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 > 第一三一章 杀死稚童(二更)

第一三一章 杀死稚童(二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容忌跑上前,蹲下身查看着天帝和天后的伤势。

    天后还好,仅仅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稍加休息就能复原。

    天帝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他先是自伤心脉,再是用尽仙力护住天后内丹,元气大伤。

    等仙娥将他们抬入琼华宫,我正想上前为天帝疗伤,容忌却制止了我,“没用的,我来就好。”

    他命若雪将我带回且试天下,关上屋门为天帝渡修为。

    我自是不肯走,只在屋外静静候着。余光瞥到脚步虚浮的素真在院内扫着落叶,我走上前,握着她手中的扫把,“跟我来。”

    素真眼里闪过一丝畏惧,因为失血过多,声音细弱蚊蝇,“去哪?”

    我将她带至天后的房内,指着卧榻上的天后道,“天后对你如何,你心里应当清楚。”

    素真低头,“我也从未做过对不起天后的事。”

    “是谁教天后练的魔功?”

    素真咬牙,面如死灰,但仍只言不发。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一些隐情的。稚童虽无处不在,但到底能力还没有强大到能随意出入琼华宫的地步,这次之所以能加害天后,应当是琼华宫里头出了奸细,里应外合。

    过了许久,她才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不怀疑我?”

    我看了她一眼,笑道,“你恨的人是我,天后对你恩重如山,又有什么理由加害于她?况且,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没了她的庇佑,在这偌大的九重天上,就什么都不是了。”

    素真深思熟虑之后,敛下了面上的惧意,试着跟我谈条件,“我可以告诉你是谁想加害于天后,但你必须治愈我。”

    “我最讨厌威胁,你不说我自然也有一千种法子让你亲口说出。”我指尖结了蛛网,将我和她笼罩其中,轻而易举地侵入她的梦境。

    拨开梦境迷雾,我直接走向水池边的素真,拎起她的衣领,对她下着指令,“是谁想加害天后?”

    她目无焦距,呆呆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看起来像个孩子。”

    “那是谁,同他里应外合?”

    她缓缓开口,“百花仙子手下的一个花仙,叫…”

    我正等着她将话说完,不想她的喉咙突然被暗箭所伤,一箭封喉。

    “素真!”我没料到在她的梦中,还有人想加害于她。

    我将手放置她额前,“我替你疗伤,你先说是哪位花仙!”

    她睁着空洞的眼睛,软软地倒在我的身上,没等我为她疗伤,就断了气。

    她的身子,化作细碎的尘埃随风而逝。

    她的梦境,随着她的殒命开始坍塌。

    这还是我头一回遇上这样的情况,原以为梦境坍塌之后,我就可以顺利走出梦境,没想到,情况要比预计的棘手得多。

    四周是极其沉闷的黑,我闭着眼,摸黑前进。

    我肚子里的小宝贝应当是感知到了危险,剧烈地挣扎着,闹得我小腹疼痛不已。

    我抚摸着肚子出声安慰着,“乖,娘很快就能带你走出梦境,你再坚持一下好吗?”

    感知到我的抚摸,他才渐渐平息下来,轻柔地蹭了蹭我的肚子,表示妥协。

    这是他第一次同我互动,我有些欣喜,想要赶紧告诉容忌,但又有些焦虑,我至今都不知道要如何走出坍塌了一半的梦境。

    “姐姐,跟我走!”小卓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拉着我的手,往黑暗深处走去。

    我好奇地看着他,“你怎么在这?”

    “我们是姐弟,你有危险我自然能感应到。”小卓如是说着,冰冷的手渗着森然寒意。

    “小卓,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怎么这么久都没走出梦境!”我狐疑地盯着他的后脑勺。

    他转过头,阴眸中突然闪现一抹绿光,“姐姐,马上就到了。”

    不,他不是小卓!

    我想要甩开他的手,但是怎么甩也甩不开。

    他哧哧笑着,“等我吃了你肚子里的雏神,我就是六界最强了!”

    我指尖悄然结着天雷之火,往他身上扔去。但天雷之火一旦触及到他的身体,就被一股狂风吹灭。

    他不以为意地抖落着衣物上尚未熄灭的火星子,“在刚死之人的梦境中,明火犹如鬼火,点不燃,烧不着的。”

    他一手撕下小卓的面皮,露出他原来的面目。

    最麻烦的是,他离得太近,以至于我周身的神力全被封死。

    他一边将我的双手禁锢,另一只手朝我的肚子袭来。

    他的指甲已经深入我的衣物之中,我的小腹已经微微渗出血,并不是很痛,但却让我倍感绝望。

    就在这时,黑魆魆的天幕划过一只寒冰凤凰,它浅蓝色的身躯将天幕点亮。

    我心中窃喜,以为这只凤凰是来救我的,没想到它仅仅只是路过而已,瞥了我一眼,就匆匆离去。

    最后的希望寂灭了,我的心随着逐渐黯淡的天幕,沉入了谷底。

    他的指甲越嵌越深,肚子上的痛感也愈发剧烈。

    我能感觉到腹中小宝贝的焦躁,就在我以为小宝贝要被稚童挖出时,我肚子上突然迸溅出一道强光。

    稚童猝不及防,被强光所伤,眼睛瞬间挂下两道血泪。

    他松了手,往后退了几步,惊恐地看着我的肚子,“怎么会?不过是还未成形的雏神,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同稚童拉出一段距离,催发着体内的神力,举起冰凌剑,注入了十成的神力和十成的愤怒,朝着他的头顶劈去。

    “啊——”

    稚童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身上的黑色怨念一点点飘出体外。

    击杀了他这么多次,这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周身的怨念散尽。

    我恍然大悟,原来非得用自身的怒气,才能驱散他浓重的怨念,才能真正将他杀死。

    小腹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躁动的小宝贝趋于平静,似乎陷入了熟睡状态。

    我一手捏碎了梦境,视野豁然开朗。

    屋子里头,素真倒在地上已经凉透。而天后已然转醒,看着我站在房中,下了榻朝我飞扑而来,“歌儿,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