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进京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进京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坐,喝茶。”

    “是,侯爷。”

    郑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却没端起茶杯。

    “乾国出产的龙井,品品。”

    郑凡摇摇头,道:

    “侯爷,刚用过饭就喝茶,容易伤肠胃。”

    “哦,是么?”

    靖南侯将自己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

    道:

    “既然从了军,居然还会在意养身?”

    “回侯爷的话,从军是为了我大燕开疆拓土,养生,是为了开疆拓土之后能多看看我大燕的盛世繁华。”

    “替本侯研墨。”

    “卑职遵命。”

    “本侯要给魏忠河写信,司礼监就缺你这样子的人才。”

    “…………”郑凡。

    看着郑凡的囧相,靖南侯摆摆手,道:

    “坐吧,无大碍,会说漂亮话,也是一种本事,再说了,论马上功夫和带兵的本事,你郑守备也一点不比别人差。”

    “侯爷谬赞了,卑职还有很多需要向侯爷您学习的地方。”

    “陈大侠,乾国一介游侠剑客,江湖上传言他是天生的剑胚子,自学练剑,成年后访晋国剑阁,叩过楚国大泽剑冢。

    其自身修为,大概是在六品以上,此人挟持你之后,竟然直去翠柳堡,反被你堡寨内的蛮族骑兵击退。

    本侯倒是很好奇,他,为何要与你去翠柳堡?”

    “侯爷,这事属下已经调查清楚了,也于昨日通报了密谍司。”

    “本侯看过了,本侯不解的是,他居然真的不杀你陪着你去了翠柳堡。”

    郑凡犹豫了一下,

    回答道:

    “回侯爷的话,他傻。”

    “何解?”

    郑凡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门,

    道:

    “那位大侠,这里有问题。”

    “不解人情世故,单纯?”

    “侯爷一针见血。”

    有每天和瞎子他们从实践中学习领悟拍马屁技术的郑凡,在真正需要自己运用的场合,往往是那么的熟稔。

    “那看来,倒真是一个剑痴。”

    “是的,侯爷,否则卑职今日就见不到侯爷了。”

    “想必另外两拨刺客的身份,你也知道了?”

    “知道了,六皇子在卑职堡寨里安排了接头人。”

    靖南侯对这个倒是没什么敏感,郑凡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靖南侯也就当作没事一样地听了进去。

    “你和许文祖的关系在虎头城不是势同水火么?”

    “同在异乡为异客,老家那边来人了,就想着去迎迎。”

    “同在异乡为异客,这话听起来不错,但本侯不信。”

    “侯爷英明,时卑职听闻许大人成了卑职顶头上司后,卑职吓得赶忙提前去驿站等着去负荆请罪。”

    “呵呵,行了,三天后随本侯一起进京,你回去再修养修养。”

    “卑职遵命!”

    “对了,再给许文祖带句话,三日后,本侯进京之日,靖南军撤出南望城。”

    “卑职晓得了。”

    郑凡走出了屋子,杜鹃跟了过来,对郑凡道:

    “郑大人,三日后正午前来即可。”

    “多谢杜鹃姐提醒。”

    杜鹃重新回到了屋里,

    “他走了?”

    “走了,侯爷。”

    “嗯。”

    “侯爷,这郑守备大人,还真挺有趣儿的,是个有心思的。”

    “你这是在给他上眼药?”

