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旺门佳媳 > 第八十二回 舅舅威武

第八十二回 舅舅威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季善见那镯子虽细,却做工轻巧,关键还一眼就能看出是金的,纵如今金子的纯度远及不上后世的,略一掂量,也有三四钱,再加上工费,折算成银子,怕是得四五两了,怎么敢收?

    忙拿眼去看路氏。

    路氏已在低声推辞了:“大嫂这见面礼也太贵重了,老四媳妇可当不起,还是留着你自个儿戴,不然就给萍丫头戴,你再另外随便给老四媳妇一样什么东西当见面礼也就是了。”

    自家这些年占哥哥嫂子的便宜已经够多,欠哥哥嫂子的也已够多了,哪还好意思收嫂子这么贵重的见面礼?

    季善闻言,忙捋起镯子来,打算退还给路舅母。

    却让路舅母一把给按住了手,嗔路氏道:“我做舅母的给自己的外甥媳妇见面礼,与你什么相干,难道就许你疼儿媳妇,不许我疼外甥媳妇啊?老四媳妇,别听你娘的,只管戴着就是了。”

    说着见季善还是坚持要捋,“舅母的心意我领了,只这礼物太贵重了,您还是重新给我一样不这么贵重的吧,不然我实在不敢受。”

    只得继续嗔路氏,“看来你这个婆婆不发话,老四媳妇不敢收啊。那你就快发话让她收下吧,不然我可要生气了啊,我就这一个亲外甥媳妇,又是这样的品貌德行,谁见了能不喜欢,我不疼她倒要疼谁去?青儿,你替我劝劝你娘,再跟我这么见外,我真要恼了啊。”

    沈青见路舅母一脸的坚持,只得笑着劝路氏:“娘,您就别与舅母客气,白辜负舅母这一番心意了,终归等将来四弟中了,定会加倍报答舅舅舅母的,是吧四弟妹?”

    季善自是点头称“是”。

    路氏这才冲季善点了头,“善善,既然是你们舅母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将来一定要记得加倍报答你们舅舅舅母才是。”

    季善见路氏同意她收了,也就不再与路舅母客气,向其道谢后收下了镯子,反正将来她离开后,会将这镯子留下的,也亏不着路氏和沈家。

    路舅母这才高兴起来,“这就对了嘛,老四媳妇可收好了啊。那我们现在先去你们大表嫂屋里看孩子去……”

    等娘儿们几个先后看过大表嫂母女和二表嫂母子,下得楼来,上一轮吃流水席的客人们相继告辞离开了。

    路舅母与路氏忙送客去了。

    路家的院子却没能安静下来,反而越发热闹喧阗了,因为又有新的客人不断的赶到,大家你争我抢的抢席说笑,平日里忙着自家生计没空碰面聊天的亲朋也趁机各自寒暄问好个不住,怎能不热闹?

    季善没想到今日能看到真正的流水席,方才来时还曾暗暗疑惑,怎么就摆了六张桌子,分明那么多客人,如何坐得下?

    这会儿才知道,原来此间流行“抢席”,上一轮坐席的客人还没吃完,身后已站满了人,等着他一起来,便立时上去抢座位和筷子了,如此不但能加倍的热闹有趣,流水席的时间也能尽可能延长,越显热闹与兴旺。

    季善只觉大是有趣,看得津津有味之余,连脚痛和腿痛都忘了。

    沈恒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她身边,低声问道:“季姑娘饿了没,我们是至亲,不好先去抢席坐席,你要是饿了,不如我去找娘,先给你弄点儿什么吃的垫垫?”

