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16章这不是年代文(16)

第16章这不是年代文(16)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现场鸦雀无声。

    被从天而降的男人震慑了。

    灵压之强,飞台上那一瞬间,震飞了俩守擂台的小童子。

    陈溪拎着刀,见此幕暗喜。

    别人不知道这是谁,她猜到了。

    原著里,妖王今天要掳走她。

    从这个装13的画风来看,应该是本文第一反派大boss没错。

    剩剩那个怂系统,从昨晚就消失了,应该是有所察觉。

    陈溪在这世界浪了三天,等的就是这一刻。

    她倒要看看,这个装B贩子长什么样。

    擂台中间,距陈溪几步之遥,妖王伫立。

    白衣似雪,满头蓝发未绾随意披散,泛着淡淡的光泽,银色半边面具遮脸,却从轻抿的薄唇里感受到冰冷邪气。

    逆光而立,瀑布般的蓝发放肆飞舞。

    看不到全脸,只凭这强大气场,陈溪便觉得这货已秒杀路一鸣那粪球。

    纳兰德行第一个反应过来,强大的灵压,极具标志的发色——妖王!

    他毫不犹豫抽剑上台,将陈溪拽于身后。

    “不知妖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台下哗然一片,妖王!!!

    “让开。”他音质清澈冷冽。

    纳兰德行握紧手中剑,“小女尚且年幼,不知何处得罪妖王岚下?”

    “让、开!”他耐心用尽。

    纳兰德行心里暗骂,闺女这两天不是已经开窍了吗?

    怎他这般拖延时间,她还不跑?

    无奈之下只能提剑上前,对着妖王的头劈了下去,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溪儿,快走!”

    妖王只用一根手指便挡住攻势,纳兰德行退后两步,暗道妖王好强。

    “你这孽畜,想带走我女儿,除非踏过我的尸体,溪儿你还愣着干什么,走!”

    陈溪的心里仿佛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紧接着是一种浓浓的无奈。

    她本打算趁机跟妖王谈条件,她愿牺牲自己帮他提升,但他必须要放过炎宗。

    原主的心愿,不错付真心,她做到了。

    炎宗不灭,这心愿她也做到了。

    至于她本人么,早就想死,这种方法最为合适。

    一举两得,皆大欢喜。

    但...

    陈溪看向拼命跟妖王对打的纳兰德行,突然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

    文是扑街小白文,但文里的感情...却是真挚的。

    胖爹之前见到蛇族长老都怂到趴窝,却为了她抵抗这世界最强大的反派头子。

    就算一次次被击退,也要一往无前。

    这是父爱,是不掺杂任何杂念的护崽本能。

    她若这么死了,胖爹必然痛彻心扉。

    妖王屡次被打断,眉头紧蹙。

    这胖老头怎没完了?

    终于,在纳兰德行再次组织进攻时,妖王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他的剑朝边上一甩,连人带剑一起飞了出去。

    陈溪提刀上前,面色严峻,高斥一声。

    “住手!”

    她的话音未落,就见那妖王马上定住,对她的命令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服从。

    很快,他想起自己的来意...不能怂!

    心一横,妖王栖身向前,以拍蚊子的力度轻轻戳了下陈溪,表情是控制又控制。

    还好面具遮住了。

    不把溪溪打疼...这难度比啃几个二百五大多了,不好控制力道啊。

    陈溪被这股异常温柔的力量托出台外,就在要落地的一瞬间,一股看不见的温柔的力量将她托住,再缓缓放下。

    电光火石一瞬间,台下诸人这反应过来。

    以路若怀为首的直接冲到纳兰德行边上,伸手抱住他。

    “纳兰,兰兰,你没事吧?!”

    陈溪嘴角抽了抽,兰兰?

    什么鬼!

    纳兰德行顾不上揉自己被摔疼的臀,推开路若怀,直奔陈溪。

    在爱女的安危面前,儿女情长都要放一放。

    “保护宗主!”

    炎宗弟子一拥而上,亮兵器将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纳兰德行再次挡在女儿面前,他已经做好了跟妖王血战的准备。

    就算死,也要保护乖囡!

    陈溪心中喟叹,走不成了,没办法愉快的作死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胖爹这傻fufu的感情,但她还是被感动到了。

    从小没爹没娘,这种有爹疼的感觉还是头回。

    虽然她最讨厌情感羁绊什么的了,会左右她的判断。

    但看着傻fufu的胖爹...真香。

    被这么多人围着,台上的妖王依然面不改色,他伸手,指向陈溪的方向,纳兰德行握紧剑,情况一触即发。

    “我赢了。”

    ...???

    您大老远的跑过来,就为了说这句废话?

    众人不解。

    你丫的一个妖王打个二级驭兽师,赢了很得意?

    “按规矩,我要娶她。”

    咚。

    纳兰德行晕过去了。

    陈溪呆...

    啥?

    “我拒绝。”为毛会有嫁给妖王的神剧情?

    “拒绝无效。”妖王的手伸向怀里,炎宗其他人枕戈待旦,这是要亮兵刃了吗!

    要开打了吗!!!

    妖王摸出张纸。

    抖开。

    “白纸黑字,上面有掌门的印章。”

    赢纳兰溪者,娶。

    受刺激严重的纳兰德行被路若怀掐人中悠悠转醒。

    看到妖王拿着自己发出去的手谕,嗷一下,又晕过去了。

    “明日,我率部亲自前来迎娶。”说罢就要离去。

    “慢着!”陈溪叫住他。

    开什么玩笑,她过来做任务时说得很清楚。

    卖艺不卖身!只提高销量不出卖感情&身体!

    一道红光飞过来,陈溪头顶一凉,冰凉的物体刺入了她的发髻。

    “乖乖等着。”一道蓝光离台而去,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靠!

    陈溪摸着发髻里多出来的那玩意,抽出来竟是血红色的发簪,大气磅礴,精致剔透。

    触手生温的质感,莹润的光泽,上面刻着复杂的妖王图腾,让往前妖兽闻风丧胆。

    “这是...”搂着纳兰德行的路若怀倒吸一口气,“万年血玉啊!”

    传说中的极品宝物,佩带此物可避百毒啊!

    不仅如此,还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修仙之人戴上,可助修为,绝对的仙品!

    “炫富的山炮。”陈溪冷漠。

    再好的东西,用来威胁人,那也是凶器,把这玩意戳她脑袋上,这是红果果的威胁,陈溪好怒。

    给溪溪的聘礼,她一定会喜欢的O(∩_∩)O~妖王好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