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旺门佳媳 > 第八十七回 过年了

第八十七回 过年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家的热闹季善虽忙着沈恒后边儿两场考试的事,也参与了进去。

    毕竟几乎每日都有客人,路氏既要照顾温氏和新添的小孙女儿三丫,虽有温氏的母亲帮忙,到底她也不能凡事都推给亲家母,说到底,亲家母自己都是客人;又要款待客人们吃喝,尽主人之谊。

    其他两个帮手姚氏和宋氏自己也还有孩子要照顾,有自己的小家要顾,何况路氏如今轻易也不愿使唤妯娌两个。

    可不得靠着季善尽可能替路氏分担了?

    但即便两头都要顾,季善也没觉得多忙多累,反倒挺乐于见到沈家日日都这般的热闹。

    沈恒之前不是说要去闹市读书吗?

    如今家里也跟闹市不差什么了,农村人嗓门儿就没几个小的,说笑声聊天声那真是隔老远都能听见,再加上时不时就会响起的一阵阵鞭炮声,指不定镇上逢集时,还没这么吵人呢!

    那沈恒若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日日如此的情况下,依然不受任何影响,只管专注答自己的题,就真是让她没什么可担忧的了!

    事实也证明,沈恒真的做到了。

    后边儿两场考试他都发挥得极好,考完后整个人都神采奕奕,连双眼都在放光似的,季善问他中途可有受到鞭炮声的影响,他也是一脸的惊讶,“什么时候放过鞭炮吗,我没听见过啊?”

    季善简直听得心花怒放,笑道:“没听见就算了,从明儿起到大年初七,我们不晨跑,也不看书学习,你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

    又把他明日去镇上给孟夫子的年礼指给他看,“你看这些够了么,不够我就再添点儿,这大过年的,可万万不能怠慢了夫子。这些日子以来夫子可都是牺牲了自己的闲暇时间给你批阅考卷,如今学堂里还放了假,你明儿去占用的,就更是夫子额外的时间了。”

    沈恒见那堆年礼里吃的用的都有,很是能看了,笑道:“这些尽够了,不用再添了,辛苦季姑娘了。对了,季姑娘明儿要去镇上逛逛吗,马上过年了,街上也肯定比往常热闹,你要不要买点儿什么你喜欢的东西?”

    季善想了想,“我倒是没什么要买的了,年货也都置办得差不多了,不过这么多东西你肯定不好拿,那明儿我就跟你一起去吧。”

    沈恒笑着点点头:“行,我们一起去。”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季善惦记着路氏大厨房事儿多,也就忙忙出了屋子,往大厨房帮路氏的忙去了。

    路氏的确正忙着,一见季善进来,便笑道:“善善,恒儿安顿好了?那你自个儿也在屋里歇歇啊,这些日子你可累得不轻,又过来干什么,我一个人忙得过来,你三嫂和三丫儿都省事儿,客人们该来的也来得差不多了,我本来就没多少事儿了。”

    季善笑道:“我哪有娘累,娘才真该好生歇歇呢。这些肉都要切吗,我来切吧娘,您去烧火,正好坐着歇歇。”

    路氏知道她是个闲不住的,做任何事情也都是又快又好,便把手里的菜刀递给了她,一面笑道:“就切得跟我切的这些一样厚就行了,我要用来用蒸肉的,一次多做些,过年和正月里有客到时,只要拿出来蒸一蒸,就可以上桌了。”

    季善点头表示明白,“早想吃娘做的蒸肉了,真正肥而不腻,这次可以吃个过瘾了。”

    路氏笑道:“我那点手艺怎么跟你的比,你爹昨儿还跟我说,你上次做的那什么酸菜鱼实在好吃,打算让你年夜饭时再做呢。”

    季善笑道:“这有什么,只要爹喜欢,我天天都可以做。那今年还要团年吗娘,我听相公说,往年三家人都要团年的,从大伯家起,再到咱们家和三叔家,一家人一天,今年还是跟往年一样吗?”