    众目睽睽之下,季善怎么好意思找路氏搞特殊,便只是道:“我方才吃了些栗子和花生,还不大饿,还是再等等吧。”

    沈恒却是道:“今儿客人这么多,且仍在源源不断的来,我们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季姑娘又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肯定早饿了,你若不好意思,那我替你与娘说去吧。”

    因路家日子一向富裕,路舅舅父子又为人和善大方,一般谁有困难了求到名下,借银子借东西都从来不会空手而归,似今日这样路家双喜临门的日子,自然多的是愿意锦上添花的人,所以什么时候能轮上自家人坐席,沈恒还真说不好。

    沈恒说完,不待季善答应,已转身自去了。

    季姑娘本就体弱,那脚还白白嫩嫩的……咳,总之一看就没走过什么远路,还不知道这会儿脚得多痛肚子得多饿,旁的他暂时替她做不了,这么点小事也不能为她做,还谈什么将来不将来呢?

    “哎,等一下……”季善还想叫住沈恒,却见他已头也不回的走远了,四周都是人,她也不好大声了,只得由他去了。

    沈恒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季善又坐了一会儿,没等到被路氏叫去临时帮个忙的沈青回来,沈恒已先回来了,手里还端了个直冒热气的碗,一走近季善便道:“季姑娘,这酥肉是刚起锅的,你快趁热吃,也好暖暖身子。”

    季善见他既已端了吃食回来,便也不矫情了,忙伸手接过了,低道:“你再去拿一双筷子回来,我们一起吃吧?你也一样走了那么远的路,一样饿到现在……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病了?”

    沈恒脸的确很红,闻言忙道:“我好好儿的,没病,季姑娘快趁热吃吧,我先走了啊。”

    说完再次不由分说头也不回的走了,走出老远才长长吐了一口气,回想起方才厨房里帮忙的舅母婶婶嫂子们善意的打趣来。

    方才沈恒粗略找了一圈,没能找到路氏,怕再耽误下去季善真饿坏了,只得自己厚颜进了厨房去,把自己的请求与一位他刚好认得的堂舅母说了。

    那位堂舅母也是打小儿看着沈恒长大的,自来很喜欢他的斯文乖巧,闻言不由分说便替他自锅里盛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酥肉。

    却在递给沈恒的同时,笑眯眯的开起他的玩笑来:“你小子不是自己饿了想吃,是想端去给你媳妇儿吃吧?我刚才可听你舅母说过了,你媳妇儿生得仙女下凡一样,十里八乡都再找不到比她生得更好的,也不怪你这般宝贝,生怕饿着了她。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去你家吃满月酒啊,到时候可一定要请我们才是。”

    堂舅母这话一出,厨房里还有几个好开玩笑的妇人忙也都笑着附和起来:“是啊,等你们小两口儿办满月酒时,可一定也要请我们才是。”

    “你也生得好,你媳妇儿也生得好,你俩生的孩子,怕是得比观音娘娘跟前儿的金童玉女还漂亮吧?”

    “我好像之前听曹大嫂说过,恒哥儿媳妇是九月进的门?那这会儿指不定肚子里已经有宝宝儿了也说不定呢。”

    “是哈恒哥儿,你媳妇儿不会已经有了吧?那是饿不得,你也是得对人家好一些才对,快去吧快去吧,不够就再来,也别让你媳妇儿累着了,白天黑夜都一样,好歹得过了头三个月……”

    你一言我一语的打趣得沈恒是落荒而逃,也不怪季善一眼就看见他脸快成红布了。

    问题是,他和季姑娘压根儿就还没圆房,季姑娘更是一心要走,哪来的孩子?哎,只盼能、能有朝一日承婶子嫂子们的吉言吧,季姑娘那么漂亮,将来生的孩子,一定也会很漂亮的,咳……

    季善见沈恒又是说走就走,知道叫不住他,只得放弃,低头吃起碗里的酥肉来,待两块酥肉半碗汤下去,立时觉着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心里对沈恒的暖也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这么暖,这么细致周到,还这么高颜值的一个小哥哥,她将来真的,呃,舍得白白便宜别人吗?

    正自出神,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季善忙回神一看,就见是沈青回来了,一对上她的视线就挑眉怪笑道:“怎么样,好吃吧?”

