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72章这次溪爷是主角(7)

第72章这次溪爷是主角(7)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龙晨欧一阵旋风似得冲下来,想给这个该死的女人一个狠狠的教训,却被她抬头看天的侧脸吸引。

    她望着星辰的眼里,有他不曾见过的风景。

    龙晨欧呆呆地看着她,三秒后,他突然面色大变,冲过来想要掐着陈溪的双肩。

    下一秒就要咆哮,你这该死的女人到底在想谁。

    那是思念的眼神,不属于他。

    这个认知十分上头,龙晨欧热血撞头,他那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在这个女人面前荡然无存。

    “冷静。”陈溪真诚的劝告人家并没有听进去。

    眼见那双大手距离陈溪只有一点点距离了,陈溪侧身,拽着他的手,掰小手指头,借着巧劲顺势一拽,龙晨欧躲闪不及,被陈溪一招制住。

    虽然每个霸道总裁都有传说中以一敌十的功力,但这些在陈溪面前完全不好用。

    陈溪制住他后,脚尖踹了下他的膝盖后弯,龙晨欧踉跄两步,差点没单膝跪倒。

    “都说了,让你冷静的。”

    “可恶的女人,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龙晨欧本想冲过来将这个女人扛在肩膀上,扛回房间如此这般,但前两次被她武力解决的痛苦回忆充斥脑中,最近一次,就是一分钟前...

    狂躁的情绪被压制,龙晨欧愤怒地盯着陈溪。

    “你千万别说女人我该拿你怎么办。”

    她怎么知道他要这么说?!

    龙晨欧再次呆住。

    陈溪从他身边轻松穿过,长发拂过龙晨欧的肩膀,掀起他心中一片涟漪。

    别的穿越或是重生女主都是提前看过上帝剧本的,陈溪跟她们不一样。

    她是写剧本的。

    论:狗血文作者的自我修养

    “我不会放你离开。”

    颓废的声音在陈溪身后响起,霸道不在,还有点隐隐的小委屈,像极了闯祸的熊孩子即将面对老母亲咆哮时的状态。

    “我还是那句话...”陈溪缓缓转过身,对他似笑非笑地丢下俩字。

    “冷静。”

    龙晨欧瞳孔微缩,条件反射。

    ...

    是夜,陈溪睡得没心没肺。

    黑暗中,龙晨欧深邃地眼眸看着她,她梦中的笑脸让他痛彻心扉。

    这狠心的女人弃他而去这么多年,让他欲罢不能,这是他割舍不掉的梦魇。

    “冷...静。”

    梦里的她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格格地笑了出来。

    龙晨欧被这俩字刺激的一激灵。

    没想法了。

    美好的清晨,龙家巨大的餐桌上。

    龙晨欧黑着脸看那个左右开工大快朵颐的女人,这是被限制人身自由后,该有的反应吗?

    “王婶儿,还有生菜吗?再给我来一罐香其酱。”

    管家也没见过这么清新脱俗的,大早晨起来吃蘸酱菜哦。

    好好一座总裁府邸,让她搞成大型农家乐现场。

    “吃啊,看着我干嘛?”陈溪拿起一片生菜,熟练地卷上大葱,来点香其酱,咔嚓咔嚓。

    龙晨欧觉得自己身为总裁的尊严被这个女人挑衅的荡然无存,终于,他一只手拍在桌上。

    女人欢快咬大葱的嘴定格。

    “这个月,我投资的新片就要开机。”龙晨欧冷冷的说道。

    “哦。”陈溪咔嚓咬下,开机跟她有一毛钱关系?

    “你去剧组打杂。”

    龙晨欧嘴角泛起阴冷的弧度,他已经想到如何虐这个可恶的女人。

    “不去。”

    她对演艺圈一分钱兴趣都没有,有那时间写点小说,什么钱赚不来?

    “你的合约在我手里,你想背负天价违约金?”

    陈溪翻了个白眼,这些幼稚的小男生,想泡妞就直说嘛,扯这个蛋也不怕疼。

    本想直接拒绝,突然脑子里响起冰冷的提示音。

    【支线任务:得到总裁世界铜驴奖提名。任务内容:参与剧组拍摄,得到提名后任务完成,拿到铜驴奖最佳女配加分。】

    这是系统提示音,不是剩剩的。

    让一个写小说的当演员,啧啧啧,太难为人了!

    她这么老实的人,对做戏精这种事儿实在是没什么底气啊。

    不过加分什么的,还是可以试试的,多拿分早点见康铭。

    想到这个女人花样百出的作妖手段,龙晨欧又补充道。

    “进组之前,你要先跟我签份契约。”

    来了!!!

    兽X契约!!!

    曾经总裁文里最风靡的一种类型啊!

    陈溪的眼睛都圆了,这是让她在一本书里体验所有的狗血总裁梗吗?!

    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惩罚她!

    不就是年少无知穷的一批,走投无路写了几本总裁文带坏小孩吗?

    后来她不也洗心革面反省不写那个类型了吗!

    至于要这么罚她么!!!

    带着眼镜的律师很快带着俩份契约过来了。

    契约总裁文曾经特别火爆,销量榜前几都是这玩意。

    契约内容都大同小异,陈溪当年还有点节操,咬着后槽牙忍住巨额稿费的诱惑,没写。

    但这残酷的命运啊,还是把这乱七八糟的契约送到她的眼前。

    契约期间,她必须要无条件服从龙晨欧,随叫随到。

    不可以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不可以违背龙少的需求。

    如果不慎怀孕,不可以流产——等会,为什么会怀孕?!

    陈溪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艾玛,谁要跟这玩意鬼混。

    除此之外,还详细规定了如果生孩子怎么办。

    男孩一千万留下,女孩五百万母亲领走。

    不得纠缠龙少...

    陈溪最后真是用尽自己所有的自制力才看完,看完后没有立刻签名,而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律师。

    律师被她看的心里发毛,推推眼镜,小心翼翼地问。

    “林小姐还有什么疑问吗?”

    “您毕业于哪所学校?”陈溪问。

    律师报上一所世界知名大学,陈溪又问。

    “这种顶级学府,学历不能造假吧?”

    律师沉默。

    这是找干架的?

    知名大学法律系高材生,为了恰口饭,全然不顾法律法规,弄这种毫无法律意义的废纸,糊弄她没常识?

    情那什么的人合约,无效!

    一方以欺诈、胁迫手段订合同,无效!

    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无效!

    涉嫌买卖人口,无效!

    真想站在人群里大喊一句,你们谁信这玩意有效,站出来给老娘看看。

    视线挪到龙晨欧认真的脸上,陈溪默。

    好吧,霸总信了,霸总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