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冲出迷幻阵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冲出迷幻阵

作者:文兰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人便顺着喧闹无比的繁华街道,边四处张望、边小心翼翼地靠着墙行走,这个地方实在是诡异之至,他们甚至不敢轻易地去和那些人说话。

    万一那些人是阵法中的攻击利器幻化而成的幻像呢?轻易去招惹,只会给他们带来伤害。

    三人正靠着墙壁小心翼翼地行走,突然听见前面锣鼓喧天,一队穿着大红色喜庆衣裳的迎亲队伍,吹着锁啦,打着锣鼓,正簇拥着一顶大红色的花轿,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前。

    那花轿的旁边,正是他们之前见过的那位新郎官。

    那新郎官仰首坐在高头骏马上,一身大红色喜庆礼服,身姿高大挺拔,看上去一副意气风发地模样。

    只见他从马上跳下来,弯下腰望着花轿中的新娘子,轻声说道:“瑶儿,到家了,我抱你下来可好?”

    那新郎官回过头来,明月不由惊呼一声:“华山仙门的逢不识?他怎么会在这里?”

    逢不识不是在小岛上么?他怎么到蓬莱仙岛成婚了?这实在是太诡异了,三人都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此时,那新郎官已经弯腰从娇子中将新娘子抱了出来。新娘子身穿大红色喜服,头顶大红色盖头,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看上去特别娇俏柔弱。

    一阵风吹来,掀起新娘子的红色盖头,露出新娘子一张国色天香的俏脸。

    新娘子浓眉大眼,樱桃小口,身姿妙曼,一副我见犹怜的娇俏模样。

    然而,那张英气十足、貌美如花的俏脸看上去竟如此熟悉,明月心中一跳,忍不住惊呼一声:“墨瑶?”

    这到底是哪跟哪儿呀?逢不识和墨瑶不是都待在小岛上么?为何他们却跑到这里来大婚了?

    这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事,为何会凑到一起了?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明月望着新郎官抱着新娘子向门内走去,叹息道:“九哥哥,我感觉到自己就像做梦一样,难以分清现实和幻境的差别。”

    凤倾城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切,沉声说道:“这里实在是太诡异了,出现的人为何都是我们认识的人?而且,我感觉到我们还会遇到不少认识的人。”

    水颜夕说道:“摄心阵法就是如此,将根本不存在的虚幻变成真实,会让你误以为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其实他们是阵法幻化出来的。”

    明月喃喃地道:“可是,我觉得就是真实的。”

    凤倾城分析道:“按道理来说,摄心阵法会控制人的心魔,让人看到自己心中不愿意见到的场景,为何我们三人看到的场景是一样的呢?”

    明月疑惑地说道:“是啊,这就是让人迷惑的地方。”

    三人正说着话,此时,有个穿着喜庆衣服的老伯满面红光地从屋内走出来,来到他们三人面前,喜滋滋地对他们三人说道:“三位客人,今日是犬子娶亲大喜的日子,你们竟然来了,便是有缘人,还请三位进去喝一杯喜酒,不要推辞才好。”

    明月望着老伯那熟悉的面孔,差点惊跳起来:“江、江一月、义父?”

    如果说明月看见逢不识和墨瑶成婚是极度的惊讶,那么她看见江一月则是极度的震惊。

    明月忍不住想,她既然能看见江一月,那么,她能见到自己的娘亲明语嫣吗?

    明月想起娘亲明语嫣,顿时心中一酸,娘亲已经仙逝了四年之久,她对娘亲的思念,埋藏在心底深处,每每想起来,便心中酸楚。

    她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极度的渴望,她实在是太想进去看看了,她的娘亲明语嫣到底在不在里面?哪怕一切都是幻像,里面是刀山火海,她

    也想进去瞧一瞧。

    老伯呵呵大笑着说道:“姑娘,我叫江一月没错,但是我不是你义父。三位尊贵的客人,里面请。”

    凤倾城和水颜夕对视了一眼,凤倾城露出犹豫的表情,对明月说道:“晓儿,我们还是走吧。”

    老伯不悦地说道:“相识即是有缘,少侠难道连一杯喜酒都不愿意赏脸么?”

    明月坚定地道:“九哥哥,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想进去看看,我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我们会见到如此多的熟悉面孔?”

    水颜夕看了明月一眼,对老伯说道:“那就麻烦老伯领路,我们进去叨扰一杯喜酒。”

    老伯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高兴地边向里面走,边爽朗地笑道:“三位里面请。”

    明月、凤倾城、水颜夕随着老伯走进院子,只见院子极大,高门大户,老伯显然是一位极有身份之人。

    院子里面张灯结彩,院中的树上、屋檐下都挂满了大红色的锦绸,窗户上贴着大红色的窗花,堂屋正上方插着大红色的蜡烛,就连吃饭的桌椅,也是大红色的,端的是热闹非凡,喜气洋洋。

    院子里和大堂中摆满了桌椅板凳,桌上码着山一样地各色美味佳肴,正袅袅地冒着热气,散发出醉人的香气。

    无数宾客们坐在桌边,一脸喜气,正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老伯将明月等三人请到堂屋中的一个桌子边,那里恰好还留有三四个座位。老伯请三人坐下来,立刻便有家仆过来布置好碗筷、倒好美酒。

    这一桌,坐着的人明显是老伯家的重要亲属。

    一位二十多岁地男子站起身客气地说道:“几位快快请坐,随便享用,不必客气。在下乃是不识的兄长,书尘。”

    明月顿时又愣住了,惊呼道:“书、书尘?”

