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九十八章 谬赞

第九十八章 谬赞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车的装饰太过鲜亮,无论是外面的雕刻还是披挂的彩遮,都显得极为精致。

    这很符合乾国人的审美,在追求艺术和生活品质的道路上,乾国人可以说在东方四大国里是一骑绝尘。

    当代乾国皇帝那一手漂亮的瘦金体,更是成为上京乃至全国雅士争相模仿的对象;

    这并非单纯地是为了溜须拍马或者是楚王好细腰,因为乾国对士大夫的优待,所以使得文人们在很多时候,对他们的“官家”并不是很敬畏,更不会去为了邀宠获得临幸而去污了自己的清名,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当代乾国皇帝,确实是一位书法大家。

    就像是后世红色体型小的轿车大部分都是女性司机在开一个道理,这辆马车内,很大可能坐着的也是女性贵人。

    当蛮兵们奔袭而来见到那辆马车时,一个个都兴奋坏了。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族人战友的死亡,早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刑徒部落在荒漠,本就是大部落掌握下的炮灰。

    所以,他们不会为此太过悲伤,他们也相信,自己迟早也会有战死的那一天,会去和自己死去的同伴在恒河的尽头重聚。

    然而,抢女人,对于荒漠的蛮族来说,无疑是一种盛事!

    荒漠蛮族一直以来都有抢亲的风俗,这就跟别人家的饭比自家的饭香一个道理,别人的老婆似乎也更为迷人。

    抢亲,在蛮族人眼里,是英勇雄壮的象征,是一个部落能否兴旺发达的保证。

    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荒漠的生存环境太过恶劣,女人在荒漠上,与其说是人,其实更像是一种财产。

    荒漠上至今还有父死儿继、兄死弟继的传统,这里的继承不仅仅是继承家产,同时还继承了自己的“母亲”以及“嫂子”。

    郑凡是很难理解手底下这帮蛮人宛若过年时一般兴高采烈的情绪的,他之所以选择带队过来,无非是想碰碰运气。

    能在北地,坐这种豪华马车,而且还有这么多的护卫,又没有携带商货,这肯定是贵人不用想了。

    要是能拿下来,自己手头上相当于又多了一个人质。

    “主上,您率百人负责压阵,属下带队去放风筝。”

    郑凡其实并不想像这样被当公主保护起来,

    但他也没别的选择,率一支人马压阵望风观察四周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别自己在包别人的时候却被别人给包了饺子。

    同时,郑凡也清楚,让自己率队冲锋的话,基本就那一套,

    马刀一挥,

    pose一摆,

    高呼一声“乌拉”,

    就开始冲锋!

    所以,郑凡只能点头同意了,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在真正做事时得自觉地靠边站。

    一是没本事的人,二是领导,

    郑所长俩样都占了。

    “哦!!!!!!!”

    梁程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长刀,开始了呼喊。

    周围的蛮族骑兵则一起挥舞起了马刀大声回应了呼喊。

    这让郑凡觉得此时的梁程和先前带兵的梁程有很大的区别,许是因为战术要变化了吧。

    郑凡猜得没错,

    在留下了一百骑给郑凡后,梁程率领两百多骑向着那辆马车直冲而下。

    马车边的护卫们马上做出了反应,这帮护卫明显不简单,面对这种忽然出现的骑兵冲锋他们居然没有崩溃,而且还迅速地围绕着马车开始了作战准备,张弓搭箭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从背上取下了军弩!

    这不由得让梁程在心里重新估算了一下距离,待到自己这边和马车那儿的距离缩短到一定程度后,梁程迅速举起长刀挥舞了一圈。

    “哦哦噢噢噢噢!!!!!!”

    两百多名蛮族骑兵开始呼喊着,同时迅速分流,左边的向左转弯右边的则向右转弯,硬生生地在马车前方来了一趟大调头。

    “放!”

    而这时,恰好是马车护卫首领下令放箭的时候。

    只是,这一波的箭矢和弩箭大部分都落空了,除了一名蛮族骑兵有点倒霉,被射中了胯下战马的马腿导致其摔下了马外,基本没对蛮族骑兵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且等到转弯之后,左右两侧的蛮族骑兵迅速前插,分别掠向马车方阵所在的两侧,而后一同开始张弓搭箭。

    “嗡!嗡!嗡!嗡!嗡!嗡!!!!!!!”

    “噗!噗!噗!”

    一名名护卫中箭载下了马,护卫队伍里一时间大乱。

    然而,等到护卫首领好不容易重新组织手下开始射箭反击时,两侧的蛮族骑兵又恰到好处地转弯拉开了距离,这又是一轮箭矢放空。

    下一刻,

    蛮族骑兵再度掠来,张弓搭箭,许多护卫再度中箭栽倒。

    这才是蛮族骑兵最为可怕之处——骑射!

    马术比你好,射术比你精湛,不和你硬拼,就这样软刀子割肉,一层又一层,直接将你割崩溃!

