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四十一章 半步九品!

第四十一章 半步九品!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脱衣服。”

    阿铭脱去了衣服。

    “躺下。”

    阿铭在木板上躺了下来。

    瞎子北这时扭过头,看向丁豪,问道:

    “需不需要备皮?”

    坐在椅子上的丁豪有些疑惑地问道:

    “什么叫备皮?”

    丁豪觉得这帮人,很奇怪,无论是性格上还是行为方式上,都很奇怪。

    但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只能尽量地去融入他们,不想变得格格不入。

    “备皮的意思就是把皮肤清洁一下,还有一些碍眼多事的毛也给剃掉。”

    躺在木板上的阿铭默默地对瞎子举起了自己的中指:

    凸!

    “额……不需要不需要。”

    丁豪马上摇头。

    “唔,不需要么?”

    瞎子北的语气里,有那么一丢丢的怅然若失。

    随即,

    瞎子北应该是感应到了躺在身侧床板上来自阿铭的怒气“凝视”,

    他压了压手,

    道:

    “这是为了让主上更好地理解和学习,我们肯定要排除一切干扰,做到尽善尽美,请你,理解。”

    “我理解。”

    “是嘛,你的觉悟,我一直是相信的。好了,四娘,针线准备好了么?”

    “准备就绪。”

    “针头选粗一点的,这样主上能看得更清楚。”

    “好。”

    “…………”阿铭。

    “行,丁先生,您现在可以讲述了。”

    丁豪把自己的脖子往前凑了凑,想要伸手去指,但因为手筋被挑断的关系,很难发挥。

    “没关系,您口述就好。”

    瞎子北掌心摊开,一枚来自西方商队的银币飘浮了起来,开始在阿铭身上旋转。

    “北先生,您是魔法师么?”

    丁豪看到这一幕很是震惊。

    “丁先生,您可以这样去理解,不过,我们这里的几个人,其实都有些特殊,一开始,您可能会有些不习惯,但请您放心,时间久了,你也就麻木了。”

    “哦……好,好吧。”

    “丁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么,请把您的炼体运气的法门再叙述一遍,我们在这里做标注。”

    “好,我只说我能理解的那方面。”

    “那最好不过了。”

    毕竟,你是可以换的,等你的那些水平教完了,等主上也入品了之后,水涨船高后的大家,就可以愉快地去羊村抓下一头羊了。

    “武者第一步,是炼体,小时候,先练基础。”

    四娘听到这话,当即有些意兴阑珊,道:

    “得,主上这岂不是没得救了?”

    先不说主上都这么大了,就说这要从小熬炼筋骨的话,得多少年啊?

    “不不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因为小时候,其实也就是打个基础,并不会做负荷太大的修炼,毕竟人小的时候,骨骼还没完全发育好,可以练一练拳架子,但如果那会儿就开始强行开启修炼,除了那些大门阀内的优秀子弟有足够多的天材地宝可以补充以外,对于绝大部分武者来说,这是杀鸡取卵的行为。”

    “听到老师说的没有,好好听课,别插话。”

    瞎子北警告四娘。

    “人家晓得了。”四娘很敷衍地做了一福。

    “人之根本,在气血,武者九品,这入品,就是将气血给炼出来。

    各家都有各家的练武法门,运气方式也多有不同,我下面说的,是我这一门的。

    首先,气聚空谷。”

    “空谷,是这里么?还是这里?”

    对方的说法和瞎子北所在那个世界的中医穴位不同,所以瞎子北也只能靠银币去一个位置一个位置地试。

    “往上一点,对,这里,就是这里。”

    “哦,这里。”

    空谷的位置,在人的肚脐眼儿上面一点儿。

    在瞎子北意念力的操控下,银币落在了那里。

    “四娘,动手。”

    “好嘞。”

    四娘拿起一根串了线的针,直接对着阿铭身体的那个位置扎了进去。

    “…………”丁豪。

    “有什么感觉?”瞎子北问阿铭。

    “你想要什么感觉?”阿铭反问道。

    “有没有一点点,热热的感觉?”

    “我的血,是冷的。”

    “哦,抱歉,我忘了。”随即,瞎子北又“望”向丁豪,道:“先生,下面呢?”

