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财运天降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为什么要算计我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为什么要算计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梅林小筑会议室里,一屋子都是人。

    站在最外围的,是身形矫健的家族执行队员,此时,他们目不斜视,严阵以待,随时等待着命令的下达。

    中间就是江春南,朱大有,沈万贯这些江南所的核心领导。

    此时,他们都围在陆原的身后,陆原面前,正播放着酒店的监控画面。

    “三少爷,我已经从马波口中套问出真实情况了。”朱大有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高档羊毛西服,西服上的点点血迹,宛如花朵绽放一样,触目惊心。

    他的脸上,也有血迹,让他一贯有点严肃的面孔,显得有几分可怕。

    他刚审讯完马波,来不及换衣服,就赶着过来见陆原了。

    “马波去机场接了周小姐之后,在车上就给周小姐下了药,然后带到了郊区的一家酒店。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对周小姐无礼,周小姐就苏醒了,然后,周小姐在逃跑的时候,被一辆车撞了。”

    “从酒店门口的红外监控视频也可以看到,周小姐在晚上11点45分被撞,肇事者加速逃逸,马波也溜走了,画面显示,周小姐躺在地上,足足有一个半小时……”

    陆原紧紧的看着监控视频,画面的角落里,一个瘦弱的身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很久很久,没有人发现,没有人救护。

    那正是周允,陆原看得心疼至极。

    “不过在凌晨一点15分左右,此时来了一辆车,在周小姐身边停下来了。”朱大有指着画面,画面上,车里下来了两个人,手里似乎还拿着在周允身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就把周允抬上了车。

    “查到了那辆车的车牌了吗?金陵市内所有医院都调查了吗?”陆原哑声问道,也许是好心人把周允送到了医院了吧。

    “三少爷,金陵市所有大小医院和诊所,我们全部调查了一遍,没有周小姐的下落。而且……”说到这里,朱大有咬了咬嘴唇,“而且带走周小姐那辆车,没有车牌,那是一辆黑车,我们正在调查,不过那黑车里的人也是行家里手,几乎把能躲避的监控全部躲避掉了,而且已经出城了……”

    咚!

    陆原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

    “周允,你,你为什么要背着我认识马波那种人,为什么要上他的车……”陆原抓着头发难过的不能自已,他想不通,“不过我不会怪你的,只要你能平安被我找到。”

    “三少爷,你误会了周小姐了,据马波交代,他和周小姐是不认识的,只是有人打电话给他,让他去接周小姐,我在马波的宝马车里找到了周小姐的手机,但是通讯录里面你的号码被替换了。”

    朱大有把周允手机递给陆原,当看到短信的时候,陆原真的震惊了。

    原来,有人在算计周允!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

    “三少爷,马波也交代了,给他打电话的人是叫……”、

    “郑泫雅。”陆原明白了,全明白了。

    是郑泫雅那个女人,操纵了这一切。

    她假意接近周允,在登机前周允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主动让周允向自己透露两人合好的事情,让陆原以为她现在和周允关系好了。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相信她的。

    而自从上了飞机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被郑泫雅操控了。

    好深的心机。

    “是的,三少爷,我们把她带来了!”

    朱大有说完,一个女人就被推了进来,正是郑泫雅。

    “陆少,我……”

    郑泫雅从父亲那里知道陆原开始全城搜寻的时候,心里其实有点害怕了,她觉得自己低估了陆原对周允的喜欢。

    而当朱大有带人在学校里抓走她,带到这里来的时候。

    郑泫雅心里更害怕了。

    她觉得,自己根本不懂男女之间可以爱到多深。

    因为,她也从来没有真正的经历过爱一个人,她和李文博那些人,只不过都是相互利用而已。

    啪!

    陆原直接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够凶的,抽的郑泫雅差点摔倒了,她就觉得半个脸都不属于自己了。

    “起来!”

    朱大有抓着郑泫雅的头发,又送到陆原面前。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周允?为什么要算计我们?”

    陆原红着眼睛,愤怒的看着郑泫雅,刚要继续抬起手。

    “呸!”

