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三十一章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第三十一章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砰!”

    “啪!”

    郑凡再度被木剑拍倒在地。

    “主上,需要休息一下么?”

    “再来一次。”

    喘了几口气,郑凡再度爬起来,双手重新握住自己手中的木剑。

    梁程则是很平静地持剑而立,等待着郑凡再度进攻。

    二人的练习,已经持续了三天了;

    换句话来说,郑凡相当于被扁了三天。

    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太美好,但好在,郑凡依旧能够咬牙坚持住。

    “啊啊啊!!!”

    郑凡再度发起了攻击。

    双方的木剑不停地发生着撞击,郑凡每一次的出剑,都极为果断,不留余力。

    梁程则是在不停地后退,只是在招架。

    终于,一连串的攻势之后,郑凡的气势开始受馁,梁程果断抓住了这个郑凡换气的空档,横跨一步,剑身前刺,郑凡马上回剑去挡,但梁程再度变招,转身,腰部发力,抬腿。

    “砰!”

    梁程的脚揣在了郑凡的剑身上,但这一股力道却没办法卸掉,最后导致郑凡整个人踉跄地连续后退,而后脚下拌蒜,摔倒在了地上。

    “呼呼…………呼呼…………呼呼…………”

    郑凡躺在地上,木剑掉落在其身侧。

    “时候不早了,主上,今天就到这里吧。”

    “嗯,好…………”

    郑凡也没再坚持,又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才起身往内宅去了。

    梁程默默地收拾好东西后就去了院内的井口边,井口旁有几个女佣人在这里洗衣服。

    “让让。”

    梁程开口道。

    “哥,您洗您的,我们洗我们的,不搭噶的。”

    “对嘛,看着您洗澡,我们洗衣服也能更有劲儿些。”

    这些个女佣都是鬣狗帮里收留下来的,她们不再那么年轻了,用风四娘的话来说,也就是不具备后续的开发潜力,所以就留下来干活。

    都是结了婚被丈夫或者丈夫死后被卖出来的女人,吃过苦,性格上也是大大咧咧的。

    梁程没说什么,先一口气吊了三桶井水上来。

    然后转身,脱去了自己的上衣,整齐地折叠好。

    旁边的女佣们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

    “都麻利点儿,怎么衣服还没洗好啊,后面还有事儿呢,主家留你们下来是让你们凑一起偷懒的?”

    一个年长一点的女佣走过来,先是自己用目光在梁程匀称的肌肉上扫了好几遍,然后清了清嗓子对下面的女佣们训斥道。

    井口边们洗衣服的女佣们只能把盆和衣服装好,一起离开了。

    这下,梁程的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

    这时,还没换衣服的郑凡经过了这里,见梁程是在井口边洗澡,不由得停下脚步对他喊道:

    “后宅里有汤池子,我们一起去泡个澡吧。”

    鬣狗帮后宅的池子本来是鬣狗帮的帮主弄的,不过现在那地方已经便宜了郑凡了。

    当初在客栈住时,因为地皮有限,大家的房间都是挨在一起的,现在地方宽敞了,靠在一起的两处宅子,后面那个宅子的后宅部分,基本就是郑凡独享。

    每天,都会有几个轮班的小娘子来伺候郑凡的起居,在四娘的培训下,她们的进步很快。

    本来四娘还想给郑凡做一套牌子的,晚上想谁侍寝就直接翻牌子,被郑凡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小萝莉这种类型的漫画,在漫画圈子受众里,有着极为广大的市场和受众,但郑凡一直对这类不是很感冒。

    他更喜欢油腻一点的,画风饱满写实一点的,风四娘一点的。

    再加上从外面回来的这几天,郑凡每天都在挨揍,精力在白天就被发散得差不多了,晚上基本泡个澡按个摩倒头就睡,也没心思去折腾其他。

    此时,面对郑凡的邀请,梁程直接摇头道:

    “我不喜欢热水。”

    不过,似乎觉得这拒绝得有点冷冰冰了,梁程犹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道:

    “多谢主上关心。”

    郑凡耸了耸肩,可能,是因为梁程是僵尸的原因吧,更嗜冷而不喜热。

    所以,郑凡也就没强求,再者,一个男人强求另一个男的一起泡澡,总感觉怪怪的。

    “四娘在哪儿?”郑凡问道。

    每天“指点”完梁程习武后,

    郑凡都会在四娘的陪伴下泡个澡,再做个按摩。

    没有少儿不宜的东西,真的只是做一个精油推背什么的。

    实在是身上的淤青太多了,梁程已经很克制了,但一些淤血淤青肯定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晚上由四娘推拿按摩一番后,睡起来能更舒服一些。

    刚郑凡回去时,发现四娘没跟前几天那样在里面等着自己,所以就出来找了。

    “可能,在前院吧。”梁程说道。

    “好吧,我去找找。”

