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21章这不是年代文(21)

第21章这不是年代文(2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溪是个七分懒三分狂的女人。

    若为救人而做出违背底线的事,那便不是她了。

    智商从来都在线的她,大部分时间都很懒,但她要是不懒起来,一般人真斗不过她,就比如现在。

    “跟你谈个条件,你灭个璩雪加路一鸣困难吗?”陈溪本想加一句,你同意就点头。

    “不困难。”

    脑子里传来清澈又好听的男声。

    靠!!!

    竟然特么还能交流!

    陈溪怒,没控制住,又拽了一把毛。

    对这逼扮猪吃老虎的行为,她表示严重不爽。

    堂堂的妖王被当成鸡毛掸子这样揪着玩,哼都不敢哼一声,也是真爱了。

    “那你带着我先潜入宗门救人,救完人逐一击破,作为回馈,我帮你除掉媵蛇,统一除炎宗以外的整个朝元大陆。”对陈溪来说,这不算太困难。

    这几天她专注作死的功夫,也看出很多事儿来。

    他不想要。

    想要的那个...她不给。

    感觉到这家伙的丧,陈溪又补充了一条。

    “根据你配合程度,或许给你个追我的机会。”

    让她主动献身做不到。

    让她立刻装作喜欢一个人去攻略,她也做不到。

    却可以视他诚意,给他一个机会。

    他能达到她的预期择偶标准,她视情况考虑。

    不辜负对她好的人,也不辜负她自己。

    总能找到个合适的点,恰到好处的戳他萌点。

    刚还丧丧的妖王跟喝了脉动似得,嗖一下加速,差点没给陈溪甩下去。

    活力十足!

    大概是陈溪画的大饼太过诱惑,十殿完全没有按着她计划的那样,偷偷救人,然后逐一击破。

    它带着陈溪一路飞驰,到了炎宗门口仰天一声吼,叫阵!

    原著书里都不敢这么写。

    书里的妖王掳走陈溪还是偷偷的呢,这都敢正面硬杠了,爱情的力量啊...

    璩雪这宗主的位置都没热乎,还来不及庆祝篡位成功的喜悦,就被告之妖王打上来了。

    璩雪吓得一激灵,路一鸣也是菊花一紧。

    “他带了多少兵?”

    “一个...就是大小姐。”

    璩雪一合计,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那天妖王上擂台一招秒了纳兰德行的恐怖实力历历在目,但此刻宗门人可多着呢。

    璩雪做足了篡位准备。

    纳兰德行去妖界时,她召集了各大宗门的宗主,以声讨人族叛徒为名,占据了道德制高点。

    纳兰德行回来后被她设计羁押,这些宗主都是见证人。

    为了正义那是扯淡,都是利益之徒。

    炎宗势力强大,那是因为宗主纳兰德行天资过人,有他震着,各大宗门自然要听他的。

    所以之前纳兰溪上山,众人明知道山上有凶猛的豹吼兽还是派人跟着一起寻找,就是怕纳兰德行。

    现在纳兰德行被璩雪用计弄下去了,各大门派就差放爆竹庆祝了。

    璩雪跟纳兰德行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炎宗换人对各大宗门只有好处。

    还能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何乐不为。

    现在这些人还没走,璩雪把人召集在一起,虽然大家听到妖王都吓得瑟瑟发抖,但架不住璩雪游说。

    这么多人呢,打它一个有什么困难?

    要是妖王带兵过来躲一躲也就罢了,单枪匹马,怕他作甚!

    斩了妖王取妖王的血分了,对诸位修仙之人也是大有裨益。

    妖王血,能够将各种灵丹仙草的药效放大十倍,多少人打破头都想弄一滴,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能错过。

    这么一说,众人群情激愤。

    喊着讨伐妖王替天行道的口号,浩浩荡荡排着队乌央乌央地出山门。

    陈溪以为她就是个很浪很作的人。

    想不到妖王浪起来,比她只多不少。

    “喂,你一个人打这么多行吗?要不...咱还是跑吧。”

    陈溪看着密密麻麻的人脑壳疼。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以多欺少,真.臭不要.脸?

    “不。”

    十殿比陈溪话还少,但是意志坚定。

    她给的奖赏是如此诱人,放弃奖励他就白活这上万年了。

    “对面可是妖王!竟然来人界撒野,看我不——”

    咣当。

    说话的是某小宗门的掌门,叫阵的话还没说完,就倒在地上了。

    身首异处。

    ...

    怎么死的?

    众人面面相觑。

    修为低的根本没看到妖王是怎么出手的,璩雪之流也只看到妖王眼里两道寒光,然后人就挂了。

    上来秒!

    众人哗然,不是说妖王刚突破九级,距离飞升还差点?

    要知道,死的那个,可是八级器修啊!

    一眼就把人看挂了?!

    “璩雪留下,不想死的,滚。”

    妖王没张口,但他的声音却清晰地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脑中,有那懂行的明白了。

    这已经不是妖王了,这是妖神。

    唰唰跑了一半,蓝狮驼着陈溪在空中冷眼看着。

    璩雪见盟友这么靠不住,心里骂腿也软,嘴上却要硬撑着。

    “大胆孽畜,你就不怕我杀了纳兰德行那老匹夫!”

    “你敢!”陈溪抽刀,璩雪见状仰天大笑。

    “你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也想跟我斗?有本事你别靠着妖王,单挑!”

    这是璩雪的毒计。

    她想引陈溪上钩,然后挟制陈溪当人质,以此斥退妖王。

    璩雪看出来了。

    妖王这逼已经无敌,打是打不起,瞪一眼就能把人秒了...这是什么神仙臭不要脸的打法!

    陈溪合计了下,璩雪八级她七级还是开挂上来的,打未必能赢,正想怼回去,却听十殿用只有俩人能听到的温柔的声音对她说。

    “打。”

    靠!不仅能脑波传音,兽型还会说话!bug啊,开挂啊,不要脸啊!

    陈溪吐槽了两句,便被他祭出的温柔风推了出去。

    眼看着璩雪老妖婆子的脸越来越近,陈溪举刀,璩雪阴森地笑。

    小毛丫头不禁哄骗,几句话就上钩了,看她不灭了,灭——咦?

    她为毛动不了?

    璩雪被神秘的力量圈住,外人却看不出来,等她意识到自己上当,想要大喊时,陈溪的刀已经近在咫尺了。

    只听璩雪一声惨叫倒在地上,陈溪回头看十殿,它逆光而立,威风凛凛。

    让你打,打就是了。

    打不赢,算他的!

    打赢了...嗯,算她的。

    溪溪好帅,溪溪最帅,不接受任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