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十六章 诡异

第十六章 诡异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背得动么?”

    “瞧您说的,主上,这点儿分量我薛三还真没放在眼里。”

    “背不动的话跟我说。”

    “行嘞,小的多谢主上体恤。”

    郑凡的甲胄和一些衣服都被风四娘准备妥当,放在了一个箱子里,箱子,则是被薛三背着。

    另外还有一把刀,也被薛三绑在自己身上。

    明明沉甸甸的这么重,但这个小小的身躯背起来后却依旧行走轻松。

    梁程则是穿着自己的甲胄,手里拿着一把刀。

    本来,四娘还打算去给郑凡和梁程二人一人买一匹马,但被瞎子北直接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很简单,现在自己这边出了甲兵,丢民夫队伍里,大概能混个小管事儿的,运送粮草时做做警戒摆摆样子。

    但你要是真的连马匹都准备好了,说不得就被提溜上去当辅兵上战场去了。

    瞎子北虽然嘴里说着让自家主上出去看看世面是有好处的,但他可不想自家主上真的莫名其妙地为这大燕国捐躯了……

    同时,客栈所买的甲胄和兵器,也是照着普通的来买,也没想着镶嵌上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尽可能的低调。

    送行的早餐,格外丰盛,瞎子北请示了郑凡说他正好趁主上不在这段时间先把虎头城的地头重新理一遍,等主上等人回来后,大家伙就能正式开始攻略虎头城的第一步了。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

    尤其是当郑凡三人走出虎头城来到军营外头时,看着里面攒动的人影,郑凡心里还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重生到异世界没几天,自己就要去打仗了。

    呼……

    军营门口有一个大帐篷,里面有书记官负责清点相继赶来的民夫。

    穷苦人家或者不是那种拖家带口的人,在昨天清点民册时就已经被顺手抓进了辎重营里,而那种有家有口或者有家产的丁夫,则被预留了一天的准备时间。

    后者逃也不好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是,你要逃了,家产就得充公了。

    登记时,书记官似乎对薛三很不满意,但当薛三说自己会喂马而且还自备了干粮后,也就没再说什么,让郑凡三人进了辎重营。

    辎重营营口有兵丁看守,外围还能看见一队骑兵在游弋。

    等进去后,看见营门后头三个木桩子上绑着三个皮开肉绽的家伙。

    这仨昨晚企图逃走,被抓回来鞭挞惩戒了,现在被绑在这里杀鸡儆猴。

    其实,燕国对民夫的征发早先是有一定规矩的,比如一家一户,四抽一或者三抽一再严重不过也就是二抽一。

    但因为燕国门阀林立,每个门阀都有自己的产业,有自己的佣户也有自己的私兵,这些门阀就像是依附在帝国躯体上的蚂蟥一样,吸食着帝国身上的养料,这就逐渐使得朝廷所能收的税和所能征发的民力变得越来越有限,再遇到这一次的突然发生的军事行动,仓促之下,只能用这种涸泽而渔的方式进行民夫抽调。

    无怪乎,当代的这位燕国君主自从继位后就一直在致力于集权和削藩,因为这个帝国看似强大,其实已经被蛀空了。

    好在那边的乾国和晋国虽然不是门阀林立,但其士大夫阶层也早已经腐朽和尾大不掉,尤其是乾国,坐拥江南丰腴之地,商贸发达,但乾国朝廷却一直收不上商税,财政一直很拮据,经常连驻扎在帝国北方以防御燕国铁骑的边军粮饷都得拖欠。

    因为“老郑家”在虎头城算是有产业的,外加梁程披甲后的卖相确实不错,在民夫营里被认为伍长,五人为一伍,所以有加了三个民夫进来。

    为什么是加三个人?因为薛三在这里不算人。

    一番折腾,帐篷搭建好,东西也归置完毕,已经是下午了。

    郑凡三人坐在帐篷外,啃着饼。

    葱油饼,油多还是肉馅儿的,味道确实不错。

    在瞅见同伍里另外三个人艳羡的目光后,郑凡给他们每人分了一个饼,他们兴高采烈地接了,连连称谢。

    对此,梁程没有任何的表示,他只是坐在那里默默地观察着营地四周偶尔经过的燕国骑兵。

    “在看什么呢?”郑凡问道。

    “在看,我们以后的对手。”