    郑凡离开了这里,刚穿过前面的围廊,就看见四娘和阿铭并排走在一起。

    阿铭的手里拿着一个布包,和四娘一边走一边在探讨着什么。

    “先把这个推出去吧,赚一波钱再说,加香味的话,等产业铺开了,再把酒精搞出来,做出香水后,可以搭配香皂开发新的产品。”

    “不行,要么不做,做就得做最好,咱们这里是虎头城,地方太偏僻,不适合铺货,虽然这里天高皇帝远,但也不可能被完全放任地细水长流。

    所以,我们要么不做,要做就做高端,只有这样,短时间内的收入才能最高。”

    “行行行,那以后呢?这世界,有斗气又有魔法的,本地世界土著的智商可没那么不堪,不管我们弄出了多少新鲜玩意儿,他们想仿制也不难的。”

    阿铭还是觉得,慢慢发展,一步一步地丢货,这样子的话才能把利益最大化。

    “等我们强大后,还做什么生意啊。”风四娘对阿铭翻了个白眼。

    阿铭闻言,笑了笑,道:“是了,我最近研究这些东西脑子有点木了。”

    对啊,势力强大之后,谁还做生意赚钱啊。

    直接抢他丫的就是了!

    这时,四娘看见了站在前面不远处的郑凡,马上伸手捂住嘴,又瞪了一眼阿铭,没好气道:

    “都怪你,害得我都忘了该给主上做按摩了!”

    “行行行,你去呗,对了,哪天你要是发现自己实力又恢复了一些,别忘记第一个告诉我。”

    “什么意思?上次不是你最先恢复的么?”

    “但现在谁有你舔得厉害啊?”

    阿铭反问道。

    风四娘愣了一下,解释道:

    “别说得这么难听,我那叫吸皮过水。”

    阿铭忽然好羡慕瞎子北,

    因为瞎子北能轻松地做出对你翻一整天白眼的动作而不觉疲惫。

    “主上,奴家来了,奴家来了…………”

    四娘提着裙子,向郑凡跑去。

    阿铭则是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遥遥地对郑凡行礼。

    等郑凡和四娘走远了之后,阿铭才继续提着布包往前走。

    “哗啦啦…………”

    梁程依旧在冲澡。

    阿铭靠在栏杆上,看着那边的梁程,喊道:

    “我说你这僵尸害羞个什么劲儿啊,洗个澡还穿着裤衩子。”

    梁程没搭理阿铭。

    他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洗澡,是因为这井水里有淡淡的煞气。

    古人造房子,会看风水的,这口井下面就是个煞气汇聚的地方,这点煞气,对于梁程来说,没什么用,但就是舒服。

    正如吸烟有害健康,但大部分烟民都选择看到这条标语后点根烟压压惊。

    “你身上的煞气,增加了没有?”阿铭问道。

    梁程闻言,摇摇头。

    “我尝试着自残了好多次了,但恢复速度依旧没有改变,我觉得,问题可能不是出在我们身上。”

    “哗啦啦…………”

    梁程又给自己浇了一桶水,放下水桶后,他开口道:

    “确实不在我们身上,我尝试去坟地里吸收过煞气,但每次都有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后,体内的煞气就没办法再增加了。”

    “啧啧,是吧,看来咱们都一样,想要恢复实力,靠我们自己苦修,好像已经没什么可能了,至少,这条路,大概率走不通,我觉得,我们得尝试一下其他的路了。”

    “其他的路?”

    “对,比如………”

    “吧唧!”

    阿铭手中的布包口子忽然裂开,

    一块刚刚研制出来的肥皂从布包内滑出,落在了井口旁的地上后,因为地上全是水再加上肥皂自己本身的惯性,又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

    一直,

    滑行到了梁程的脚下。

    “…………”梁程。

    “…………”阿铭。

    最怕,

    空气忽然安静。

    阿铭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似乎是为了缓解这该死的莫名气氛,加了一句:

    “我刚研发出来的,你捡起来用吧。”

    梁程弯腰,要去捡,但忽然停住了身形。

    最怕,

    朋友忽然的关心。

    “你们的关系,真好。”

    瞎子北的声音,忽然自一处角落里响起。

    梁程默默地将肥皂捡起来,抬头,看向瞎子北那边,平静道:

    “有事?”

    瞎子北点点头,道:

    “晚上到凉亭那儿开个会。”

    说着,

    瞎子北又抬抬手,示意道:

    “行了,我的话说完了,你们可以继续了。

    我什么都没看见。”

    走着走着,

    又传来瞎子北悠悠然的叹息声,带着些许的庆幸:

    “还好我瞎了。”

    ——————

    感谢情绪水墨江南成为《魔临》第39位盟主,感谢苏苏丶苏墨白丶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