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 第一百三十章 徒孙三代

第一百三十章 徒孙三代

作者:文兰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颜丹接过封好的信,赶紧赶往乾元殿,一路上如同做梦一般,就连自己本来的事也给忘了。

    凤掌门接到重楼的信,既恼怒又震惊。恼怒的是,这重楼做事不按常理出牌,行事疯疯癫癫、率性而为。震惊的是,他收的弟子和新任命的神草门长老竟是他不喜欢的明月,那明语嫣的女儿。

    可是,这重楼本来就是神草门的上一届长老,是有权任命下一届长老的,更何况当年他抢先收了凤倾城为徒,欠他一个人情,就算他反对不满,也只能无可奈何,接受了这个事实。

    次日,蜀山仙门对外发布通告,蜀山仙门第十一个长老门正式成立,上一届长老为重楼,新一届长老为蜀山弟子明月。

    至此,蜀山仙门自成立仙门以来,第一次有修仙学院的弟子担任长老之职。

    此事之后明月将林天接过来伺候重楼师傅,林天便在神草门安顿下来,顺便成了神草门的内门弟子不提。

    明月心里虽然极不情愿担任这个神草门长老,但木已成舟,她也只得接受下来。

    明月心里非常感激重楼师尊,躬身谢道:“弟子谢过师尊抬爱。”

    重楼师兄呵呵一笑:“乖徒儿,以后你就叫我师尊哥哥吧。”

    “师尊哥哥?”这称呼也太别具一格了,明月顿时惊得外焦里嫩。

    她惊悚地望了重楼一眼,见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好像这样称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明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尊、那个哥哥......今年多大年纪了?为徒如此称呼,会不会对您不敬?”

    重楼笑眯眯地说道:“师尊哥哥我今年三百四十多岁,不过,你看我面色红润有光泽,头上一根白发都不见,看上去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你称我一声师尊哥哥,会让为师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说完摸了摸自己的满头乌发,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明月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难怪这个师尊哥哥年纪这么大、仙力如此高深都要求大家叫他重楼师兄,可见他多么在意自己的容貌。

    唉,这是一个多么自恋的人啊,明月忍不住腹诽:“都说天才人物都会有点怪癖,果不其然。凤倾城如此,这个师尊哥哥也是如此。”

    当日下午,明月缠着重楼师兄,喔不,师尊哥哥带着她去药材谷参观。

    重楼师兄牵着明月的手,高兴得像个孩子一般上蹿下跳,得意万分地带着她参观他经营了几百年的药材谷。

    药材谷种植着大片大片、各种形态各种颜色的稀有药材,简直就是一个药材王国。

    明月细心地数了数,光品种就达到了几百种,有她认识的,也有她不认识的,有她见过的,也有她没见过的,真是令她大开眼界。

    她在心里将他讲解的那些草药的喜好、特征、药性特点等都一一记下来。

    重楼师兄新收了一个徒弟,高兴得手舞足蹈,简直就像献宝一样,旁详细地介绍那些珍稀药材,如数家珍般的,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欣喜和得意,整个人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明月不禁对重楼刮目相看,佩服得五体投地。

    天才果然是天才,只要是他擅长的领域,便会散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明月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师尊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好多药材我只是在书中见过,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师尊哥哥太棒啦。”

    重楼洋洋得意地说道:“这片露天药材不算什么,重头戏还没带你去呢。”说着接着指了指后山方向神秘兮兮地说道:“我的那些极品药材都在那里。”

    明月开心地问道:“师尊哥哥,现在带我去看看好不好?我都迫不及待啦。”

    她看看天色,这都到了傍晚,不知纳兰眉黛和慕容蝶舞被封在结界中如何了?不会有什么事吧?得赶紧将她俩救出来,否则有个三长两短,颜丹会有不小的麻烦。

    重楼师兄摸了摸脸说道:“哎呀,我这讲了半日,都讲饿了。乖弟子,你再给师尊哥哥做一顿翡翠桃花养颜羹好不好?”

    明月笑问道:“师尊哥哥,我做给你吃了你再带我去看?我极想去看看那传说中七年一开花的尸香魔芋。”

    重楼师兄脸色一变,没好气地道:“放心,那两个蠢娃子死不了。”

    明月见他是答应了下来,于是高高兴兴地叫上从乾元殿赶回来的颜丹去路口再采一些桃花,自己去准备其它食材。

    颜丹拿眼神询问她关于救人的事,明月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颜丹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忙活了半个时辰,翡翠桃花养颜羹做好了。明月将热腾腾的羹端到重楼师兄面前,笑道:“师尊哥哥,请您品尝。”

    重楼师兄高高兴兴地吃完,满意地说道:“不错不错,我这个弟子真正不错。”

    明月趁他高兴,娇笑着问道:“那......尸香魔芋呢?”

    重楼师兄念叨道:“我这就带你去看我那可怜的尸香魔芋。我的尸香魔芋呀,我培育了整整七年,整整七年啊......”

    重楼一路哀叹着夭折的尸香魔芋,明月

    和颜丹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三人来到洞口。

    重楼师兄运转仙力打开结界,一股尸体般的腐臭迎面扑来。明月心里烦闷欲呕,她赶紧运转仙力抵制恶臭的袭击。

    这哪里是尸香魔芋呀,太难闻了,尸臭魔芋还差不多!