    路氏皱眉道:“你爹说听你大伯和三叔的意思,今年好像都不想团了,说是太累人太吵人,我觉着也是,各家人都这么多,吵得人头晕,且恒儿年后要下场,需要清静,三丫儿也还小,受不得惊吓,我倒巴不得不团呢!”

    季善笑道:“团有团的好,不团也有不团的好,反正看大伯三叔他们两家的意思吧,我觉得我们家都可以的。”

    路氏道:“是这话,看他们吧。对了善善,给你娘的银钱和肉、布都托人送去了,你娘高兴得都快哭了,拉着我托去的人问了半天你好不好,还要回去给你取腊肉。我托的人因为我说过,只把东西送到即可,便没等她回来就走了,但东西的确都送到了她手上,你尽管放心吧。”

    季善闻言,想到周氏的不容易,片刻才叹道:“只盼那些银钱她能藏得住,肉和布也能落一份儿到她自己身上吧!”

    路氏道:“那些布不是大红就是大绿,老的那个便抢了去也没法儿上身,总不能还要抢吧?若你实在不放心,大年初二要不让恒儿陪你回去一趟?”

    季善忙道:“还是别了,相公二月就要下场了,没的白影响他的心情,以后再说吧。”

    就季大山与季婆子那德行,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第二次了!

    路氏见她为沈恒考虑,心下很是高兴,道:“也行,等恒儿考完了再说也不迟。”

    翌日早起吃过饭,季善与沈恒便收拾一通,去了镇上。

    一时到了镇上,季善因想着马上过年了,自己也该给孟太太拜个年才是,遂临时改变主意,又决定随沈恒一道去学堂了,“万一正月里抽不出空儿来给师母拜年,岂非太失礼了?”

    沈恒自是由得她,“季姑娘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两人于是一道去了学堂。

    不想却等了半日,都没能见到孟夫子和孟太太,只有杨婆子脸色很不好的出来招呼他们,“沈相公沈娘子来了,可惜不巧,我们老爷和太太都病了,说马上过年了,不能过了病气给沈相公沈娘子,所以让你们先回去,过些日子再来也是一样。”

    沈恒忙道:“我上次来时,夫子不是就说师母已经大好了吗,怎么会又病了,还连夫子一起病了?严不严重,可请吴大夫来瞧过了?”

    杨婆子笑容仍很勉强,道:“今年天儿冷,我们太太本来也有老毛病,一到秋冬就容易咳嗽,前儿是大好了,不小心吹了风,却又严重了,前两日还过了病气给老爷。吴大夫倒是来瞧过了,只说慢慢儿养着,这两日家里所有人老爷太太都不许靠近他们了,就怕过了病气,马上要过年了,不是闹着玩儿的,所以今儿沈相公沈娘子只能白跑一趟了。”

    沈恒听得不严重,这才面色稍松,道:“既然夫子和师母都病着,我们自然不便打扰,还请杨妈妈代我带句话儿给夫子师母,祝夫子师母都早日康复。”

    季善在一旁接着道:“我家相公还带了他最新的考卷来,请杨妈妈一并带给夫子。再就是这些是我们敬献给夫子和师母的年礼,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也请杨妈妈一并带给夫子师母,还请夫子师母千万不要嫌弃简薄。”

    杨婆子早瞧得二人都两手不空了,笑道:“既是沈相公的一片心意,我就代我们老爷太太先谢过收下了,只家里忙乱,却是不能请二位进去吃吃茶了,还请千万见谅。”

    沈恒道:“夫子病着,我不能侍奉床前已是不该,如何好再给杨妈妈添麻烦?您只管忙您的去,我和娘子这便走了,杨妈妈留步。”

    季善也笑着客气了一句:“杨妈妈留步,提前给您拜年了。”

    才与沈恒一道欠身从杨婆子又是一礼,转身自去了。

    余下杨婆子看着二人的背影越走越远,却连背影都是那般的好看般配,不由暗暗叹气。

    显然沈相公这些日子过得很不坏,不但身上的衣裳整洁干净,整个人的精气神儿更是大不一样了,可见沈娘子将他照顾得有多好。

    同样的,沈娘子气色也是好得不得了,上次来时,人还瘦瘦的,脸色也不大好看,身上穿的也是旧衣裳。

    这次却一身的新衣裳,头发也变黑了,人也变得更漂亮的,头上还插了簪子,耳间还穿了金丁香,若沈相公不是极喜欢她,沈家二老不是极满意这个儿媳,怎么可能?

