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94章现实世界的归属感(+2更)

第94章现实世界的归属感(+2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底是谁这么秀,陈溪不知道。

    “该恪守的底线还是要遵守的。”

    网文本就是放松精神愉悦心情的一种休闲方式。

    没人指望看两本网文能有啥深刻的感想,多复杂的教育意义。

    但建设和谐社会靠的是大家的努力,最起码的底线还是该有的。

    主线任务分两部分,提升销量和帮助男主找到真正爱的人。

    【这也完成了?!太玄幻了,龙晨欧不是还单着吗?】剩剩又惊呼了。

    大大,你真没啥后台吗?

    腿上还缺挂件吗?

    “他找到爱的人了啊,还是通过我找到的。”陈溪有点小傲娇。

    那货爱的,不就是他自己吗?

    虽然主线任务完成全靠同行衬托,但该给的奖励还是有的。

    剩剩受到了巨大刺激,却还是恭喜了它作死不倦的大大又加了250的积分。

    支线任务也完成了...

    【龙晨欧的母亲是猴子请来的救兵?】

    如果没有龙夫人捣乱,支线任务陈溪是完不成的,但事实就是这样诡异,助攻把任务做了。

    支线的奖励是读者群名额加一,因为是龙夫人作弊帮着陈溪完成的,所以只给了一个名额。

    剩剩以为陈溪会把米雅加进来,毕竟在书里,陈溪好像很喜欢米雅的样子。

    并没有。

    陈溪保留了名额,谁也没加。

    崽崽在那个世界会过的很好,这就够了。

    各自安好,互不打扰。

    默默的为彼此祝福,也是一种美好。

    上面的那些,都是剩剩自己脑补出来的,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啊~它家大大实在是太重感情了,好感动啊有木有!

    陈溪内心真实的感受是,崽崽是被人拐过去的,有人抄袭了她的人设,坚决不能让崽崽进群。

    否则哪天群里真出现了她正版的人设,对比下崽崽自卑咋办。

    毕竟,抄袭她人设的那个不要脸的作者,笔力还是差点,米雅和秦正虽然有陈溪的风范,却在细节上差了点火候。

    到底是谁抄了她的书呢...

    陈溪有种预感,抄她书的这个作者,可能跟她很熟。

    这是一种直觉。

    除了上面的奖励之外,陈溪优秀的完成了三个世界任务,达成了三连成就,读者群升级了,解锁了新功能。

    “读者群私聊?这叫什么新功能。”陈溪记得,之前十殿就私聊过她吧?

    【以前是只有管理员才有资格私聊你啊,现在只要是女群员都能私聊你。】

    “女?!”这又是什么奇葩的限制,男群员不能私聊?

    哪个脑残设的规定!

    【具体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之前也没听谁家宿主能三连啊。】

    任务都是一个比一个难的,大大这种作死不倦还能完成任务三连的,独一份呢。

    这听起来似乎是个鸡肋的功能,陈溪也没往心里去。

    【我看下说明,好像你们的私聊有屏障耶,就是上面都看不到——大大,以后你不开心就私聊骂上面吧,多好的功能。】

    骂领导还不会被截屏,也不用担心传出去,多良心的设定。

    陈溪示意它安静一会,她想继续睡。

    【大大你躺在男人的床上要不要这么开心?】消失前,剩剩冒死说了句。

    回答它的,是陈溪放松的呼吸声,说睡就睡,这是对人家...的床多满意?

    梦里,那久违的古装男又出现了,只是这次梦里的尺度稍微有点...那啥。

    眼看着那张脸越来越近,低头就能碰到她的唇。

    陈溪努力看,想要看清这是谁的脸,可眨眼间,古装男的脸变成了妖王的冰块死狮脸。

    陈溪一激灵,想要后退,妖王伸手捉她的手腕,再看过去,却是康铭。

    三个男人的身影缓缓重叠在一起,融为一个人...

    总裁世界里,那个附在秦正身上的神秘人被雷劈前的话铺天盖地砸在陈溪脸上。

    我倒是要看你到底要过多少个世界才能认出他,老子要亲眼看着!

    陈溪惊醒,入眼的,却是另外一张帅脸。

    休闲的家居服,绝代风华的妖孽脸,还有那充满奸商式的微笑...

    “醒了。”男人把早餐盘放在床头,浓香的咖啡散发着陈溪喜欢的卡布奇诺的味道。

    烤的焦香的土司,搭配一颗太阳蛋,香气四溢。

    “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陈溪接过咖啡。

    “可能是你工作太疲惫,晕在我门口,我没你家钥匙,就带你来我家。”他对答如流。

    几乎是贪婪地看着她。

    在他床上醒来的女人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

    “早餐做的不错。”陈溪给他高度肯定。

    男人嘴角泛起温柔又痞痞的弧度,意识到从不看他超过五秒的女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男人心跳有点快。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陈溪抬手,阻止他继续说话。

    “冷一些。”

    “哦。”他抓起空调遥控器,陈溪按着他的手,“我是说,你的表情冷一些。”

    “...”他这般的暖男,哪儿会那种表情?

    “嗯,就是这样。”陈溪点头。

    他不说话的时候,线条冷酷,嘴角紧绷,用手把他头转过去,眯着眼看侧脸。

    当初第一眼就是在霓虹灯下看到他孤独又冷傲的侧脸,彼时的她刚从夜店出来,看到站在路边孤独的他,顺手捡回来。

    这种不说话时酷酷的感觉,有点像谁来着?

    “笑一个。”她又把他的脸转回来。

    “我又不是洋娃娃。”他不爽地抿起嘴角。

    女人,真当他是个没脾气,随便拿捏的男人?

    “打扰了。”陈溪作势起身,男人一把将她按回去。

    冰冷的脸挤出一个僵硬地笑。

    “哭丧呢?”陈溪不悦。

    男人怒。

    “爱看不看!”

    女人,他的家人只有她一个,别以为宠你就可以这样咒你自己!

    “不要你这种假笑,给我一个...”陈溪想了下,“你从我这赚到钱后的表情。”

    赚到钱啊...那不就是她跟自己...

    脑子里瞬间出现好几个画面,那个自称不会笑的男人嘴角向一边轻扯,眼里满是满足后的坏笑。

    是的,就是这个笑,康铭式的痞气。

    梦里那三张脸合而为一的模糊画面好像变得清晰了些,陈溪用手轻捧着他的双颊。

    “就应该长成你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