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旺门佳媳 > 第九十一回 表面稳如山,内心慌如狗

第九十一回 表面稳如山,内心慌如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大拂袖就要离去,余光见自家弟弟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忙拉了他一把,低喝道:“二弟,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却见孙二还是不动,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就看见了站在沈恒身边的季善,哪怕粉黛不施,穿的也只是布衣布裙,头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佩饰,依然漂亮得难以言表,把四周都照亮了一般。

    孙大不由也是一呆,好像是听说沈恒去年冲喜娶了个漂亮媳妇儿,但冲喜能娶到什么好的?肯定是歪瓜裂枣。

    却不想,竟真是个好的,比预想的简直好了一百倍都不止的好,这是什么运道!

    沈恒见孙大孙二竟不走了,反而都拿露骨的眼神盯着季善看,越发恼怒了。

    挡到季善前面便冷冷道:“你们还不走,非要等我再骂你们一顿才肯走是不是?”

    孙大孙二这才回过了神来,本就有旧怨,如今又因季善这么漂亮的女子竟成了沈恒的媳妇儿添了新的妒恨,上前两步就要与沈恒杠上,“这地方是你沈恒的,是你们沈家的不成?我们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急得方才那老家人忙一左一右拉住了,低声赔笑劝道:“大少爷二少爷,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县试,您们又何必与不相干的人一般计较呢?还是快去排队吧,待会儿可就抽不到好的号房了。”

    一边劝,一边使眼色招呼了另一个下人过来帮忙,才总算是将兄弟两个给拉走了。

    孙大孙二不清楚自家与沈家路家具体有什么恩怨,只知道两家是仇人,因而看沈恒不顺眼,几度挑衅,老家人却是知道的,惟恐沈恒一怒之下,就把当年自家老爷忘恩负义的事嚷嚷开来,那孙家还有什么脸面名声可言?

    这才会忙忙把人给拉开了,总归眼下县试才是大事,只要两位少爷此番能中童生,姓沈的以后连他们的面儿都见不着了,理他呢!

    季善见孙家的人已经走出老远了,沈恒的脸色仍然很不好看,忙笑道:“沈恒,你不会被两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白白影响了心情和状态吧,那可就真是如了他们的意了。”

    沈恒抿了抿唇,摇头道:“不会的,我不会让他们如意的,季姑娘只管放心吧!”

    季善点点头,“这就对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能成大事。好了,你也去排队吧,早些进去了,也好早些熟悉一下自己的号房,早些做好答题的准备。记住一点,千万不要紧张,只要你不紧张,你就已经赢了!”

    “嗯。”沈恒重重点头应了,又深深看了季善一眼,才去排队了。

    余下季善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终于走到官差前面,然后经官差搜过身,又确定过姓名籍贯后,消失在了贡院的大门里。

    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转身往客栈走,只心始终高高悬着,半点也不若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淡定就是了。

    少时回到客栈,就见大堂比起早间时的座无虚席,明显已冷清了许多,比起平日里亦是冷清了不少,连后厨的切菜劈柴声都能听得很分明了。

    季善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冷清才好,安静才好呢,她今儿正好可以补眠了,这几日她睡得虽不算差,却也绝不能说好,没办法,如今的房子实在太不隔音了,尤其夜深人静时,竟连隔了几间屋子的人打呼的声音都能听见,弄得她黑眼圈都有了。

    今儿既不用操心沈恒的三餐了,正好睡丫个天昏地暗。

    抱着这样的想法,季善很快上了楼,回了自家的房间。

    可惜躺到床上后,季善却是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一直火烧火燎的,既怕沈恒仍不能答题,毕竟之前都是模拟考,与真正上了考场方方面面还是不一样,尤其压力是绝不一样的;更怕沈恒又跟三年前那次一样,要不了多久,便被……抬出了考场来。

    以致走道上每每响起任何声音,都会让季善一阵阵的心惊肉跳,惟恐声音的主人是来找自己的,每次都要直至声音消失不见,她才能暂时放松一下下。

    如此熬到下午,季善才觉得心揪得没那么紧了。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一直没人来找她,可见沈恒至少没有重蹈三年前的覆辙,晕倒在考场里,那她便不该再自己吓自己,该对沈恒有足够的信心才是,连她都不相信他了,还有谁会相信他?

