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一百零七章 刺杀!

第一百零七章 刺杀!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以,我们的深海同志很快又要来这里和我们一起奋斗了啊。”

    薛三一边往锅子下面加碳一边调侃道。

    “嗯。”

    郑凡点了点头,拿起旁边的水壶,给白水锅里又加了一点水。

    这是个小碳炉火锅,里面的汤底很是简单,

    一点盐,两根葱,三片姜。

    配菜则更为简单,就是嫩豆腐,再无其他。

    等水开了后,郑凡向锅里下入了几块嫩豆腐,煮了会儿后,郑凡、瞎子和薛三三人都各自夹了一块出来。

    料碟更是简单,就是酱油。

    嫩豆腐沾了点酱油,吃下去,口感滑嫩,鲜美烫乎。

    “呼……”

    三人都是一边吃一边呼着嘴。

    瞎子北又顺了一口银浪郡的黄酒下去,神情是相当的享受了。

    “这种吃法,在冬天,可以说是相当惬意了。”薛三感慨道。

    瞎子北点点头,补充道:“搁以前,还是穷人的吃法,因为豆腐便宜。”

    不过至少翠柳堡里的魔王们,吃喝条件都很不错,偶尔来点清淡简单的口味,就当是换换心情了。

    紧接着,

    瞎子北一边又往里面下了几块豆腐一边对郑凡道:

    “主上,左继迁的事,主上打算如何做?”

    左继迁昨日已经求上门了,虽然郑凡敷衍了过去,其最后也悻悻地离开,但等许文祖上任后,这事肯定会做个了结。

    “什么也不做。”郑凡回答得很实诚。

    瞎子北点点头,表示同意,道:“主上英明。”

    “算算日子,许文祖今儿个应该进银浪郡了,咱们吃完后就去驿站,提前迎一迎吧。”

    “那是当然,主上思虑周到。”瞎子北赞同道。

    不管如何,深海同志来了,在他进入南望城上任前,就先提前私下里见个面,这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他乡遇故知本就是人生一大暖事,峨眉峰和深海在另一条战线上再度合作,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左继迁他有多紧张和惶恐,郑凡是无法感同身受的,但可以预知的是,胖胖的许文祖许大人来这里做了自己顶头上司后,郑凡的日子,会过得更加舒服。

    郑凡喝了口葡萄酒,道:“行,那咱们吃完了就动身。”

    小房间里,三个人就着嫩豆腐小火锅吃得是相当惬意,只不过,吃到一半时,外面传来了叩门声以及芳草的声音:

    “主人,梁先生派人来问,南望城那边聚拢了不少难民,问我们翠柳堡是否要接收?”

    “难民?”郑凡放下了筷子,问道,“有说哪里来的难民么?”

    “是从南边来的。”

    “南边来的?”

    翠柳堡所在的位置,算是燕国最南一线了,其南边来的,那就很显然是乾国那边过来的。

    郑凡放下了筷子,对瞎子北道:

    “走,咱们去瞧瞧,然后再提前去驿站等许文祖。”

    …………

    难民的队伍不算很庞大,但也绝对算不上小了,道路两侧,都是难民的身影,初步估算,足足有好几千人。

    郑凡坐在马背上,在其身侧,是瞎子北和薛三。

    许是因为上次郑凡玩嗨了去乾国浪了一次让手底下的魔王们后怕不已,所以,那之后郑凡每次出门,身边都至少会跟着两个人,如果把一直被郑凡带在身上的魔丸也算上的话,那就是三个魔王保镖的阵容。

    有一些也不知道是哪个堡的燕国骑兵正在维持着队伍的秩序,同时也是在引领着队伍的行进的方向。

    这些难民基本小到以家庭为单位,大到以一个村子为单位地在移动,拖家带口的,因为老弱妇孺不少的原因,所以青壮在里头的比例,并不算很高。

    薛三特意策马过去询问了一下情况,回来禀报道:

    “主上,的确是从乾国来的,他们原本去的是南望城,但中途被重新引领分配了出去,那些骑兵是嵇退堡的人,据说是左继迁下令,他嵇退堡接收所有的乾国难民。”

    “还真的是乾国人。”郑凡感慨道。

    因为乾国一直给人的印象是:怂富怂富的。

    虽然军事实力不行,但在经济和文化上,那可是有着相当的优势。

    所以,乾国人居然会偷渡国境线跑燕国来,这真的是让郑凡有些没想到。

    瞎子北察觉到了郑凡的惊讶,道:

