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95章这章里有背叛者(+3更)

第95章这章里有背叛者(+3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男人眸色一沉,低头就想吻。

    这番话在他听来,无疑是世间最动听的情话。

    “叮咚!”

    门铃不合时宜的出现,男人身形一顿,漂亮的唇,馥郁的美人近在咫尺。

    门铃锲而不舍地响着,男人低咒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在她唇上快速地啄了下。

    杀气腾腾地去开门,陈溪摸着余麻尚存的唇眯着眼若有所思。

    或许,是巧合...?

    “剩剩,你说...我家隔壁这个活不太好的小鸭子,会不会是康铭?”

    剩剩安静如鸡。

    开门声。

    “我亲爱的——”

    “咣当!”

    油腔滑调的男声还没说完,伴随的就是巨大的摔门声。

    黑着脸的男人转身就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陈溪。

    “有客人?”

    “卖保险的。”男人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

    “你要回去?”

    “谢谢你的早餐。”她从他身边淡定经过,男人嘴角下垂。

    明明一伸手就能抓到的距离,却只能目送她渐渐远去。

    门开了,门外站着个短发挑染黄毛的男人。

    撞色Versace印花衬衫,领口向下四颗扣子全都没系,淡色的卷曲毛毛若隐若现,还搭配了条低腰仔裤。

    这一身花里胡哨的打扮任谁看都是很轻浮,但奇迹的是出现在这货身上,竟然还挺好看。

    黄毛看到陈溪后眼睛一亮,上下看了陈溪几眼,吹了个口哨。

    “原来你就长这样...”

    陈溪挑眉,“我们见过?”

    黄毛撩了下头发,一双桃花眼使劲对陈溪放电。

    “我们现在不就认识了——啊!”话还没说完就飞出去了。

    一脸黑漆漆的男人收腿,黄毛被他踹到电梯上,发出轻脆的声音。

    “靠!你真动手啊!”黄毛捂着后脑勺。

    男人无视他的控诉,抓着陈溪的小手按了下她家的指纹锁,顺势就把她推进去了。

    “他是?”

    “一个二百五,不要理会。”

    仿佛担心陈溪继续追问,男人直接替陈溪关门。

    门外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陈溪透过电子眼的监控看,屏幕上男人把黄毛打趴下了。

    这打法真是清新脱俗啊,陈溪看得津津有味的,连黄毛的哀嚎都没错过。

    眼见着男人把趴下的黄毛拽着腿拖进隔壁,进屋前还朝着陈溪家的方向投下深深一眼。

    隔着门板,俩人对视,一个嘴角含笑一个满脸不爽。

    “现在的特殊行业,竞争这么激烈吗?”陈溪自言自语。

    转身往屋里走的时候,却觉得好像哪儿不太对。

    举起手,那上面还留着他抓过后的感觉。

    所以,她家是指纹锁啊...

    那他说进不来她家门才抱她去他家?

    “奸商,一定是想趁我睡着了多赚十块钱,无耻啊。”陈溪勾着嘴角走到电脑前,心情超好的开始一天的码字工作。

    说是码字,耳朵却一直竖着。

    隔壁鸦雀无声。

    他会不会把黄毛打死了?

    这墙壁隔音会不会太好。

    她确定这是第一次看到黄毛,为何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陈溪正琢磨那似曾相识的感觉,门铃响了。

    门外站着俩姑娘。

    一个穿着休闲服高个圆脸留短发,看着二十四五岁。

    另一个穿着精致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年纪稍长几岁,看着很沉稳。

    陈溪刚开门,短发姑娘就扑过来,搂着陈溪的脖子一通喊。

    “老二,你吓死我了!”

    “老大老三,你们怎么来了?”

    陈溪让她们进门。

    “我们刚好来这边开会,想到你们这地震过,老三很担心你就过来看看。”长发的老大月茹说道,她比陈溪和老三年长两岁。

    被她称老三的那个姑娘叫柳欣荷,相对活泼点。

    这俩女孩跟陈溪一样都是网络作家,级别比陈溪稍微低一点,但也是热销作家。

    虽然在不同城市,却能从每年的聚会上见几面,久而久之就熟了。

    按着年纪排辈,月茹是老大,陈溪是老二,柳欣荷是老三。

    陈溪这出了状况,这俩人开会顺便看看,这份对朋友的关怀陈溪还是挺感动的。

    俩姑娘进门后看了一圈,老大脸色暗了暗,老三吹了个口哨。

    “老二,你是背着姐妹卖了版权还是发了洋财,这房子比你之前住的还好啊。”

    作家虽然收入不低,但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有这么大的三室,还装修的这么奢华,稿费肯定是不够的。

    陈溪给她们递上水,“上面赈灾有补助,我自己又添了点。”

    这事儿陈溪也没想明白。

    别的灾民还都排队等着重建方案呢,她这边就被通知分好了,上面给出的解释是分批,但分到这种中心地带房价好几万一平的地方,陈溪也觉得很奇怪。

    老大对陈溪的解释显然是不信的,脸上满是怀疑,淡淡地说了句。

    “你现在身价不同往日,跟姐妹们说话也隔了心了。”

    陈溪皮笑肉不笑,“要不你写本总裁,身价马上提上来了。”

    “你怎么不写?我看你就很有写总裁的天赋。”老大嘴笑眼冷。

    柳欣荷见火药味已经起来了,忙打圆场。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见此面,一人少说几句。”

    这都是在一起聊了几年的交情,平时相互怼也习惯了,没人把这个放在心上。

    刚聊了几句,陈溪的手机响了。

    “喂,编辑啊。什么?买我版权?哪本?”

    这几句话让坐着的俩姑娘同时坐直,竖着耳朵听。

    对作家来说,能够卖版权就意味着自己的文字会变成影视剧,是无上的荣誉。

    “要我去签约吗?嗯,行,哪家影视公司买的?哦,too late影业啊。”

    挂断电话,老三迫不及待地追问。

    “老二,你哪本卖了?”

    “就是最开始写的一本心理文。”陈溪的一双眼看着俩人,波澜不惊。

    “米雅和秦正那本?”月茹的脸变了变。

    “是。”

    “老大,你对老二的那本书倒是很了解哦。”老三随口说了句。

    老大看了陈溪一眼,“那是老二的成名作,我记忆犹新,当时我俩还争过榜,她压了我好几个月。”

    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你什么时候去签约?”月茹问陈溪。

    “明天坐飞机过去,后天回来。”

    陈溪将手机锁屏。

    如果这俩姑娘能看到,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最后一个电话,根本不是来自网站。

    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