    早知道太太真不如将二小姐许了沈相公呢,瞧沈相公今次送来的年礼,可比往年丰厚得多,也比学堂里其他人送来的都丰厚,可见沈家日子还是很好过的,二小姐过去了,也未必就真会受苦受穷。

    可千金难免早知道啊……

    却是孟太太上次发了狠,一定要尽快将孟姝兰的亲事定下来,顶好还是与褚家、与褚二少爷,好歹这辈子都不会吃苦,遂瞒着孟姝兰,次日就带了她和杨婆子,一道去了县里。

    不想去了县里却傻了眼儿,人褚二少爷已经定亲了,定的还是府城一位举人老爷的侄女儿,家里比孟家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适逢褚家太太过生辰,孟姝梅的婆婆也应邀去赴宴,却在宴席上,被几家与褚家交好的太太们明里暗里很是挤兑了几回,毕竟之前褚孟两家有意结亲的事,在小范围内并不算什么秘密。

    孟姝梅的婆婆在宴席上受了挤兑,回家自然不会有好脸色给孟姝梅,弄得孟姝梅是两头不是人,短短几日,人就瘦了一圈儿。

    孟太太虽最疼小女儿,却也不是就不疼大女儿了,听得不但小女儿的亲事泡了汤,大女儿还因此受了连累,心里就如油煎一般,好容易撑着回了家,当夜便发起热来。

    孟姝兰这才悔愧起来,可再悔愧也不想嫁一个胖子,且一时半会儿间,纵然她愿意嫁了,也再没有一门亲事等着她了。

    只得老老实实的在孟太太床前侍疾,不几日也累瘦了一圈儿。

    孟太太见她累瘦了,本来还恼着她的,又禁不住心疼起来,等病终于好了些后,便又筹谋起要为女儿说一门好亲来。

    可惜哪有那么容易,孟家真算不得什么大户人家,孟姝兰个人条件也真没孟太太以为的那么好。

    孟太太没法,只得逼孟夫子一起想法子,总之一定要为女儿说一门好亲事,女儿的年纪也真的拖不得了!

    孟夫子一开始倒也很配合很积极,给孟姝兰物色了两门亲事,孟太太却都看不上,嫌人家穷,觉得太委屈女儿了。

    弄得孟夫子大是光火,让她‘莫欺少年穷’,说他给女儿物色的都是他认为大有前程的少年郎,哪怕如今家里穷些,只等中了秀才乃至举人,自然就有好日子过,女儿也不会受委屈了。

    奈何孟太太还是想不转,不肯女儿屈就,她若真要女儿将就一个穷的,还不如当初直接如她所愿,把她许给沈恒呢,又何必拖到现在,弄得她心里日日都火烧火燎的?

    孟夫子一气之下,再懒得管这事儿。

    孟太太却还是不依,非要孟夫子管,口口声声‘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女儿,你不管,我也不管了!’,夫妻两个你一句我一句,话赶话的到了最后,不但大吵了起来,孟太太还情急之下动了手,把孟夫子的下巴挠花了。

    所以孟夫子今日不能见沈恒,并不是因为他真病了,实则是他的脸根本没法儿见人,尤其还是见自己的学生,一旦传扬开来,他还有什么脸面为人师表?那便只能推说是病了。

    只不过沈恒与季善不可能知道这些而已。

    杨婆子想到这里,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沈相公眼看着越来越好,老爷也说他每次都有进步,这要是开了年他真中了,太太还不定得怄成什么样儿,只怕真要卧床不起了,哎……

    季善与沈恒这会儿已经上了大街。

    见街上果然跟之前不一样了,商家们都在檐下挂了红灯笼,还挂了大红的绸缎,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也比前阵子多出了不少,过年的气氛见面扑面而至。

    季善不由笑道:“好像多出了不少的摊贩来呢,应该都不是本地的,是外地来的吧?”

