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炼丹准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炼丹准备

作者:文兰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次日一早,凤倾城和明月一起双双醒来,两人都容光焕发、神清气爽、精神十足,看上去无比精神。

    明月随凤倾城来到炼丹房,看看药材的准备情况。

    炼丹房及与炼丹房相连的药材库里早已是忙得热火朝天,许多丹门弟子在里面忙碌地做着准备工作,各种草药码得像一座一座小山一般。

    乌不悔站在一旁兴奋地指挥着,丹门上下一片喜气洋洋,仿佛要过什么大节一般。

    乌不悔看见凤倾城和明月走进来,恭敬地对凤倾城行礼道:“长老,您需要的药材都已准备就绪,您看今日何时开炉炼丹较好?”

    凤倾城说道:“午时吧。”

    乌不悔说完一双眼睛不住地打量明月,见明月一副娇艳欲滴、容光焕发的模样,又想起最近盛传明月夜夜都和凤倾城痴缠在一起,看向明月的眼神便带了一丝严厉和责备。

    明月被乌不悔针一样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她想起上次被乌不悔责骂的事情,心里一阵一阵后怕。她悄悄退后几步,站在凤倾城身后远一点的位置,恨不得化成一只小虫逃走。

    乌不悔趁凤倾城去查看药材整理情况,对明月说道:“明月,你过来,我带你去看看分类的药材。”

    明月只好战战兢兢地跟着乌不悔,两人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乌不会回过身来,脸色一变,大声呵斥道:“昨晚你是不是又和长老大人待在一起?”

    明月吓得赶紧点了点头,一脸疑惑地望着乌不悔。

    乌长老扼腕长叹道:“我不是跟你说过,长老大人要保持元阳之身,方能炼制出高阶丹药么?”

    明月脸刷地羞红,嗫嚅着道:“我们、我们只是在一起修炼,并没有做别的啊……”

    乌不悔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又问道:“明月,你作为长老大人的药童,有没有提前熟悉药材清单?”

    明月心里咯噔一下,今日要炼制丹药,她也是昨晚才知道的。昨晚凤倾城将她接回来,两人晚上弹完琴之后便一直在修炼,凤倾城压根儿就没有和她提过什么药材清单的事。这事能怪她么?

    明月心虚地看看乌不悔,小声说道:“那个,长老大人忘了给我了。”

    “什么?你连药材清单都没有看过,打算怎么陪长老大人炼丹?”乌不悔气得浑身乱颤,伸着手指着明月气呼呼地说道:“长老大人整日操劳,你这个小小丹童不会自己主动去问,还指望长老大人来问你么?你今日打算怎么陪长老大人炼丹?那可是六阶高级丹药啊。你真是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明月见乌不悔气得满脸通红,嘴唇不停地颤抖,生怕他被气出个好歹来,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只能低着头满心委屈地挨骂。

    正在此时,颜丹拿着一叠清单走进炼丹房,远远看见明月和乌不悔待在一起,便大声喊道:“明月,这是长老让你熟悉的药材清单,你赶紧拿去看看。”

    明月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对着乌不悔行了个大礼,在乌不悔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中,一溜烟地逃跑了。

    颜丹将药材清单递给明月,偷偷笑道:“怎么,又被乌大人教训了?我来得可真及时啊。”

    明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委屈地道:“鸟老师太可怕了,长老大人不给我清单,又不是我的错,我这不是来看清单了么。”

    颜丹笑道:“乌不悔虽然待人极其苛刻严厉,但是为人还是不错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明月叹道:“我哪里敢放在心上?丸子怎样了?”

    颜丹笑道:“丸子睡得像猪一样,你不用担心。”

    明月道:“你说它像猪,千万别让它听见了,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颜丹讪笑道:“我这不是和你说一说么,丸子太可爱了,我很喜欢。我先去忙了,你仔细看看清单吧。”

    明月将药材清单粗粗看了一遍,细心记下来所有的药材名称。

    过了一会儿,凤倾城走过来问道:“月儿,清单记熟了么?”

    明月正要回答说记熟了,乌不悔走过来对凤倾城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长老大人,这次炼制六阶高级丹药,还是让我来协助长老大人炼丹吧。”

    明月尴尬地望着乌不悔,又看了看凤倾城,脸上露处难为情的表情。

    凤倾城看了看一脸尴尬的明月,淡淡笑了笑,问道:“乌师兄为何如此一说?月儿不是做得挺好的么。”

    乌不悔说道:“正午就要开始炼丹,她连药材清单都还未熟悉,炼制六阶高级丹药如此重要之事,岂能当成儿戏?”

    凤倾城轻轻咳嗽了一声,问明月道:“月儿,刚才颜丹将药材清单拿给你,你都记熟了么?”

    明月点了点头说道:“长老大人,记熟了。”

    乌不悔不相信地拿过药材清单,问明月道:“那你说说,这次炼制六阶高级丹药,需要哪些药材?”

