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天下 > 第一一零章好兄弟,好祭奠

第一一零章好兄弟,好祭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一零章好兄弟,好祭奠

    “忘了这件事,忘了我这个人吧。”

    韩陵山在上船之前有些不忍心,还是告诫了鲁文远一声。

    “千户何出此言?”

    韩陵山叹口气道:“国事纷纷,你我都不过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而已,生死存亡终究没有办法自主,府尊为官清廉,就好好的治理潮州,为我大明看守好这块风水宝地。”

    鲁文远怵然一惊,瞅着韩陵山道:“千户要去何处?”

    韩陵山摇摇头道:“我去赴死。”

    “为了大明吗?”

    韩陵山重重的点点头道:“为了大明。”

    说罢,就转身登船。

    鲁文远长揖不起,朗声道:“天下人或者不记得千户,鲁文远却记得,若千户身死,鲁文远四时八节不敢忘记祭奠千户。”

    话说到最后,泪水居然糊满了双眼,哽咽不能言。

    船离开了。

    鲁文远依旧站在海岸上久久不愿离去,他很清楚,在大明朝,这样的汉子不多了。

    崇祯八年的时候,郑芝龙以大明水师提督的名义讨伐不肯臣服的海盗刘香。

    郑芝虎随征,战刘香于广东海上,“口含钢刀,手持藤盾牌,船尾绳荡跃”跳至刘香船上格斗,“格盗殆尽”几乎杀光刘香手下海盗。

    却大意中伏,遭到渔网网住掷入海里,溺毙。

    芝龙哀痛万般,为之昏厥。刘香则为芝龙所败,自杀。

    由于事发地靠近虎门海滩,人们就传说“地名克人命”,比如落凤坡之凤雏庞统,比如绝龙岭之闻太师。

    有谄媚者在虎门海滩修建了一座郑芝虎庙,听说颇为灵验。

    这没有办法不灵验,郑芝龙与郑芝虎少年时一同被父亲驱逐出家门,兄弟两相依为命,共同打下了郑氏偌大的江山,现在最靠得住的弟弟死了,连一个孩子都没有留下来,你让郑芝龙如何不为弟弟阴间的事情谋划一下呢?

    来郑芝虎庙求财的,一百个人里面有一个走路的时候突然捡到一锭银子,前来鸣冤的有实在是太过凄惨的,一觉醒来之后发现仇人全家都死光了,这不过是一种普通的操作。

    郑芝虎死后,郑芝龙的五弟郑芝豹才真正的登上了海盗船。

    说起郑氏龙虎豹三兄弟中,唯有郑芝豹的学问最高,因为他是云昭名义上的同窗——同为南京国子监的监生。

    云昭是国子监的监生,却从没有到过南京,郑芝豹也是国子监的监生,同样一辈子没见过南京国子监的大门是什么样子的。

    所以说,云昭跟郑芝豹一见面就成了知己。

    云昭绝对不会成为郑芝虎的知己!

    因为云昭要是干掉郑芝龙之后,郑芝虎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哥哥复仇且不死不休……而郑芝豹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是读书人,而且又是冥冥中的同窗,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商量的呢?

    人世间最有用的一个词汇就是“商量”这两个字。

    生死兄弟会因为商量一下之后就反目成仇,生死大敌也会因为商量这两个字在一夜之间成为亲密无间的兄弟,这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

    云昭在给韩陵山的文书中说的很清楚——郑芝豹想当老大已经想了很长时间了。

    开创郑氏基业的是郑芝龙,郑芝虎兄弟两,如果这‘龙智虎勇’兄弟两都在,借给郑芝豹一颗龙胆他也不敢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可是,谁让老二死了呢?

    郑芝豹成了老二之后就发现这个位置非常的不好,作战的时候要第一个上,逃跑的时候要最后一个跑,这样才能让大家放心跟随。

    可是,当老二太惨了,死亡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所以,郑芝豹就想当老大,然后再找一个愚蠢的倒霉鬼当这个老二……据说,大哥的儿子郑森非常的合适。

    事实上,郑芝豹从来都没有说过,或者表现出自己有想要干掉自己大哥的想法。

    可是,云昭却能清楚无误的明白郑芝豹对蓝田县的要求,在他的眼中,郑芝豹就差揪着他的脖领子质问他,为什么还没有干掉他的大哥。

    郑芝龙每年十月初二会带着两艘船离开漳州,去虎门海滩看望郑芝虎,这时候,郑芝龙的身边只有不到五百人的护卫队伍。

    这些话是郑芝豹与云昭喝酒的时候深情的讲述出来的,那时候的郑芝豹酒意朦胧,对自己的二哥充满了思念之情,恨不得立刻离开玉山,亲自去虎门海滩拜祭自己的两位……不一位哥哥。

