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83章这次溪爷是主角(18)

第83章这次溪爷是主角(18)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米雅手里还握着秦正小时候送她的定情胸针,那跟了她快二十年的小胸针,被米雅珍惜地装在小盒子里。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不把米雅这个崽崽安置好,陈溪是没办法放心的离开这个世界的。

    已经醉倒的米雅看不到亲妈的宠溺,睡着的小脸上全都是泪痕。

    陈溪轻轻地拭去她的泪。

    对痴情的姑娘来说,走自己的路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看不到原著是怎么写的,但猜测应该没有个好结局。

    毕竟总裁文有个特点,除了女主以外,女配全都要倒霉,以此衬托女主的幸福。

    崽崽在这本书里,扮演的竟然是女主的“情敌”,那这结果用脚丫子都能想到,原著这个融梗婊肯定不会让她好过。

    陈溪顺手接过米雅手里的小盒子打开,眼神骤然变冷。

    感觉血液凝结,这个东西...不对啊!

    盒子里,是一枚珍珠胸针。

    陈溪刚开始设定初稿的时候,的确是写得珍珠胸针,后来想到那个年代珍珠比较贵不合逻辑,换成了铁质胸针。

    所以,陈溪在更新的时候改掉这个细节。

    可是米雅拿得却是她初稿时写的...她的初稿只有两个比较亲的朋友看过。

    没道理会出现在融梗婊的世界里,难道...

    现实世界,她身边的人,背叛了她?

    细思极恐。

    陈溪突然感到自己正身处一个巨大的阴谋漩涡里,有什么东西她似乎就要抓住了。

    从这个世界开始,她得谨慎了。

    龙晨欧接二连三的对秦正下手。

    秦正代言被撤了不少,也被传出不少绯闻,根基却不受影响。

    新剧他依然是男主角,龙晨欧作为投资方竟不能撤他。

    霸总都是不讲理的,唯我独尊。

    龙晨欧不撤秦正,绝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可见秦正是有点实力的。

    如果说之前陈溪只有六成把握秦正是个有秘密的人,现在她有八成把握了。

    十天过去了。

    璩雪养好了手臂回片场,到了片场才发现,风向变了。

    林溪在剧组竟赢得了绝大多数人的尊重,准确的说,除了导演,所有人都对她礼遇有加。

    璩雪看到编剧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一声老师,结果几个编剧没事儿就找林溪聊天?

    死对头过的那么滋润,不服!

    璩雪拿话挤兑陈溪,陈溪懒得开口,她身边的崽崽米雅主动帮陈溪怼。

    璩雪哪里是米雅的对手,几次甘拜下风只能对着她们磨牙。

    有心找龙晨欧诉苦,电话拨过去竟然是助理接的。

    龙少最近被秦正绿的清心寡欲了,这些昔日女友电话都懒得接。

    不甘的璩雪蓄势待发,就憋着找个机会狠狠地教训林溪一通。

    有事没事就往陈溪边上凑,想要找点机会。

    这天拍戏的空隙,璩雪又凑到二号化妆间外,有意无意地伸着脖子在外面听着。

    化妆间都是按着蕃位排序的,一号是给男女主演的,二号林溪和米雅共同,这俩人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好的穿同一条裤子,没事就凑一起不知道嘀咕什么。

    璩雪私以为,这俩不要脸的,肯定都在说她坏话。

    于是璩雪手机都拿出来了,就等着录里面说自己坏话的现场。

    “溪姐,你明天要吊威亚吗?”米雅问。

    那天酒醒,米雅在林溪的家里醒来。

    俩人都对当天的事绝口不提,感情却又更好了些。

    “我没吊过,什么感觉?”陈溪的鼻翼动了两下,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眼睛也朝着外面看过去,顺便把声音提高一些,生怕外面的听不到。

    “你要是不恐高就没事,吊久了也不太舒服,争取一条过吧。”米雅觉得哪儿怪怪的——

    溪姐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吊威亚?

    陈溪把声音又调高一些,就差扯着脖子喊了。“会不会有危险?比如摔下浑身都骨折?又比如摔花我这貌美如花的脸啊~”

    外面的璩雪一激灵,被这“美妙”的假设说得通体舒畅。

    “现在的安全系数都是很好的,很难会遇到事故了,除非有人故意捣乱——那怎么可能呢,溪姐人缘这么好。”

    米雅跟陈溪俩人又说了什么璩雪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如果林溪出意外的话,如果林溪...

    “对了,导演说要给我加戏,你听说了吗?”陈溪又说。

    “啊?”米雅不明白这是唱哪出。

    “我现在虽然已经是二蕃了,但几个编剧老师对我印象不错,有意要提我的蕃位,我要是跟璩雪并列的话,年底的影后也有一拼之力啊。”

    这就是胡诌八扯,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信。

    蕃位哪儿是几个编剧就能决定的,璩雪也有所疑惑,又听陈溪说道。

    “龙少跟我关系那么好,提不提的不就一句话吗?你看龙少最近还有别的女朋友吗?我已经要独霸天下了。”

    璩雪闻言不再犹豫,咬着银牙握着拳头,好一个林溪小贱人啊,给她坑的回家养病那么久,她竟惦记着篡位!

    米雅被陈溪这番话刺激的眼睛瞪成玻璃球了,想说话但陈溪在手上做了个嘘的动作。

    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香水味还没散,但璩雪已经走了。

    陈溪这才挥手示意米雅可以说话了。

    “溪姐,你刚没事吧?”

    中邪了?

    别人不知道,米雅还是挺了解陈溪的,陈溪对龙晨欧什么时候有过意思了?

    看到都绕道走的那种,可刚刚溪姐为什么那么说?

    陈溪淡淡道,“我个人是不太喜欢用不正当的手段做事的。”

    除非,对方动了她的底线。

    璩雪只是她手里的一步棋而已,后面到底有多大的鱼,就等着大幕拉开了。

    剧组晚上有几场戏,拍到很晚才散。

    道具组最后检查了遍道具确认无误后锁门。

    熄灯后没多久,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溜了进来。

    找到明天要用的钢丝,掏出一把特殊工具对着钢丝一通鼓捣,确认外观看不出来有问题后,这才离去。

    这个人走后,陈溪进来。

    五分钟后,陈溪离开。

    夜晚的拍摄基地空旷萧瑟,临时架起的灯泡在风中摇曳。

    一个人站在灯下,影子被光拉得很长。

    陈溪想到上个世界,守在路灯下等她回家的康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