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15章这不是年代文(15)

第15章这不是年代文(15)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圆月当空,星光粲然。

    路一鸣端着托盘,上面两杯子一模一样,左边的加料...

    来到陈溪的房门前。

    十殿泡在水盆里,小毛头上还顶着一块手帕。

    好羞耻,又被她洗澡了!

    “溪儿,你在吗?”

    “叫我什么?”陈溪一听这肉麻称谓就想踹。

    路一鸣抿紧嘴角,一会就她知道厉害!

    “纳兰溪,我是来与你送别的。”

    陈溪开门。

    路一鸣把托盘放在桌上,看到边上盆里泡了个小妖兽。

    “这是你养的?”没话找话。

    十殿眼一眯,使劲拍水,迸了路一鸣一身。

    陈溪趁小家伙拉注意时,飞快把俩杯子交换。

    路一鸣瞪了眼十殿,堆笑看陈溪。

    “我明日要走,不知此生是否还有机会再见你,便要过来与你喝一杯送别酒。”

    亲眼看陈溪喝完,路一鸣脸上闪过得意的光芒,算时间差不多,舔舔嘴唇。

    “溪儿,你感觉怎样?”

    陈溪在路一鸣期待的眼神中抬起腿,飞起一脚——

    走你!

    路一鸣被踹到门口,满眼星。

    陈溪开门,又补了一脚。

    “我说过,你没资格那么叫我。”拜拜了您呐!

    路一鸣傻了。

    起身想再敲门,捂肚子,哎呦,这熟悉的疼...

    茅厕!茅厕在哪儿!

    陈溪跟十殿击掌,完美。

    路一鸣狂奔找厕所,璩雪则是隐在夜色里,飞快地朝着宗主房间前行。

    调整好衣服,确认自己一切都是完美,这才柔着嗓子喊道。

    “师~兄~你~在~吗~”

    安静如鸡。

    璩雪又喊了两声,最后一脚踹门。

    里面空荡荡,师兄呢?

    捏着万春散的璩雪一脸懵逼,这么晚了,师兄能去哪儿?

    ...

    路若怀门外。

    萧白莲掏出她的万春散,高价购买的升级版,不同需要下药的便宜品,只需要轻轻一捏,气体便会渗入。

    她抬头望月,满心惆怅。

    咔嚓,药丸捏碎,她屏住呼吸,看那白烟顺着门缝进去。

    正待推门,却听脚步声。

    ????

    有人来了?!

    萧白莲急得团团转,气体吸入只要顷刻就会发作,这可如何是好!

    顾不上多想,只能躲入边上的树丛。

    纳兰德行站在门前,深呼吸,紧张地调整下衣服,还试着缩缩肚子...

    又拢了下头发,这才清清嗓子,敲门。

    “若怀,你在吗?”

    “进来。”

    “啊,若怀你脸色怎如此难看?让我看看——啊!”

    一声惨叫后,再无声音。

    萧白莲后背冒凉汗,眼看着屋里熄灯。

    卖药的那人分明说,这药对俩男人是无效的,所以屋里——什么情况?

    天知道。

    无论里面是个什么情况,萧白莲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她已经提前打点好了,只要发个信号就有人过来,在众目睽睽下被抓到,那俩人跳河也洗不清。

    萧白莲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哨子,正准备吹响,脖子一酸,晕过去了。

    萧白莲身后,一个神秘的身影收掌。

    邪魅的气质,幽暗深邃的眼,脸如刀刻棱角分明,金眸蓝发,散发着犀利的王者之气。

    这女人...男人薄唇轻启,两颗尖尖的虎牙在月光下泛着阴冷的光。

    聒噪的祸害,吃了——等会。

    脑子里浮现一抹艳红绝色,叉腰对他咆哮,少了女主你是让我上吗?!

    好吧,等溪溪大结局时再吃,不挑食。

    男人蓝发垂直随风飘,看向路若怀的房间,精灵般尖耳动了动,长指一弹,一道无形地透明罩悄然落下。

    保证里面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打扰。

    颀长的身影踏着墨色而去,越来越小,渐渐缩成一只巴掌大的蓝团。

    孤傲孑然,举头望月,小蹄儿挥挥发丝,也只有他这般完美才配得上溪溪的风华绝代。

    少了他的陪伴,此刻溪溪会急得大哭,亦或是满世界寻找。

    女人,太粘人真让人头疼呢,一刻也离不开他。

    蓝团惆怅一秒,四蹄狂奔,柔顺的小毛随风飘啊飘。

    至于回去后发现那个“粘人”的女人已经呼呼大睡,大发雷霆傲娇无比,那又是后话了。

    ...

    炎宗一年一度的比武大赛如期进行。

    首座的纳兰宗主表情异常严峻,沉默的脸色让参赛的内门弟子噤若寒蝉。

    发出去的邀请函那么多,各大宗门一个也木有来,也不怪宗主会如此沉重。

    陈溪也挺沉重。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床上睡得好好的,醒来时却是呈个L形,头与身体呈九十度角,脚还倔强地留在床榻上,身子落在地上——

    她睡相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问剩剩,那货又消失了。

    没睡好,起床气大的陈溪黑着一张脸。

    本就有三阳之体的歪名在外,又板着个脸,忒吓人了!

    那些内门男弟子一看到她上来了,前赴后继往下跳。

    有一个跳得慢了,眼看陈溪过来了,急中生智。

    捂着肚子大喊一声好痛,就地一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

    咕噜咕噜就咕噜到台下去了。

    场面一度失控。

    “宗主,大小姐连赢十八场啊!再这样下去,怕是——宗主?”

    纳兰德行的长老连续喊了好几遍,出神的纳兰德行才回过神。

    “啊?啊!你说什么?”他满脑子都是昨晚,哎...

    “我说大小姐啊,继续这样赢下去,宗门男弟子就全军覆没了,虽然老朽不介意下场——”

    “我介意!”纳兰德行吹胡子瞪眼,开什么玩笑,长老年余九十,谁给他的碧莲?

    陈溪持刀站在台上,眼看就要陷入无人可比至极,只见台下传来一声且慢。

    “我来!”路一鸣撑着拐杖,面颊深凹,颤颤巍巍地出现在台下。

    拉了一晚上,差点没把肠子拉出来。

    但这并不妨碍他上场,为自己的未来奋力一搏。

    陈溪挑眉,哎呦?

    终于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了?

    一道蓝光从天而降,正好踩在路一鸣的后背上,众人被闪得睁不开眼,只觉一股强大灵压镇得众人难以动弹,回过神定睛一看。

    路一鸣呈现个大字型,面朝下趴在地上,地下的砖头都陷进去了。

    被人踩成这个鸟样,不知道还有没有气。

    蓝光褪去,一天神般的男子伫立台上,高大俊朗,威慑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