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45章 后院起火了

第645章 后院起火了

作者:青史尽成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柳淳的这番表态,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可是在很多人听来,却格外刺耳。因为即世家大族之后,柳淳又把手伸向了普通的宗族,甚至是一些稍大的家族,要把他们彻底摧毁!

    变法不断深入,皇权不断伸向基层,残酷的现实,已经直逼太多人的心理防线了,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一定要阻止!

    练子宁,你丫的是个死人吗?

    从辩论一开始,你就节节败退,完全被柳淳牵着走,你可是榜眼啊,给力点!

    就在千呼万唤之中,练子宁终于站了出来。

    他躬身道:“启奏陛下,臣方才与柳大人对谈此案,臣有一点心得体会,不知道能否说一说?”

    朱棣含笑,“但讲无妨。”

    “多谢陛下,方才柳大人提到十六岁成丁,臣以为这个提法非常好。父母都希望子女成家立业,百姓也常说三十而立。事实上用不了这么大的岁数,基本上成亲生子,一个人就该替自己负责,该选择什么样的路,应该有自己的主算。”

    “臣觉得以十六岁为限,朝廷应该鼓励年轻人在适当年龄之后,单独组成家庭……如此,他们才能更好的为自己做主……”练子宁抬起头,迎着朱棣的目光,顺便用眼角扫了一下柳淳,而后才道:“这是臣的一点浅见,不知道陛下,还有柳大人,是如何看待的?”

    还能怎么看,简直高兴坏了!

    这话实在是说到了朱棣和柳淳的心坎上。

    他们费了好大力气,对着宗法开战,究竟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把劳动力从农业转移到工业上来。

    众所周知,农业的产出不多,而且受天灾气候影响很大,因此为了自保,人们自然而然,会结成家族,宗族,靠着血缘地域作为纽带,结成一个个的团队,来抗击风险。

    这就有点像狼成群结队,一起狩猎生存一样。每一只狼都有自己的地位,要遵守狼群的法则,农村乡土社会的法则就是宗法,而宗法制度的核心必定是维护大家族,通过各种手段,把人牢牢拴在本地,防止逃跑。

    偏偏工商业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能够自由出卖劳力的青壮年。

    在推行均田之后,城里就不同程度出现了用工荒。一面是原来的流民返回了老家,一面是受乡土观念束缚,新的劳动力不愿意背井离乡,与此同时,海外的大门敞开了,市场扩大,工业需要疯狂扩张,必须要有足够的劳动力填补……

    当站在这个高度上,就能看清楚,从朝廷到社会,大家伙争论的是什么。

    鼓励年轻人独立门户,成立小家庭,失去了宗族庇护,他们必须想办法多赚钱,才能养家糊口。

    田地的产出有限,又逼着他们不得不走出家门,进入城市。

    而且家庭变小了,管理,征税,执法,各种难度也会随之下降,朝廷的触角才能直接伸到每一个人……简单说吧,就是要把原有社会结构彻底打散,变成最基本的三口之家,五口之家,然后再根据工业社会的需要,进行重新组合。

    同样的碳原子,改变了结构之后,就能从柔软的石墨变成坚硬的钻石,从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也是这个道理。

    朱棣又不是闲着没事干的傻子,岂会单纯为了一个案子费心思,他是要借着这个案子,继续推动变法,让变法真正落实下去。

    “练先生见识高明,正正和朕意啊!”朱棣笑呵呵道:“柳淳,你觉得如何呢?”

    柳淳笑道:“陛下圣明,练大人睿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乃是天下臣民之主,每一个百姓都要服从国法,这中间不应该有任何东西,凌驾法令之上。包括所谓的宗族血缘!”

    在场这么多人,谁听不明白柳淳的意思,你丫的也真是狂妄啊!秦始皇的大一统最多做到了书同文,车同轨,你居然要用国法管理每一个人,凌驾一切之上,说你狂妄,都是客气的。

    难道这朝廷上下,就没有正义之士,能够站出来,反对柳淳吗?

    不能看着他把几千年的规矩,摧毁殆尽啊!

    快点,谁能当这个勇士啊!

    无数人都在心中呐喊,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什么叫做大势所趋,这就是!

    柳淳的门下弟子回京了一大堆,再加上一个不要脸的练子宁,实在是挡不住啊……

    见没人说话,朱棣终于哈哈大笑,心中畅快。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整个文官体系,至少是被他压服了,当真应该浮一大白,只可惜眼前无酒,不能开怀畅饮。

    “练子宁,朕任命你为户部尚书,与郁新同领户部,他主管财赋,你则是全力以赴,清理丁口,针对下面私设刑堂,随意处罚囚禁百姓的行为,要严惩不贷。尤其是那些长期霸占村社,为所欲为的土皇帝,更要以雷霆万钧之势,给予严惩,朕深知先生之才,必定不会让朕失望!”