    还说,如果不是俗务缠身,他一定会立刻去的……如果谁要是能帮他完成这个短暂的心愿,谁就是他亲亲的兄弟。

    虽然当郑芝虎的亲兄弟很容易被他祭奠,不过,云昭是不怕的,他需要祭奠的人更多,如果有需要,就是郑芝豹这个同窗,他也不是不能祭奠。

    为此,云昭举杯声称自己便是郑芝豹的好兄弟,还说天下兄弟都是一家人,兄弟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只要兄弟快活,他这个做兄弟的也一定快活。

    韩陵山离开潮州去虎门,就是为了让县尊新认识的兄弟更加的快活。

    铁板一块的海盗对蓝田县发展海军非常的不利,相互猜忌并且各自立下山头的海盗才适合让韩秀芬一口口的给吞掉,最终把海盗们统统变成有纪律的新海军,这对大明朝是最有利的。

    如此一来呢,海上贸易一定会更加的繁荣,对蓝田县的物资进出口有极大的好处。

    云昭急需的很多种物资,关中根本就找不到。

    如果只是为了生活,关中现有的物资种类足够了,可是,要想急需发展工业,发展科技,很多东西就必不可少,比如橡胶,比如硫磺。

    云昭看到了韩陵山送来的加急文书,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让韩陵山去做事情,总是很费人。

    这一次,他从潮州招收的这批人手也不知道有几个能活下来。

    韩陵山在信中说的很是清楚,想要偷袭郑芝龙这种当了一辈子海盗的人基本上没有可能,他手下的五百海贼的战力一定足够强悍,更不要说在虎门附近,就有他的大量属下。

    所以,这一次将是一次经典的突袭战,集中所有兵力,一次性投放进入作战,争取在战争初期就与郑芝龙形成胶着之态。

    然后再由他带着十个玉山老贼,强行突破,将郑芝龙斩首,然后迅速乘船离开。

    当然,这一切都是最坏的状态,必须在炸毁郑芝虎庙没有弄死郑芝龙之后才会实施。

    为此,他特意准备了一千斤火药。

    这种文书杨雄自然是没资格看到的,文书是钱少少拿来的,就是他,也不知道里面的全部内容。

    云昭亲手将文书锁在一个铜皮盒子里,钱少少熟练地用了火漆,查看完整之后,才交给了杨雄。

    这些东西是不会进入档案的,所以,杨雄就把这个盒子锁进了一个巨大的铁柜子里,这封文书以后恐怕很难再见天日。

    “明日就是九月九重阳节,我答应给宁夏镇调拨的二十六万枚银元,至今只到了一半,另一半,你能在二十日之前准备妥当吗?”

    云昭对钱少少的工作进度非常的不满。

    钱少少叹口气道:“福王比您想的还要吝啬。

    洛阳城的官兵们还算卖力气,李洪基至今还没有攻破城墙,再等三天,等城里的火器使用光了,我就不信福王不肯找我买火药跟炮子。”

    云昭皱眉道:“我没想加大李洪基攻破洛阳的难度,所以,火药,炮子是不会给的。”

    钱少少道:“这就是一个说法,我拿到钱之后当然不会给福王火药跟炮子,即便是有火药跟炮子,也是卖给李洪基的货物,最多让福王使者在交钱的时候看一眼。”

    云昭点头道:“李洪基占据了洛阳,我们跟朝廷之间的联系就会断开,秘书监的人认为,这样方便我们蓝田县做很多事情,尤其是界碑,也不用偷偷摸摸的跑了,可以正大光明的竖在那里。

    弄钱的事情要快,宁夏镇等这笔钱用已经等好久了。”

    钱少少郁闷的道:“等洛阳城破的时候,我们安排在福王府里的人手就能趁机转移福王府的财货了,为什么一定要我现在就去骗钱?

    反正都是你的钱!”

    云昭抬头看了钱少少一眼道:“是蓝田县的钱!我要那么些钱做什么?”

    “可是,岳阳那里又给你送来了好大一笔钱,你为什么不用这笔钱?”

    云昭冷声道:“你在教我怎么做事情吗?”

    钱少少瞅瞅四周,看到了一群冰冷眼神,连忙道:“好,好,这就去,这就去,我亲自走一遭洛阳。”

    云昭道:“洛阳如今兵荒马乱的你去洛阳做什么?”

    钱少少愤怒的道:“福王看不见我,如何会掏钱?”

    云昭道:“那是你还没有把福王逼急,动动你的狗脑子,告诉福王不用自己全部出钱,卖火药跟炮子是为了整个洛阳城的人。

    他只需要站出来,告诉所有的富贵人家,不出钱就是个死!”

    钱少少安静了下来,瞅着云昭道:“那你不仅仅要福王的钱,也要那些大户人家的钱是吧?”

    云昭淡淡的道:“他们不肯搬家来关中,就是对我的冒犯,惩处一下有什么问题?”

    “可是,你们刚刚没收了大户人家大量的土地,这个时候,那个有钱人敢进来?”

    云昭抱着双手笑道:“生命安全是钱能衡量的吗?他们完全可以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