    “主上,这也算正常,乾国富庶是富庶,但乾国因为百年前初代镇北侯一事,本就没有认真经营过北方三郡,外加北方三郡戍卒又多,劳役负担又大,被压迫得狠了后,对这些普通老百姓来说,反而不如北面的燕国更容易生活。”

    燕国这边门阀林立是林立,但这些世家门阀对自己掌控下的田户其实还真没那么不堪,至少,主家也会想办法让自己家的田户能尽可能地生存下去,同时,在自己条件允许的前提下,也会释放出一些经济上乃至于政治上的利益和他们分享。

    因为这些田户,其实就是世家自己的“子民”,他们的用户和政治影响力,包括自家的“私兵”,其实最根本的来源,还是自己土地上的田户人口。

    这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那种“公家的东西不糟蹋白不糟蹋”,自家的东西却得格外珍惜。

    对于朝廷官僚来说,朝廷治下的民众,其实和公家的财产差不多,而一旦变成自家的田户,则就成了自己的私产,态度上肯定不同。

    外加这些年燕国仗着丝绸之路的便宜,商贸发达,燕国又不像乾国那般无法真正地抽取商业税,也因此,燕国朝廷一来本就对地方的掌控力不算很高,二来又已经从商税上获得了实实在在的财政补充,也就造成了燕国治下普通百姓的生存压力,确实比其余三国,要小不少。

    这也是郑凡当初第一天来翠柳堡时对这附近民户精神面貌的第一印象。

    “就是不晓得乾国的官老爷和文人们知道这事儿后,会做何感想。”

    “主上,其实这也能理解,文化这类的东西,对于底层人来说,有点过于遥远了,他们不知道什么大道理,但知道用脚投票。

    宋朝也有相似的记录,宋朝境内的百姓主动放弃宋民的身份逃去辽国当辽国的子民。”

    “燕国可不是辽国。”郑凡提醒道。

    “是,主上说的是。”

    “左继迁将这些难民都引去他的嵇退堡安置,应该是想要在许文祖上任前,尽可能地再表现表现吧。”

    这些难民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功绩,证明天命和人心在燕而不在乾,许文祖人还没上任呢,就等于是一波政绩已经主动上上门来了。

    但这也是几千张嘴,每天是要吃饭的,所以有着左家在背后做财力支持的左继迁,才敢将这些难民都引到他的嵇退堡那儿去,他来养着。

    相当于左家花钱,给新任总兵许文祖养一个政绩,左继迁大概是希望许文祖能看在这件事上,对左继迁先前在乾国军事失利的过错轻拿轻放。

    “这些人,咱不要吧?”郑凡看向瞎子北。

    瞎子北摇摇头,道:“如果全是青壮的话,咱们倒不是不能接受,但还有这么多的老弱妇孺,咱就不和他左继迁抢表现的机会了吧。”

    “对,毕竟他左继迁的鸡腿堡里鸡腿管够。”

    其实,真的要算财力的话,有六皇子在背后支撑的翠柳堡,真的不怵嵇退堡。

    首先,翠柳堡已经营建完成了,虽然还有一些需要修缮和完善的小细节,等开春解冻后再敲敲打打小小地缝补一下也就可以了,本身就具备着吸纳人口的能力。同时,郑凡可是清楚,自家堡寨的库房里,不光是额外屯了一些兵甲器械,还有很丰富的粮食储备。

    六皇子确实大气,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绝对是把你奶到咯奶。

    甚至瞎子北还说,那边商行的人传话过来,询问自己这边为什么不扩兵,显然是六皇子那边的示意。

    一个守备负责的堡寨,朝廷一般只负责五百人的军饷开销,但你如果自己有能力,你养到八百人,一千人,一般来说,朝廷也会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下燕国风气就是如此。

    同时,朝廷的主要注意力和主要矛盾还是放在那些大门阀身上,那些大门阀根治下田户上万都很常见,想要的话,随随便便拉出几千上万的私兵都算是寻常了。

    只不过郑凡这边一直想走的是精兵路线,你凑一大堆的杂兵过来,意义真的不大。

    还是安心地等燕皇对门阀开刀后再扩张吧,门阀里面的人一来素质高,二来被流放发配后更是立功心切,说不定以后还能接收到会发光的崽,不比靠这些农民兵凑人数有用得多?

