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心 > 309 打赌

309 打赌

作者:方糖不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温凉。”依旧是她先和温凉打招呼。

    温凉神色清冷的看着她。自上次和沈赫在医院门口遇到她之后,她们两人没再见过,她不知她现在来这里找她做什么。

    “听说你今天要做那个大手术,我过来给你打气。”似是看出温凉内心的疑惑,冯梓珊说,语气态度像与温凉是深交多年的亲密的好朋友。

    “谢谢。”温凉礼貌而冷淡的回了句。

    “你没吃早餐吗?”看眼她手上拿着的三明治和饮料,冯梓珊讶道。不待温凉回应,马上又道:“不吃早餐可不行,这次手术强度很大,不吃身体撑不住的。”把自己手上的提神饮料放到桌上,“你看,我还特意给你带了瓶。”

    温凉没有看,又道了声谢。

    “快吃吧,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冯梓珊不介意温凉对她疏离的态度,热情的拿过她手里的三明治,拆掉外面包装的塑料纸,递给她。

    温凉接过,但没吃,冯梓珊看眼,笑了笑,又帮她打开沈赫给的那罐提神饮料,“手术最少也要6、7个小时,等你出来都要傍晚了,你这一整天就靠这餐。”

    温凉还是不为所动,冯梓珊笑脸一收,有些严肃的说:“你是想昏倒在手术台上?如果是这样,那你还是别上阵了,对病人太不负责。”

    冯梓珊的话一语中的,温凉不再固执,拿起三明治吃起来,冯梓珊重展笑颜,把饮料给她。

    见她吃完,冯梓珊才又道:“听说这次是沈赫指名你做第一助手的,他还真是挺喜欢你。”

    温凉暗暗一诧,面无波澜的看着冯梓珊,想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见冯梓珊似是意识到自己这话让温凉产生了歧义,忙解释,“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沈赫他对其他女人从没这样过,包括我。看来他跟你磁场挺合的,这样很好,家和万事兴。”

    磁场合?

    她是不知道沈赫这么对她是另有目的。

    见温凉不语,冯梓珊又问:“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温凉实话实说。

    冯梓珊愕了下,“你不喜欢他?”

    温凉不知她说的喜欢指哪层意思,也无暇无兴趣揣测,“抱歉,我要去手术了。”

    似是不料她这样说,冯梓珊微微一怔,“好,祝你手术成功!”她马上又悦笑,点头。

    温凉没有道谢,走了。

    她身影消失的一刹那,冯梓珊脸上的笑容也消失。看眼桌上喝空的饮料罐和只剩一小口的三明治,冯梓珊唇瓣勾起一丝阴冷的笑,拿起饮料罐,用力一捏。

    虽有半年没做一助,但温凉并没生疏,技术娴熟的配合科主任,科主任很是诧异,不过什么也没说。

    进行到放置静脉阻断带时,温凉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夹血管钳的左手一下松开,刹时,大量的血从血管喷涌出来。

    “不好!”科主任惊呼一声,太过紧张,一时忘了温凉的身份,厉声斥喝,“温凉,你在做什么?!”

    温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头越来越晕,还有些耳鸣,身体也站不稳。

    科主任看出她的不对劲,当机立断,让温凉出去,换第二助手接替。

    温凉走出手术室,无力的靠在墙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小心翼翼,用了十二万分的心,结果还是出了事。

    这下如沈赫意愿了。

    她微仰起头,暗暗沉口气。

    由于及时处理,没有造成医疗事故,但兹事体大,术后科主任立即将此事汇报给了院长和沈赫。

    “为什么会这样?”

    会议室里,沈赫坐在上次开会时坐的座位上,盯视同样坐在上次位子上的,与他正对面的温凉。

    尽管先前已经喝了水,休息过片刻,但温凉头还是有点晕,全身也没有什么力气,她脸色苍白,看眼沈赫左右两侧坐着的院长和科主任,还有其他几个院领导。

    由于她身份特殊,他们不好对温凉责难,全都默不作声,只遵沈赫的态度。

    视线转到沈赫,他身体坐的笔直,紧绷着脸,这是温凉第一次见他这样严肃的表情。

    “可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温凉说,声音微微虚弱。

    “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手术?”沈赫语气带着质问。

    温凉如实道:“术前并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状况。”

    沈赫沉默的看了她2秒,身体向后靠到椅背上,“你自己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我没意见,全听领导处置。”温凉神情淡淡,甘心认罚。

    沈赫脸容突然一转,挑眉,笑了声,“开除也可以?”