    洞里那支尸香魔芋花已经倒地枯萎凋零,但也抵挡不住它散发出来的销魂味道。

    此时,南宫雨柔和慕容蝶舞披头散发、目光呆滞地坐在尸香魔芋的旁边,身上衣服被宝剑划得尽是窟窿,手里握着剑一动不动,仿佛没了生机一般。

    明月大惊:“师尊哥哥,两位师姐这是......死了?”

    颜丹也是被吓得不轻,连手都颤抖了。

    重楼师兄气呼呼地说道:“死了才好,敢毁了我的尸香魔芋,哼。”

    看明月和颜丹一脸惊恐的样子,叹了口气道:“放心,死不了。”说完对着二人轻轻拍了一下,纳兰眉黛和慕容蝶舞顿时清醒过来。

    尸香魔芋花香之毒可让人产生幻觉,时间可达几日之久。但纳兰眉黛和慕容蝶舞有些修仙根基,又加上尸香魔芋昨晚已被二人砍倒,因此花毒的毒性减弱了许多。二人被重楼师兄用仙力封住穴位后,花毒也就慢慢退了。

    此时重楼师兄将二人封住的穴位解开,纳兰眉黛和慕容蝶舞宛如大梦初醒一般,愕然地望着站在她们面前的重楼师兄、颜丹和明月三人。

    明月问道:“你们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纳兰眉黛和慕容蝶舞二人见自己衣裙被划得宛如乞丐服一般,样子狼狈不堪,直气得咬牙切齿,脸色发青,恨不得将重楼师兄给当场杀死。可又迫于他高深的仙力,不敢发作。

    她们看了看明月,一腔怒火瞬间便转移到她的身上。

    纳兰眉黛愤怒地对明月说道:“都怪你这个贱人,要不是你,表哥也不会派我们来这个鬼地方地方受苦。颜丹,我要回学院,现在就要回去,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慕容蝶舞恨恨地看了一眼明月,亦说道:“这个地方我也不想再待下去,我要回我兄长那里。”

    慕容蝶舞的兄长便是慕容逸文,如果丹门没法待下去,那就先去药门再慢慢计划,她就不信没有机会。

    重楼师兄冷哼一声说道:“自己没有本事,还要怪罪别人。明月现在是神草门长老,你们见到她还要恭敬地行个大礼,尊敬地唤一声明长老。”

    “神草门?长老?”纳兰眉黛和慕容蝶舞疑惑地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这又是什么长老门?为何明月竟成了神草门长老?

    她们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再也不愿多想,只想一心离开这里。

    明月心里郁闷了,她和这件事压根儿就没有关系呀,自己好心来救她们,现在反而成了罪人。

    她干脆懒得理她们,爱去哪儿去哪儿,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来要药材谷,本来就是看在颜丹的份上才来的。

    颜丹负责送纳兰眉黛和慕容蝶舞俩开神草门,明月当然先留下来陪师尊,反正凤倾城也不在,她还有许多极品药草没去看呢,当然不会轻易离开。

    颜丹离开前,明月悄悄拉住颜丹,让他捎话将林天叫过来。

    她不能每日陪伴师尊,可她的徒弟、师尊的徒孙可以呀。她当然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再说,颜丹的余毒尚未排清,也许师尊会有办法解决。

    当晚,明月在药材谷住了一晚。次日一早,林天便到了药材谷。等明月起床后,他便过来拜见明月这位师尊。

    明月和林天一起准备好早膳,两人端到重楼的房门口,重楼一开门便见到明月带着林天恭敬地跪在门口。

    重楼看了看林天,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明月脸上堆满了笑,对重楼撒着娇说道:“师尊哥哥,这是我的徒弟林天,您的徒孙。您看您多划算啊,买一赠一,收了一个徒弟,同时还捎带着送一位徒孙,您真是沾了大便宜啦。明月不能天天陪着您,以后就让林天天天伺候您。”

    重楼斜睨了林天一眼,见小伙子长得挺精神却有点木纳,仙力也不咋的,体内还带着余毒。于是一脸不高兴地说道:“看他呆头呆脑的样子,身体还中了毒。赶紧送走吧,我可不想要。”

    明月抱着重楼的胳膊撒娇道:“师尊哥哥,你要敢不收留他,我可要退货,不要你这个师尊了啊。”

    重楼见明月将追月宝剑递还过来,赶紧说道:“唉,算了算了,就让这呆瓜留在神草门拔草吧,你自己的徒弟可别想偷懒让我来教他。”他这是勉强同意林天留下来。

    明月大喜,赶紧拉林天过来见礼。林天也非常机灵,当场磕了三个响头,行了拜师祖大礼,喊道:“徒孙林天拜见师祖,祝师祖洪福齐天,福泽绵长。”

    林天又去端了早膳伺候重楼吃下,吃完赶紧端过茶来,服伺得很是尽心尽力。

    林天待在神草门很是勤快,许多活都不需要重楼亲自动手,而是抢着去完成,重楼看林天也顺眼了许多。

    神草门一下子拥有了三代弟子,也算是人丁兴旺发达了起来。此后,天下人都知道神草门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