    “其实,属下觉得,有一点不正常,往年乾国那边有百姓逃到燕国来讨生活也就罢了,今年因为主上在入冬前去那边刺激了一下乾国,按理说,乾国边军再是不堪,窝里横还是没问题的,边境线上又是燧堡林立的,小股小股的偷渡还可以,一下子这几千人一起偷渡过来,这里面,说不定有乾国人的暗招在。”

    暗招,也就是指间谍,而且数目可能还不少。

    “乾国的边军素质先不谈,但那边的银甲卫,至少给我的印象,还不错,而且他们还包分配老婆。”

    “呵呵。”瞎子北也笑了,“其实,属下觉得左继迁应该也清楚,这里面肯定是有定时炸弹的,但他现在是先一口气吃饱了再说,也不在乎以后是否会拉肚子了。”

    “行了,不看了,咱出发去驿站等许胖胖。”

    和深海同志提前见面,郑凡还是决定不要太大张旗鼓的好,所以也就带了瞎子北和薛三前去,没带兵马。

    三人策马,从午后行进到黄昏,这才赶到了尹城外郊的驿站。

    南望城是银浪郡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城,但尹城,才是银浪郡的首府所在,只不过和后世的一些省份城市一样,没什么存在感罢了。

    燕国的驿站接待出公差的官员同时负责信使备马和招待,但也不是不对外做生意,从北封郡到翠柳堡的一路上,郑凡也住过不少驿站了,感觉大部分驿站都弄得跟后世的综合性酒店差不多,同时官员都不用买单。

    因为不是公差在身,外加又有意想要遮掩一下自己和许文祖的关系,所以郑凡选择“自费”,考虑到和许文祖见面后估计还要再聊不少时间,所以郑凡干脆要了两间客房。

    点酒菜时,薛三负责上去套话,问问那位从北封郡来的客人住哪间房。

    因为许文祖的身材特点太过于明显了,所以套话很容易,得到的消息是,许文祖他们一行人是包下了甲等院。

    嗯,作为南望城新上任的总兵大人,这点牌面还是有的。

    只不过,当郑凡去甲等院对那里门口的亲兵说明来意后,亲兵的回复是许文祖下午时就出去访友了,大概要到夜里才回来。

    至于他访的友人是谁,住哪里,留守在这里的亲卫也不清楚。

    没办法,郑凡三人只能草草吃过了驿站准备的晚食就先在各自房间里休息等着了。

    薛三给驿站里的小吏使了点银子,让他等见到许文祖回来时,来通报一声。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被怀疑,因为每天想在驿站里“偶遇”达官贵人的人,可有的是,这小吏显然也是司空见惯了。

    瞎子北和薛三住一个房间,郑凡一个人住他们隔壁。

    好在郑所长在翠柳堡也算是个小“土皇帝”,也没人会去记所长的考勤,所以在外面逗留一天不回去也没什么问题。

    躺在床上,郑凡双手做张弓的姿势,一遍一遍地体会着。

    这一个月,有阿铭陪自己练箭,郑凡觉得自己的进步很大,但对气血外放的拿捏上,还没办法很好地掌握方寸。

    九品武者,在普通人眼里,算是高手了,在军队里,也能混个小兵头目的位置,但郑凡清楚,靠这点修为想要保命,有时候还真的很难。

    自己这一趟去乾国,在战阵上杀死的入品武者都不止一个了。

    郑凡觉得,最起码得有沙拓阙石那种层次的修为才足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事实上,沙拓阙石当初要不是一心求死,想挂还真的挺难挂的。

    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心中有箭胜于手中无箭”,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郑凡有些担心许文祖不会今晚留宿友人那里不回驿站了吧?

    又或者,干脆那个友人其实是个以前老相好的寡妇?

    “咚咚咚……”

    门口,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郑凡一开始以为是薛三或者瞎子,起身下床,打开了门。

    打开后,才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位年纪在四十多的矮胖女人,女人脸上涂抹着厚厚的脂粉,油腻油腻的。

    “大人,晚上需不需要人作陪?”

    所以,后世酒店客房的服务,在古代其实早就有了是么。

    郑凡伸手指了指这个女人,

    道:

    “你来陪?”

    “哎哟哟,瞧大人您说的,当然不是妾身啦,妾身下面可是有不少小娘子,晋国的俏马、下杭的瘦马、楚国的贵马,咱们燕地的烈马,妾身手底下可全都有,大人,您想挑哪个就跟妾身说,待会儿,姑娘上来,包管您满意。”

    晋国的女郎俏丽身材好,下杭的瘦马本就极为有名气,连乾皇都一口气收了下杭杨家三姐妹,楚国国内那种传承数百年的贵族很多,因为内部的倾轧,经常会有贵女流落出来,至于是不是真的贵女,这没人知道,但至少人家会装得跟个贵女一样来伺候你,燕地的烈马,就顾名思义了。

    老实说,家里有一个这个世界最出色的妈咪四娘在,郑凡还真没什么兴趣在外头打什么野食,就算真的要打,四娘手底下调教的那些小红拂女们,怎么可能比外头的差了?