    “爷,奴家虽然跟了你,但奴家可做不来女红,奴家会的,也就这点密谍司学来的本事了。”

    靖南侯端起茶杯,

    喝了一口茶,

    缓缓道:

    “死水一潭,自然纯澈;大江大河,不拒泥沙。”

    ……

    离开了靖南侯所住的宅子,郑凡和阿铭两个人一起向总兵府走去。

    总兵府还是那个总兵府,一个多月前才死了不少人,但许文祖还是点名住了进去。

    可能,许文祖想要的,还是通过这种方式传递出自己的态度,但很显然,从总兵府门口的冷清可以清晰地看出,

    这座城,现如今真正的话事人,是那位侯爷。

    许文祖早就在等着郑凡了,也从梁程那里得知郑凡今日是受靖南侯的要求去进见的。

    等郑凡来了后,许文祖马上请郑凡进了自己的书房。

    书房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桌案上也显得有些乱糟糟。

    许文祖也没去喊茶,而是把门重重地关上,随后,将桌子上的砚台等物举起,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连吼三声: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郑凡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许文祖演戏。

    砸完东西后,许文祖走到书架那儿取下来一个盒子,打开后从里头取了一块柿子饼,递给了郑凡。

    “吃,这是我从北边带来的。”

    柿子饼上还抹了蜜糖。

    郑凡伸手接过来,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道:

    “靖南侯让我给大人您带句话。”

    “说吧,靖南侯他老人家有什么吩咐啊。”

    “咳咳………”

    郑凡咳嗽了几声,也没客气,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他身上有伤许文祖是知道的,所以主动地拉过来一把椅子在郑凡身边也坐了下来。

    “靖南侯说,三日后他会进京,那日,靖南军也将撤出南望城。”

    “呼…………”许文祖长舒一口气。

    显然,这句话,卸掉了他很大的压力。

    前一任死得莫名其妙,葬礼上还发生了刺杀事件,自己赴任途中也遭遇了劫杀,进入南望城后,城内的事儿都听那靖南侯的意思,他这个总兵,完全就是个摆设。

    这下好了,等靖南军撤出南望城后,他总能收回一部分属于自己的权柄了。

    “另外,侯爷说要带我一起进京。”

    “带你一起进京?”

    “是。”

    “眼下京中可是是非之地啊,朝堂之上,是战是和,闹得不可开交,你只是个守备,却闹出这么多事儿,进京后,肯定会有人找你麻烦。”

    当朝宰辅的母校就是被自己砸的,这麻烦能不大么?

    “还成,既然靖南侯要带我一起进京,总不可能看着我被他们给弄死不是。”

    “你小子。”

    许文祖伸手拍了一把郑凡的肩膀。

    昨日许文祖在得知郑凡苏醒的消息后就去了翠柳堡,给郑凡下跪,那一跪之后,二人就说好以后用“兄弟”相称。

    所以,在深海同志面前,郑凡现在可以放松一些了。

    这里,是南望城,毕竟不是虎头城。

    说好听点,自己是和深海同志的革命友谊得到了进一步的加深,说得现实一点,许文祖再也不是那个在虎头城力压县令可以一言而决的招讨使了,虽然官位大了,但话语权反而小了很多。

    再者,他郑凡也搭上了靖南侯的船。

    “靖南侯因为不是世袭罔替,在底蕴上和咱们镇北侯府差得确实很多,但这一代的靖南侯,是皇后的亲弟弟又是未来储君的亲舅舅,本身更深得陛下赏识,你如今能得到他的待见,未来,不可限量啊。”

    “老哥,你这是在试探我?”

    “哎,哪里是试探,我对你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了,你来看看这些。”

    许文祖主动地将郑凡拉起来到他的桌案旁,

    “你看看这些,这些,还有这些。”

    “都是修堡寨的公文?”

    “对啊,工部发我的,吏部和兵部的公文在下面呢。”

    “哦。”

    “老弟看来早就知道了?”

