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旺门佳媳 > 第五十二回 去镇上

第五十二回 去镇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骂得姚氏宋氏都是满心的委屈,她们问过娘晚上想吃什么,她们给做好了送去的,是娘自己说他们两个老人家吃不了多少,她熬点粥就够了,不用她们给做的。

    那娘都那样说了,当时脸色也很不好看,话也说得很生硬,她们能怎么着,难道还一直在那儿杵着不成?

    就算她们也跟那个穷鬼一样,直接做了吃的送过去,万一爹娘压根儿不肯吃,让她们端走,大家不是更僵了吗,她们可不是亲生的,当然没有那个穷鬼的底气!

    可妯娌两个也知道这话现在万万不能说,丈夫本就正因分家的事,心里对她们不满,她们要是说了,彼此肯定会吵起来,那就糟糕了。

    横竖她们已经达到了目的,这些小事能忍的就都忍了吧,比起能当家作主,不再给四房做牛做马,受点小气又算得了什么?

    姚氏宋氏遂都不约而同对着各自的丈夫认了错,说自己说话没过脑子,又说打算明日去镇上买点肉儿回来,好生做了孝敬给爹娘,以后她们还会加倍孝顺爹娘,也会多关照季善……好话说了一箩筐,总算说得各自的丈夫脸色好看了起来,开始吃饭。

    只心里要让各自的孩子们远着四房,远着季善和路氏,以免被她们笼络了去教着与自家作对的念头却越发的强烈了。

    季善自不知道姚氏宋氏在想什么,她只是觉着有些奇怪,怎么打次日开始,她再做了什么好吃的,沈松几个小的都不再闻香而至了。

    不但没再闻香而至,连她叫了他们,说自己又做了什么什么好吃的,他们要不要吃点儿?

    几个小的也都虽仍一脸的期盼加咽口水,却张口就是:“我们不饿,多谢四婶。”

    然后便转身跑掉了。

    次数一多,季善便是傻子,也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势必是他们的娘教过他们了,不由好气又好笑,姚氏宋氏这是干什么呢,大人们的恩怨,何必要把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们牵扯进来?

    何况那也算不得恩怨,只不过就分了一个家而已,说到底大家还是一家人,还是沈家人,她们至于这么狭隘、这么小心眼儿吗?

    季善都能看出来的事儿,大家都同住一个屋檐下,路氏自然也能看出来。

    因冷笑着与季善道:“她们可能觉着她们这是不占你们的便宜,做得还挺对,不然就是怕自己的孩子将来更亲我们,反倒不亲他们当爹娘的?也不想想我虽不是他们的亲奶奶,老四却是他们的亲叔叔,身上流着一样血的!既然她们先这么小家巴气的,你也不用再浪费了,以后有什么好吃的,就自己和老四吃了就是,不用再喂狗不讨好,反而被狗咬了。”

    顿了顿,又道:“当初真是打听了又再打听,才定下的她们,结果……算了,我懒得计较这些,但每月该给我们老两口儿的便是少了一个子儿,我都要跟他们计较到底!”

    季善见路氏什么都明白,那自然沈九林也明白,便不再纠结此事了。

    横竖姚氏宋氏当娘的都不怕教歪自己的孩子了,她还能说什么,她能做的也就是孩子们叫她‘四婶’便应着,孩子们主动找上门要吃的便给他们,无论如何不迁怒他们,仅此而已。

    只盼将来孩子们不会被误了吧!

    又修养了几日后,沈恒身体终于恢复得差不多了。

    便择了日子一早起来,与季善一道收拾好后,辞了沈九林与路氏,赶往了镇上去。

    初冬的天儿,早上已经挂了霜,一张口便是满嘴的白气了。

    季善刚出门便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这才农历十月的天儿,怎么就这么冷了,回头真进了寒冬腊月,她岂不得冷死了?哎,真想念她的空调和地暖啊……

    沈恒见状,忙关切道:“季姑娘,是不是很冷,要不要回去加件衣裳?”

    想到她根本就没有冬衣,又忍不住一阵愧疚,季姑娘跟了他,还真是有够委屈的。

    季善回过神来,笑道:“是有点冷,不过还好,能忍住,且我本来还有些困的,这下倒是全然清醒了。我们走吧,走一会儿就暖和了。”

    她倒是想加衣裳呢,拿什么加啊,挣银子真是迫在眉睫!

    沈恒见季善说完,已大步先往前走了,抿了抿唇,只得也跟了上去。

    好在两人走了一会儿,才出了村口,身上便已真暖和了不少,季善的脸也变得红扑扑的起来,沈恒方心下稍松。

    镇上离沈家村并不远,两人不过只用了一刻钟多点儿的时间,便已到了。

    居然比季善想象的要大出不少,规模几乎能比上她曾经去过的好些所谓“古镇”了,只不过以往那些古镇都名不副实,这个却是货真价实。

    等进了街道,看到两旁的大小店铺,再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后,季善一直悬着的心更是立时落了一半回去,只要人多就好,人一多了,无论做什么的市场也就大了,要挣银子自然也容易多了。

    她不由感慨道:“没想到镇上人还挺多的。”

    沈恒见她满脸的新鲜,笑道:“镇上每逢三六九就逢集,今儿正好是逢集,所以人多些,平常可没这么多人。季姑娘要到处逛一逛吗?我们先去拜见过了夫子,我再带了你到处逛逛,看有没有什么想买的,好吗?”

    季善纵这会儿满脑子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搞钱,也知道一时急不来,尤其是在沈恒的正事面前,遂笑道:“我们当然先去拜见夫子啊,逛街什么时候不能逛?快走吧,再耽误下去,鸡指不定就要死了。”

    既是来拜见夫子,当然不能空手而来,季善便在问过沈九林和路氏后,给沈恒的夫子准备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这会儿正提在沈恒手里。

    难得的是,他一路提着一只大公鸡,竟然也无损那份干净清澈的书卷气,惹得路人尤其是大姑娘小媳妇儿们频频侧目,也真是有够得天独厚,——可见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已经给了沈恒令人瞩目的外表,若再让他事业也一帆风顺,得气死多少人啊?

    沈恒也怕鸡死了,给夫子家送死鸡算怎么一回事,闻言便不再多说,引着季善便径自去了自己的夫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