    她这一路走来口口声声的相信他,也不该是这样只流于表面的相信,实则心里根本没有真正相信过他才是!

    季善猛地站起,决定不再在客栈里枯坐着胡思乱想了。

    她要趁沈恒考试期间,做点有意义的事,别白白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才是。

    季善遂很快下楼,找到了掌柜的,希望掌柜的能允许其妻陪她到县城各处逛逛去,“……我这是第一次来县城,委实不熟悉,我家相公这几日也再三再四的与我说,他不在期间,我不能踏出客栈的大门半步。可我在客栈里实在坐不住,所以就想各处逛逛,一来打发一下时间,二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价廉物美的东西好买了带回去给家里的长辈和孩子们,只不知掌柜娘子可有空引了我四处逛逛去?您放心,我不会白白耽误掌柜娘子的时间,定会有相应酬劳的。”

    掌柜娘子是个性子极好的中年妇人,见了谁都笑眯眯的,这几日季善因总是借用客栈的后厨,与她也算熟识了,所以季善才会第一个想到她。

    没办法,她如今的脸真挺能惹事儿的,早上在贡院外,不就差点儿让好脾气如沈恒都差点儿炸毛吗,虽然他与孙家那兄弟俩本就有上一辈的旧怨,到底小心驶得万年船。

    掌柜的经过几日的相处,也因对季善和沈恒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小两口儿印象都越发的好,闻言忙笑道:“什么报酬不报酬的,沈娘子也太客气了。我老伴儿早上还与我说,要去扯了布给孙子们做春衫呢,正好你们结伴了,你年轻人眼光好,还能替她斟酌斟酌哪个布更好看。”

    说完便朝后堂叫起‘孩儿他娘’来。

    很快掌柜娘子便自后堂出来了,听得季善的请求,也是欣然应允,“我正愁一个人逛怪没劲儿的,偏我家媳妇要看孩子,也不得闲,沈娘子来得简直太及时了,该我感谢你才是。你等我一下,我换件儿衣裳我们就出发啊。”

    季善见掌柜的夫妇俩都爽快,便也不与他们客气了,待掌柜娘子换好衣裳出来,便笑着辞了掌柜的,与掌柜娘子一道出了客栈的大门,上了大街。

    果然季善很快便庆幸起自己邀请了掌柜娘子这个“地头蛇”陪自己逛街来,哪里的点心吃食好、哪里的布料首饰胭脂水粉又好又便宜、哪里的小玩意儿品种又多又齐全……掌柜娘子都是如数家珍,堪称天泉县的“活百度”。

    关键掌柜娘子对上客人是笑眯眯的,对上那些明显眼神放肆,甚至还想趁机上来试图臊季善皮、占季善便宜的登徒子们又是另一番态度,既泼辣得让他们不敢再造次,又不至让事情闹大了,反累季善被人指指点点。

    将季善护得就跟老母鸡翅膀下的小鸡一般,既安全又窝心。

    如此逛了一阵子后,季善毕竟是真爱买买买,在琳琅满目的商品的攻势下,总算暂时忘了担心和烦恼,投入到了各种挑选采买中。

    以致不到一个时辰,她两只手便已满得快要拿不下,只恨不能再多生两只手了。

    但最让季善高兴的,还不是她在掌柜娘子的指引下,买到了一堆物美价廉的东西,而是她竟然在一家香料铺子里,发现了花椒和辣椒种子。

    当时掌柜娘子进香料铺子是为了买檀香的,她娘家母亲和婆婆都有见风流泪头痛的老毛病,俱是早年没坐好月子落下的,如今上了年纪,老毛病越发的严重,竟是晚间连一两个时辰都没法安睡了。

