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10章这不是年代文(10)

第10章这不是年代文(10)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话的是个穿着华丽的老女人,她身后还跟着几个本门女弟子。

    陈溪脑子里蹦出一串关于这女人的信息。

    璩雪,跟纳兰德行同为太尊的直系弟子,陈溪的师叔。

    在原著里,这货出现了4次,每次都花样纳兰溪添堵,扑街书不讲究逻辑,也不写明俩人有什么矛盾。

    陈溪看她尖酸刻薄脸,默。

    女配何苦为难女配啊...

    “之前不是一口一个山盟海誓的,怎没见你哭上九天云霄?哦~呵~呵~”

    璩雪带来的女弟子也跟着笑。

    咯咯咯...

    陈溪脑壳有点疼,大型下蛋现场。

    “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世家宗门看上你,配个贩夫走卒杀猪卖菜挺好——你这么看我干吗?”

    璩雪被陈溪看得毛毛的。

    这丫头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跟变了个人似得?

    “我看你...词汇量贫瘠。”

    每当遇到这种反派很苍白的刻画,陈溪都是痛心疾首的。

    璩雪:...???

    “纵然你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也该让人记住你,坏,就要坏它个惊天动地,骂,就要骂得人印象深刻,你应该这样——”

    陈溪指着璩雪,面带微笑。

    “长得像二驴炮子,左脸欠抽,右脸欠踹。”

    “豹吼兽看到你都会自爆。”

    “人贱一辈子,猪贱一刀子,你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丢人现眼吗?”

    陈溪说一句,璩雪就晕一下。

    说道最后气得她上不来气,指着陈溪,“你!”

    陈溪真诚道。

    “这只是初级教学,考虑到你领悟能力有限,太复杂的你也记不住——”

    订阅低,也有可能是女配不培训智商直接上岗造成的。

    “不许对师尊无理!”璩雪身后跳出来个女弟子,那表情分明是要跟陈溪玩命。

    “能动手,别哔哔。”陈溪看了眼她放在桌上的刀。

    女弟子马上退后两步,大小姐竟不按着套路出牌!

    陈溪期待地看向璩雪,打一场不?

    “不用你嚣张,三天后宗门比武我等着看你笑话!我们走!”璩雪拂袖而去。

    “还是用词贫瘠...”陈溪对着璩雪的背影补充了句。

    “脑子是好东西!多吃脑仁回去补,还来得及!”涨订阅从培养女配智商开始。

    咣当,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门框上了。

    陈溪转身,就见她捡来的蓝团子抱着一颗大苹果,边啃边对着她星星眼。

    【叮当!支线任务已完成百分之五十,请继续努力!】

    剩剩的声音响起。

    陈溪???

    她干什么了?

    【大大!你太优秀了!!】剩剩怒赞。

    “虽然这是实话,但...你能告诉我,这任务怎么就完成一半了?”

    妖王长啥鸟样还没看到呢?

    【我也不知道啊,主神让我这么说的,或许,他老人家也是您读者?】给大神开外挂,走后门?

    “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我的书写的就是好...”

    “以后再跟主神连线,转达下我对他老人家的敬意,都是自己神,千万别客气,给我打赏个十万八万的就行。”

    【...】大大的脸再次离家出走。

    “咳!”啃苹果的蓝团似乎噎到了,陈溪过去拍了两下。

    “我是陈溪,你的饲主。”鉴于小家伙高度撞脸她嫖过的小鸭子,她决定...

    “以后你就叫十殿,小名元元。”

    多么威风霸气的名字。

    “嗷嗷!”蓝团挥爪抗议,陈溪满意点头。

    “很好,就知道你喜欢。”

    “嗷嗷!”并没有!

    “等你长大点,我带你绝育。”一剪没。

    “嗷嗷!”你敢!

    “你同意了。”就喜欢这种听话的小家伙。

    陈溪又扒开人家的腿,不顾毛团剧烈挣扎,拿手翻了翻。

    “啧,真小啊。”

    小婴儿能有多大的那玩意,迷你特可爱。

    察觉到这小家伙异常沉默,陈溪拎起来,发现它嘴角挂着一丝红。

    “不用流浪这么高兴吗?”竟然开心到晕过去呢。

    陈溪以最快的速度给它洗了个澡,怕它感冒还用灵力弄了点火,企图给它烘毛。

    一不小心把人家后臀上漂亮的长毛烧秃一块...

    蓝团从混沌中醒来。

    迷迷糊糊睁开眼,陈溪抄起水舀子照着蓝狮的后脑勺拍下去。

    下手够黑,表情很和善。

    “十殿,你没事儿吧?”

    “啊!是谁下得手!是不是璩雪!”

    “无耻的女人,我不会放过她的!”甩锅三连。

    蓝狮晕过去了。

    陈溪扔掉水舀子,若无其事继续烘干一条龙服务。

    【大大,你连婴儿妖兽都糊弄啊...】剩剩叹息。

    陈溪淡定。

    “善意的谎言有助培养感情。”

    【呵呵。】

    陈溪对着那块烧焦的位置摸来搓去,若有所思。

    蓝狮醒来后,就觉得哪儿不太对...小爪子在身上摸了一圈。

    还好,关键位置还在,等会这啥玩意...?!

    “你醒了。”陈溪笑意盈盈举高镜子。

    “花卉刺绣,精致收身设计,飘逸齐胸...齐爪襦裙。”

    蓝狮面瘫小脸出现了类似惊悚的表情。

    镜子里穿着粉色绣花小裙裙的狮子回看着他,更羞耻的是,头上还带了两颗毛球球,宛若俩包包头。

    陈溪挠它下巴,根据调查,猫科动物都喜欢这个位置。

    “喜欢吗?”

    “吼!”小狮子发出低吼,毛嘟嘟的小爪子拼命地挠头,把毛球都弄下来。

    陈溪宠溺地看着小狮子蹦跶着,伸手将它拎起来。

    “你喜欢。”

    小狮子挥爪就揍,一巴掌将桌子拍碎,陈溪皱眉。

    刚想说这个暴脾气不好。

    “大小姐!不好了!”侍奉纳兰溪的女弟子云若跌跌撞撞地跑进来。

    “山下聚集了一群村民。”

    “哦?”关她毛事儿?

    “说...说...”云若看她一眼,小心翼翼道,“说您在山下私抢民男...”

    “哈!告诉他们来早了。”陈溪嗤笑。

    胖爹是那么嘱咐她的,但她下山也是明天的事儿。

    溪怀里的十殿犀利眯眼。

    “不是说您有辱斯文倒采花,是说您...剥皮。”

    “我剥皮干嘛?”做皮袄?那玩意有秋裤保暖?

    估计还有味儿...

    “她们说您修炼妖法,所以才能一刀斩豹吼兽...现在那些人抬着被剥皮的尸体过来了,说有证据证明这事儿是你做的,宗主正在跟他们理论,现在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