    季善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却故作不知道:“挺好吃的,没想到舅母家的酥肉比咱们家的还要好吃。”

    话音未落,已让沈青撞了一下肩膀,“你少装傻啊,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既然你要装傻,那我就直说了,四弟怕你饿着了,特意去为你要来的酥肉,肯定比旁的东西都更好吃吧?”

    季善默了默,决定实话实说,“的确比旁的都好吃,毕竟加了心意的,肯定不一样。”

    沈青已是眉开眼笑:“你知道加了四弟的心意就好,也不枉他方才在厨房里,被大家笑得差点儿走不动道。那些婶子嫂子们的嘴巴有多零碎多敢说,你是知道的,四弟脸皮又一向薄,搁以往,那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肯走这一趟的。今儿却主动去了,可见心里有多看重你,看来明年的这时候,娘指不定就能抱孙子,我也能当姑妈了。”

    季善闻言,想象了一下沈恒方才被“几百只鸭子”围着打趣的情形,又想到了前几日她来姨妈时,他对她的种种照顾与体贴。

    心里越发什么滋味儿都有了。

    面上却是丝毫不表露出来,只斜眼晲沈青,“也就是说,方才相公被打趣时,二姐也在了?那干嘛不说出现为他解个围,帮个腔什么的,有你这样的姐姐呢?”

    沈青这下只能讪笑了,“这不是我到时,她们都要打趣完了,且大家伙儿都是善意的,又都是舅母特地请来帮忙的,还是舅舅家大喜的日子,我总不能凭白扫大家的兴吧?”

    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再说了,我这不是想着是你们小两口儿之间的情趣呢?我肯定不能给你们破坏了才是呀。”

    换来季善的白眼儿,“反正无论我说什么,二姐都有一箩筐话等着我就对了是不是?那你且别说了,吃酥肉吧。”

    说完便夹了一块儿酥肉,送到了沈青嘴边。

    沈青忙一口含了,姑嫂两个相视而笑。

    又开了两轮席,直至交了申时,客人们才终于走得差不多,只剩路家近支的亲朋本家和帮忙的人们了。

    沈家众人也终于坐上了席,可以好生告慰一下饥肠辘辘的五脏庙了。

    酒席很丰盛,除了家家办席都有的五碗四盘以外,还桌桌都有一条整鱼,一个酱肘子,足见这次办喜事路舅舅与路舅母是下足了本钱的,也不怪所有客人都吃得满嘴流油,赞不绝口。

    大家都早饿了,落座后便也不客气,举了筷子便埋头吃起来,一时间谁也顾不得说话儿。

    便是季善方才已垫巴过一碗酥肉了,这会儿见了桌上几道平常哪家都不会做,只在年节或是办红白喜事时才会做的大菜,譬如捆心圆子、喜沙肉之类,也只顾得上品尝这些风味独特,以往她可绝对吃不到的美食,顾不上其他了。

    还是渐渐吃得半饱后,大家才相继放慢了速度,男人们终于顾得上吃酒,女人们也终于顾得上说笑了。

    宋氏眼尖,早看到了季善腕间虽被衣袖遮掩着,依然若隐若现的金镯子,早憋了一肚子的气了。

    这会儿见路氏终于与路舅母并几位族中的婶子嫂子们说笑去了,时不时还要给众人介绍季善一番,沈青也在一旁凑趣,肯定顾不得注意她们了。

    遂忙凑到姚氏跟前儿,低语起来:“大嫂看见四弟妹手上那个金镯子了吗?之前可从来没见她戴过,肯定是舅母给她的,娘还好意思说自己从不偏心,她倒是看起来不偏心了,娘家人的心却只差偏到了脚后跟去,那与她偏心又有什么分别!”

