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 第四十五章 长老大人喝药

第四十五章 长老大人喝药

作者:文兰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明月此后便成了凤倾城的贴身药童。明月最初成为凤倾城的贴身药童时,明月充满了好奇,她会不会参与炼丹?凤倾城此人好不好伺候?

    当明月和他真正相处之后,才发现凤倾城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难以相处,怎么说呢,说是凤倾城的贴身丹童,明月却并未帮他处理和炼丹相关的事务。

    这几日明月要做的事,便是辰时起来练气,练完气练剑,练完剑后,便站在凤倾城的身边贴身伺候,比如端茶倒水、收拾整理书桌、研墨洗笔、擦洗插花、陪她到花园里散散步,甚至给花圃里的植物施肥浇水等琐事。

    有时候,明月会伺立一旁看他舞剑练功、写诗作画、对月弹琴,有时候明月无所事事,就是站在一旁负责发呆打哈欠。

    明月不用帮凤倾城准备早膳和晚膳,因为凤倾城早已辟谷不食。但是她的仙力尚未达到上仙境,还是要吃东西的,颜丹按照凤倾城的吩咐,让人为明月准备了药粥,里面放了不少药材,说是给明月调理身子用的。虽然味道带着一股药味,但是竟然是凤倾城的吩咐,明月也只能吃下去。

    当然,有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是明月每日必做的,那便是为凤倾城熬药。

    据颜丹说,凤倾城以前中过毒,如今毒素虽然已经大致排完,但还需每日喝两次药,并会持续一段时间。

    明月来之前,熬药的任务由颜丹负责,明月来了之后,每日两次的熬药任务便交给了明月。

    颜丹当时犹豫了一下,对明月说道:“那个……长老大人有点怕苦,你要盯着他及时喝药,否则等药凉了,他便会将药汁偷偷倒掉。”

    “啊?”明月傻着眼看着颜丹,好笑地说道:“长老大人又不是三岁小孩,也会怕喝药?”

    颜丹严肃地点点头:“此后这个任务便交给你了。”

    熬药倒是明月最拿手的,因此每日早膳及晚膳之后,她便亲自帮凤倾城熬药,等药汁熬得浓稠,待稍微凉下来后便端给凤倾城服用。

    明月记得第一次将药汁端给凤倾城时,对着他喊一声:“长老大人,喝药啦。”

    为了让凤倾城及时喝下药汁,明月想起以前给小朋友治病,为了让他们乖乖喝下药汁,喝药时,特地准备了乌梅让他们含在嘴里。明月便也准备了一些乌梅给凤倾城,打算让他喝药时将乌梅含在嘴里减少苦味。

    那日,凤倾城正坐在书桌前看书,听见明月的喊声,又看了一眼药碗,皱了皱眉好看的眉头,说道:“先放在那里罢。”

    明月想起颜丹的话,于是端过药碗,送到凤倾城面前,又拿过来一碟黑溜溜的乌梅摆在药碗旁边,诱惑着问道:“长老大人,你今天想不想喝不苦的药呢?”

    凤倾城一双细长的凤眸好奇地看向她:“不苦的药?”

    明月点了点头,用哄小孩子的语气问道:“嗯,长老大人,要不要试一试?”

    凤倾城眼里闪过一丝好奇,他看了看明月一脸诱惑的样子,终于点了点头。

    明月将乌梅递给凤倾城:“长老大人,你把这个含在嘴里再喝药,你就会发现药不苦了。”

    凤倾城观看那颗乌梅许久,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

    明月笑着说:“长老大人,这是乌梅呀,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将它含在嘴里再喝药,就不会苦了,不信你试一试。”

    凤倾城捻起乌梅,疑惑地放进嘴里,一股极酸带甜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来。明月乘机端起药碗递给他,以眼神鼓励他尽快喝下药汁。

    凤倾城皱了皱眉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依言端起药碗,慢慢喝下。也许是嘴里含着乌梅,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来,他竟第一次觉得药汁没有那么苦了。乌梅虽然极酸,嘴里的药味确实化解了不少。

    明月捂着嘴笑道:“长老大人,怎么样?没那么苦了吧?”

    凤倾城点了点头,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凤倾城本就俊美,笑起来的样子宛如春暖花开般让明月惊艳,明月忍不住暗中叹道:这人长得还真是好看!

    少女身姿纤细,俏生生地站在他的书桌前,眉眼如画,眼睛流光溢彩,笑得像一只可爱的小狗,显得特别娇俏呆萌。

    此后,凤倾城喝药时都会在嘴里含一颗乌梅压制药味,每次她端着药汁过来,喊一声:“长老大人,喝药啦。”

    他便会主动地捻起乌梅放进嘴里,然后乖乖地将乌黑的药汁喝下。少女每当这时,一双流光溢彩的美目都会含着笑意望着他,此后,凤倾城竟再也没有觉得药汁有多么难喝了。

    明月其实是很想念修仙学院和同学们一起的修仙生活的,她特别希望能够时不时地回一趟学院,看看学院的同学,和他们一起学习修仙。

    明月在丹门好几次遇见了穆啸天,得知他只是每日早晨过来、傍晚回到学院,而她却要住在这里,心里无端生出许多羡慕。

    有一次她小心翼翼地问凤倾城:“长老大人,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学院呢?”