    温凉暗暗一讶,直视沈赫。

    这事虽严重,但还不至于

    “温凉。”依旧是她先和温凉打招呼。

    温凉神色清冷的看着她。自上次和沈赫在医院门口遇到她之后,她们两人没再见过,她不知她现在来这里找她做什么。

    “听说你今天要做那个大手术,我过来给你打气。”似是看出温凉内心的疑惑,冯梓珊说,语气态度像与温凉是深交多年的亲密的好朋友。

    “谢谢。”温凉礼貌而冷淡的回了句。

    “你没吃早餐吗?”看眼她手上拿着的三明治和饮料,冯梓珊讶道。不待温凉回应,马上又道:“不吃早餐可不行,这次手术强度很大,不吃身体撑不住的。”把自己手上的提神饮料放到桌上,“你看,我还特意给你带了瓶。”

    温凉没有看,又道了声谢。

    “快吃吧,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冯梓珊不介意温凉对她疏离的态度,热情的拿过她手里的三明治,拆掉外面包装的塑料纸,递给她。

    温凉接过,但没吃,冯梓珊看眼,笑了笑,又帮她打开沈赫给的那罐提神饮料,“手术最少也要6、7个小时,等你出来都要傍晚了,你这一整天就靠这餐。”

    温凉还是不为所动,冯梓珊笑脸一收,有些严肃的说:“你是想昏倒在手术台上?如果是这样,那你还是别上阵了,对病人太不负责。”

    冯梓珊的话一语中的,温凉不再固执,拿起三明治吃起来,冯梓珊重展笑颜,把饮料给她。

    见她吃完,冯梓珊才又道:“听说这次是沈赫指名你做第一助手的,他还真是挺喜欢你。”

    温凉暗暗一诧,面无波澜的看着冯梓珊,想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见冯梓珊似是意识到自己这话让温凉产生了歧义,忙解释,“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沈赫他对其他女人从没这样过,包括我。看来他跟你磁场挺合的,这样很好,家和万事兴。”

    磁场合?

    她是不知道沈赫这么对她是另有目的。

    见温凉不语,冯梓珊又问:“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温凉实话实说。

    冯梓珊愕了下,“你不喜欢他?”

    温凉不知她说的喜欢指哪层意思,也无暇无兴趣揣测,“抱歉,我要去手术了。”

    似是不料她这样说,冯梓珊微微一怔,“好,祝你手术成功!”她马上又悦笑,点头。

    温凉没有道谢,走了。

    她身影消失的一刹那,冯梓珊脸上的笑容也消失。看眼桌上喝空的饮料罐和只剩一小口的三明治,冯梓珊唇瓣勾起一丝阴冷的笑,拿起饮料罐,用力一捏。

    虽有半年没做一助,但温凉并没生疏,技术娴熟的配合科主任,科主任很是诧异,不过什么也没说。

    进行到放置静脉阻断带时,温凉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夹血管钳的左手一下松开,刹时,大量的血从血管喷涌出来。

    “不好!”科主任惊呼一声,太过紧张,一时忘了温凉的身份,厉声斥喝,“温凉,你在做什么?!”

    温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头越来越晕,还有些耳鸣,身体也站不稳。

    科主任看出她的不对劲,当机立断,让温凉出去,换第二助手接替。

    温凉走出手术室,无力的靠在墙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小心翼翼,用了十二万分的心,结果还是出了事。

    这下如沈赫意愿了。

    她微仰起头,暗暗沉口气。

    由于及时处理,没有造成医疗事故,但兹事体大,术后科主任立即将此事汇报给了院长和沈赫。

    “为什么会这样?”

    会议室里,沈赫坐在上次开会时坐的座位上,盯视同样坐在上次位子上的,与他正对面的温凉。

    尽管先前已经喝了水,休息过片刻,但温凉头还是有点晕,全身也没有什么力气,她脸色苍白,看眼沈赫左右两侧坐着的院长和科主任,还有其他几个院领导。

    由于她身份特殊,他们不好对温凉责难,全都默不作声,只遵沈赫的态度。

    视线转到沈赫,他身体坐的笔直,紧绷着脸,这是温凉第一次见他这样严肃的表情。

    “可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温凉说,声音微微虚弱。

    “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手术?”沈赫语气带着质问。

    温凉如实道:“术前并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状况。”

    沈赫沉默的看了她2秒,身体向后靠到椅背上,“你自己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我没意见,全听领导处置。”温凉神情淡淡,甘心认罚。

    沈赫脸容突然一转,挑眉,笑了声,“开除也可以?”

    温凉暗暗一讶,直视沈赫。

    这事虽严重,但还不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