    明月无奈地看着乌不悔,心里嘀咕道:“鸟师兄,你做人怎的如此斤斤计较?我真是服了你了……”

    她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凭着记忆念道:“此次长老大人要炼制的丹药,是六阶高级丹药融灵丹,这种丹药能够让修仙者灵魂与肉体融合,并使受伤的元神得以快速修复,是一种六阶高级神丹中的初级丹药。它一共需要六百多种药材,主要有:五百年的骨灵果二十粒;千年以上的玄花藤三十根;百年以上的千灵草三百棵;五百年以上的龙涎草一百棵…… ”

    明月记忆力极好,这份十几页的清单,她只看了一遍,便都一一记在脑海里。

    明月一字不漏地复述出来,乌不悔直听得两眼发呆、瞠目结舌,这些清单,就算是他这个四阶丹师,也不一定能马上记下来。

    明月复述完毕,眼巴巴地看着乌不悔和凤倾城。

    凤倾城问道:“怎样,乌师兄可还有别的意见么?”

    乌不悔从愣怔中回过神来,佩服地说道:“没有了,没有了,明月掌握得还是很不错的,这下我就放心了……”

    明月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让她再写一遍,她一定会将那叠清单仍在地下,不管不顾地转身就走,让乌不悔来当凤倾城的炼丹助理算了。

    凤倾城淡淡笑了笑,对乌不悔说道:“乌师兄去监督弟子们摆放药材吧,我和月儿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

    乌不悔这才放心地离去,凤倾城问道:“月儿,乌师兄又为难你了?”

    明月摇了摇头,郁闷之极地说道:“没有,他怎么会呢。”

    凤倾城笑道:“乌师兄虽然刻板,但为人正直善良,你不必放在心上。”

    明月郁闷地道:“我知道。”

    正午时分,凤倾城沐浴之后,开始开炉炼丹,明月作为凤倾城的丹童,则需形影不离地陪着他。

    此时,明月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玉盘,静静地站在凤倾城的身边,等着他的随时吩咐。

    凤倾城端坐于炼丹炉前,开始闭目运用仙力调节炉火。炉膛内熊熊燃烧的地火照亮了他俊美如刻的俊美容颜,更显得人如美玉、风姿高华,

    明月看着看着,便看得痴了,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用好看或者帅难以形容他的万一。凤倾城专注炼丹的样子简直是太迷人了,他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子,没有之一,明月想起昨夜两人一起修炼时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便觉得自己心跳得有些加快。

    凤倾城感受到了她火热的目光,抬头看她一眼,见她一副痴傻呆萌的样子不由浅笑着问道:“好看吗?”

    明月正看得目眩神迷,听到他的问话,她顺口傻呼呼地回答道:“嗯,好看,太好看了。”

    凤倾城淡淡一笑,继续道:“每天都看可好?但是只能看我,不许看别人。”

    “好......啊?”明月回答完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这都说了什么呀。自己是在陪他炼丹啊,这走神走的,被人戏弄还这么投入着实太过让人羞愧。

    但是,后面那句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要看别人”?

    明月气鼓鼓地说道:“我哪里有看别人。”

    明月回答完又纠结了,她怎么老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呢?明月的脸羞得绯红,难为情地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她举起玉盘,让盘里的药材遮住羞红的脸,再不敢看他一眼,耳边只听见他低沉的笑声。

    良久,那边没了动静,明月将玉盘往下移了一点儿,露出一对眼睛从药材上面偷偷看他,却正对上他一双似笑非笑的细长凤眼看过来。

    那双幽深的眼里含了笑意,更显得神采飞扬、风华绝代,还带着一丝宠溺的温柔。

    明月赶紧将玉盘移上去遮住脸,又羞又恼,气得直跺脚。

    他笑得更欢,清越低沉的男音就像弦乐一样悦耳动听。

    他脸上带着飞扬的神采,轻轻地说道:“有你陪着我,真好。”

    空气中有一种甜蜜浪漫的味道在悄悄蔓延,炉膛里的火苗烧得正欢,发出噼里啪啦的轻响。

    室外阳光正好,正如那青春年少、心思萌动的美妙时光。

    两颗青春年少的心,就像磁石一样慢慢靠近和吸引,碰撞后发出美丽迷人的光芒。

    像凤倾城这样将炼丹大事炼得如此浪漫的人,估计全天下只有凤倾城能做到。

    明月很不开心地想:“每次在一起都被你捉弄,你感觉当然好啦。”

    当然,她并未说出口,不知为何,她偏偏很享受这种感觉?

    看不见他,她会想他。见到了他,她的心情莫名变得异常开心愉快,那种酸酸甜甜的滋味,时而让她开心,时而又让她忧虑。

    少女千转百回的忧思和相思,有时候却让她感觉迷茫。

    娘亲曾经对她说过,女子如果遇到对的人,则会幸福一生;如果遇到错的人,则会痛苦一生。

    她看到了娘亲遇到了错误的人,繁花落尽、两败俱伤。

    自己遇到的是不是良人呢?明月看着凤倾城那俊美的侧颜,迷茫地想着,心中涌过一丝酸酸涩涩的味道。

    那种青涩的感觉有点像小时候吃的青涩的果子,酸涩中带着一丝甜蜜,却令人回味无穷。

    难道,这便是恋爱的味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