    沈恒笑着点头,“都是县里,或是其他镇上的摊贩趁过年前,大家都要买年货,哪里逢集当天就往哪里赶,要好生赚一笔钱准备过年呢,我们去逛逛吧,指不定就有季姑娘想买的东西呢?”

    季善道:“家里该买的都已买齐,什么都不缺了,就只消腊月二十九当天来请几尊门神回去,娘已经说过届时让爹来请了,省得我们都不懂,所以我真没什么想买的了。”

    话虽如此,见沈恒已笑着在往前走,“不买也可以逛逛嘛,难得热闹。”

    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并且没逛一会儿,手上已提满了东西,什么小镜子荷包纱巾牛角梳手环之类的,都做得要么小巧要么精致要么古朴中别有一番情致,叫季善根本忍不住不买。

    等她终于醒过神来,就见沈恒双手已拿满东西了。

    季善不由讪笑,虽然沈恒一直笑得一脸的温和,半点笑话儿她口是心非的意思都没有,“那个,我、我是买了防着万一正月里要送人的,二姐一向照顾我,还有舅舅家的两位表嫂和表姐,上次都待我那么和气,我就想着,回头再见时,可得给她们带点儿小东西才是,好歹也是我一番心意。”

    一面说,一面忍不住想剁自己的手,怎么她这爱买买买的毛病,就好不了了呢?

    沈恒却是笑道:“季姑娘想买什么只管买,只要你高兴就好。”

    他如今信心大增,等二月里下场时,只要不出意外,童生应当是没什么问题了,等四月府试时再努力一把,以后至少养活自己和季姑娘是没问题了,那只要她高兴,他真觉得旁的都不重要,咳,她肯定不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样子有多美!

    季善却还是不好意思再买了,又逛了一会儿,见时辰已经不早,怕路氏在家等他们等得着急,也就和沈恒一道回了家去。

    老话常说“腊月短,正月长”,尤其过了腊月二十,后边儿的日子更是一溜烟儿就过去了,眨眼便到了大年三十儿除夕夜。

    这可是一年里搁哪家都最重要的日子,自然旁的一切事情,乃至生气拌嘴龃龉都得靠后。

    一大早,路氏便给姚氏宋氏和季善各自分派了任务,婆媳四人在大厨房忙了个热火朝天。

    院子里男人们也没闲着,抬了桌子到当中,底下还放了炭盆,沈恒就站在桌前,一幅接一幅的写对联,光自家的算下来,都得十好几幅了。

    之后沈大伯家和沈三叔家也来了人,拿了红纸来请沈恒帮忙写对联。

    大家一边说着笑着,一边帮忙糊浆糊、贴对联,热闹得不得了。

    因晚间的年夜饭才是重头戏,午饭便只随便做了几个菜,季善又做了个三鲜汤,大家围坐着吃了便算完。

    下午,沈石和沈河领了路氏的命,在院子里举了石杵,你一下我一下,极有节奏的打起糍粑来,随后又磨了几十斤糯米粉,好正月里包汤圆吃。

    沈树和沈恒则在一旁杀鱼,大的小的都有,每收拾好一条,便把尾巴和鳍剪下来,给一旁的沈松兄弟几个小家伙儿,拿着贴到墙上和门上去。

    天气虽冷,沈家院子里却是其乐融融。

    到得酉时,天色已经很暗了,年夜饭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沈九林便领着一家人,先给祖宗们上了香烧了纸,又去灶房敬过了灶神,去猪圈牛圈送过了瘟神,才回到堂屋里,一家人都落了座。

    因一年也就过一回年,也不怕浪费了,以七八支儿臂粗的大红蜡烛,把堂屋照得亮如白昼。

    男人们面前都倒了酒,女人和孩子们面前也放了甜酒酿,并不醉人,就取个意思罢了。

    沈九林看大家都有酒了,才咳嗽一声,道:“这一年,全家都辛苦了,家里也遇上了不少事,但好在都顺顺利利的过来了,还添了老四媳妇和三丫两个,咱们家也更兴旺了。希望新的一年,我们一家还是能顺顺利利,日子越过越好!”