    掌柜娘子心疼母亲和婆婆,一度给二人买过好几种安神香,不想二人都闻不惯那个味儿,最后才觉着檀香既闻得惯,晚间点上后也能睡上两三个时辰。

    自此掌柜娘子便隔一阵子,就要给两边母亲都买些送去。

    掌柜娘子陪季善逛了半日,几乎都是季善在买东西,难得她要买自己的东西了,季善自然也是欣然同往。

    不想这一进去,便让她在一大堆各式各样她认识的、不认识的、甚至压根儿没听说过的香料盒子中,发现了花椒!

    季善立时如获至宝,索性把那盒子整个端了,拿到柜台前急声问店家,“老板,你们这个东西怎么卖,你是从哪里进来的,你除了这些还有吗?我都要了!”

    老板听得她都要,也是满脸的惊喜,忙道:“娘子竟也认得这蜀椒吗?我是去年到府城进货时,听说了这东西做菜会让菜更香,也有人爱它的味儿,便想着指不定咱们县里也有人爱呢,就进了两斤回来,却不想至今别说有人买了,连问都难得有人问,不然我也不会放在那么个不起眼的角落了。娘子若是全都要,那我给您算便宜一点,怎么样?”

    季善笑道:“这东西如今叫蜀椒吗?我听说它们的确生在蜀地比较多,叫这个名儿倒也贴切。这个东西怎么说呢,爱的人觉得它香气扑鼻,爱得不行,不认识不了解的人却是看都懒得看一眼,也不怪无人问津。那我都要了,老板怎么卖?”

    老板笑道:“我当时进成一百文一斤,如今我两斤给娘子算一百五十文,怎么样?我如今也不想赚钱了,能回点本钱就够了。”

    季善闻言,正要说话,掌柜娘子已先笑道:“朱老板,你别看我这侄女儿年轻面嫩,又是个生面孔,就宰她的价啊,这什么东西呢,这么贵,我平时买那么多檀香,也就一二百文,这东西难道比檀香还贵?何况你这本来就是没人问,压根儿卖不出去的,再便宜一点啦!”

    老板忙赔笑:“有您在,我怎么敢宰这位娘子的价啊,我跟您打交道这么多年,您也应该知道,我做生意自来最是公道的,压根儿就不是那种人啊。实在是这东西真有这么贵,我已经赔本了,您总不能再让我赔得连亵裤……不是,连裤子都不剩吧?”

    掌柜娘子笑道:“你怎么可能赔,何况这做生意,肯定有赚的,就有赔的,你这些香料便已经赚足银子了,就这一样便便宜一点,又能怎么着呢?一百文啦,好不好,你就当是看我的面子了,不然你这东西放着也是白放着,一直没人问的话,别说一百文了,你连一文的本都回不了啊。”

    “哎哟,您这也太会杀价了,我以后可真要怕做您的生意了……好吧,那我就看您的面子,一百文把两斤都卖给这位娘子吧,那您以后可得多照顾我几次生意才是。”

    “不是说怕做我的生意了吗?”

    “怕做也要做啊,谁让您和您家掌柜的人好,大家都喜欢呢?对了,我当时进这蜀椒时,那老板还送了我一包什么种子,说是种出来的东西与这蜀椒一起配着做菜更好吃,我也不知道会种出个什么来,今儿索性一并送与这位娘子吧。”

    季善在一旁眼见自己压根儿没有用武之地,掌柜娘子便替自己讲好了价,还连“赠品”都替自己一并赚了回来,——那种子她若是没猜错,应当就是辣椒的种子了,毕竟在蜀地花椒辣椒可是向来不分家的,出现的时候也差不多,她今日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心里就越发的感激掌柜娘子了。

    等付了钱,拿好老板给她包好的一大包花椒,大包小包的出了店门,季善便提出要请掌柜娘子吃面,“之前路过那家生意极好的面馆时,您不是说他们家味道特别好吗,那我晚上请您吃面吧?您可千万要赏脸。”

