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32章我是那朵白莲花(7)

第32章我是那朵白莲花(7)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陈溪坐在教室里,撑着下巴看窗外.

    天空的云,像极了康铭围着浴巾捏酒杯的样子。

    黑板上,粉笔字触目惊心地写着距离高考还剩三十一天。

    这真是个可怕的世界。

    不仅要经历一次蜕皮的高考。

    还有个一言不合就涨恶念值的货。

    她要早知道有这么个不确定的危险因素,还不如跳过去做别的世界呢。

    昨天康铭捏碎了玻璃杯,满脸阴鸷,直接把她推倒了!!!

    再然后...

    陈溪一想到那些天雷滚滚的画面,太阳穴一抽一抽的。

    她是怎么把自己弄到这种悲惨地步的?

    听者伤心闻着落泪。

    “云溪,你出来下。”班主任黑着脸出现在班级门口。

    陈溪站起身,经过柳菲菲的位置时,柳菲菲对她投以幸灾乐祸的眼神。

    她倒霉的跟柳菲菲分在一个班级。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常年带高三,精神压力大内分泌失调,脾气特急躁。

    “云溪同学,我接到匿名举报,说你昨晚在酒店跟男人被警察抓,请你通知家长来一下。”

    班主任一开口,陈溪的太阳穴又开始跳了。

    是的。

    昨晚没有任何旖旎。

    他捏酒杯后刚推倒她,警察就来了。

    当时她被推在沙发上,他围着浴巾。

    俩人被带走了。

    就在那一瞬间,她听到了怂剩略带惊喜的报幕声。

    恭喜代言人达成扫黄被抓第一人成就。

    成功获得“不让穿,真尴尬”称号。

    是的,她成为历届宿主里,唯一个被扫黄带走的。

    她目瞪狗呆,康铭围着浴巾被带走了,脸上还带着霸道司机狂冷的气质。

    但狂傲对上和谐社会时,一文不值。

    连件上衣都不允许穿,就这么带走了...

    过后剩剩特别激动地告诉陈溪,这个不让穿真尴尬的称号可是隐藏称号,虽然没有任何卵用,但是她是唯一获得这个成就的宿主,好厉害!

    谁特么想要收集这种成就!

    摔!

    (╯‵□′)╯︵┻━┻

    班主任还等着陈溪做出解释,见她神游太虚,非常不悦。

    “眼看就要高考了,你成绩本就不好,现在又闹出这样恶劣的事情,学校方面绝不会姑息!”

    说一句拍一下,桌上的大茶缸被拍得一跳一跳的。

    “马上叫你家长过来——来?”

    陈溪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默默地塞在老师手里。

    “你这是干什么!”班主任压低声音,警惕地朝着办公室门口看去。

    一个人没有。

    “老师我是被冤枉的,昨天我和我司机淋了雨,单纯的去躲雨。”陈溪保持着塞卡的动作,表情却是特别无辜。

    “你以为这样就能收买老师?”

    “卡里五万。”

    “...快高考了,保持好学习情绪,回去复习去吧。”

    陈溪手点了下额头,对着老师放了个电。

    “谢谢老师,老师真好~”

    陈溪没问是哪个贱人打的小报告,除了柳菲菲,谁还会这么无聊。

    啧。

    这些女强文的女主,打着重生不放过任何人的伟大旗帜搞事情,比她这个白莲花女配还要恶毒,真无聊。

    高三这一层楼,就算是课间也嫌少有人交谈。

    空气里都是紧张的气息,所有人都忙着刷题做最后的努力,为青春挥洒下无恨的汗水。

    大家都在努力想要抓住最后的时光提分,柳菲菲不屑做题,她重生之前飘在空中,已经看到了这次高考题了。

    在她看来,把复仇的时间用来刷题,那是弱智的行为。

    时不时还要抬头,环顾下周围刷题的“瓜娃子”们。

    前世,这些人都因为她是混混的女儿看不起她,她最后那样凄惨的死去,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她伸出援手。

    这些冷漠的同学都该接受命运的审判!

    柳菲菲阴沉地看着同学们,想着她不用学习就能轻松拿高分,这些人就是累死也考不过自己。

    高考状元,锁了。

    陈溪一进门就看了。

    别人都是努力认真脸,柳菲菲那苦大仇深的冒着冲天怨气冒黑气的状态,特显眼。

    能让柳菲菲如此自信不刷题的原因,陈溪能猜到。

    无非就俩种可能。

    第一,位面之子女主提前看过高考题。

    第二,柳菲菲已经有信心换回真千金的身份,不在乎高考这点事儿。

    陈溪无视柳菲菲,径直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坐在柳菲菲边上的另外一个女生站了起来,指着陈溪叫道。

    “云溪!你竟然还有脸来学校!”

    柳菲菲勾起嘴角,来了!

    陈溪挑眉,这女的干嘛的?

    剩剩忙把资料传给陈溪。

    这女孩叫甄莎,是班上唯一跟柳菲菲走得近的女生,人如其名,不坏但智商不够。

    “有事出去说。”陈溪看这架势,再看柳菲菲那看热闹的怨妇脸,心里猜到了。

    柳菲菲跟班主任告密还嫌不够,又把她的事儿跟甄莎说了。

    让甄莎站出来怼自己,这样陈溪就怀疑不到柳菲菲头上。

    就算告密的事儿东窗事发,陈溪要算账也是冲着甄莎。

    这种五毛钱的手段,在陈溪眼里可以归纳为四个字:借刀杀人。

    但在柳菲菲这种自认全世界都欠了她一个公平的重生女眼里,她这种行为叫谋略。

    陈溪叹了口气,越过甄莎看柳菲菲。

    “我的话你还是听不进去啊。”

    用错误的手段还击黑暗,得到的一定不是光明的结果。

    若柳菲菲能自己站出来指正,陈溪还敬她是个磊落之人。

    柳菲菲冷笑,认为陈溪是在垂死挣扎。

    甄莎指着陈溪的鼻子,“你不要把菲菲牵扯进来,昨天晚上,你在万豪被带走的事,我都知道了,你还想瞒着大家?”

    教室里霎时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看着陈溪,在这个刷题刷到人死机的紧张时刻,这个瓜不可谓不大。

    “你亲眼看到了?”陈溪问。

    “我没亲眼看到,但是菲菲看到了!”

    甄莎这句话让柳菲菲瞬间沉下脸,心里暗骂一句这个蠢货...

    陈溪点头,很好,物以类聚,傻子群分。

    “柳菲菲啊,我记得你昨天上午就已经因为报假警被抓,怎么,晚上你还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