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都市之冥王归来 > 第567章 死鸭子嘴硬

第567章 死鸭子嘴硬

作者:流浪的法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父亲,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会不会是那乡巴佬搞的鬼?”

    汤家铭忧心忡忡的问道。

    汤胜华夹着香烟一摆手冷笑道:“你觉的可能吗?这可是江东军区的人,又岂是他一个毛头小子所能是的动的?”

    “我不过是觉的有些晦气罢了!”

    “妈的,浪费老子的时间!”

    父子俩咒骂了几句,并未真放到心上去。

    汽车很快到了码头,还没下车,刘爱国又跑了过来,敲了敲车窗。

    “又怎么了?”汤胜华摁下车窗不耐烦的问道。

    “汤先生啊,不好意思,去云海客轮的票已经卖光了。”刘爱国汗颜道。

    “有没有搞错?”

    “折腾了两三个小时到了这,你告诉我票卖光了?”汤胜华打开车门,暴跳如雷叫骂道。

    “也是怪了,平素好几班船,生意都是冷清的很,今儿也不知道为啥就没票了,连跑私船的也没影了。”

    刘爱国一脸郁闷道。

    “你这副市长当着是吃干饭的吗?”

    “高速口你说不上话,渡口你又说没船,搞什么鬼?”

    汤胜华恼火的很,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劈头盖脸的骂道。

    随同来送行的,不乏一些本地名流,堂堂副市长被当面重斥,刘爱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生丢面。

    不过他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咬牙挤出一丝微笑道:“汤总,我给你订高铁票吧。”

    说完,给秘书打了个眼神。

    秘书马上拨打电话,没说几句就挂断了,耸了耸肩道:“汤总,武警部队正在进行反恐演戏,机场、车站为演戏模拟场所,要不您还是多留一天吧!”

    “什么?机场、高铁站也封了?”

    汤胜华惊的目瞪口呆。

    “这也太巧了吧!”

    “咋啥好事都赶在了今天。”

    “父亲,不会是那小子动的手脚吧?”汤家铭挠了挠头,一脸郁闷道。

    汤胜华陷入了沉思!

    昨天刚跟人打赌,今天交通就实行了管制,这到底是意外呢,还是那小子却有这通天的本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

    “回黄金山庄!”

    汤胜华一拳锤在车门上,破口大骂。

    他决定了,就算出不了江东,也不能去温家。

    他丢不起这人!

    一行人悻悻的回到黄金山庄,还没入山庄,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这又是怎么了?”

    汤胜华近乎崩溃式的探出头喝道。

    “汤总,对不住了,你与汤家铭先生已经被拉入了黑名单,不得入住黄金山庄旗下连锁酒店!”

    保安冰冷道。

    “万小芸这婆娘是不是疯了,居然敢拉黑我?”

    汤胜华指着鼻子,咆哮道。

    “你立即给万小芸打电话,就说是我说的,让她马上赶过来给汤先生道歉,要不然,我让她好看!”

    刘爱国摆出官腔呵斥道。

    他是主管工商的副市长,可谓是这些商人的阎王爷,还镇不住一个本地人,除非她万小芸是不想混了?

    “刘先生,只怕你还没这么大面子吧,赶紧哪凉快滚哪去,要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

    保安手一招,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提着警棍逼了过来,作势就要打。

    刘爱国原本还想发飙,秘书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刘爱国顿时浑身一颤,吓的脸色煞白,哪里还敢端架子。

    “妈的,我看你这官是白当了。”

    “走!”

    汤胜华哪里这般丢面过,他就不信了,偌大一个东州,还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然而,让他绝望的是,一直转到了晚上八点多,整个东州市,竟然没有一家酒店收留他。

    甭说酒店了,就是街边的小旅馆,也是如避瘟神。

    父子俩饿的前胸贴后背,又饥又渴,可笑的是,任凭拥有几百亿的资产,他们连一根香肠,一个茶叶蛋都买不到,更别提吃山珍海味了。

    整座城市,突然间仿佛成了囚牢。

    更可恶的是,刘爱国这家伙找了个借口,赶紧开溜了,那手机怎么打,都是关机。

    饶是汤胜华见多识广,也是一阵莫名的恐慌,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这个残酷的世界给抛弃了。

    “父亲,咱们不会被活活困死在鬼地方?”

    汤家铭拼命的嚼着口香糖,用来化解饥饿、疲惫的困苦。

    “妈的,邪门了!”

    “走,先去你温伯伯家垫饱肚子再说。”

    汤胜华饿的头晕眼花,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驱车前往温宅。

    ……

    温宅内。

    温静之与李素梅时不时望着大厅的闹钟。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汤胜华父子与秦羿到现在还没动静,按理来说双方斗法到了这个时间也该有个结果出来了。

    “哐当!”

    伴随着沉重关车门的声音,汤胜华在门口叫门。

    两人连忙迎着这对父子进了大厅。

    “胜华,怎样了,瞅着你气色不太好啊。”李素梅见汤胜华脸色苍白,颇是担忧。

    汤胜华一拂大背头,清了清嗓子道:“还能怎样,我呀,到云海转了一圈,又折了回来,只是今儿天闷的很,有点晕车罢了。”

    “不是我说你啊,你好歹也是一个国际总裁,哪能真跟一个孩子较真,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温静之摆了摆手,笑劝道。

    “静之,俗话说‘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昨儿那么多人,咱不能在素梅面前丢人不是?”

    “别说这么多了,赶紧弄点吃的来吧,坐了一天的车,可是没饿坏我。”

    汤胜华死鸭子嘴硬,撒起谎来,那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老温、素梅啊,我得回宾馆开个远洋视频会,就不在这里逗留了。”

    “你放心啊,雪妍上济大,那也就我一句话的事,我跟济大校长,那可是老熟人了。”

    饭菜上桌,父子俩就像饿死鬼投胎一般,狼吞虎咽了一番。

    待酒足饭饱以后,汤胜华起身就要走,他可不想让秦羿堵在这里,到时候面子上过不去。

    他要走,温静之也不好留。

    刚走到门口,门从外边打开了。

    门口站着的,正是汤胜华此刻最不愿意见到的人,秦羿!

    “汤总,别急着走,今晚的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秦羿一拂长衫,不疾不徐的与温雪妍并肩走了进来,冲汤胜华森然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