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38章我是那朵白莲花(13)

第38章我是那朵白莲花(13)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就是云溪?”为首的那个混混邪气地看着陈溪,左手的木棍一下下地轻敲右手。

    陈溪看看混混,又看看康铭,摇头。

    那表情分明再说,你瞅瞅人家,多敬业!!!

    你再瞅瞅你,哪还有半点混混的自觉?

    康铭把陈溪拽到身后,目光不善地盯着这些来者不善的人。

    “有人要买你一条胳膊,别怪哥哥们手狠——等会,您是...铭哥?!”

    混混撑不到几秒,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眼熟。

    “啊!真是铭哥!”

    众人稀里哗啦地扔棍子,不约而同地退后两步,就差跪下磕几个头,高呼几声,大哥我们无辜的!

    “谁派你们来的?”康铭冷酷。

    “是云家大小姐,说让我们给云溪个教训,我们真不知道她是铭哥的女人!”

    铭哥的女人,这几个字让康铭的脸色没那么冷,“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一群混混光速撤离。

    陈溪无语,说好的,敬业卅!

    还以为能看到传说中的打群架呢。

    还想展现她跆拳道黑带的技术呢。

    结果康铭一个眼神,集体趴窝了。

    “那女人我去解决——你什么意见?”霸道的男人想到她之前对他说的,果断转了口风。

    哦豁?

    陈溪满意的点头,他已经开始尝试着跟她沟通了。

    进步不小。

    “没必要为了她脏了手,对这种人而言,我过得好就是对她最大的打击。”

    “太便宜她了。”

    康铭阴沉沉道,那蠢蠢欲动的恶念值,随时随地都有上涨的意思。

    女人,就算他很宠溺她,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绝不会轻易的妥协!

    “我想撸串,你要去吗?”陈溪问。

    恶念值鸟悄地趴窝了,等康铭回过神时,俩人已经坐在路边摊抓着烤串...

    算了,偶尔宠溺下女人,也是可以的。

    只是“他的”女人太善良,这也是很头疼的事呢。

    “对了,我想起个事...”陈溪压低声音,对着康铭如此这般一说。

    康铭惊讶地看着她。

    “你...?”

    她拍拍他的手,“你有事跟我商量,我有事自然第一个想到你。”

    什么声音?

    康铭想了下,应该是他心花朵朵开放的声音。

    却听她在下一秒又补充了句。

    “好兄弟,就应该这样。”

    好...兄弟?!

    刚刚放出去的心花,全都变成大石头,从空中噼里啪啦落下,砸得康铭上不来气。

    “我就欣赏你这种知错就改有潜力的男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陈溪搂着康铭,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我替万千考生,谢谢你。”康铭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陈溪向两边看看,咦,这么快又降温了吗?

    好哥们事件后,康铭终于不用委屈巴巴地偷偷跟着陈溪了。

    他可以正大光明地跟着陈溪,送她上下学。

    只是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阴沉。

    陈溪这一句好哥们,等同给他发了好人卡。

    剩剩和一众围观的读者被虐得心肝乱颤。

    眼见着陈溪潇洒生活,努力刷题,跟“哥们”天天出入。

    吃人家买过来的烤地瓜,享受人家接送上下学的待遇,就是不给人家一个光明正大的追求机会。

    康铭的脸越来越黑,都快赶上苦大仇深的云菲菲了。

    终于,在某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剩剩问贴面膜的陈溪。

    【大大,虽然你这本书的人设是白莲花,但你把这个人设是不是做的太透彻了?】

    吊着人家小帅哥的胃口,哄得人家改邪归正,人家都为她弃暗投明了,她一句好哥们给人打发了。

    这股婊气,直冲云霄,上头。

    “哦?”陈溪对着镜子摸自己的脸,这小妞的皮肤让她保养的不错。

    【你就接受他的追求嘛,反正你也是个万年单身狗...】

    剩剩完全不知道大大在矜持什么。

    这书里的世界又不是现实,总不会是怕隔壁的十元店吃醋吧?

    偷摸谈一场恋爱,十元店又不会知道。

    打死剩剩也不相信,小鸭子会看这种少女青春重生文。

    “让我装白莲花的是你们那个傻×主神,现在我入戏太深,你们又嫌我戏多?”

    陈溪撕下面膜。

    她在这世界停留的时间不多了。

    该完成的也差不多都做了。

    只要康铭按着她的吩咐,把高考这事儿弄明白了,基本就引康铭上正路了,支线任务就完成了。

    虽然她现在给人家发好人卡的行为的确卑鄙,但陈溪不后悔。

    终究是要离开的,给不了人家承诺,又何必拽人家深陷其中。

    等事情办完后,她再彻底拒绝康铭,康铭恨上她后,她随随便便作个死离开这个世界,这样,他就不会对她念念不忘。

    等她离开后,他就能彻底忘了她,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这是最好的结局。

    陈溪拍拍自己的脸,与镜子里那个明眸皓齿的姑娘对视。

    所以,她才说自己跟康铭本质上是同一种人。

    天与海的距离,跨不过去,不如放弃。

    一转眼,高考到了。

    康铭早早地来到陈溪的门前,陈溪一开门就看他别扭地递过纸袋。

    一根油条俩茶叶蛋...

    “想不到你还是这种迷信的,啧,没转发两条锦鲤?”

    他尴尬地看向窗外。

    插在裤兜的手,不自觉地握紧手机。

    上面的锦鲤屏保,绝对不能让她看到...

    云菲菲前呼后拥地来到考场。

    不凑巧的是,她跟陈溪在同一考场。

    孽缘什么的,真是强大。

    云家父母都来了,加上家里的保镖司机,一家在考场外阵仗极大。

    比较起这家人,陈溪这就简单许多了。

    康铭送她进去,陈溪走了两步回头。

    他身上的红色对勾在阳光下格外显眼。

    康铭对陈溪比了个加油的手势,陈溪对他笑笑,大步走进考场。

    云菲菲自信满满地走进考场。

    她等待已久证明自己的机会到了。

    她熟知所有的考题,是的,所有。

    一想到自己就要成为高考状元,心中便有一点淡淡的得意。

    届时,清大和北华两所高校会哭着喊着求她入学,她要证明自己不仅是家庭优渥的白富美,更是全能学霸,学——咦?

    试卷下来了,云菲菲傻眼。

    这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