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 第三章 小村养伤

第三章 小村养伤

作者:文兰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日升日落,草长莺飞,大半年光景很快就过去了。在明姑姑的悉心照顾下,少年已经能下床慢慢行走。

    百花村是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周边为密林高山,隐藏在大山深处。这里民风古朴,村民们以打猎及简单耕种为生,他们待人淳朴友好,心思单纯善良。

    少年待了这么久便也大致明白,明姑姑乃是修仙有成的世外高人,她的真实姓名,从哪里来,多少岁,师从何处,都没有人知道。

    但少年知道,她不但医术高超,且剑法精妙,能御剑飞行,是修仙得道的世外高人,即普通人眼中的上仙。

    凡是修仙得道的高人,他们的容貌看上去很年轻,但实际上也许已经几百岁。

    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隐居山野,也许有他们不得已的苦衷,甚至秘密。明姑姑到底为何带着晓儿隐居在这深山老林中,少年不得而知。他现在要做的,便是配合明姑姑的治疗,尽快恢复病体。

    少年穿着一袭粗布白衣,独立一片桃花树下沉思。阳光明媚,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小山村美景如画。少年还注意到,明姑姑住的那座小木屋,外面的花草尤其繁茂,那些周边的花花草草就像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似的,一茬又一茬地疯狂生长。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风水特别好?少年疑惑地想。

    少年黑发如墨,随风飞舞,瘦削的背挺得笔直。少年虽然粗布衣裳,脸上疤痕狰狞,但狭长的凤目神采流转,身上散发着一股天然自成的优雅贵气和不怒而威的霸气。

    少年的身前,此时正跪着一位黑衣男子,黑衣男子黑衣黑裤,身材高大威猛,相貌堂堂,眼睛里精光内敛,看上去很是精干。

    黑衣男子恭敬地说道:“主上,杜幽查过了,这次暗算你的人正是六皇子凤羽宸。您看要不要……”说完做了个砍头的姿势。

    大半年前,少年和六皇子凤羽宸一起出使北方突厥帝国。返程途中,笑眯眯的六皇子竟然趁他发病时对他痛下杀手。就算他是一个身患顽疾的病人,也被人六皇子视为眼中之钉、肉中之刺,欲除之而后快。

    少年默然良久,冷冷地答道:“六皇子草包尔,不足为惧。当下之急,便是治好顽疾。也许,蜀山仙门是个不错的选择……”

    杜幽的眼里猛然迸发出无限希望来,他激动地说道:“主上,还有几个月便是蜀山仙门的招徒大会,您不如?”

    少年点点头:“顽疾治不好,本王便只有十年寿命,一切便成了烟云。时间还早,待本王养好伤再去不迟。”

    “九哥哥,九哥哥,你在哪儿呀? ”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响起。两人对视了一眼,杜幽恭敬地说道:“主上,在下这就去安排主上出发事宜。”说完,杜幽翻了个跟头便凭空消失在桃林深处。

    少年转过头来,细长的凤眼蓄满笑意,看向远处飞奔而来的小小身影。

    此时,小女孩跑得太急,粉嫩晶莹的脸蛋粉嘟嘟的。

    自从他能下地走路之后,小女孩晓儿就像小跟班一样,他去哪里她都紧紧跟随着。

    他在院子里进行康复行走训练,她就扶着他的胳膊慢慢行走,走了一圈又一圈,小脸在阳光下晒得红嘟嘟的,一点儿也不嫌累。

    他坐在桃花树下看书,她会迈着小短腿嘻嘻哈哈地在一旁奔跑着抓小蝴蝶,欢声笑语洒满整片小桃林,让他心里倍觉温暖。

    他去山上帮妇人砍柴,她也会一蹦一跳地跟随,帮他收拾捆绑。他砍柴,她在一旁像个小猴子一样爬小树,或者摘一把五颜六色的野花,编个花环戴在自己头上,跑来巴巴地问他:“九哥哥,我像不像个小仙女? ”

    他则会摸摸她白嫩晶莹的小脸蛋笑道:“晓儿就是小仙女。”小女孩开心地“咯咯咯”地笑起来,笑声感染了整座森林。

    他练剑,她也会拿出娘亲给她削的小竹剑,跟着他的招式,把剑招舞得像模像样。他则会帮她擦掉脸上的汗珠,为她打来一瓢水喂她喝下。

    小女孩喝完笑眯眯地说道:“水真甜呀。”他疑惑地喝了一口,发现水还是那个清淡的味道。

    她就像一只美丽的小精灵,为他的黑白生活增添了五颜六色的色彩,让他的生命变得生动而又有趣,让他感受到以前从来未曾感受过的温暖。

    晓儿有一次跟他说:“九哥哥,听说修仙很有趣,以后我们一起去蜀山修仙吧? ”

    他答道:“好,我带着晓儿一起去蜀山修仙。”小女孩则笑得像朵花一样灿烂。

    少年一想起小女孩晓儿上蹿下跳跟着他撒欢的样子,冰冷的心里便涌起了一股股暖意。

    少年出生于高贵的皇室,有二十多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手足之间的温情。

    他从小被人下了剧毒“醉桃花”,导致脸上皮肤溃烂、容貌丑陋,浑身散发着阵阵恶臭。每个人见了他都会用恐惧鄙视的眼神看着他,生怕被传染上躲得远远的。

    他从小没有一个朋友,孤独、敏感而又忧伤,小小的胸膛里充满了倔强。

    皇室从来没有亲情可言,他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不要说兄弟姐妹为了权力之争疏远陷害他,就连自己的父皇,也从不待见他。他从小便知道了什么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因此,他从小便自强自立,忍者病痛的折磨,他不但学富五车、颇有文采,且从小修习内功,剑法精妙。

    哪怕他低调忍让、日日为病毒折磨、中毒至深,哪怕他命不久矣,也被同父异母的皇兄所忌惮追杀,从而差点丢了性命。

    少年心底冷笑了一声,望着远山的细长凤眸储满了冰冷,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便不能放弃自己。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小山村,他却遇到了两个对他比亲人还要亲的陌生人,明姑姑和小女孩晓儿,她们对他不离不弃,想尽办法帮他延续生命。明姑姑天天去山上采药,帮他医治伤口、排除恶毒。

    晓儿不但不嫌他相貌丑陋,还整天乐呵呵地粘着他,让他抱着或背着或牵着手,让他体会到了被需要的满足,兄长般的责任,家人般的体贴,朋友般的关心。

    他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他发誓,如果十年后他还活着,他一定要回来寻找晓儿,做她的兄长,保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