    凤倾城淡淡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比之前红润了许多,这段时间他每日帮她调理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再调理几日,便可以回修仙学院待些时日。

    凤倾城嘴里却说道:“你如今是贴身丹童,须日日住在这边,以便帮我处理事务,不要忘了你的职责。”

    明月心里顿时不快,不满地说道:“长老大人,我现在除了每日帮你熬药端给你喝药,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什么时候才能炼丹呢?”

    凤倾城见她一脸不满的样子,淡淡地说道:“急什么?别忘了你和我的约定。”

    明月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想起自己终究是摔坏了他许多值钱的东西,被他揪住了小辫子,她想反驳,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明月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房间,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自私透了,我只是你的丹童,又不是你的奴仆,至于这小气嘛。”

    她心里郁闷,看见自己准备的一大碟乌梅,便拿过乌梅吃起来。乌梅酸甜可口,吃起来很是不错,吃着吃着便停不下来。等她回过神来一看,才发现一大碟乌梅竟被自己给吃完了。

    明月想,这下惨了,不知凤倾城傍晚喝药时会不会责怪自己?

    明月赶紧去找颜丹:“颜丹,长老大人用的乌梅还有么?”

    颜丹奇怪地问道:“不是备了许多?这么快就用完了?”

    明月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我肚子饿,就吃光了,呵呵……”

    颜丹说道:“最快也要等到明日中午才能买回来,今天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到了戌时,明月熬好了药,照例端给凤倾城,心虚地叫道:“长老大人,喝药了。”

    凤倾城习惯性地先去拿乌梅放进嘴里,哪里有乌梅的影子?他问道:“乌梅呢?怎的不见乌梅?”

    明月很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长老大人,乌梅用完了,已经和颜丹说了去买一些,这次您就将就一下啊。”

    凤倾城端过药碗,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一口气喝了下去。药汁入口,他只觉得满嘴苦涩,似乎比以前喝过的药还要苦上许多倍。

    明月见他俊美的脸差点皱成了苦瓜,看上去无比滑稽,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她忍不住想:他这真实的孩子气的模样,估计没有几个人看见过吧?世人都将凤倾城当成天才般的大神来看待,明月和他相处之后,方知其实凤倾城其实也有许多可爱的一面,甚至还是有点孩子气。

    她心里又忍不住沾沾自喜起来。她虽然不能回学院和学院弟子们一起修炼,享受同学之间的修炼快乐,但是在这里陪着他似乎也不是多么难熬的事。

    就像现在,明月正陪着凤倾城在他寝殿旁边的花园散步一样。

    凤倾城的寝殿旁边有层层石阶路,一直延伸到不远处的一个花园。这里古木森森,清泉云海,看上去倒是十分清净悠远。

    凤倾城慢慢走在前面,明月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手里提着一壶香茶。

    凤倾城一身白衣站立于绿树清泉之间,身材高大挺拔,那绝世无双的容颜在绿色从中显得格外俊美,他的衣袂随风飘舞,那风华无双的模样宛如谪仙下凡一般。

    娇小的明月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只能伸长脖子仰望着他优雅挺拔的身姿,无数惊艳的赞美之词在脑海中出现,她竟觉得任何赞美之词都不足以表达他的美好。

    明月偷偷地想,她能有幸这样日日对着美好的人,似乎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

    凤倾城走到一边的石凳上坐下,明月赶紧提着香茶过去,拿出茶杯帮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他的面前说道:“长老大人,请喝茶。”

    茶水碧绿碧绿的,和白衣胜雪的他相映衬,竟说不出来地好看,仿佛那茶香也变得更加浓郁了一般。

    凤倾城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那优雅的姿势,宛如行云流水般流畅,如一幅画一般让她入眼难忘。

    明月不觉看得痴了,心里暗叹,这世上竟有如此风华绝代之人!

    凤倾城抬眼看了她一眼,淡淡问道:“你这几日可还有胸闷气短的感觉?”

    明月和他对视了一眼,慌忙移开眼睛,低下头答道:“感觉好多了,谢谢长老大人。”

    凤倾城点了点头,说道:“明日你回学院看看罢,过几日再回来。”

    明月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回、回学院?真的?”

    凤倾城见她一脸惊喜的样子,点了点头:“明日是十五,你可以去逛一逛街。”

    “耶!明天我终于可以回学院啦!”明月忍不住欢呼起来。抬眼见凤倾城正看着她,她调皮地伸了伸舌头,捂着嘴开心地笑了。

    凤倾城见她一副孩子气的模样,淡淡笑着摇了摇头。

    明月想了想叮嘱道:“长老大人,我不在的这几日,你一定要好好喝药,不能怕苦喔!”

    凤倾城有点尴尬地看着她,嘴里却说道:“我什么时候喝药怕苦了?”

    明月捂着嘴笑道:“我让颜丹备了乌梅,记得喝药的时候含一颗在嘴里,就不那么苦了。”凤倾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明月心里闷笑,内心对此后的丹童生活充满了更多的期待。更期待的,则是明日的逛街购物,没有什么比逛街购物更让人开心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