    “…………”郑凡。

    一句神经病,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虽说郑凡对这个大燕没有什么归属感,也没什么好感,但还不至于刚来这个世界没几天就满脑子想着造反。

    但很显然,自己手下的这些魔王们,其实心里早就计较开了。

    总之,今儿个一天,对郑凡来说宛若野炊,跑到野外搭个帐篷夜晚来临后再看看星星入睡。

    不过,等到第二天清晨,军号声响起后,原本的悠闲瞬间被打破了。

    一个个士卒拿着皮鞭过来催动大家赶紧动身,乱糟糟的民夫营开始乱糟糟地发动起来继而……乱糟糟地上路了。

    大军,应该是在前面,而民夫营则负责在后头运送粮草,大军比这边早一天出发。

    除了中午停下来了休息了一刻钟外,这一整天,就一直是在押送粮草。

    越是进入荒漠,风沙就越大,让郑凡有些意外的是,原本他以为自己会撑不住,谁知道自己居然咬牙撑了下来,也没让梁程和薛三帮什么忙。

    等到入夜落营时,郑凡居然还有余力去帮着薛三收拾柴火,把篝火给升了起来。

    小铁锅被架起来,烧了水,薛三又取出了自带的面粉,开始和面准备做面条。

    后勤保障上,风四娘是做了最完善的准备,毕竟在郑凡身上,大家伙还真没觉得会不舍得花钱。

    同时,包括郑凡在内,大家心里其实都没有“存钱养老”的想法,尤其是在确定了路线之后,那种人的结局,要么就是在搞事情的路上发达,要么就是在搞事情的路上把自己搞死。

    同伍里仨路人甲跪坐在旁边,噙着口水。

    等面条下锅,再看见薛三又取出了一份份珍贵的香料后,仨路人甲更为激动了。

    “出锅了!”

    薛三喊了一声,先给郑凡盛了一大碗,又给自己和梁程盛了一碗,然后指了指锅里剩下的,道:

    “你们分了吧。”

    仨路人甲马上上去开始捞面条了,最后连面汤都一滴不剩地喝完。

    晚餐之后,身上懒洋洋的,当郑凡准备回帐篷里休息时,却被梁程喊了过来。

    “怎么了?”

    “有点问题。”梁程看了看四周说道。

    “什么问题?”

    “主上,今天押送时,我检查了一下我们押送的粮草。”

    “怎么说?”

    “有点少。”

    “少?”

    “而且,按理说大军应该是在我们前面,但今天走过来时,没看见大军行进的痕迹。”

    民夫营,是没有知情权的,其实,一般打仗的时候,哪怕是普通的正规军士兵,也很难清楚真正的战略目标时什么,至于民夫们,只需要负责押送粮草和帮忙修筑营寨就是了,要是局面不好,说不得还得被强行驱赶上去当炮灰部队用。

    “最重要的是,主上,这太急促了,从征发民夫到军队开拔,事先完全没有风声,也没有准备。”

    进攻目标是哪里?不晓得。

    前面军队规模多少?不晓得。

    敌军规模多少?不晓得。

    是闪电战还是持久战?不晓得。

    这时,薛三靠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要不,我去抓个舌头?”