    说完举了酒杯。

    其他人见状,忙也都举起了自己的杯子或碗。

    一杯酒下肚,沈九林先举了筷子,“开吃吧,省得菜凉了。”

    大家便都笑眯眯的也举起筷子,吃起来。

    既是年夜饭,自是寻常时候都比不上的丰盛,鸡鸭鱼肉可谓都应有尽有,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季善做的酸菜鱼,大家都吃得直呼过瘾,路氏的蒸肉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扬。

    沈恒难得今日没有看书,明日也决定不看书,用季善的话,就是‘听说皇上正月十五前都会封了印,好生歇息放松一阵子,你总不会比皇上还忙吧?’,弄得沈恒本来打算就休息今儿一日,明儿便仍继续学习的,也只好改了主意。

    既明儿不用学习,今儿便也不用收着了,沈恒便端着酒杯,自沈九林往下到三个哥哥,都敬了一回酒,谢了沈九林的养育之恩和平日的操心,也谢了哥哥们这些年的包容。

    随后沈恒还敬了路氏,母子两个无需多言,也足够明白彼此的心意了,之后连姚氏宋氏沈恒也敬了一回。

    末了才到季善,想着自己更要好生敬季姑娘一杯才是。

    却是堂屋里外看了一圈儿,都没看到季善,沈恒不由皱起了眉头,季姑娘哪里去了?

    因与路氏低声说了一声:“娘,我出去一下啊。”

    便起身往外寻季善去了。

    好在季善就在院子里,并没有走远,只是哪怕是在黑暗中,哪怕只是一个背影,沈恒都能感觉到她的悲伤。

    他的酒意一下子醒了大半,上前低声道:“季姑娘,你还好吧?”

    季善正泪流满面,当然不好,却忙忙擦了泪,强撑着道:“我没事儿,就是‘每逢佳节倍思亲’,有些难过罢了。”

    每次她哭都被沈恒给撞上,再不给他解释一番,他铁定要多想了。

    沈恒听得她是思念亲人了,心下稍松,忙笑道:“你如果想家、想亲人们了,后日我陪你回去一趟就是了,横竖两家离得也不远,很快就能到的。”

    季善一听就知道他误会她是在思念季家的人了,问题她怎么可能思念季家的人,顿了顿,才低道:“我思念的,是我的亲娘,可惜这辈子只怕都见不到了……”

    沈恒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误会了,想到她是被季家捡来的,讪笑道:“不好意思啊,我弄错了。不过我相信只要有缘,你和你亲娘一定有机会见面的,真的,就算见不到面,她也一直活在你心中,同样的,你也一直活在她心中,我觉得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重逢了,你说对吗?”

    季善没有说话。

    妈妈当然会一直活在她心中,问题她不希望自己一直活在妈妈心中,反倒希望妈妈能……忘了她,也不知道妈妈这会儿是不是也在过除夕夜,又是怎么过的?

    真的好希望今晚能梦见她啊……

    念头才刚闪过,人已猝不及防的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季善懵逼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沈恒抱住了他,忙要本能的挣扎,“你干什么?”

    却被沈恒抱得更紧了,有些结巴的道:“我、我就是想让季姑娘靠一靠,给你一点温暖,没、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

    季善无语。

    这叫人怎能不误会,就算是现代,一个男人忽然拥一个女人入怀,也会让人误会好吗,何况还是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也就是她了,要换了别的女子,还不得……

    不过这个假设怎么那么碍眼,那么让人心里不舒坦呢?