    郑凡很想问知道什么了,但还是故作深思地应了一声。

    “也是,那一日想必你提前到驿站等我,就是为了告知我这些吧。”

    郑凡继续沉吟,微微颔首。

    深海同志,请继续你的脑补。

    “昨日是哥哥我来去匆匆,也是见你刚醒,没好意思找你说公事,其实,本来我还对忽然调我去南方任总兵官纳闷着呢,一度以为是朝廷看破我的伪装,故意把我调离北封郡。

    但一直到看见这些公文后,我才知道,这仗,很可能打不起来。”

    因为没有朝廷正准备和镇北军开战,反而把物资和精力开始丢自己南疆开始修建新堡寨新城池的道理。

    哪怕是说担心燕国内战爆发后乾国人再度北伐想要渔翁得利才提前提防也完全说不通的,因为燕国人的堡寨和城池,本来就不是拿来做防御的。

    燕军的主题,一直是进攻,靠燕人最引以为傲的铁骑,在战场上,冲垮敌人,而不是龟缩在堡寨里和乾国人玩什么消耗战。

    说句比较现实的话,燕国还真不太玩得起这种消耗战。

    “这些堡寨和城池的修建,是在做准备。”郑凡开口道。

    “是,这是为了准备接应更多的大军,储备更多的粮草军械及其他物资在做准备。”

    其实,长城这种东西,秦始皇一开始修建它时,是想着把它当做主动向匈奴进攻的前哨基地用的,只不过后世子孙有点废,硬生生地把长城慢慢玩儿成了龟壳。

    “吏部和兵部的公文里,许了我十个守备的官职,工部和户部的款项和民夫,也会在开春后开拔过来。

    这些,是做不得假的,也不是真的敷衍了事,唯一的不对在于,这些公文,都不是走的明旨。”

    没有走明旨的意思是,这些公文,看似备注的是兵部户部等部衙门下发的,但实际上,这些部堂衙门可能压根不知道这件事。

    但公文的落款有司礼监的披红和燕皇的用印,外加送来的渠道也是走的密谍司的路子,这就证明,这些公文和指示,是出自燕皇,而非和朝堂大臣商议后的结果。

    这哪里是要打内战的架势啊,

    这他娘的分明是在准备南下啊!

    郑凡深吸一口气,瞎子北和自己的猜测,终于被验证了。

    镇北侯和燕皇,确确实实地是在演戏。

    郑凡扭头看向许文祖,道:

    “老哥,你先做准备工作,等开春后,踏踏实实地做事就是。”

    “这还用你教?我许文祖虽心向镇北侯府,但我也是个燕人。”

    许文祖显然对郑凡的这个提醒很不满。

    对内,他肯定是站在镇北侯府的那一边。

    但对外,

    他肯定是站在燕国这一边。

    这就是政治立场和民族立场的区别,而且前者天生地应服从于后者。

    “其实,不瞒老哥你,郡主当初把我调派到南边来,我心里其实也有些不明所以。”

    “是啊,当初我还以为是郡主想要给侯府留一条退路,让你先去经营。”

    “唉,没想到啊。”郑凡摇头叹息道,“咱们侯爷的胸襟,当真是辽阔。”

    “那是自然,对了,你接近靖南侯,莫不是也是因为?”

    “是咱们侯爷那边给靖南侯打了招呼。”

    “怪不得,怪不得。”

    郑凡真心觉得和许胖胖聊天太特么轻松了,许胖胖的脑补能力完全让自己不用去想什么编造什么理由,他能主动给你送上。

    “那你一个月前主动去乾国,也是?”

    “是探路。”郑凡很严肃地说道,“也是去摸摸乾国虚实,和老哥你在做的事一样,也是在为南下做准备。

    咱俩,都是北人,现在都被调派到南方来了,这就是一个信号,可能用不了多久,至多半年的时间,咱镇北军,估摸着也要到这里来了。”

    “呵呵,那得是多提气的一件事儿啊。”

    被打了家国民族主义鸡血之后的许文祖,显得很是兴奋。

    再成熟的官僚,再成熟的政治家,其实也无法避免这种开疆拓土的诱惑。

    谁都想青史留名,谁都想生于一个开拓的年代,

    如果有的选择,谁又愿意整天阴着脸在那里玩着办公室政治呢?