    “这个……这个,北先生,我们是可以画图的,不用这样……”

    这么大的一根银针,直接刺进去,像是直接拿人体当绣花布一样。

    哪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丁豪,也是觉得眼皮跳得慌。

    这就跟英勇的警察叔叔也会怕牙疼一样。

    倒是这个躺在床板上的男子,却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随他们折腾。

    “没事,画图不够立体,用模型的话,一来浪费时间,二来,也没有比活人身躯更合适的标本参照物了。

    您继续吧。”

    “哦,好,聚气于空谷后,气分五路,分别去向人的四肢和头颅,入左幽,右幽,左沉,右沉,和神台。”

    “这里么?然后这里,再之后,这里?”

    “是的,就是这五个穴位。”

    “嗯,这样啊,四娘,动手。”

    “好。”

    阿铭的身上,又多出了五个针口。

    在四娘绣到阿铭眉心位置时,阿铭看着四娘,提醒道:

    “脑袋坏了,我会死的。”

    其他地方可以随便用,但脑部这里,比较脆弱。

    “行了,我心里有数。”四娘对阿铭居然不相信自己的手艺感到很不满意。

    在活人身上刺绣,丁豪已经有些麻木了,但等那边绣好后,也不等瞎子北再问,他就自己主动道:

    “随后,就是气血回流,入心肺!”

    瞎子北闻言,一边示意四娘继续绣线路图一边问道:

    “这就是把体内的在气血全都收拢起来,然后刺激心肺功能是么?

    这刺激完了之后剩余的气,会顺势再聚集到空谷,然后再重新分出去,进行新的循环?”

    丁豪理解了一下瞎子北的话语,点头道:

    “是的。”

    瞎子北伸手推了推自己脸上本就不存在的镜框,

    继续分析理解道:

    “这是一种将体内力量集中,将心肺作为一个加速器,然后进行速度上的再度加速,周而复始之下,可以将这具身体各方面的机能给成倍地提速和提升。

    是这个意思么,丁先生?”

    “额……虽然我不清楚北先生所说的加速器是个什么东西,但,感觉北先生说的是对的。”

    “嗯,那就可以理解了,那些会发光的武者,是气血加速的一种表现,这个光泽,是根据什么来的?是力量属性么?”

    “每个人多有不同,但颜色的话,是根据五行和其他几种力量特性来区分的。”

    “嗯,这样说来,那些只能身上光芒释放一下就消失了的,意味着他们的加速,只是短时间的提速,不得持久;

    而那种在战斗过程中一直可以维持发光状态的,则是将这种气血的循环熔炼到了一个动态平衡的位置,只要体内的气血没有枯竭,就能够一直运转下去。”

    “是的,一般来说,能发光了,就证明是摸到武夫境界的门槛了,在一些小家族里,也能当个供奉了,在军中,也能混一个小头目,而真正的武夫九品,就像是文人中举一样,算是登堂入室,可以算得了地方上的一号人物了。

    我当年入军,自军中习武,五年,得半步九品,再以十年,终得跨入九品武者之列,已然堪称军中神速!”

    但凡是人,说起自己的过去辉煌事迹时,脸上,总是会带上一种回光返照的光彩。

    瞎子北倒是懒得去配合丁豪吹逼,

    而是伸手在阿铭的肩膀上拍了拍,

    道:

    “来,你试试看,反正运气的路线已经在你身上绣好了,跟着线路图走一下。”

    阿铭微微皱眉,道:“气血的气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有理解。”

    瞎子北无所谓道:“遇到生僻字,就捡它左边或者右边认识的那个字念大概率是不会错的。

    气你不懂是什么,但你会控血啊,就控制血走一段,血走得快的话,应该能带起风来的,也就是气。”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试试吧。”

    “不能轻易地尝试,得一点一点来,先从聚气开始,再慢慢一路一路地分出去,练武,得循序渐进。

    先将身体打熬好,有个强壮的体魄,再运气,才能将风险降到最低,不能一口气吃成个胖…………这……这怎么可能!”

    丁豪话语卡住了,

    因为他看见,

    躺在床板上的阿铭,

    其身上,

    绽放出了一道红光!

    “这……这……这……”

    丁豪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这个军中汉子,遇到了这么多事,都没像眼下这般慌乱过,因为以前遇到的事,还在他的理解范围内。

    但眼前这一幕,却已经有些颠覆他的认知了。

    只是躺在床上被绣了个花,

    然后马上居然……就……就……

    “这就………半步九品了?”

    阿铭面带微笑地看着一脸震惊的丁豪,

    抬起手,

    甩了甩手腕,

    像是没事儿人一样,

    道:

    “挺简单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