    姚氏把怀里已经睡着了的二丫换了个姿势,让娘儿俩都舒服些后,才低声应起宋氏的话来:“可能是四弟妹新买的,只不过之前没戴过,所以我们都没见过而已?她如今手里有钱,想买什么买什么,给自己买个金镯子也是理所应当。”

    顿了顿,“再说了,就算真是舅母给她的又怎么样,她新进门,舅舅舅母本来就该给她见面礼,当初我们不也都有吗?你有什么好酸的。”

    宋氏冷哼道:“当初舅母给我们的只是银镯子,虽是细银的,却只得七八钱,加上做工,充其量也就值一两银子而已,她那却一眼就能看出是金的,加上做工,少说怕也得值七八两银子了,那能一样吗?我也不是酸,就是觉着明明这么偏心,非要说自己不偏心,心里不爽而已。”

    姚氏勾起了一边唇角,嘲讽道:“二弟妹莫不是忘了四弟才是舅舅舅母的亲外甥,只有他身上流着路家的血,我们都不是吧?怎么着,你会真疼别人的孩子胜过自己的孩子,你哥哥嫂子会疼别人胜过亲外甥不成?你不能得好处时就想着那是娘、是兄弟,是舅舅舅母,到你该往外拿了时,他们就是外人了吧,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二弟妹也别算得太精了!”

    精得她都看不过眼了,这会儿人可还在路家的院子里,吃着路家的席,身上穿的新衣裳也是人季氏给的呢,还想怎么着?

    宋氏不防姚氏竟不跟自己同仇敌忾,反而挤兑起自己来,脸色变了几变,才悻悻道:“我哪有算得精,不过就白说说而已。我们光占了个外甥的名,人家哪里把我们真当外甥了,亏我们还又是红包又是鸡蛋尺头的,早知道就礼到人不到,只带个红包,不来受这个气了!”

    她这辈子还没戴过金镯子呢,季氏却轻而易举就戴上了,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姚氏实在听不下去宋氏的抱怨了,冷笑道:“我们本来就不是亲外甥,又才趁路家舅舅不在时,拼命分了家,这会儿路家舅舅舅母还肯让我们坐在这里,已经够可以了。你要还不知足,就找到周家去,看他们会怎么待你这个外甥媳妇,会不会给你金镯子,就怕连银镯子都没有不说,还连一顿饭都不肯留你吃……”

    话没说完,见宋氏悻悻的还要再说,又道:“四弟妹这次给我们三家分的东西不说十两银子,八九两铁定是有的,等开了年,二弟妹缫丝织布赚了钱,肯拿出这么多银子来分给大家吗?怕是八九百文都舍不得吧,所以不要再在我面前说东说西了,我不想再听了,就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行吗?不然你实在忍不住要说,不如找二弟说去?”

    姚氏说完,便抱着二丫转向一边,问起在地上玩儿的沈松沈柏几个来,“你们都还吃吗,都快过来再吃一点儿,不然菜要凉了。”

    明显不打算再理会宋氏。

    宋氏看在眼里,脸白一阵青一阵的,简直快怄死了。

    她就气不过,白抱怨抱怨而已,大嫂至于这样说她吗,就不信她自己心里不酸不气,偏还要装相教训她,等她明年发了大财,一个个都有看她脸色的时候!

    又过了一会儿,最后一轮席都吃得差不多,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给路家帮忙的人们便忙忙收拾起残席,洗碗的洗碗,打扫的打扫起来。

    沈九林遂趁机向路舅舅路舅母告辞,“家里就老三媳妇一个双身子的人,实在不放心,山路天黑了也难走,所以今儿得先走了,只能等过阵子不忙了,再带了孩子们回来,好生跟舅舅舅母亲香几日了。”

    又邀请路家全家去沈家玩儿,“等什么时候不忙了,大哥大嫂可千万要带了孩子们也去咱们家逛逛才是。”

    路舅舅却是摆手道:“妹夫别急着走啊,我还有话说,大家都堂屋里去坐着,我们慢慢儿说吧……二郎,你带了孩子们在院子里玩儿吧,这么多孩子,注意别磕着碰着哪个了。”

    说完看向沈石兄弟妯娌几个,“有二郎看着孩子们,你们完全可以放心,都进屋吧,一个都别落下了。”

