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天骄 > 第1543章 开局,主控权

第1543章 开局,主控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乱急得不行,北王却不受他干扰,仍旧不紧不慢地用膳,连正眼也不给凌乱一个。

    凌乱气得没法,拉了拉楚九歌的衣袖,“楚九歌,你不管管他。”

    “吃饭皇帝大,有什么事,吃饱了再说。对了,凌乱,你吃饭了吗?陶罐里还有闷好的米饭,要是没吃,你就自己盛。”楚九歌倒是理了凌乱,可却没有站在凌乱那边。

    “你们夫妻真是……”凌乱已经没有脾气了,“算了,你们都不急,我急什么。”

    凌乱放弃了,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决定听楚九歌的,先吃饱了再说。

    陶罐里剩下的米饭不少,足够一个大男人吃饱,可是……

    没有饭碗。

    凌乱找了一圈,又问了楚九歌一句,确定没有多余的饭碗后,盯着陶罐看了半晌,最终无力地端起陶罐坐到桌子边,正要开始吃,却又发现没有筷子。

    “你们两个请人吃饭,就不能有一点诚意吗?”凌乱放下陶罐,心里说不出来的暴躁。

    就没有一样是合他心意的,这两人简直是要逼死他。

    “你可以不吃,没人请你。”北王抬眸,冷冷地道。

    凌乱本已放弃,听到北王的话,赌气的道:“我偏要吃。”

    凌乱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楚九歌与北王手中的筷子,发现他们俩用的筷子就是拿木头削的,便跑到一旁,寻了一根合适的小树枝,削了一双筷子出来。

    凌乱是个有强迫症的人,他削出来的筷子不管是大小、长短还是纹路都没有什么两样。看着手中没有一丝毛糙的木筷,凌乱的心情好了不少。

    然,他的好心情,只维持到他拿着筷子回来。

    看着桌上空空的菜碗,凌乱差点哭了:“你们两个……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们俩怎么了?”楚九歌一脸无辜地看向凌乱。

    “你们叫我一起吃饭,可一个菜也不留给我。”最可怕的是,连菜叶子都没有,盆子里只有汤汁。

    楚九歌笑了,“我只叫你吃饭,没有叫你吃菜。”

    她能告诉凌乱,北王看到凌乱抱着陶罐过来,就加快下筷子的速度,在凌乱去削筷子的时候,北王更是淡定端起盘子,把所有的菜都往碗里倒吗?

    作为北王妃,为了维护北王的形象,她必然是什么也不会说的。

    “不吃,就滚!”北王放下碗筷,不客气地道。

    “你们……行,我吃饭!”凌乱已经没有脾气了,抱着陶罐,忿忿地往嘴里塞白米饭。

    他筷子都削好了,不吃,那不是太吃亏了?

    凌乱带着气,拼命地往嘴里送饭,而后往地上一躺,“吃撑了!”倒不是米饭太多,而是吃太快,顶嗓子眼了,难受了。”

    北王没有搭理他,与楚九歌一道收拾碗筷。

    两人配合默契,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凌乱悄悄地睁开眼,看着北王与楚九歌忙忙碌碌的身影,眼眶突然红了……

    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平淡,充满烟火气息。

    然,他此生都不可能拥有。

    “好气!”他当时为什么打不过北王?

    他要是能打得过北王,娶楚九歌的人就是他,他就不用羡慕北天骄了。

    凌乱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憋屈,他忿忿地闭上眼,用力揪着地上的草……

    突然,腰间一疼。

    凌乱吓的一个激灵,一个鲤鱼打滚,就跳了起来,“什么……”

    “明晚,便会有风吹向山顶,是吗?”北王站在一侧,淡淡地开口。

    “北天骄,你要吓死人吗?”凌乱气得快要炸了。

    他怀疑,他给北王卜的那一卦有问题,大凶的不是北王而是他。

    “问你话。”北王脸一冷,凌乱顿时气竭,丧气无比地点头,“不是早跟你说了吗?就是明晚。”

    “应池的药材,什么时候能送到?”北王又问。

    “在桃花镇了,最迟明日就能到。”凌乱嘟囔道。

    北王指间夹着一张纸,递给凌乱,“按这个方子,将药配好,辗成粉沫。”

    “我去做?”凌乱疑惑地看着北王。

    “不然,你要本王去?”他现在不可能离开不周山,不可能离开楚九歌。

    甚至,他都不敢让楚九歌离开他的视线。

    在山脚下,看到楚九歌躺在血泊的刹那,他险些疯了!

    不周山的人要庆幸,庆幸楚九歌没有事,要是楚九歌死了,他不介意拉不周山所有人去陪葬。

    “行,我去!”凌乱知道,这个时候北王肯定不会离开不周山。

    北王走了,楚九歌怎么办?

    “嗯。”北王点了点头,又拿出一张火药的方子,递给凌乱,“这是炸药的方子,东西应池这一次也会送来,你按上面的方子配。”

    “炸药?”那是什么东西?

    “杀七用的暗器。”他跟楚九歌提了一嘴,不曾想,楚九歌居然会制作。

    这一点,着实让他惊奇。

    不过,想到楚九歌那一手与经历不相符的医术,北王什么也没有问。

    他知道楚九歌有秘密,不过没有关系,他有一辈子的时间,等楚九歌告诉他。

    就算这辈子,楚九歌不肯对他吐露她的秘密也无事,他们还有下辈子。

    他相信,他终会等到那一天……

    “你居然会?”凌乱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写完了崇拜,“你也太厉害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你居然就仿出来了!”

    北王看了凌乱一眼,移开眼,没有解释……

    凌乱拿着两张药方匆匆下山,走到山脚下,突然反应过来,他要跟北王说的事,一个字都没有说。

    “真是……”凌乱一拍脑门,懊恼地叹气,可随即他又释怀了。

    北王就在山上,要是公子小白扛不住,北王肯定会出手,绝不会让公子小白,和他手下的兵白白牺牲。

    “白担心了一回,我就说公子小白不会那么傻。”凌乱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藏在怀里的药方,却不想药方没有摸到,反倒摸到了龟壳。

    凌乱心念一动,坐了下来,将龟壳掷出……

    他总感觉有什么变了,他想再算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