    季善咳嗽了一声,正要让沈恒松开自己,再与他好生说道说道以后可别轻易给别的女子这样的‘温暖’,当然,他未来的妻子例外,不然,他就是妥妥的渣男!

    就听得沈树站在堂屋门口叫他们:“四弟,你人呢,还等着你喝酒呢,四弟妹又去哪里了,你们……”

    光叫其实还罢了,关键要命的是,他话音刚落,天上就“腾”得炸开了一朵烟花,把院子一下子照亮了,自然仍抱在一起的沈恒与季善也是无所遁形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沈大伯家放的烟花,还是沈三叔家放的,哪有这么早就开始放烟花的?

    沈树已经又叫起来:“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一边说,一边已坏笑着转过身去,大步进了堂屋里,显然误会沈恒与季善是在摸黑温存了。

    他也是过来人,如何不明白这刚成亲的小夫妻是多么的蜜里调油?早知道他刚才就不该出来,不该喊那一嗓子的!

    余下季善小小的翻了个白眼儿,才对沈恒道:“你还打算抱到什么时候呢,等全家人都出来看吗?”

    “哦、哦哦……”沈恒这才忙忙松开了季善,脸一下子滚烫滚烫的,又怕季善恼羞成怒,只得再次结结巴巴的解释,“三哥他、他最爱开玩笑的,但其实没有丝毫的恶意,季姑娘千万别、别放在心上。”

    季善见他脸和脖子都红透了,自己脸上也禁不住发起热来,道:“三哥我还是知道的,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尤其我们至少现在还是名义上的夫妻,三哥打趣笑话儿我们就更是再正常不过了。好了,你不要多想了,我没事儿了,快回屋去继续吃年夜饭吧,不然就不是三哥,该是爹娘出来叫我们了。”

    说完便当先走向了堂屋。

    心里的伤感也不知不觉荡然无存了。

    沈恒见她先走了,人也还是那副大方坦荡的样子,心下不由有些小小的挫败。

    还是进了堂屋,在明亮的烛光下,发现季善耳根红红的,季姑娘可只喝了一点儿甜酒酿,总不至于上头,那便只能是……沈恒心里这才又雀跃了起来。

    一顿年夜饭直吃到二更天才撤了。

    之后沈石兄弟几个又带着孩子们放了事先买好的焰火爆竹,等欢笑到交子时,路氏还指挥几个儿媳给大家上了热气腾腾的汤圆,大家都吃毕后,才各自回房睡下了。

    次日,季善是在一阵阵的鞭炮声中醒来的,起床后一看,满院子的焰火爆竹残渣和瓜子花生壳,拿了大扫把便要扫地。

    却让路氏笑眯眯的给制止了,“善善,大年初一可不兴扫地的,不能把家里的财运给扫没了,快歇着吧,明儿再扫也不迟,你呀,就是闲不住。”

    随即递给她一个红包,“家里所有人我和你们爹都给了,这是你的,不多,就是一份心意。”

    季善听得家里所有人都有的,便笑着接过了,又给路氏拜了年,“祝娘新的一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正说着,姚氏宋氏也从房间里出来了,大过年的,当然是见了谁都不笑不开口,于是婆媳妯娌间又是一阵拜年声,孩子们也逢人便讨要了一回红包。

    之后大家一起做了汤圆,煮了鸡蛋,用路氏的话说,就是‘吃了鸡蛋,新的一年一下子就滚过去了’,等一家人都吃毕,再到温氏房里看看三丫,陪还在坐月子的温氏说说话儿,也就到做午饭的时间了。

    季善不由笑道:“这可真是一整天下来不是在吃,就是在做吃的,不出几日,全家人都得胖成球儿了。”

    路氏与姚氏宋氏都笑道:“过年本来就是这样啊,不然为什么都盼过年,不就是因为吃得好耍得好呢?”

    拉着季善又进了大厨房去。

    ------题外话------

    过完年就好考试,踏出走上人生巅峰的第一步了哈,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