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452,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娇滴滴的喊他小白

452,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娇滴滴的喊他小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马假日》是一部经典的好莱坞黑白电影,讲述了一位欧洲某公国的公主与一个美国记者在意大利罗马的浪漫爱情故事。

    电影一共是两个小时。

    苏婠婠坐在墨唯一的身边,一边看,一边时不时地瞄她一眼。

    墨唯一看着屏幕,侧脸线条安静又冷清。

    苏绾绾只记得这部电影挺浪漫的,想着让墨唯一看看,在一场真正两情相悦的爱情关系里面,男女双方应该都是对等付出的,而不是像她那样剃头担子一头热。

    可她没想到最后的结局居然是分手。

    虽然在罗马这一天的相处很浪漫,很美好,充满了各种奇妙的惊喜,但最后似乎注定了公主不能和平民在一起。为了自己的国家,公主理智的做出选择,放弃了这一段爱情。

    等电影放完,苏婠哇一看墨唯一的表情。

    得。

    更蔫了。

    教室的灯光打开,老师说了两句话就下课了。

    苏婠婠和墨唯一离开教室,刚走到楼梯口,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墨小姐?”

    两人停下脚步,转身,一个女生追了上来,穿着鹅黄色的短款羽绒服,留着齐耳的短发,很陌生。

    “墨小姐,我叫夏灵,能跟你……单独讲几句话吗?”

    苏婠婠走进电梯,“我在阅览室等你。”

    “好。”

    ……

    等苏婠婠离开,夏灵开口,“墨小姐,我是凌之洲的同学,也是他的高中同学。”

    “你想说什么?”

    夏灵咬了咬唇瓣,“墨小姐,凌之洲很不容易的,他父母都不在了,家里只有一个六十岁的爷爷还需要照顾,他因为成绩优异才被保送进南城大学,他的生活费都是自己勤工俭学赚来的,他跟你真的不一样。”

    墨唯一没想到凌之洲家里的情况这么复杂,但是……“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夏灵再次咬了咬嘴唇,“墨小姐,我不知道你看上凌之洲什么了?他比你小了两岁,而且我看过你丈夫的照片,我不明白,既然有一个那么优秀的丈夫,你为什么要缠着凌之洲呢?如果你想要寻求刺激,学校有那么多的男生,好多比凌之洲长的帅,比他的家庭条件好,还比他有才华,你为什么偏偏要……”

    “闭嘴!”墨唯一猛地打断她。

    夏灵脸上吓住。

    墨唯一冷着小脸,很好笑的看着她,“我想问,除了同学,你还是凌之洲的什么人?”

    “我……”

    “你喜欢他吧?”

    “……”毕竟是小女生,一下子被点出心思,夏灵的脸上有着很明显的尴尬和难堪。

    “自己追不到男人,就来怪我缠着他?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墨唯一眯了眯漂亮的猫眼,“况且我和凌之洲只是普通朋友,我已经结婚了,还没有姐弟恋和婚外恋的打算。你年纪小,不懂事,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不过你说的话让我很不开心,你必须跟我道歉。”

    道歉?夏灵脸上顿时更加难堪,脱口而出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一个大三的学姐,天天和大一的学弟在一起泡阅览室,不觉得不妥当吗?你甚至还来教室里找他,让所有人说他跪舔校花!有什么事,只要一个电话就让他立刻跑过去帮你!上次因为把英语课本给你,他还被英语老师扣了学分……”

    “夏灵!”

    话没说完,凌之洲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夏灵原本因为尴尬和羞耻而显得臊红的脸,瞬间又变成了白色。

    凌之洲站在走廊上,向来清秀温润的脸庞,此刻是从未有过的冰冷和尖锐。

    “我的事情需要你管吗?你以为你是谁?”

    他的声音很大,本来就是在教室外面,又刚好是电梯门口,顿时有一些路过的学生看了过来。

    夏灵的眼圈迅速泛红,“凌之洲,我只是……”

    “我最讨厌别人管我的事情!”