    明月记得逢不识的师兄名叫云书尘,这新郎官的兄长竟然也叫书尘?而且和华山仙门的云书尘长得一模一样?

    她顿时有点凌乱起来,战战兢兢地坐下来,一双美目,在大堂中四处搜寻,想看看她的娘亲明语嫣,是否也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老伯和夫人并排坐在上位,中间隔着一个雕花茶几,那妇人恰好被司仪给挡住了,明月看不到她的面貌。

    此时,司仪高声喊道:“一拜天地。”

    新郎官和新娘子牵着大红色的绸缎花朵,跪在大红色的蒲团上,对着大堂正中摆着的雕像拜了三拜。

    那座雕像是一个五官极其俊美的男子,棱角分明的五官绝美得仿佛雕刻出来的一般,眉目如画却又高贵优雅,散发出一股超脱于物外、主宰万物的霸气。

    明月心中一动,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座雕像,总觉得那座雕像看上去无比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

    明月暗衬道:“竟然连雕像也幻化成了我的熟人?”可是这雕像的真人到底在哪里见过,她实在是想不起来。

    此时,司仪接着喊道:“二拜高堂。”

    新郎官牵着新娘子的纤纤玉手,来到老伯和夫人面前,跪下叩拜。

    此时,司仪往一边让了让,露出老伯身边夫人的真容。

    那夫人三十多岁年纪,肤色如玉,明眸皓齿,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竟说不出来地柔媚动人、真乃天姿国色,她身穿暗红色绣花锦服,看上去雍容华贵、优雅无双。

    那张温柔美丽的容颜,无数次出现在明月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难以释怀。

    这一切都是梦吗?为何虚幻地东西如此真实?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梦非梦、花非花

    、真非真,虚幻如真实,真实如虚幻,明月再难以分清现实与梦幻。

    明月呆呆地望着夫人那张熟悉的容颜,脑中轰然一响,顿时泪如雨下。

    她心中一痛,猛然站起身,扑向夫人的怀抱,哽咽着对夫人喊了一声:“娘亲!”

    所有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纷纷停止了议论,呆呆地看着扑倒在夫人怀中的美貌少女,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新郎官和新娘子站起身,呆呆地看着明月,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老伯猛然站起身,指着明月生气地说道:“你、你是谁?你为何叫她娘亲?”

    夫人抱着明月,温柔地拍打着她的背,柔声说道:“孩子,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你的娘亲。”

    凤倾城赶紧走到明月身边,将她扶起来,脸上也是惊疑不定,客气地说道:“对不起,您长得实在是太像她过世的娘亲了。”

    这夫人的容貌,几乎和他十几年前见过的明语嫣一模一样,几无差别。

    这摄心阵,实在是诡异之至,竟能将人内心深处的隐秘之事,通过演戏一般演示出来。

    但是,为何独独只有明月对摄心阵有幻境反应,而他和水颜夕却只能看见她的幻境,而看不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幻境?

    凤倾城心中充满了无数疑问,他扶着明月,唯恐这摄心阵的幻境对她造成伤害。

    夫人站起身,温柔地对明月笑道:“孩子,我虽然不是你的娘亲,但是却对你一见如故,让我抱抱你,行吗?”说完张开手臂,笑盈盈地望着明月。

    明月望着夫人张开的手臂,从伤心中回过神来,这才觉察到几乎所有人都看着她,明月顿时变得不太好意思起来,脸上现出犹豫的神情。

    此时,长得像逢不识的新郎官走到明月面前,对她说道:“姑娘,你既然和我母亲大人有缘,不妨今日一起嫁给我如何?这样,你便可以日日陪伴着你的娘亲了。”

    凤倾城闻言脸色一变,拉着明月猛然后退了几步,一脸戒备地望着新郎官,呵斥道:“请你自重。”

    此时,所有人都围拢了过来,一脸不善地望着明月三人,刚才喜悦而又融洽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

    新郎官咆哮道:“不愿意留下来,那么,就去死吧!”

    眨眼之间,新郎官手里握着一把匕首,那匕首化成一道流光,狠狠地向明月胸口刺来,眼看明月就要丧命在那剑光之匕下。

    只是,那道流光在碰到明月面前的玉珏之后,四周顿时传来尖锐的呼啸声。眨眼之间,所有的场景全部消失不见,纷纷化为虚无消失在空中。

    明月惊疑不定的站在原地,这里哪里是什么婚礼现场,只见断壁残垣、处处都是破败倒塌地墙壁、纠结的蜘蛛网,刚才的一切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在他们的面前,有一条直直的通道,一直通往街道的尽头。

    街道的尽头是一段一里左右的上坡路,路边杂草丛生没有任何建筑物,站在这边看不到坡路后面的情景。

    三人握着宝剑跑向高坡,这里不知为何感觉特别沉重,每迈开一步都需要使出最大的力气。

    短短一里左右的坡路三人竟然走了半个时辰,待站在坡上的时候三人都已被汗水浸湿了衣裳。

    “这里是?”明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抬起头一看,顿时呆住了,她看见凤倾城和水颜夕也露出古怪的表情。

    街道的尽头哪里有什么宫殿楼宇,面前竟然是一片混沌!

    明月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喃喃问道:“那些绵延不绝的宫殿呢?怎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