    不料,本来脸上刚才显得很害怕的郑泫雅,突然一口唾沫,喷到了陆原脸上,“呵呵,你还说我。”

    郑泫雅突然神情竟然变得十分镇定,冷笑一声,“亏你还是她男朋友呢,既然你她约好了要去接她,既然你爱她,为什么要听我的话呢?为什么我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为什么你不亲自去机场看一看,为什么你听说被接走了,也不去调查一下,不去看一看到底谁接走了她?说到底,你还是不够爱她,你还是不关心她!”

    “我……”

    陆原没想到郑泫雅竟然冒出这么一段质问。

    不由就愣住了,一时呆在那里。

    也是,陆原也确实很后悔昨天自己没有这样去做。

    “呵呵,而且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昨天趁着酒性,把我玩了一个晚上,弄得我死去活来的,怎么,现在又要抽我?你还是不是男人?!看看你把我玩的吧,大出血,都撕裂了,这是我今天去医院的检查报告,睁大你的狗眼看看!”

    说着,郑泫雅把手里的检查报告甩到了陆原身上。

    哗啦啦,好几张纸,飘了一地。

    “自己女朋友不见了,不去找,还带别的女人去开房,昨晚你扑在我身上干了什么事情,你心里清楚!怎么,想要了就干我,不想要了就打我?这就是你对待女人的方式?!”郑泫雅继续冷笑着,突然一仰脸,“好啊,你打吧,最好打死我!反正我也是你的女人了,我知道我比不过周允,你想打就打死我吧!”

    “你!”

    被郑泫雅这么喷了一脸,陆原扬起的手,只能慢慢的垂下。

    “滚!”

    陆原指着门口。

    郑泫雅用力的甩开朱大有的手,趾高气昂的走到门口,回头,看着满屋子的一圈人,“你们都睁大眼睛看看我,记住了,我是你们少爷玩过的女人,昨天晚上,他在酒店的床上把我搞的都出血了,昨天我还是他身下承欢的女人,今天他打我,还让我滚,记住你们少爷的为人!”

    说完,郑泫雅这才神气的离开。

    “三少爷,我可以做掉那个女人,让她彻底的从人间消失。”看到陆原被郑泫雅逼得无话可说得样子,朱大有心里也气的可以。

    这女人,太可恶了!

    竟然敢这么跟三少爷讲话,杀无赦!

    “算了,先不管她。”

    陆原现在心烦意乱,不过他很清楚,目前其他一切都要靠后,最主要的还是周允的安危,“你们,现在全力去调查那辆无牌车的下落,找到周允!”

    “是!”

    等众人离开,陆原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房间里。

    周允,你在哪儿?

    此时,一个日式的推拉门房间里,格珊纸窗户,倒映出外面的阳光下的树影。

    榻榻米上,躺着一个白裙少女,双眼紧闭,似乎没有了生息一般。

    “看地上的痕迹,撞她的车子,车速起码有一百码以上,她竟然没死,也是个奇迹。”

    屋子里,还站着两个人,都穿着简单的黑色和灰色布衣,两人一高一矮。

    “她没死,并不是奇迹,而是因为这个。”

    高个子手一展,手心里一个圆形的玉坠,玉色古朴沉重,仿佛有几千年的历史一样。

    只不过,此时,这玉坠上,隐隐有一道裂纹。

    “你是说,这块玉凰保护了她?”

    “没错,这块玉凰可以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保护主人三次,每保护一次会出现一道裂纹,保护三次之后,会自动碎为粉尘,也是我们哥俩运气好,提早找到了玉凰,要不然,以这小丫头娇弱的样子,恐怕很快就会用完三次,到时候,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这丫头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有如此宝贝?如果不是因为玉凰感知她身遭大难,发出常人听不到的鸣叫,被我们手里的玉壶感知,我们也绝不会想到这个小丫头身上竟然有如此宝物。”

    矮个子手里头拿着一个玉壶,通体碧绿,看起来也是珍品。

    “怎么,你认不出来吗?”

    高个子说着,把白裙少女脸上的秀发拨开,露出容颜,“这不就是慕容家的二小姐慕容虹吗?二十年前,咱们不还是参加过她和曹云风的婚礼吗?”

    “是,是了……”

    矮个子似乎这时候才第一次认真看那少女的脸,不由大惊,“可,可是按道理,慕容虹今年都四十多岁了吧,怎么,如此年轻?!”

    “呵呵。”高个子微微一笑,“所以,她自然就是慕容二小姐的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