    沈九林见路舅舅说话时虽一直在笑,那笑意却分明未抵达眼底,便知道路舅舅多半是要与自家算之前分家的账,为妻子和小儿子撑腰张目了。

    虽很不想再因分家的事儿生事了,可妻子和小儿子的确受了委屈,大舅哥当哥哥和舅舅的管这事儿本来也是天经地义的,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只能受着。

    只得也看向儿子儿媳们:“听你们舅舅的,都进屋吧。”

    然后率先进了堂屋去。

    余下沈石沈河与沈树你看我我看你的,都猜到了路舅舅要说什么,心里也是直打鼓,尤其沈石沈河,一颗心就更是七上八下了。

    可见沈九林和路舅舅都已进了堂屋里,也只好鱼贯跟了进去。

    路舅舅待大家都坐下了,才笑道:“这次我们父子出门跑生意还不错,一来一回足足赚了好几十两银子,可以过一个肥年,明年便是不出门去跑生意,一家人也能丰衣足食了。所以我打算再买几亩十来亩田地,便自己不种,佃给人种,一年下来收益也不少了。”

    沈九林闻言,忙笑道:“大哥可真是能干,不怪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不过买地也不是一件小事,大哥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我帮忙跑跑腿儿还是成的,便我不成,还有你外甥们呢。”

    沈石等人则已暗自在计算路舅舅说的‘赚了好几十两银子’到底是多少银子了。

    舅舅一开口就是打算买十来亩田地,一亩好点的田地差不多就得五两银子,那舅舅这一趟岂不是至少也赚了五十两银子?

    那真是有够能干的,不怪舅舅家的日子越来越兴旺。

    路舅舅已又道:“家里还有大郎二郎呢,要跑腿儿自有他们,哪用得着麻烦妹夫和外甥们?我告诉你们这事儿也没有旁的意思,就是想着……大郎——”

    路大郎便应了一声“哎”,然后上前,一人递了一个红包给沈石、沈河和沈树。

    路舅舅待三人满脸迷茫的接了,才笑道:“你们三兄弟今儿一人给我们家包了二百文的礼,心意我领了,但我当舅舅的明明自己才赚了银子,如何好意思要你们破费?所以都退给你们不算,里面还都多放了三百文,算是我当舅爷的,给孩子们买糖吃的,都别跟我客气,收下吧。”

    沈石三兄弟闻言,这才明白过来,忙都要把红包退还给路大郎,“舅舅这也太客气了,我们不能要,说什么也不能要……”

    路舅舅却一脸的坚持,“怎么不能要了,我又不是给你们的,是给孩子们买糖吃的,都给我收下。妹夫,你让他们都收下,不然我可要恼了啊!”

    沈九林心里越发没底了,嘴上却是道:“既是你们舅舅的一片心意,你们就都收下吧。”

    路大郎也在一旁笑道:“就是,表哥表弟们就别客气了。”

    沈石三兄弟方红着脸谢了路舅舅,把红包收下了。

    后边儿宋氏也暗自松了一口气,五百文呢,她当家的真是傻了才会往外推,幸好还是收下了,今儿这一趟果然来得值,没捞着金镯子,能倒赚三百文回去也不错了!

    路舅舅已看向沈九林,又笑道:“可惜去年妹夫家里要买地,把入股在我这儿的银子给抽了回去,不然这会儿可就等着分银子了。”

    沈九林强笑着摆手道:“我胆子小,总觉得田地才是咱们农民的根本,虽赚不了大钱,但细水长流,其实也不错。”

    路舅舅点头,“是这话,做生意有赚就有赔,只要有田地,却是一辈子都不会饿肚子,不然我也不会一赚了银子就买田买地,这些年下来,零零总总加起来,家里也差不多快上百亩的田地了。”

    沈九林道:“大哥实在能干,便是可着咱们全清溪镇,怕也找不到几个比大哥更能干的了,我实在差得远。”

    话音未落,路舅舅已变了脸,沉声道:“你的确差得远,至少我活着一天,我的儿子们谁也不敢说分家的话,别说真把家给分了,就算只是提一提这两字,我也要打断他们的腿!”