    “对了,那日刺杀我……哦不,刺杀你的事,一些细节,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了,但我还是想不通到底谁要杀我。”

    “很大可能,你只是一枚棋子罢了,或者,只是一个隔山打牛的靶子。”

    “我不是很喜欢这个比喻。”

    “我也猜不出到底是谁要把你当这个靶子,我能确信,那帮刺客其实真的不是要杀我。”

    “嗯。”

    “不过,我还是配合那位靖南侯把我们不睦的感觉给演出来了,进入南望城后,我还没去见过那位侯爷。”

    “靖南侯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希望如此吧,但很多时候,人的心思,其实是会变的,而且,靖南侯的立场,其实天然的和我们不同。”

    “为何?”

    “靖南侯田无镜,身于田家,田家虽然不算我大燕最顶尖的几家门阀,但也算是二流之中的执牛耳者,排五个顶尖门阀,估计没田家的位置,但若是排十个,那田家肯定能稳稳地坐一席,再者当今皇后本是田家女,未来储君身上也流着一半的田家血脉,可以说,在清貴上,田家,当属门阀第一了。

    咱镇北侯府,人丁不旺,咱们侯爷也就一子一女。但田家可是家大业大,乃是真正的大门阀。

    你说,陛下和咱们侯爷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结果看样子又不会真的打起来,那他们的目标,又是谁呢?”

    许胖胖的政治嗅觉,让郑凡都震惊了。

    自己这边一是有六皇子的提前剧透,二是有瞎子这个BUG在分析,才能得出这个结论,但许文祖却已经开始看清楚未来的大势发展走向了。

    这时,外面似乎起了风,书房的门开始发出轻微地摩擦响动。

    许文祖叹了口气,道:

    “我这书房的门,太破了,我住进来第一天,就想把它给拆了。”

    “大人,我觉得,这些事,不是我们需要去思虑的。”

    先前喊老哥,现在喊大人。

    “哥哥我是不需要担心什么,反正我在南边,我家也早已和本宗切割关系三代了。

    但你不同啊,

    靖南侯这次进京,真的说不好就要……”

    郑凡忽然觉得这天气又降温了一些,大概是自己受伤后身子太虚的原因吧。

    “前阵子田家老爷子七十大寿,靖南侯都没回京去陪自家老爷子过寿,这一次是皇后娘娘寿辰,朝廷却下发了旨意准靖南侯入京贺寿。

    虽说皇后娘娘身份尊贵,但这人伦之道里,岂有不给自家亲爹贺寿反而专门给自家亲姐姐贺寿的说法?”

    “嗯……是的。”

    “不过没事,咱们侯爷也在京城,不管有什么事儿会发生,咱们侯爷会保下自家人的,他靖南侯他田家再怎么折腾,那也和咱们镇北侯府无关,咱们侯爷,最护短了。”

    “那是,那是。”

    镇北侯都没见过我,他怎么保我?

    “不过这靖南侯治军确实有方,我查询了卷宗,没发现一起靖南军入城后骚扰城内百姓的记录。”

    “说不定被抹去了呢?”

    “字是可以被抹去的,但靖南军的军纪,在我半生所见的军旅之中,当属第一。”

    “连咱们镇北军都比不上?”

    “战阵厮杀的纪律,咱镇北军当属第一,至于其他,你又不是没见过咱镇北军对荒漠蛮族部落劫掠得有多狠。

    这靖南军,到底是见血少了一些。”

    “也是。”

    和许文祖聊完后,郑凡又抱着一盒子柿子饼走出了其书房,在后院与四娘他们汇合后,上马车出了总兵府。

    回去的路上,郑凡把自己要跟随靖南侯入京的事和四娘他们都说了。

    和郑凡预想到的反应不同,

    四娘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入京的风险,

    女人的兴趣点总是那么的奇怪,

    四娘居然直接问道:

    “这么说,主上很快就又能见到您心心念念的小六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