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凰归之鬼医魔后 > 第212章 绑在石柱上的男人

第212章 绑在石柱上的男人

作者:沫钰倾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象过无数种与皇妹再次见面的场景,可太上女皇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是今日的局面。

    怀里这个女人,触手可及的瘦弱,几乎全身只剩下皮包骨头,她的气息紊乱虚弱,嘴里语无伦次的呼唤着皇姐,说出的话都带着含糊不清的哭腔,听上去那么无助,那么痛苦。

    而这个女人,是她亲生的皇妹,从小一起长大的至亲啊!

    太上女皇再也无法顾及曾经那些往事,心疼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别怕……我是皇姐,不是幻觉,就是皇姐来救你了,你看着我,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皇姐带你离开这里,不要怕!”

    “不,不是的,你是谁,你不是皇姐,皇姐不会来这里的,不……你是不是又想利用我去害我的皇姐?我告诉你,你做梦!我就是死,都不会让你伤害我皇姐的,你休想冒充她来骗我!”

    岂知,听到太上女皇的话,女人突然反应剧烈的叫喊着,又想利用她?

    何来的又?

    然而这些事,太上女皇已然无暇顾及了。

    “梓月……”

    颤抖着声音,太上女皇唤出了她皇妹的乳名。

    因为身份注定不同于寻常人家的百姓,所以这个名字自从她们长大以后,她就没有再叫过。

    也正因为如此,被她揽在怀里的人听到梓月这个名字浑身一震,然后瞬间无法自控的泪如雨下!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

    她已经有多久没听到有亲人唤她的乳名了!

    她甚至从未告诉过尘翊自己的乳名,只让他唤自己月儿,她说觉得月儿听上去就像月亮一样神秘宁静,尘翊便一直这样唤着自己。

    只有她的父皇母后和皇姐曾这么叫过她,这么亲切熟悉的名字,她太久都没有听到了,甚至连她自己都快忘了梓月这个名字!

    就连她自己都快忘了啊!

    那么旁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她的乳名呢?

    难道说,面前这个抱着自己的人,真的是皇姐?

    不是她的幻觉,不是假冒的!

    皇姐真的来救她们了!!

    梓月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听到这个称呼的她眼角的泪在瞬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滴接一滴的砸了下来,可她脸上露出的却是多年未曾有过的笑容。

    “皇姐!梓月好想你,我好痛苦,皇姐……”

    梓月说着,用手捂住自己的脑袋,这些年的折磨对她造成的不止是身体上的伤害,更多的,是心灵上的。

    若不是抱着一线希望,祈求着让自己有幸看上一眼自己那刚出生便被迫分离的儿子,她恐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太上女皇心疼的把怀里的妹妹抱的紧紧的,感受到她冰凉的体温,一边用玄力熨帖着她周身上下,一边轻声抚慰着:“过去了,都过去了!梓月别怕!”

    感受到久违的人的体温,这温暖的熟悉感让梓月的大脑恢复了清明。

    她颤抖着拉住太上女皇的手,指着旁边一个很小的房间哀求道:“皇姐,救尘翊,求求你,帮我救尘翊,他快不行了,尘翊他,他……咳咳咳!!!”

    梓月大概身体太过虚弱,情绪激动起来便咳嗽不止。

    甚至于就连呼吸都变得很是困难,说没说完,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楚千璃见状连忙往她的嘴里塞了两颗提前准备好的丹药,这丹药入口即化,药效更是立竿见影。

    服下丹药后,梓月才缓缓止住了咳嗽,拉着太上女皇的手颤抖着嘴唇不停重复着:“皇姐,尘翊,救尘翊,求求你了……救他……”

    不得不承认,在找到她的皇妹时,她那满心欣喜激动的情绪,竟让她忽略了那个男人!

    听皇妹求她救人的太上女皇这时才反应过来,这里就只有皇妹一个人啊!

    尘翊呢?

    不是说这里有两个人的气息?

    那还有一个人在哪?

    太上女皇顺着梓月的手指看过去,那里是一个黑漆漆的完全看不清里面情况的房间,房门口有一扇半人高的小门虚掩着并没有关死,也是从那里,冒出一丝白色的微弱的光亮。

    尘翊在那里?

    为何听到他们的动静却不出来?

    蓝洛羽原本站在最后面,但听到皇姨提到尘翊,她的父君的名字……

    她的脑海里就盘旋着皇姨的一句话:他快不行了!

    不可以,怎么可以,她都还没有和他说上一句话,他怎么能死!!

    不顾抱着皇姨不敢撒手的母皇和正在给皇姨检查身体的楚千璃,更管不得前方那扇小门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听着自己疯狂加速的心跳,蓝洛羽鬼使神差的冲了过去,一把将这扇虚掩着的门推开跑了过去。

    还未跑进门里,蓝洛羽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这味道令她的心都惊的几乎漏跳了一拍。

    跑进小门里,而这扇小门里面的情形,更是让她大吃一惊!

    小门里有一根粗壮的石柱,石柱后面冒着阵阵白光。

    透过微弱的白色光芒,蓝洛羽进门便看到一个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甚至几乎已经看不出人形的男人,被紧紧的绑在屋里的石柱上。

    石柱后方有个神秘的石台,石台上好像画着一些纹路,只是看不太真切,这石台与石柱紧紧相连。

    男人的头低垂着,他的手脚腰腹都被一根铁链紧紧的捆住,与石柱绑在一起。

    尽管铁链勒得很紧,他的膝盖还是微微打着弯,可以看出,他整个人已经是瘫软的状态,全靠这根铁链才能让他保持直立的姿势。

    没有起伏的胸口让人根本分不清他是晕倒了还是已经死去。

    他的衣服上满是血迹,或者说,他的衣服已经被血彻底染红,就连他脚下的地面上都是一摊一摊已经干枯的血液。

    原本黑色的地面已经变成一片深红色,看上去好像是日积月累的流淌浸泡,让血液渗入了地面,与地面合为一体了!

    而他的血就好像流个不停一样,导致有的地方的血色已经深的好像和地面融为一体,有的地方却是刚刚干涸没有多久,还只是暗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