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88章这次溪爷是主角(23)

第88章这次溪爷是主角(23)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这家伙嚣张的指控,陈溪仰天大笑。

    笑得秦正又一激灵。

    跟这女人相处久了,分分钟要得帕金森的节奏。

    “你笑什么?”

    正常人听到可能要被抹杀,早就吓得瑟瑟发抖了。

    “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我们的对话如果流出去给读者看到,等待你的只有被抹杀这一条路。”

    上个世界的事不能带到下一个世界,这是规定。

    不只是这本书,是所有世界,包括现实,灵魂抹杀,最高惩罚。

    所有系统的宿主只要一听到这个,哪怕是最刺儿头的也要乖乖束手就擒。

    这个笑什么呢?

    “等我的空间兽能开口说话的时候,你可以问问它,我怕这个?”

    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活好么。

    若不是各种阴错阳差的搅和在一起,她连一个世界都不想过。

    “你...?!”秦正怀疑起了神生。

    梅九这小子到底什么眼光,这么毒的女人到底哪儿好?

    说好的,按着套路呢?

    “你威胁错人了。第一,我不怕死,第二...”

    陈溪把烤得通红的铁举起来,夹着走到他跟前。

    “我逻辑还没死呢。”

    ???啥意思?

    “如果我们的对话能流出去的话,你根本不敢对我说这些,要抹杀大家一起抹。”

    所以正确答案就是,从她捆人开始,这段剧情就不会流出去。

    “我在现实真实身份是写书的。所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网文的规定,这种不利于青少年成长的东西...”

    陈溪拂过桌上的那一串刑具,“有这种东西,就会自动封锁章节。”

    在秦正还没醒的时候,她生怕不锁,坐在桌前挨个的用语言描述了下这些东西。

    “!!!”这娘们也太狠了吧!

    “哥们,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本是井水不犯河水,我只要问你一件事,康铭是怎么死的,说了就当一切没发生过。”

    “你真应该穿到谍战文里,我去过的那个世界最厉害的女特务也比不过你。”

    陈溪微微一笑,“谢谢夸奖。”

    “你就不怕少一章,上面还是会追查你吗?”

    陈溪以看白痴的眼神看他,“我都说我是写小说的了,你怎么还是问这种废话?”

    “...”为什么跟她聊天会有种自己智商不足的既视感!

    听不懂!

    “我们写网文的没别的能耐,就是有一份对文字的执着,当我们写下第一章时,后面至少有3章的内容已经刻在脑子里了。”

    所以,她预测到封章后,就已经想到后续怎么连剧情。

    只要问出她想知道的,后面再来一章就说她是替好姐妹米雅打抱不平审问渣男小时候的事,剧情就能顺上,天王老子也看不到她违规了。

    那么多的系统,上面不可能挨个的去查,陈溪敢做就说明她已经看穿了一切。

    “你就不怕你的空间兽告密?”秦正不服。

    资料上写这娘们每天除了写书就是吃喝睡,懒的像是只树袋熊,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缜密策划,一叶知秋的?

    “我都说了,我是...写书的啊。”

    陈溪留下一个十分欠扁地笑,看这家伙急得抓心挠肝十分爽。

    实际上,她早就在系统几次出现和剩剩对她的态度上推断出了实情。

    剩剩是个怂包,决定任务的不是它,甚至还有被禁言的处分。

    也就是说,系统和空间兽是独立的,空间兽服务系统。

    那为什么还要设置个看似没用的空间兽在?

    而且剩剩曾经跟陈溪说过,放出去很多套系统,好多个空间兽,剩剩就是垫底的吊车尾。

    答案只有一个。

    空间兽真正的作用,就是监视宿主的行为,反馈给上面。

    而陈溪这只,虽然能力真的很一般,又怂又聒噪,但有一点是别的空间兽比不了的。

    剩剩是陈溪的忠实粉丝,死忠粉。

    陈溪就是笃定它不会把自己出格的行为上报,才敢做出这么一些列疯狂的举动。

    秦正放弃了。

    他觉得跟着女人没办法沟通,分分钟想揍她。

    “不说是吧?行,骨头挺硬,但是据我所知,人类在进化史里......”

    陈溪这段话,不是学霸听不懂,太专业了。

    秦正也不懂,不过顺着陈溪的视线看,懂了。

    绿巨人这次真的绿了,脸绿了。

    “你...你还是个女人吗?!”谁家女人会这样凶残!

    陈溪的回答是把红着的铁往前凑了凑,碰到头发,一股燎猪毛味。

    “这又不是我的身体,我不怕的!”这话说得理不直气也壮。

    “我,是一个写手。”

    回答他的依然是这个让人听不懂又十分崩溃的话。

    “你一个写狗血文的至于这么得意?!那凶残的男人喜欢你,我又不喜欢!”

    他只是热衷于绿别人的女人而已,至于让他遇到这么凶残的货吗?

    “他?”陈溪抓住关键词。

    我去!这娘们不懒的时候简直是要上天,秦正把头转过去,这次他下狠心了。

    就是这女人给他烤了,就算他成为总裁文里最后一个太监,他也不再说话了。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你的身体,你不在乎,但...我们写书的有个别的行业没有的特权,我要是讨厌谁,我就把谁写书里。”

    挂着商业微笑,陈溪用言语勾画出美好的未来。

    “我把你被我物理煽了的事儿,一本一本的记录下来。我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不要以为不说本名就不知道是你了。”

    她会用各种方法明示暗示,直到这家伙广为人知。

    “你也太狠毒了!”秦正又没控制住。

    这是掐他七寸了。

    这女人是不知道他身份,但是她身边有知道的!

    梅九看他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落井下石的事儿,他相信那小子一定很乐意的。

    “我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你告诉我康铭死的真相,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折腾这么一大圈,冒着被上面发现的危险,剑走偏锋,为的也不过就是她亏欠的那个名字。

    康铭。

    “都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还对他念念不忘?!是我不够帅,还是龙晨欧不够有钱?!”

    秦正不服,这世界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在她眼里全都是大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