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九十九章 异变!

第九十九章 异变!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说,您还是节度使夫人?”

    “是。”

    “把手伸出来。”

    贵妇将双手伸出,并在一起。

    郑凡从袋子里抓出了一把炒面放在了她手里,同时丢过去一个水囊,道:

    “吃吧。”

    贵妇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炒面,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低下头开始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郑凡拍拍手,起身,看见另一头,梁程身边的那个少女也正捧着炒面吃得正欢,这少女性格有点过于开朗了,似乎完全不害怕现在自己所处的境地一样,只知道粘着梁程。

    按照经验来看,要么是这个少女脑子缺根弦儿,要么就是早熟得厉害,知道自己该表现出什么样的姿态才能让自己最安全。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劫下这对母女后,郑凡等人很快就又碰上了乾军的骑兵,双方又展开了一次赛跑。

    甩掉对方之后,在黄昏时,又碰到了一次,应该不是上一次碰到的那支骑兵,但不管怎样,总之,又是一次赛跑。

    把对方甩掉之后,这会儿,已经是深夜了。

    相当于距离昨晚冲入绵州城一举成功之后,郑凡等人花了一整天的功夫,还是没能跑出乾国境内。

    不过众人倒也不慌,这乾国北地地大辽阔的,正适合玩儿躲猫猫的游戏,外加乾国军队的骑兵,无论是在素质上还是在数量上,和燕国的骑兵根本没法比,追击的效率和能力也很差。

    要晓得郑凡麾下的这些蛮兵当初在荒漠时可是和镇北军玩儿猫捉老鼠游戏的,现在镇北军换成乾国骑兵,瞬间有种不痛不痒的感觉。

    至于物资什么的,倒是不用怎么紧张,下午的时候遇到一支商队,那支商队很识趣,面对来势汹汹的数百骑兵直接举手投降了。

    对方这么识趣儿郑凡也得给人家面子,洗劫了人家的食物干粮以及马匹后,把人和货都留给了他们。

    临走的时候,对方管事的还一个劲儿地千恩万谢,说遇到好人了。

    之所以郑凡还在吃炒面,是因为任何东西,就怕一个对比,比起商队里的人吃的干粮,这炒面已经可以说是人间美味了。

    梁程见郑凡起身去了外围,也起身跟了过去,郑凡找到一个避风的坑,靠在里头,保险起见,还用自己的头盔挡着,默默地抽着烟。

    有了昨晚在城楼下装逼被射的遭遇后,

    郑凡现在一举一动都谨慎得一比。

    天知道这附近会不会有个什么神射手,看见自己的烟头忽明忽暗地就给自己来一箭?

    “主上,你担心么?”梁程蹲在坑旁边,问道。

    郑凡摇摇头,吐出一口烟圈,道:

    “咱们已经又绕回来了,明儿个大概就能从原先的地方冲出去了吧。”

    整个白天包括前半夜,郑凡这支骑兵部队其实都是在绕圈圈,折腾了一整天后,现在众人休息的地方,距离那绵州城还真不远。

    “如果有一整个后半夜可以休息的话,明日,我们就能冲出去了,乾国骑兵的素质不够,数量也不足,他们搜索了我们一整天了,应该也累了。”

    “嗯。”

    郑凡应了一声,又抽了一口烟。

    “主上,那个女人应该和你说了吧,她建议我们走她相公所掌控的防区。”

    乾国的节度使没有另一个世界唐朝的节度使权柄那么大,对等下来算一下,属于比虎头城的许文祖大一级的官职,手底下,估摸着也该有两三万边防军的样子,应该也负责一片堡寨防御,相当于燕国的实权总兵。

    当然了,乾国边防军空饷问题严重,两三万的编制,可能算下来,也就一两万人的样子。

    梁程见郑凡不说话,继续道:

    “她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从她相公的防区过,只要我们遵守诺言,将她们放下就好。”

    郑凡摇摇头,道:

    “我信不过女人。”

    “…………”梁程。

    “怎么了?”

    “没什么,我能猜到主上可能会拒绝,但没想到主上会用这种理由来拒绝。”

    “那可能是我描述有问题,我不是说我信不过女人这个性别,而是我不相信这个女人对她老公的判断。

    阿程,这帮肉食者到底有多狠,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们之前所在的那个世界,不管怎么样,总得还会玩一套犹抱琵琶半遮面,但在这里,就是赤条条地丛林法则。

    那个女人觉得她丈夫会为了她和他女儿从而放过我们,让我们离开,那是出于她这个当妻子的角度去想问题。

    我又没和她丈夫睡过,

    我怎么知道她丈夫是不是那种百年难遇的不爱官帽爱美人的痴情种?”

    说着,

    郑凡将烟头丢在了脚下,用靴子踩了踩,

    道:

    “还是按照原先的路线,如果今晚能安稳地过去,明天天一亮,就从进来的路线冲回去。”

    “那两个女人呢?”

    “把她们带回去,也是功劳一件,她们的作用在我们手上不大,但是在密谍司或者在靖南侯手里就不同了。”

    “明天参与搜捕我们的乾国军队,可能会更多。”梁程说道。

    因为随着绵州城的事情发酵,再加上劫了这对母女的后续反应,可能大半个乾国边军都会因此而被调动。

    “我还怕他们太少呢。”郑凡回答道。

    “为什么?”

    “靖南侯不是瞎子北,我就不信,乾国军队在边境这么大规模的调动,靖南侯会一无所知。”

    “这是主上的猜测?”