    末了还“砰”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拍得上面的茶壶和茶杯一阵乱响。

    也让沈九林以外的沈家其他人都终于确定路舅舅到底是要与他们说什么了,霎时都心虚心慌的噤若寒蝉。

    路舅舅见所有人都不说话,冷笑一声,又道:“怎么都不说话,妹夫,你怎么也不说话,是觉得我说得不对,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没脸说什么呢?”

    见沈九林还是青白着一张脸不说话,遂转向了沈石沈河,继续冷笑:“你们的爹没脸说,那你们来说吧,你们是不知道‘父母在,不分家’的道理,还是就那么着急,惟恐老四再拖累你们,甚至连几个月都等不得,非要分这个家呢?其实你们想分家也没什么,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你们还有孩子,不愿意再让老四拖累你们,也是正常的。可你们扪心自问,若我妹子是你们的亲娘,而不是后娘,你们会这么做,敢这么做吗?早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沈石沈河的头就垂得更低了,便是沈树,也是羞愧得恨不能地上能裂开一道缝,好让他钻进去。

    路舅舅已怒声接着道:“还特地赶在我们父子不在时急慌慌的把家给分了,怎么着,你们心里其实也知道我妹子不是没有娘家的人,只要我们父子在,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欺负她呢?真是玩儿的好一出先斩后奏,以为我们父子回来了,见木已成舟,就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不与你们计较了?我告诉你们,没这么便宜的事,我们路家有的是人,有的是钱,绝不是你们想欺负我妹子,绝不是你们想欺负大郎二郎他姑妈,就能欺负得了的!”

    沈恒在一旁看到这里,见路舅舅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明明是路家大喜的日子,实在不该因为他、因为他们家的事,就坏了舅舅全家的好心情和喜气。

    再看他爹,也霎时矮了一头,老了几岁似的,在舅舅面前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沈恒哪里还看得下去,起身上前两步,就对着路舅舅跪下了,低声道:“舅舅,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争气,才会弄得我们家散了的。但家不分也已分了,且分了自有分了的好处,我们一家人也只是家散了,心却没有散,所以还请舅舅不要生气了,更不要因此坏了家里难得双喜临门的喜气才是。”

    沈恒话没说完,沈树也已上前跪到了他身边,待他一说完,立时满脸羞愧的接道:“舅舅,不关四弟的事,都是我们当哥哥的不好,也是我们对不住娘,让娘伤心、受委屈了。我们也有妹妹,要是青儿在夫家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我们怕是得比舅舅眼下更生气,所以舅舅的心情我们很能理解。我们也不敢为自己辩解什么,只希望舅舅要打就打,要骂就骂,千万别气坏了身子,我们以后也一定会加倍孝顺娘的,请舅舅再相信我们一次。”

    怕自己一个人说话不够分量,不能让路舅舅消气,忙又转身叫沈石沈河,“大哥二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跟我一起求舅舅原谅我们呢!”

    沈石沈河闻言,这才上前也跪到了沈树身侧,羞愧的与路舅舅道:“舅舅,都是我们不好,您是要打也好,要骂也好,我们都没有半句怨言。”

    早猜到路家舅舅今日不会让他们好过了,却仍抱了几分侥幸的希望,今儿到底是路家大喜的日子,路家舅舅总不能当着客人的面儿,就给他们没脸吧?

    却不想,希望这么快就破灭了,路家舅舅也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更生气,更不打算轻易干休……

    路舅舅冷笑道:“我可不敢打骂你们,虽说都知道‘天上的雷公,地下的母舅’,可谁让我妹子当年命苦,给人当了后娘呢,那我这个后舅舅,自然也在你们面前摆不起母舅的架子来。可你们要因此以为我妹子好欺负,我们路家好欺负,就是打错了主意!”

    ------题外话------

    给大家讲一个鬼故事,明天上班,并且连上五天,周六都要上,虐不虐?可惜再虐也没有我一直在码字的虐啊嘤嘤嘤,大家想想我,是不是就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