    掌柜娘子却是笑道:“还是别了,我得回家给我孙子们弄饭了,再说咱们都两手不空,还是趁早回去的好,省得路上不小心弄丢了哪个,多可惜多心痛啊?至于这面,回头有空了咱们再来吃也是一样的。”

    季善好说歹说,掌柜娘子都始终说要回去,季善无法,只得同意了先回去,心里已在想着,明儿要买份儿什么礼物,好生答谢一下掌柜娘子了,她今儿可真替她省了不少钱。

    晚间季善吃完饭,又整理了一番白日买的东西,便锁好门窗烫了脚,早早上榻煨着了。

    一时间却还是睡不着,免不得又想到了沈恒,担心起他的状态来。

    这会儿他们应当也都睡下了吧,只不知道他的被褥够不够厚,带的一应吃用的东西也还够不够?也不知道一开始是谁把县试定在了二月,并且流传至今的,这么冷的天儿,就不能选在春暖花开时吗?

    还一考就是这么多天,考场条件还那么恶劣,简直就是身心的双重折磨嘛,不怪历史上好些文官都是下马能提笔,上马能杀敌,都是经过一重重魔鬼考试过来的人,身体素质能不好吗……

    季善腹诽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翌日起来,天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季善担心沈恒受冻之余,也没法儿再出门了,只得窝在房间里百无聊赖。

    好在到了下午,天就渐渐晴了起来,甚至还有了一丝阳光。

    季善便想出门给掌柜娘子买礼物去,但转念一想,掌柜的与掌柜娘子都是厚道人,她便买了礼物送上,他们也未必肯收,倒不如给他们做点儿好吃的,以聊表谢意。

    遂径自去了小菜场,买了一只鸡、一条鱼回来,打算做锅鸡汤,再做一个酸菜鱼送去后堂,给掌柜的一家晚上加餐。

    不想她刚拎着鸡和鱼上了二楼,便被迎面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给撞了个满怀,不但人被撞得后腰撞在了楼梯上,立时一阵火辣辣的痛,手里的鸡和鱼并几样配菜,也掉了一地。

    季善不由咝了一声,正要开口,那小丫头已先没好气道:“没长眼睛呢,差点儿就把给我撞翻了,衣裳也给我弄脏了,会不会走路啊你!”

    季善本来是要问她有没有撞着的,虽然明显是她不对,但她才到自己肩上,分明还是个孩子,自然也犯不着与她计较了。

    却不想对方明明是过错方,竟还不说道歉,反倒张口就骂人,简直就是倒打一耙。

    季善的火腾地也上来了,站直了身体冷冷道:“没长眼睛,不会走路的是你吧,明明就是你撞的我,如今倒恶人先告状起来,你家大人呢,你把他们叫出来,我要问一问他们,就是这么教自家孩子的吗?”

    那小丫头见季善恼了,却还是一脸的嚣张,道:“就算是我撞的你又怎么样,你一个草民村姑,我撞了也就撞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我可告诉你,我不是你惹得起的人,你最好立马给我赔不是,我便不与你计较,不让你赔我衣裳了,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季善气极反笑,上下打量起她来。

    见她穿的衣裳竟是绸的,耳朵上也扎了银丁香,手上还戴了银镯子,关键还称自己是‘草民’,不由暗忖,莫不是她家里父母长辈是当官或者有功名的?

    可就算她家里是当官的,她也不能颠倒黑白,嚣张到这个地步!

    季善冷笑一声,正要再说,就听得一声“吱嘎”声,然后自离楼梯不远的一扇门后,走出了个四十来岁,衣裳比才那小丫头还更好些,头上插的也是金簪子的妇人来,“怎么了?”

