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 第1434章、闻人秋月也会哭!

第1434章、闻人秋月也会哭!

作者:夜深自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434章、闻人秋月也会哭!

    “呃……”

    闻人秋月瞬间愣住。

    是啊!

    现在秦风和奶奶,算是什么关系呢?

    爷爷,奶奶?

    闻人秋月顿时瞳孔一缩,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同时,怒火值也是彻彻底底的爆表。

    混蛋,混蛋!

    秦风这厮,欺负她就算了,眼下,竟是连她奶奶的便宜也要占?

    不能忍,坚决不能忍!!

    闻人秋月猛地一个转身,再次回到秦风面前,紧握拳头,咬牙切齿道:“秦风,你不要太过分了!”

    “怎么又过分了呢?”秦风一脸无语:“明明是你自己夸下海口,说是再跟我说一句话,你就是我孙子,这都跟我说过几句话了?”

    “那不算!”闻人秋月怒道:“是你在套路我,算不了数,你要是再啰嗦欺负人,我……我就跟你拼了!”

    秦风摇了摇头:“你不是我对手,你知道的。”

    “你……我……”

    闻人秋月顿时语塞,这种话都说不上来的感觉,真的叫人崩溃。

    简直想疯掉啊!

    闻人秋月只觉脑瓜子嗡嗡炸响。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难道,真的就这样了?从今往后,秦风就是她闻人秋月的爷爷,奶奶的……这事情要是让奶奶知道了,她不得掉层皮啊?

    还有父亲,一定也会让她死的很难看!

    闻人秋月不由偷看了秦风两眼,发觉后者满脸笑意,此时望着她的眼神,甚至是充满了戏谑和嘲笑……

    登时,积郁在心中的无尽委屈感,就好像被打开了阀门,尽数涌出一发不可收。

    汹涌的委屈感,击垮了闻人秋月的坚强,粉碎了她的骄傲。

    “哇!”

    突然一声,闻人秋月痛哭流涕。

    秦风一脸懵逼。

    这……这是咋滴啦?

    天生女将闻人秋月,也会哭?

    而且一哭,还是如此的惊天动地、惨绝人寰!!

    第一时间,秦风怀疑闻人秋月在作假。

    直到秦风发现,这婆娘是真的泪水横飞了,方才知道,她是真的哭了,哭的很崩溃。

    什么脸面啊、骄傲啊、尊严啊,此时在她眼里,已经统统不重要。

    她就想大哭一场,借此释放这段时间以来,在秦风这里受的各种委屈……

    秦风见之一愣,忽然间,也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他最见不得眼泪。

    在他眼里,闻人秋月一直是个超乎常人想象的坚强女人,眼泪于她而言,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所以才会为了取乐,时不时的与之玩闹……结果没想到,这个假女人,原来也是真女人啊!

    秦风目光转动,急忙给闻人秋月抽了几张至今,手忙脚乱的送到她面前:“那啥……你先别哭了,哭起来不好看。”

    “啊!!”

    闻人秋月一手甩开秦风的大手,直接蹲坐在车厢过道上,哭的那是愈发的撕心裂肺了。

    人就是这样。

    揭开面具之前,咬牙也要坚持着、骄傲着,可一旦坚强的面具脱离了真面目,那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所有积攒在内心的负面情绪,再也难受控制的爆发、再爆发。

    显而易见,闻人秋月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这可把秦风吓坏了。

    越哭越凶,不赶紧解决这个事情,闻人秋月彻底疯狂,这火车不得炸开?

    火车炸不炸倒也无所谓,问题是……听着这般惨烈的哭声,秦风心里也是相当难受啊!

    秦风慌了。

    身为钢铁直男的他,几乎没有哄女孩的经验,眼下也只能不断的给闻人秋月送纸巾,然后时不时的说点好听的话。

    秦风:“残月兄弟,你别闹了,虽然车厢里没别人,但偶尔还是有人要路过的,你在这过道哭,算是几个事啊?”

    闻人秋月起身入座,趴在支架桌上继续痛哭,哭的更加惨烈了。

    秦风膛目结舌,他又说错什么了?

    秦风抱着纸巾挤到闻人秋月身旁,继续送纸巾:“残月兄弟,你别这样,好歹你也是隐龙世界里的一号大人物,这么哭,成何体统?传出去不是给人笑话吗?”

    闻人秋月哭的更疯狂了。

    秦风:“别啊,你到底想干什么?闻人秋月,你这是真的有点过分了啊,我哄人是有个底线的!”

    闻人秋月不仅哭的更厉害了,同时还不断的手舞足蹈,几乎是要将整个现场毁灭。

    秦风:“……”

    他闭嘴了,不敢多说了。

    再说下去,要死人啊!

    而且是死不少人!!

    于是,秦风就成了一个低调沉默的护花使者,静静的给闻人秋月送纸巾,静静的等她哭完。

    好久,好久。

    情绪总有释放完的时候,闻人秋月那狂风暴雨一般的动静,终于缓缓消停了一些。

    秦风如释重负,无奈的叹了口气:“哭好了?”

    “还没有!”闻人秋月道。

    秦风汗颜:“到底要怎么样?我就是跟你开几个玩笑,你看不出来吗?”

    闻人秋月:“谁跟你开玩笑了?我有答应过跟你开玩笑吗?”

    秦风无语:“但这玩笑都已经开了,你就算杀了我,那也改变不了什么了啊。”

    闻人秋月沉默了一会儿,稍稍冷静了一些的她,似乎也觉得秦风说的有道理。

    于是,她抬起了头,泪眼婆娑的望着秦风哽咽道:“你是不是我爷爷?”

    秦风愣了愣,急忙说道:“不说了吗?只是开玩笑,我当然不是你爷爷了啊。”

    闻人秋月:“你道歉。”

    秦风脑阔疼,但还是选择谦让:“我道歉,对不起。”

    闻人秋月:“还有。”

    秦风:“还有什么?”

    闻人秋月:“说,你是王八蛋、丑八怪、臭不要脸的东西!”

    秦风一愕,脸色变得很奇怪:“这……不好吧?”

    闻人秋月:“说!”

    秦风:“这真不好,明明事实不是这样的,我这样说,那不是胡说八道吗?”

    闻人秋月:“你不说,我就继续哭,哭到这整个火车的乘客,都知道我哭,觉得你是个杀千刀的王八蛋为止!”

    秦风:“我说了,这事情就结束了?”

    闻人秋月:“说了我就原谅你!”

    “好吧。”

    秦风无奈的叹了口气,清了清嗓音,然后满脸认真的看着闻人秋月道:“你是王八蛋、丑八怪、臭不要脸的东西……可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