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徒 > 第0956章 惩罚

第0956章 惩罚

作者:对井当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声音很大,宛若平地惊雷。

    在这静谧的夜晚极其炸裂。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正在逃跑的两人陡然停住,战战兢兢转头看向后方,脸上写满了见鬼一般的恐惧。

    “妈呀…”

    正在抬着尚扬腿的阔少看到眼前一双冒着闪闪星光的眼睛,双腿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坐到地上,两腿还在颤抖。

    手中,自然也把尚扬双腿放下。

    “你…你醒了?”

    齐思泰也一阵头皮发麻,难以置信,对自己的配比很有信心,比正常的迷烟用量大很多,而且吹进去的量也很足,怎么可能醒过来?

    “唰…”

    尚扬双脚踩在地面,利用腰部力量,缓缓站起。

    似笑非笑道:“准确的说,是一直没睡!”

    “不可能!”

    齐思泰脱口而出,大门口安保的状态绝对不是假的,刚刚他们也都昏过去,而且刚进门的状态,也一定是昏迷中,不可能醒。

    “随便你怎么说”

    尚扬嘴角向上勾勒出一道弧度,他自然不能说,被抬出来时吹到空气才醒,太丢人,必须得咬定自己从一开始就没睡。

    抬起一只手,搭在齐思泰肩膀上,玩问道:“小舅子,看来你还是不服啊…”

    之所以能醒过来的很快,也与曾经当过拳击手的经历有很大关系,齐思泰制作的迷烟,主要原理是麻痹神经,而尚扬的头部神经,在一次次被人用拳头砸的时候,已经练的异于常人…

    如果那么轻易昏迷、昏迷之后不能快速调整,上场只有被OK的命。

    齐思泰瞥了眼他的手,越来越生气,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他醒过来。

    恼羞成怒吼道:“谁是你小舅子?你个无耻的家伙,我跟你拼了…”

    说话间,陡然向尚扬发动攻击。

    尚扬也瞬间启动,双手如爪,牢牢抓住齐思泰肩膀,脚下用力,侧踢到他小腿,全都没有留手,用尽全力。

    “嘭”

    就看齐思泰的身体一歪,瞬间砸向地面。

    他的三脚猫功夫对付一些花架子还可以,对付尚扬这种老手,根本拿不上台面。

    两人突然打斗,看的人噤若寒蝉。

    远处定在原地的两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停住。

    地上阔少裤子已经湿了一半。

    毕竟传说中,这家伙杀人不眨眼。

    “唰”

    尚扬把他放倒,并没给他起来机会,身体向下,单膝跪到他后背,双手抓抓住他两条手腕,牢牢

    控制。

    “松开我,你个小人,偷袭算什么本事,快松开我!”

    齐思泰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时什么,只知道被放倒:“姓尚的,你敢不敢让我起来,咱们堂堂正正打一场,敢不敢!”

    尚扬懒得搭理他。

    抬头看向安保:“把腰带解下来…”

    “啊?”

    安保一愣,不知所措。

    “快点!”

    尚扬严厉开口。

    安保吓的一哆嗦,动作很迅速,把腰带解开递过来,不是皮带,而是用布编制,非常结实。

    尚扬接过腰带,不紧不慢给他手缠上。

    “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齐思泰慌了,从背后被控制手臂,就预示着无法挣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姓尚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不服把我解开,咱们打一场!”

    尚扬仍然不回应,对着远处的两人摆摆手,这两人对视一眼,都如丧考妣一般走来,步伐极其扭捏。

    “尚…尚先生,我真不知道是你,真不知…”

    “如果知道是你,他就是说出花来,我们也不可能助纣为虐…”

    尚扬也懒得听他们解释,淡淡道:“腰带!”

    两人闻言,没有一丝犹豫,快速解开腰带。

    “你们在干什么?”齐思泰仰着头,脸色气的通红:“竟然帮助他?还是不是我兄弟?”

    “你们要是还敢动,就和你们绝交,以后再也…”

    话还没等说完,两人已经把腰带递给尚扬。

    齐思泰赶紧转移话题,恶狠狠道:“好啊,好啊,你们竟然敢帮他,从此以后再也不是兄弟,再也不是!”

    两人都像没听见,也不回答,只是规规矩矩站在一边。

    “嗖”

    尚扬双手用力,把齐思泰裤子脱下,随后又用两人腰带,把他推给绑住。

    “姓尚的,别以为我会怕你,绝对不会!”

    “让我服软,不可能,让我求饶更不可能!”

    “别让我挣脱,一旦我挣脱,就是你的末日!”

    尚扬还是不搭理他,看向瘫坐在地上的阔少,问道:“他打算怎么对我?”

    阔少打量眼齐思泰,随后毫无心理负担道:“他说给你穿件救生衣,扔到湖中心…”

    尚扬脸色登时一黑。

    眼前这个湖在华夏五大淡水湖中排第三,也有人称之为三大湖,长六十多公里,宽五十几公里,要给自己扔到湖中间,也就是说,至少得游三

    十公里左右能回来…

    够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尚扬缓缓站起来,指着他们道:“你们,给他抬船上…”

    “啊?”

    他们虽然说帮助尚扬,可要对齐思泰动手,还有些为难,可是看到尚扬瞪眼睛,又都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过去,给他抬起来。

    “叛徒,败类,小人…枉我把你们当成兄弟,居然这么对我!”

    “最后一次见面,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以后,再也不见!”

    齐思泰愤愤不平骂着。

    尚扬不紧不慢穿上他裤子,虽说小了点,但总不能只穿一条内裤,除了不雅观,还冷。

    “会游泳么?”

    尚扬看了看安保。

    安保先是摇头,随后又是点头…

    “跟我上船!”

    尚扬简洁说一句,随后走到船上,船不是很大,但也不小,十三米长,四米宽,不是游艇,就是渔船,齐守恒偶尔开出去钓鱼,多数时间都在岸边…

    一行人上了船,安保开船。

    开了四十分钟,周围满是无边无际湖面,已经看不到陆地。

    “你们几个穿救生衣下水…”

    尚扬给他们安排完工作,走到齐思泰身边。

    “你干什么?想迫害我?”

    “我告诉你,我不怕,一点都不怕!”

    他还在保持最后的倔强。

    “放心,看在你二姐的面子上,不能弄死你,就是遭点罪…”尚扬弯下腰,双手抓住绑在他身上的腰带,硬生生给抬起,走到船尾。

    拿起下渔网的绳子,绑在皮带上。

    “知道你水性好,让你游回去太便宜了,所以你就在后面跟回去!”

    尚扬说完,再次给他抓起,顺着船边扔到湖里,手脚仍然没有解开。

    转头道:“开船!”

    安保吓得快站不稳,惊悚道:“尚先生,能不能…这太危险了…”

    哪有这么做的,还不如扔湖里淹死。

    “你也想去?”

    尚扬挑眉问道。

    安保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回去,只能开船…

    尚扬坐到船尾,微笑道:“你们仨,在他身边游…确保他死不了…”

    “嗡…”

    马达声再次响起。

    船缓缓往回开,走出二十米左右,绳子被抻直,末端的齐思泰,被拽着,仰面前行…剩下三人快速跟在身边。

    “只要你说服了,认个错,就可以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