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707章 狗一样的解缙

第707章 狗一样的解缙

作者:青史尽成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人一旦不要了脸皮,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五体投地。

    解缙你要拍马屁,也悠着点,发配安南都能成为天恩,你丫的还要脸吗?

    这帮大臣忘了,解缙根本就不知脸皮为何物了。

    “陛下,臣觉得如果陛下能让群臣都出去瞧瞧,或许我大明就盛世可期了!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就是这个道理啊!”

    解缙!

    你大爷的!

    朝臣们疯了,我们与你何仇何恨,竟然要把我们都弄到海外去,你丫的良心安在?

    顿时有人就要出来喷解缙,可谁也没料到,在文官队伍里,又冒出一个货。

    “启奏陛下,臣以为解学士所言虽然是玩笑,却也有一定道理,臣承蒙陛下天恩,出使哈烈,增长见闻,回来之后,已经写了十几本见闻录了,而且还都卖得不错,已经是畅销书了。”

    柳淳斜眼看去,说话的人正是吴中!

    他当年冲出来想当个清流领袖,结果被朱棣怒骂,说他不能叫吴中,就可以无中生有!

    有天子这句话,吴中的仕途算是完了九成九。

    后来他被发配海外,给于彦昭当正使,出访哈烈。

    虽然也是载誉归来,可吴中什么好位置都没捞到,只是给安排到了司经局,担任洗马!

    吴中到了司经局一看啊,顿时哭了,好歹给老子弄两匹马啊!除了一堆书,啥也没有。就没见过这么坑的!

    司经局绝对是清水衙门中的清水衙门,挖地三尺,都找不出一点油水。

    唯一能卖的就是那点藏书了。

    可问题是吴中知道啊,他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如果敢窃书,绝对没有好下场。

    偏偏他又家大业大,有五房小妾,儿子女儿一大堆,张着嘴吃饭。

    靠着那点俸禄根本不够用。

    为了活着,总要想点办法吧!被逼无奈,他就把出海这段经历搬出来了,然后参照话本,开始写小说发表。好在大明并不禁止官员卖书,相反,这一类跟海外有关系的书,还有鼓励和补贴。

    吴中就是靠着卖书过日子。

    堂堂朝廷命官,被迫成了码农,吴中一肚子怨气没处撒。

    今天朝堂的情况让他眼前一亮。解缙虽然疯癫,可人家的才华摆在那里,他一上来就攻击百官,而且还引起了陛下的注意。

    莫非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终南捷径?

    吴中挣扎了三秒钟,他就果断倒戈投降了。

    一来冷板凳坐多了,实在是难受,还容易得痔疮,其次,连解学士都倒戈了,自己还装什么蒜啊!

    有榜样在前面,他要是不学,岂不是傻帽透了!

    因此吴中果断附和解缙,还更进一步作证,“陛下,世人皆以为大海波涛汹涌,生死难料。殊不知我大明造船技术已经远超历代,巨舰大船,行驶海上,平稳安全,不说别的,臣不就安然返回了!”

    吴中总结道:“臣觉得大海就在那里,不用白不用,至于运河,就算挖掘通畅了,还需要不断清理淤泥,每年那么多钱,都打了水漂,太不值得了!”

    解缙早就做好了舌战群雄的准备。

    这事以往都是柳淳干的,一个人,干败满朝文臣,那个威风得意,简直不要太爽啊!解缙也很想复制一下,好好让陛下瞧瞧,俺解缙可不比柳淳差!

    好吧!

    这个玩意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人家柳淳那是顶着主角光环的,岂是你想学就能学的。这不,无中生有,就冒出来个吴中,把你的光环抢去了一少半。

    解缙急了,本来是独享的功劳,怎能让别人抢走呢!

    他果断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海运好,还是漕运好,在朝堂上空口说白话,一点用处没有。不如这样,在江南同样准备十万石粮食,分别用海运和漕运,送到京城。测算消耗时间,所有民夫,路上消耗,如此一来,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柳淳眼前一亮,还真没看出来,解缙居然懂得科学试验了,很好,不愧是大才子!

    “陛下,臣以为解学士的见解可行,而且臣建议请支持漕运和海运的官员,分别乘坐漕船和海船,写下心得体会。另外臣觉得还可以请一些报社的记者,让他们也上船感受。”

    朱棣大笑,“这个主意好!其实朕也是坐过海船的,而且还不止一次。就拿这次攻灭鞑靼来说,朕就是浮海北上,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朕也觉得海运似乎胜过漕运,尔等务必要用心比较,说真话,说实话。朕可不是浊世昏君。会任由尔等欺骗!”