    百年前,蛮族王庭西征时,西方诸国的骑士军团那些大铁罐头,在面对蛮族骑兵的骑射放风筝战术时,可是死得相当憋屈。

    郑凡清楚,梁程之所以选择这般做,也是为了尽可能地减少自家这边的死伤。

    这些护卫确实不错,至少在战斗力和战斗意志上,比昨晚绵州城里的那些戍卒们要高得太多太多。

    但不管是何等的精锐,站在原地你射不到敌人却一直在被敌人射也受不了。

    所以,护卫首领在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后,留下了十个人继续护卫马车,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人策马主动杀向了一侧的蛮兵。

    不过,蛮兵们依旧没和他硬抗,也没玩什么冲锋对决,见他们主动冲出来了,蛮族骑兵开始了主动后撤。

    护卫首领不敢追击太远,见对方不应招,只能下令放缓马速准备继续回去保护马车,然而,一见护卫们准备回头,先前跑远的蛮族骑兵们则比他们更快地调转马头迂回吊了过来,同时开始射箭。

    一时间,又是十多名护卫中箭下马。

    当护卫首领发出一声怒吼再度准备追杀过去时,蛮族骑兵又撤了。

    远处高地上,郑凡身边的蛮族骑兵们因为不能下场厮杀,只能不断地振臂高呼当啦啦队,可以看出来,他们很兴奋。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看家本领,这种自家近乎没什么伤亡却能虐杀对手的戏码真的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

    因为对手不同,在荒漠,对内,他们是部落内部的厮杀,你会骑射别人难道不会?

    对外,他们面对的是镇北军!

    装备比他们好,战斗意志比他们好,士气比他们好,战术比他们好,骑射甚至也丝毫不逊他们,

    这他娘的,打得不是仗,是绝望!

    现在好了,终于找到了虐菜的快乐。

    郑凡则是伸手摩挲着下巴,心里感慨着:这套路,玩得可是真脏。

    那个护卫首领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边的袍泽一个个地倒下,自己却连敌人的边都摸不着。

    气得那个护卫首领不停地在那里冒绿光。

    还是个九品高手。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乾国边地承平了百年,虽然前些年爆发过西南土司叛乱的事件,但那些住在山沟沟里的土司哪里有什么阵仗搞出什么骑兵战术,无非打得是游击战而已。

    而自从不和燕国人打仗了,乾国方面已经很久没有再品尝过铁骑的重拳了。

    这批护卫是府内的家丁,素质自然很好,但他们同样的没有面对这种骑射阵仗的经验,只能被这般放风筝一样得给遛死。

    至于那位九品高手,就更凄惨了,在自己手下人基本都被射死同时自己胯下战马也被射死之后,自己像是一条发狂的孤狼一样不停地怒吼咆哮,最后被一根根箭矢射成了刺猬。

    自始至终,身为九品武者的他,连一刀都没砍中敌人。

    这一幕,不由得让郑凡脑海中浮现出了老谋子那部《英雄》的结尾,李连杰被万箭射死。

    至于另一边,蛮族骑兵扑了上去,这次没再射箭了,一来马车附近也不剩几个护卫了,二来他们可是来抢亲的,你要是把新娘子给射死了,那还抢个屁啊!

    剩下的几名护卫没能给蛮兵造成什么麻烦,大家一拥而上,直接将他们围杀了。

    梁程下马,翻身上了马车,掀开了车帘,探头进去。

    一张少女抽泣的脸出现在了梁程的面前,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

    少女一边哭一边哀求着。

    梁程抬起手,

    少女睁大了眼睛看着梁程,

    见他的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少女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仿佛认命。

    “啪!”

    少女被梁程一巴掌抽开。

    “…………”少女。

    没了少女的阻挡,

    坐在马车里面的贵妇在梁程面前展露出了真容,

    古代女人生孩子早,女儿都这么大了,但这贵妇也就三十来岁的年纪。

    梁程的脑海中当即浮现出了四娘的风姿,

    虽然眼前这女人肯定比不得四娘风姿绰绰,

    但自家的主上似乎口味一直比较喜欢淑女。

    梁程伸手,指向了贵妇。

    “不要伤害我娘,不要伤害我娘,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

    少女爬起来,抱住了梁程的手。

    然后,

    “啪!”

    少女再度被抽翻在了马车内,白眼一翻,在浓郁的震惊和不解中昏过去了。

    梁程看了少女一眼,

    之前在虎头城宅院里时,有那么多的小娘子,自家主上却一根手指都没碰,这证明自家主上对小女孩对萝莉没兴趣。

    梁程的手再度指向了贵妇,

    贵妇手中抓起一把匕首放在了自己的脖颈边,

    厉声道:

    “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你们玷污我的清白!”

    梁程对此没有丝毫震惊和慌乱,

    事实上,他是一头僵尸,对人冷冰冰的才是他的常态,如果不是为了恢复实力,他完全会连郑凡都不鸟一下。

    在贵妇露出死志之时,

    梁程只是指向了昏迷着的少女,

    道:

    “你死吧,换她被这些蛮人糟蹋。”

    贵妇闻言,气得手开始颤抖,

    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不由得将手中的匕首放了下来,

    对梁程骂道:

    “你是魔鬼,无耻的魔鬼!”

    梁程点点头,

    道:

    “谬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