    那小丫头忙跑了过去:“干娘,她撞了我,弄脏了我的衣裳,还不给我赔不是,您可要为我做主啊,不然我们阜阳……”

    “住嘴!”可惜话没说完,已被那妇人喝断了,看向了季善,却是一怔,没想到这么个小小县城不起眼的客栈里,竟也有这样的美人,还真是挺出人意料的。

    不过这美人瞧着好像有些眼熟,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是在哪里呢……妇人想了一回,没有想到在哪里见过季善,却想到了连日在客栈听到的一些闲话。

    都说三楼甲字房一位姓沈的待考学子这次带了媳妇儿一起来考试,那媳妇儿还生得极其漂亮,想来便是眼前这一位了?

    那更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不然万一这小媳妇儿的相公这次中了,便不是平民了,回头闹腾起来,让府里的主子们知道了,他们这些当下人的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因忙堆出了笑容来,与季善道:“娘子千万别跟我这女儿一般见识,她年少无知,但心眼儿倒是不坏的,就是说话有时候没个轻重,我代她给您赔个不是了,您这些东西值多少银子,我也可以照价赔偿给您的。”

    一面说,一面已冲季善福了下去,又喝骂那小丫头,“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这位娘子赔不是呢?……不要再废话,当我不知道你吗,自来跳脱惯了的,肯定是你先撞了这位娘子的!”

    那小丫头先还满脸的不服气,见妇人动了怒,到底不敢再多说,只得也福了下去,小声给季善赔不是:“对不住,娘子,都是我不好,不该撞你的,还请你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季善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既见妇人态度挺好,不但自己给她赔了礼,还让这小丫头也给自己赔了礼,也就不欲再与她们计较了。

    放缓了脸色道:“既然太太和令爱已经给我赔了礼,那就这样吧,东西也不用你赔了,反正都还能用。只是以后还请令爱走路小心些,别再撞着旁人,撞着后也别再恶人先告状了,毕竟是非公断从来不是谁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

    妇人忙起身笑道:“以后我一定让她加倍小心,也不许再胡说八道,只是娘子这些东西,真不要我们赔吗?那就真是生受娘子了。”

    季善道:“都还能用,自然真不用赔。二位先请吧。”

    说完便低下身,捡起地上的肉和菜来,待都捡起来后,没再看妇人母女,径自上了三楼,回了房间去。

    等季善在房间里收拾好该收拾的,提着肉菜再次下了二楼,已不见方才那对母女了。

    季善也不以为意,又下了二楼,径自去了后厨。

    等她把鸡汤炖上,鱼也片好,开始炒做酸菜鱼的佐料时,掌柜娘子笑着进来了,“我就知道定是沈娘子又做什么好吃的了,香味真是隔老远都能闻见……不过不对啊,沈相公今儿不是还没考完回来吗?”

    季善笑道:“是啊,我家相公明儿下午才能回来呢,所以这鱼我是做给您和您全家吃的,这鸡汤也是,您可千万不要再与我客气。”

    掌柜娘子忙道:“沈娘子也太客气了,不过真的好香,那我可就厚着脸皮收下了,不推辞了啊。这鱼的做法也是沈娘子自己想出来的吗,光闻着我口水都要下来了。”

    季善一边翻着铲子,一边笑道:“这鱼叫酸菜鱼,酸菜是我自己做的,亏得如今天儿冷,只要封存得好,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变味儿。我还加了些昨儿我买的那个蜀椒,所以才这么香,就是不知道您和家人吃不吃得惯,若是不好吃,可千万要多多原谅才是。”

    掌柜娘子“哎哟”一声,“这都不好吃了,还要怎样才好吃?我们今儿可真是有口福了。”

    季善翻炒好佐料,笑着倒了半瓢清水到锅里,却在扭身时,不小心扯到后腰方才被撞着的地方,忍不住“咝”了一声。

    掌柜娘子忙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季善吐了一口气,把方才在二楼发生的事三言两语说了说,“可能被撞得有些严重,晚上睡觉前,得热敷一下了。”

    掌柜娘子听得那小丫头撞了人不肯道歉不说,反还要季善给她赔不是,冷笑起来:“不过就是个大户人家的丫鬟下人罢了,就狂成那样儿,简直就是狗仗人势嘛,也不想想,你再怎么着也是良民,是她一个下人奴才能比的吗?”