    “凌之洲……”

    “还有,我早就说过,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凌之洲话说的直白而又尖刻,“你能不能别这么自作多情?”

    “……”夏灵的眼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眼眶里滑落。

    在周围同学的窃窃私语中,她再也忍受不了这份难堪,转过身迅速离开。

    凌之洲紧握着拳头站在那里,脸色并不好看。

    直到周围同学渐渐散开,他转过身,看向墨唯一,“学姐,不好意思,她误会了,你别在意。”

    墨唯一有些尴尬,“刚才她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

    凌之洲年轻俊雅的脸上瞬间闪过一抹痛苦,没有否认,“我父母,还有我姐姐,都是因为车祸去世的。”

    墨唯一:“……”

    之前只听凌之洲说过姐姐的事情,没想到居然……

    “你不用同情我。”凌之洲笑了笑,像是已经释然,“这个世界上不幸的人太多了,又不止我一个,况且这件事都已经过去很久了。”

    墨唯一点头。

    过了会,她说道,“你朋友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你还是和她解释一下吧。”

    凌之洲继续笑,“不用管她。”

    墨唯一:“……”

    **

    发生这样的事,墨唯一原本就不好的心情顿时更糟糕了。

    也没什么心思学习了,直接坐车回家。

    晚上七点,陈锦来了。

    虽然墨唯一还是没什么学习的兴致,也不好让她来了再回去,乖乖起身跟着她走进书房。

    只不过陈锦很快发现她有些心不在焉,甚至三天前布置的题目都没有做。

    “你先把这些题目做完吧。”陈锦说道。

    墨唯一认命的拿起笔。

    没多久,窗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引擎声。

    陈锦眼睛一亮,看向墨唯一,却见她毫无反应,依然拿着笔在埋头认真做题。

    陈锦忍不住开口提醒,“墨小姐,好像是萧先生回来了。”

    现在才八点钟,萧夜白很少在这个时间点回来,这要搁以往的话,墨唯一早就激动的想要出去找他了。

    可现在……

    墨唯一咬着笔杆,“陈老师,这道题你给我讲一下吧。”

    “……好。”陈锦只能收敛心思开始讲题。

    这一讲,就到了九点钟。

    陈锦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墨小姐,时间到了,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好。”

    陈锦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却见墨唯一依然坐在那埋头看书。

    这两人是在冷战吗?

    联想到昨晚墨唯一莫名其妙失踪没有回来上课,陈锦若有所思。

    等她离开书房,一出来,却看到萧夜白正坐在外面客厅的沙发上看书。

    “萧先生。”陈锦立刻喊了一声。

    男人抬起头,目光凉薄的透过镜片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便继续低头看书。

    一旁的周婶忙说道,“陈老师,老刘在车库等你了。”

    “好。”离开前,陈锦又看了一眼萧夜白。

    他低头坐在那里,白皙修长的手指拿着一本很厚的书,温暖的灯光下,戴眼镜的模样显得格外文质彬彬。

    ……

    陈锦离开后,客厅再度恢复了安静。

    萧夜白翻了一页书,抬起左手,看了一眼腕表。

    九点半。

    距离上完课已经半个小时了。

    他放下书,起身迈着长腿来到书房,推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明亮的光线下,墨唯一正坐在书桌后认真的看书,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他。

    只不过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娇滴滴的喊他“小白”,也没有立刻起身娇软的粘过来,她甚至一句话就没说,就再度低下头看书。

    萧夜白漆黑的深眸猝不及防的紧眯了一下。

    他站在那,也一言未发。

    直到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终于抬脚走了过去,修长手指在黑色的书桌上敲了两下,“该睡觉了。”

    墨唯一放下笔,将自己的书本全部收好,再放进书包。

    起身提着书包要走的时候,手腕却被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

    萧夜白低头看着只到自己肩膀的年轻女孩,黑眸冷静,声音低沉,“还在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