    一下子就成了户部尚书,练子宁手指微微颤抖。

    自从他投降朱棣以来,名声狼藉,昔日的那些人早就不带着他玩了,偌大的朝堂,他孤零零一个,什么都没有,这个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如今又能抓住权力,练子宁怎么会放手。

    “陛下!”

    他双膝跪倒,激动地浑身战栗,声音颤抖,“臣铭刻肺腑,愿意为陛下肝脑涂地,报答天恩!”

    朱棣欣然,又下旨赐练子宁斗牛服,当真是君臣相得,其乐融融。

    看到了这里,群臣都明白了,又一项影响深远的变法,就这么轻易被推动了。

    不得不说,朱棣和柳淳真是把握时机的高手,如果单纯在朝堂提出,肯定会遭到无数人的反对。

    但是现在地方官吏进京,他们才是最厌恶宗法家族的一群人。

    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唯有家族被彻底打散,才能方便征税,税收又是地方官最在乎的东西,有这些人在,谁跳出来反对,还不被他们撕碎了。

    ……

    一场盛况空前的御审结束了,事实上几乎没有谁记得,这个案子真正的起因是谢家祖孙,他们只是在唏嘘感叹,往后还要有多少变化会冒出来。

    小小的于谦绷着脸,显得若有所思。

    “师父,弟子想不通,为什么这个案子,不能就事论事?弟子觉得得出的结论,其实跟案子本身已经关系不大了。以后若是有家中长辈毒打孩子,还是没有好办法。”

    柳淳笑着点头,“你说的很对,但是你要明白四个字。”

    “哪四个字?”

    “顺势而为!”

    柳淳笑道:“是非对错固然重要,但是在大势面前,就不值一提了。师父希望你日后能参透这四个字。”

    于谦不解,“为什么?”

    “因为这是你入仕为官的条件,如果你不改认死理的毛病,师父可是不会让你当官的!”

    于谦瞪大了眼睛,半晌气鼓鼓道:“师父,你刚刚还说,年轻人有自己选择职业的自由,为什么现在就反悔了?”

    “哈哈哈……因为我是你师父!”柳淳把脸一板,哼道:“去,从今天开始,抄写太祖实录,限你三年之内,烂熟于心,一个字都不许错!”

    于谦眨了眨眼睛,没胆子继续争辩,只能乖乖跑了……柳淳托着下巴,算你聪明。这小家伙开始对官场感兴趣了,既然如此,就让为师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足够的本事,继承我的衣钵,扛起下一代变法的大旗。

    金殿御审过去了三天,新的法令终于发布出来。

    整个京城为之一振!

    第一个跑到柳府的人,竟然是太子朱高炽,他晃着一身肥肉,每一粒脂肪都在笑,兴奋的大脸不停颤抖。

    “师父,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他像是狗熊似的冲到了柳淳的书房,迫不及待道:“师父,我终于解脱了!”

    柳淳斜了他一眼,“你高兴什么?这道令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朱高炽高兴坏了,“关系大了,师父,这上面可是写了,任何人都有选择职业的自由……我早就成年了,是吧?”

    柳淳点头,“你不但成年了,还有好几个媳妇了,连儿子都不小了,可这有什么关系啊?”

    “关系大了!”朱高炽夸张道:“我可以不当太子了!”

    啥?

    柳淳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我说殿下,你们三兄弟里面,你算是稳重老成的,怎么也这么不靠谱?”

    朱高炽满不在乎道:“装的,都是装的!就像师父一样,装久了会累的。我打算辞了太子之位!”

    朱高炽还真不是开玩笑,他满脸真诚,柳淳轻咳道:“陛下会答应吗?”

    “这个……上面不是说了,如果父母长辈一味反对,可以采取法律手段。”

    柳淳咳嗽道:“你打算状告陛下啊?”

    朱高炽眯着眼睛,笑嘻嘻道:“就看师父敢不敢接了!”

    “我敢你个鬼!”柳淳简直气坏了,老朱家的这几个货儿,就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正在柳淳打算把朱高炽踢出去的时候,突然朱高燧又跑了进来。

    “大新闻啊,大新闻!”他忍不住笑道:“师父,练子宁的儿子跑了,他家里起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