    季善听得一怔,“我看她穿的衣裳是绸的,又那么张狂,还以为她家里有人做官儿呢,没想到只是个下人,真的吗?”

    掌柜娘子压低声音道:“之前他们来住店时,说是行商的一家子,可我这几日分明听说他们是京城来的,好像主家在京城都排得上号,那下人穿绸子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老话不是说什么‘宰相门前七品官’吗?不止她,他们同行的其他人也都穿得好,在吃上头也很是大方,那个主事的管事娘子更是戴这么粗的金簪,这么粗的金镯子,穿绸子算什么?”

    季善恍然大悟,缓缓点头道:“难怪刚才那小丫头叫那妇人‘干娘’,看来她们不是真的母女,而是结的干亲了?我好像听说过大户人家的下人之间也你争我斗的,不抱团儿怕日子真不好过。”

    掌柜娘子道:“肯定是这样,这一个好汉还得三个帮呢,我们东家家里的下人听说也拉帮结派。我还听说,他们这次好像是来咱们天泉找什么人的,当中一个管事样子的还说过,要不索性找县尊大人派人帮忙找去,县尊大人肯定巴不得,但被那个管事娘子拦住了,说万不能声张……这又要找人,又不能声张的,也不知是要干嘛,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不过听他们的意思,连县尊大人都巴不得为他们办事儿,看来主家在京城真是很大的大官儿了?”

    季善想到掌柜娘子既是客栈的内当家,当然消息比旁人都灵通,道:“应该官儿是不小,不然不会区区一个小丫头子,都那么张狂了,可见由上而下应当都是张狂惯了的。不过与咱们也没什么关系,还是不要再说了,省得让人听见了平白惹出事儿来。您再稍等片刻再开饭啊,这鱼倒是在汤汁里滚几下就能起锅了,鸡却还要炖一会儿才软烂,不然您家里老太太怕是吃不动。”

    心里则在腹诽,还以为那小丫头公然又是一个“我爸是李刚”,倒不想不过是“李刚”家里一个下人罢了,由此已可见那家子的家风。

    好在彼此应当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以后甚至连照面都不可能再打,不然还真是有够膈应人的。

    掌柜娘子已笑道:“沈娘子与我们一起吃吧?我今儿做了丸子,客人们的晚餐煮菜是萝卜炖肉,加上你这两道大菜,都快赶上过年丰盛了。”

    季善与掌柜家的其他人通不熟,实在不愿与他们一道吃饭,弄得自己也不自在,他们也不自在。

    便笑道:“我昨晚有些凉了肚子,今儿不敢吃油腻的东西,已经熬了鱼片粥,打算待会儿回房吃,就不给您添麻烦了。”

    好说歹说拒了掌柜娘子的好意,待鱼和鸡汤都好了,瞧着掌柜娘子端走后,才端着另一个砂锅里给自己做的鱼片粥,回了房间里。

    不想前脚刚回房间,后脚掌柜娘子就来敲门了,“我做的这丸子还算干净,也不油腻,沈娘子尝尝吧,你光吃点儿粥哪里够的,半夜指不定就饿醒了。这是红花油,你不是让人撞伤了腰吗,晚上热敷后抹一点儿,明儿起来应当就能好多了,若是手够不着抹,可以叫我一声,我立时就来帮你抹啊。”

    季善知道这是自己先敬了掌柜的夫妇俩一尺换来的礼尚往来,推辞了两句,见推辞不过,也就笑着谢了掌柜娘子,收下了丸子和红花油,“我晚间若是够不着了,少不得真要麻烦您了。”

    掌柜娘子这才笑眯眯的走了。

    ------题外话------

    大家穿秋裤了吗?感觉夏天过了直接就是冬天啊,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