    “你是没亲眼见过那位侯爷,那位侯爷,可不是个善茬。”

    “主上既然心里有数,属下就不操心了,主上好好休息,属下去安排一下巡夜。”

    “辛苦。”

    郑凡摆摆手,

    将自己的披风卷起来,盖在了自己的脸上,闭上了眼。

    ……

    众人休息时自然不可能费心去安营扎寨,也就是选择这块偏僻安静的地方当一个落脚点,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也方便大家马上转移。

    梁程在重新检查了一遍守夜和对外放出的哨骑数目后,就走回到自己先前吃饭时所坐的那棵大树下。

    “你累了么?”

    少女的声音传来。

    梁程扭头看了她一眼,没开口说话。

    “你们逃了这么久,肯定很累了吧?”

    少女主动靠了过来,双手抱住了梁程的肩膀,同时脑袋枕靠了过去。

    这母女俩在这里,倒是没被捆绑起来,别看这里有很多蛮兵在休息着,但暗地里还有梁程布置下来的暗哨,同时这帮蛮兵就算在打呼噜,也能眯着一只眼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荒漠上狼多,睡得太踏实的人,都早被狼吃掉了。

    “喂,你干嘛这么冷冰冰的?”少女有些不满地嘟囔道。

    梁程依旧不语。

    “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少女问道。

    梁程闭上了眼。

    “那就是,石更不起来?”

    少女说着,手就开始下滑。

    “嘶…………”

    随即,倒吸一口凉气,手缩回来,指尖已经被划破,开始流血。

    “你下面怎么这么扎人啊?”

    少女很委屈地把破了的手指放入嘴里吸着。

    其实是因为梁程腹部位置,还有一截枪尖没有取出来,少女的手下滑时被枪尖割破了个口子。

    但梁程没有解释,继续闭着眼。

    “喂,你陪我说说话好不,我今天在马车上就看见你了,跟你说老实话,我相中你了,我爹让我去嫁给一个书呆子,我不愿意。

    我就喜欢你这种铁打的汉子。”

    僵尸,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确实是一个铁打的汉子,哪怕是真正的铁打出来的,可能都没他硬。

    梁程睁开了眼,看向了少女,

    道:

    “白天的时候,你的护卫为了保护你,都死了。”

    “对啊,怎么了?”

    “你就不难过?”

    “吃我家的饭,当我家的差,给我家卖命,天经地义,难过什么?”

    “嗯。”

    “是吧,这世上悲惨的事儿多了去了,但人哪有功夫整天都在难过呀,怎么样,你来当我相公吧,你在燕国也不是什么大官儿吧,是大官儿也不可能就带这点儿人跑出来拼命。

    你当我相公,我跟我爹说一声,让你来乾国当官儿,保证比你在燕国的官儿大,我还能给你生孩子,怎么样?”

    梁程点点头。

    “你答应啦?”少女显得有些惊喜。

    梁程忽然伸手,抓住了少女的手。

    “干嘛啦,这里人多,我们去那边林子里吧?”

    梁程看着她的眼睛,

    开口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

    其实,野外天寒地冻的,又没被子,穿着甲胄,还不能生火,这其实睡的不是觉,是罪过。

    但没办法,为了保障明天的精力,在这个时候,你必须要让自己入睡。

    自打在这个世界苏醒后,经历了那么多的事,郑凡也变化了许多,他居然真的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着,这是上辈子的他近乎无法想象的事。

    只是这睡眠太浅了,当一阵香风袭来时,郑凡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看见那名贵妇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也下到了这个半坑里。

    “做什么?”郑凡开口问道。

    “我,有点害怕。”

    “害怕去找梁程去,他是个暖男。”

    郑凡说完就闭上了眼,他不担心这对母女会逃脱这里,这附近多少蛮族人在警戒着呢,这两个女人但凡有点异动,箭矢就会射杀过来。

    这是郑凡当着她们的面对周围蛮兵下达的命令,她们自然也清楚。

    “我希望你们,可以放过我女儿。”

    贵妇人主动靠向了郑凡,同时,在其指尖,有一缕缕淡淡的粉色雾气开始环绕,逐渐弥漫向了郑凡的口鼻。

    “我不是个嗜杀的人,你可以放心,只要你乖乖配合,你和你女儿是不会有事的,好了,现在……”

    “我会配合,我会好好配合。”

    贵妇人忽然抱住了郑凡。

    郑凡愣了一下,忽然间,他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有点泛红,自己的身体也有点发烫,这种感觉,很奇怪,整个人像是飘在了云端,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配合,真的。”

    贵妇人一边抱着郑凡一边用自己的手在郑凡的胸口上摩挲着,

    这一刻,

    这一幕,

    附近肯定有不少放哨的或者装睡的蛮兵注意到了,

    但他们只以为是自己的主人在这里玩儿什么女俘虏の情调,

    居然还特意把自己的视线给避开了,

    这是对主人的尊重,

    主人要办事了,

    大家都自觉地识趣点儿。

    可千万别瞎看,万一惹怒了主人,小心把你的头盖骨敲下来当碗使!

    没人注意到,

    女人的另一只手却开始悄悄地摸向了郑凡身侧放着的那把刀。

    郑凡已经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了,但他的身体不晓得为什么却动弹不起来,

    这个女人,有问题!

    但任凭郑凡如何努力,就是没办法挪动,也没办法发出声音,连气血都没办法运行,整个人就像是被鬼压床了一样。

    “真的,我什么都愿意,我可以侍奉你,我可以陪你,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

    女人的那只手,已经触摸到郑凡的那把刀了。

    同时,

    她为了隐人耳目,还在继续说着话,装作自己正在和郑凡“调琴”的样子。

    “只要你放过女儿,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女人的手,已经攥住了那把刀,她要成功了!

    “只要你放过我女儿,真的,

    我可以做你的妻子,

    做你的女人,

    如果你有孩子的话,

    我可以做你孩子的娘亲。”

    “咕嘟咕嘟…………”

    ————

    下一章是,上架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