个改正的机会,且婚姻不是儿戏,乃是两家人的事,也不可能非黑即白,方方面面的顾虑的确很多,很多时候都少不得只能妥协。

    她也不能拿自己的固有思维和价值观来要求这个时代的人,大家毕竟隔了至少几百年。

    可还是免不得心里不舒服,至少在此事上,无论如何都没法让自己“入乡随俗”,家暴也好,出轨也好,都是她的底线,绝对不能让步的,别人不知道是别人的事,但她自己心里必须始终守好这道底线!

    她可还没有比夫家不差的娘家,没有还算护短的爹和几个身强力壮的兄弟。

    所以还是自己一个人过吧,又不是养不活自己,只要稍微辛苦一点,便能杜绝各种麻烦、各种烦心,乃至各种身心的伤害,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