    朱棣说完,直接宣布散朝。

    虽然天子没有最后点头,但是朱棣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解缙赌对了,至于吴中,顺带着也对了。

    “解学士,解学士!”吴中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下子贴到了解缙身上,“解学士,你看这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

    解缙咬了咬牙,他很想把吴中的脸打成猪头,你丫的差点截胡,知道不?老子费了那么大劲儿,熬了一锅汤,结果你给偷喝了一半,你当自己是张果老啊?

    不过解缙转念一想,至少吴中还算恭敬,没有飞扬跋扈,觉得比自己都了不起,还算有点脑子,是个可造之材。

    “你接下来就听我的安排吧!咱们虽然是一心谋国,可毕竟砸了那么多人的饭碗子,尤其是工部,河道衙门,户部,甚至是地方,仓场,这些贪官污吏,都恨咱们入骨,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吴中倒吸口冷气,乖乖,不经意间得罪了这么多人,岂不是说,自己危险了?这也太可怕了吧?

    解缙看他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忍不住鄙夷道:“害怕什么?为了大明,为了皇上,百死不悔!”

    吴中低垂着脑袋,他可没活过,可是一脚踏进了漩涡,这生死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真是后悔啊,不该一时头疼。

    解缙越发鄙夷吴中,真是个废物,都说清流眼高手低,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做事情,还要靠他这样的。

    解缙昂然离去,柳淳就在这货的后面,朱高炽站在师父的旁边,低声道:“多谢师父推荐解缙过来,弟子感激不尽。”

    柳淳只是微微一笑,“殿下,你最好还是稍微观察一下,解缙这个人啊,我就觉得他没憋着好屁!”

    朱高炽憨笑道:“反正狗咬狗,咬死哪条吃哪条!”

    师徒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转过天,柳淳正在家里摆弄自家的猫主子,大黑猫突然多了白手套,柳淳怎么看怎么别扭,该怎么办才好呢?

    这不,柳淳又从外面抱来了一只母猫,这猫很好,全都是黑的。凑在一起,没准下一窝都黑了,也就没事了。

    只不过柳淳摆弄了好半天,左瞧瞧,右看看,还把徒弟于谦叫来了。

    “你给师父瞧瞧,这俩都是母猫吧?”

    于谦转到菊花方向,仔细端详,然后用力点头,“没错,都是母的。”

    “不对啊,我的猫原来是公猫来的!怎么会突然变成母的了?”柳淳眉头紧皱,越想越想不通,这猫咪还会变吗?

    “师父。”于谦低声道:“其实这事很好吧,弟子有上下两策。”

    “先说下策。”

    “下策就是师父挑一只公的黑猫回来就是了。”

    柳淳皱眉头,“这什么主意?随便弄个回来,还是为师养了十多年的那只吗?”

    你现在养的也不是啊!

    于谦差点泄露最高机密,他努力憋着爆笑的冲动,认真道:“师父啊,弟子觉得您老天天为国操劳,这么多事情,您还是别养猫了,毕竟跟着您,这猫有点委屈!”

    柳淳愣了半晌,气得给了于谦一脚。

    “奶奶的,连你小子也敢挖苦师父了,我不就是在这事情上糊涂点,别的事情,你几时见我糊涂过?”

    于谦立刻道:“师父永远英明神武。”

    仿佛是为了配合于谦的话,从外面有人跑进来,脸色很难看。

    到了柳淳耳边,低语了两句。

    柳淳顿时脸色骤变,竟然有人给解缙下毒。幸好让狗给吃了,解缙保住了命。

    只不过这举动太不把锦衣卫放在眼里了!

    朱高炽收下了解缙和金纯,这是太子的班底儿,柳淳身为师父,又怎能不帮忙!而且解缙提出废漕运的主张,的确是得罪了许多人,会遭到暗算,也是情理之中。

    可问题是不能来得这么快啊?

    昨天早朝,今天就往死里整,也太急不可耐了。

    还有,锦衣卫这帮人都是猪吗?

    让你们保护解缙,都做不到,你们还能干什么?

    柳淳震怒了,可他震怒不管用,又过了一天,同样传出消息,解缙家里又出事了,一只猫被毒死了。

    等再转过天,又一只狗死了。

    解缙连续躲过了三次下毒,死了两条狗一只猫,柳淳渐渐感到了不对劲。又到早朝的时候,只见解缙推着一个独轮车来了。

    上面有个牌子,写着救命恩公,车上放着两条死狗一只死猫,解缙板着一张司马脸,一步一顿,迈着沉重步伐,缓缓走来,看得其他人都目瞪口呆。

    解缙把独轮车放下,不屑冷笑:“有本事冲着我来,杀几只猫狗的,算什么本事?”

    柳淳微微咬牙,心里暗骂,这个狗东西,还真会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