    别人抓舌头,指的是去对方那里抓个舌头来问话,而薛三这里,明显是打算对自己这边的看守民夫营的军官下手。

    民夫营里有两个百夫长,一个负责营地里的指挥和行进,另一个则是专司领一支骑兵在附近行进。

    两百多个正规军,看管两三千的民夫,也差不多了。

    梁程摇摇头,道:“等过两天再看看吧。”

    在这件事上,郑凡只是个小白,没有去发表什么意见,最重要的是,他相信梁程和薛三,要是没有意外,打完仗大家都能安稳地回去还好,但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自己想要活下去,还得靠他们两个,这点逼数,郑凡还是有的。

    一夜平安。

    第二日,民夫队伍继续前进,等到了晚上和昨晚一样继续扎营。

    第三天,也依旧平静。

    到了第四天的黄昏,民夫营再度宿营,这次宿营位置不错,靠着一条河,两侧都是坡谷,能遮挡风沙。

    宿营之后,许多民夫都去河边洗涮自己,实在是这几日一路北行,身上已然像是被贴了好几层沙子,之前是没条件,现在有条件肯定得把自己拾掇一下晚上也能睡个安逸觉。

    那仨路人甲打水的打水,收拾干柴的收拾干柴,搭帐篷的搭帐篷,薛三只需要负责做饭。

    营地里是有伙食的,毕竟大部分民夫可没“老郑家”这么好的条件,但营地里的伙食,和这里的小灶比起来,只能算是猪食了。

    郑凡在河里洗了澡,上岸时,看见站在岸边的梁程。

    看到这一幕,让郑凡一时间有一种公主在野外洗浴将军负责在外把守看护的感觉。

    这些心思自然不可能说出来,哪怕开玩笑也开不得,太恶心。

    不过,梁程显然也不是在这里负责把风,当郑凡上来后,他主动走到郑凡身边,很严肃地道:

    “主上,今晚,大概要出事了。”

    “怎么了?”

    “这个宿营位置,主上觉得如何?”

    郑凡仔细思考了一下,他并不懂古代打仗,上辈子也算不上一个军迷,所以,只能通过自己的视角和思维分析道:

    “这里,一可以保证水源,二峡谷内安营,可以减少防御面积,如果有敌人偷袭,也能更好地防御吧,也不怕敌人截断水源。”

    “主上英明。”

    郑凡觉得这些人都学坏了,很没有诚意的马屁像是不要钱一样,而且,郑凡知道这句马屁只是铺垫,下面肯定有……但是。

    “但是,主上可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如果在这里扎营的,是三千军士,哪怕不是野战的精锐,但只要是正规的军士的话,倒是可以凭借这里的地利条件守出效果。

    然而,主上,这里满打满算,只有两百余兵士,还有两百多名和我们一样这种自带甲胄兵器的,剩下的,则基本都是普通民夫。

    只需要几百骑,从一侧主攻,再从另一侧袭击,整个大营必然溃散。”

    这些个民夫到底是怎样一个质量,郑凡也看见了,按照郑凡说的,一旦有偷袭,让这帮大部分连兵器都没有的民夫忽然化身铁血战士,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反而会成为炸营的关键,直接导致营地从内部崩盘。

    “这个事,你和那边的军头说了么?”郑凡问道。

    梁程摇了摇头,指了指远处的那支骑兵,道:“另外,有一件事很奇怪,骑兵拿来护送粮草队伍这很正常,但这支骑兵,却没有散开去当哨骑,这几天来也一直成建制地缩在一起,与其说他们是在护送粮草队伍,倒不如说他们更像是在监控民夫。”

    “是哦。”

    梁程一说,郑凡也发现了这个现象。

    “你以前打过仗么?”郑凡忍不住歪楼了。

    梁程目光中露出了追思之色,回答道:“在上古时,打过。”

    “哦。”

    是在《僵尸梁程》番外篇里的么?

    郑凡对这些细节记不清楚了。

    这时,薛三的声音忽然从二人身后传来,宛若鬼魅。

    “主上,我发现了一个很不对劲的地方。”

    薛三说话时,郑凡只觉得一股寒意直接从后脊梁位置袭来,让自己倒吸一口凉气。

    但这会儿郑凡只能强忍着被惊吓的余韵,问道:

    “怎么了?”

    “刚刚做饭时,属下就想着去粮草车那儿淘弄点儿粮食出来,毕竟谁知道多久才能回去,咱自己带着的粮食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

    为了不被发现,属下故意选择粮车最下面的粮袋,谁知道…………”

    薛三摊开自己的手掌,

    一粒粒石子儿从其掌心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