    再者,

    隔壁可是住着自己的俩手下,还有一个哪怕隔着一道墙也能给你玩“实况转播”的瞎子,郑凡怎么可能在这里找服务?

    “本官累了,不用了。”

    “那妾身就打扰了。”

    胖妈咪很知趣儿地对郑凡一福,转身离开,很快,隔壁就传来了敲门声。

    紧接着,

    就传来了薛三的声音,

    只听得薛三很激动地喊道:

    “我要,我全都要,一样来一份!”

    “爷,您等着,姑娘们马上就到。”

    说完,那位胖妈咪就下楼去了,应该是喊姑娘去了。

    郑凡走出了房门,站在二楼过道处,薛三这会儿也走了出来,看见郑凡,还面露了羞赧之意。

    “好好玩,让瞎子到我房间里来。”

    郑凡自己有四娘了,虽然一直没能上垒,但玩针线活的情调也是妙不可言,所以,总不能自己吃饱却让自己手下一直饿着。

    薛三却摇了摇头,从门口走到了郑凡面前,因为二楼楼板有些年久了,所以走来时楼道地板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主上,听到了么?”薛三压低了声音问道。

    郑凡恍然,他明白了。

    “属下这么矮这么小的一个人,走这里时地板都得发出声响,刚刚那位这么胖的妈咪走过去时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看来,是有人潜入进来,想对许文祖不利了。”

    那自己还算是许文祖的救星了,这都被自己给赶上了。

    不过想想也觉得挺可笑的,当初在镇北侯府外,郑凡是想干掉许胖胖的,为此还出动了蛮族王庭左谷蠡王,

    结果许胖胖无巧不巧地竟然在那会儿下马车去拉矢了,

    简直是名副其实地走了屎运。

    不过现在,许胖胖要当自己的顶头上司,原本想杀他的自己现在却又要保护他。

    这时,楼下一个打着灯笼的小吏走出来,对着上方站在楼道上的郑凡晃了晃灯笼,然后就走了。

    这是告诉郑凡许文祖已经回来了,因为他住的是院子,所以不走驿站的大门。

    这时,瞎子北也从房间里走出来,和郑凡目光对视,

    “主上快去提醒许文祖,让他做好防备。”

    郑凡点点头,一个人下了楼,至于薛三和瞎子北则没跟着郑凡一起去,他们应该是要负责外围的接应。

    甲等院门口的亲兵换人了,应该是白天陪同许文祖去访友的亲兵刚刚换了岗。

    能和许文祖白天出门访友负责安全的,肯定是亲兵中的亲兵了,且这俩亲兵居然认得郑凡,见郑凡居然出现在这里,二人先是一愣,随即马上面露戒备之色,更是将手放在了刀柄上,

    “郑校尉,是你么?”

    一名亲兵问道。

    “正是郑某,劳烦通禀一下明正公,郑某来访。”

    若是换做别人,想投名次想混眼缘想走关系的,亲兵们可能觉得许文祖刚回来累了就拦下了,但见是郑凡,这可是自家大人的气得牙痒痒的对头角色,他们反而不敢怠慢了,其中一个亲兵马上进去通禀。

    “让他进来,快,让他进来。”

    许文祖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本人也在向门口这边快速走来。

    门口亲兵不再阻拦,郑凡走了进去,看见一尊巨大的肉山正在向自己压迫而来。

    许文祖在镇北侯府回去的路上,瘦了不少,但现在看来已经完全补回来了,而且更胜往昔。

    这里是银浪郡,不是北封郡,附近又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亲兵把守,所以许文祖很放得开,直接笑呵呵地走过来了呵呵地迎接郑凡。

    郑凡则没功夫和许文祖倾诉同志再见面的喜悦之情,

    直接压低了声音快速道:

    “大人小心,这家驿站了混入了想要刺杀大人的刺客,卑职是得到消息马上就来通知大人。”

    “啊!”

    “啊!”

    就在这时,

    院子外墙那边传来了两声惨叫,显然是有许文祖的亲兵被射杀了。

    让郑凡有些意外的是,他原本以为刺客会下毒会潜入又或者是靠上门服务来接近许文祖,

    但真的没料到,

    刺客居然大大咧咧地杀上门了。

    同时,

    外面又传来了齐声怒喝:

    “燕狗郑凡,血债血偿,纳命来!!!”

    “…………”许文祖。

    “…………”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