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园医锦 > 第一百六十五章(三更) 狗咬狗

第一百六十五章(三更) 狗咬狗

作者:姽婳晴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是,就是!李柱媳妇,你要是有这本事,人家济民堂的东家老爷,也会过来巴结你的!”这个正在纳鞋底的福泰媳妇,是顾家族长的小儿媳蒋氏,她最看不起李柱媳妇看不得别人比她好的性子,忍不住刺了她一句。

    “我哪有那好命?”李柱媳妇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她朝着不远处顾乔家看了一眼,幸灾乐祸地道,“倒是有些人,错把宝玉当石头,现在估计悔得肠子都青了呢!”

    赵彩霞嫁过来之后,顾茗兄妹已经过继给顾五爷了。兄妹俩过继前过的苦日子,她也只是恍惚听人说过那么一嘴。闻言,她兴致勃勃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说!”

    李柱媳妇把两兄妹的后母刘氏,是如何如何虐待继子女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她看到刘氏出门往外泼水,便故意拔高了声音,怪声怪气地道:

    “人家顾夜兄妹,一个天赋过人,能制药会治病,赚钱是一把好手;一个读书习武样样行,将来说不得能考个武状元回来光宗耀祖呢!只是不知道,将来他光的是谁的祖宗喽!”

    顾家族长一脉,向来看不上顾乔和刘氏的做派,蒋氏自然不会站在她们的立场说话:“这还用说!当然是顾五爷那一支沾光喽!族谱上,顾茗可是在顾五爷的名下呢!”

    泼了水正往半山腰顾家张望的刘氏,听了李柱媳妇和蒋氏的话,重重地往地上吐了一口,指桑骂槐地道:“大壮,你个人事不干的,别整天跟一群吃屎的混一块,听别人口里喷粪地碎嘴。背后叨咕人,小心嘴长烂疮,喉咙肿得说不出话来!”

    李柱媳妇是个不饶人的性子,马上拔高了声音冷笑道:“这人哪,心不能太黑手不能太毒,不是自己的,别整天惦记着!人家顾五爷家越过越好,不知道有些人,半夜的时候,会不会懊丧得睡不着觉!”

    “你咋知道我们睡不着?你半夜跑我家看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惦记我家当家的,大晚上的跑我家偷看我们两口子睡觉呢!”刘氏也不是吃亏的。

    李柱媳妇还是小姑娘的时候,曾经对顾乔有过意思,当时顾乔在府城做二掌柜,心高气傲的,自然不会娶山里村妞做媳妇。后来,顾乔娶了大户人家放出来的丫鬟苗氏做媳妇。无论样貌、身段、脾性都甩李柱媳妇几条街。李柱媳妇羞怒之下,嫁给了跟村长有亲戚的李柱。这些瞒是瞒不住的。

    “你说什么呢?空口白牙的污蔑人,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李柱媳妇朝着刘氏扑了过去,一手抓住刘氏的头发,一只手朝着她身上软肉又是掐又是挠。

    刘氏反应过来,把手上的盆一扔,没有修剪的指甲,对着李柱媳妇的脸抓了一下,留下一道道血痕。两个人你撕我打,在地上翻滚起来。

    一会儿李柱媳妇骑在刘氏的身上,一个个巴掌扇在她脸上,把刘氏打成个猪头;一会儿两人的位置掉了个个儿,刘氏抓着李柱媳妇的头发往地上撞……不一会儿功夫,两人脸上都挂了彩,不成人样。

    赵彩霞和蒋氏在一边劝着,不敢上前,生怕被连累。顾乔赌输了钱,从村里的二混子家垂头丧气的回来,看到自家婆娘跟人扭打成一团,冲上去把人给拽了起来。

    “干啥呢?都啥时候了,饭也不做,院子不扫,还有工夫跟人打架?”顾乔看着刘氏青一块紫一块,肿得跟猪头似的脸,嫌恶地把她甩开。顾夜他们过得越好,顾乔对刘氏的意见就越大。要不是这婆娘狠心虐待顾夜兄妹,现在往家中搬礼物的,就是他们家了!

    “当家的,人家都骑在咱头上拉屎了,咱不能就这么算了!”刘氏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的,头发也被抓下来好几撮,不甘心地狠狠瞪了李柱媳妇一眼。

    李柱媳妇啐了她一口道:“是不能就这么算了!刘氏,你毁我名声,我没脸活了,我现在就一根绳子吊死在你家门框上!”说着,她扑上去扯下刘氏的裤腰带,就往顾乔家门框上挂。

    顾乔一看,顿时慌了神,他磕磕巴巴地道:“李柱媳妇,你这是干什么?刘氏有不对的,我回去教训她。你可千万别想不开……”

    “你让她死!吓唬谁呢?有种你真吊上去,老娘给你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刘氏自然不会被她给唬住,她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嚷道。

    “我媳妇死了,你给我暖被窝去?”李柱阴恻恻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李柱年轻时候,是村里有名的泼皮无赖汉。李柱媳妇嫁过来之后,管他管得死死的,这才把日子过了起来。对于这个媳妇,他还是挺稀罕的!

    “李柱兄弟,你说的这是什么浑话?”顾乔的脸瞬间拉下来。

    李柱哼了哼,往刘氏面前一站:“我媳妇都快被人逼死了,还指望老子有好话?我媳妇这脸,是你挠的吧?你这婆娘也忒狠毒了,这是给人破相呢?”

    “她……她也打我了,你怎么不说?”李柱跟人打架,向来不要命的架势,刘氏心中也怵他,向后退了几步,躲在顾乔身后色厉内荏地喊了一嗓子。

    “李柱兄弟,这是婆娘之间的口舌之争,她们都各有损伤。我看,就这么算了吧?”顾乔息事宁人地道。

    “算了?你婆娘的脸可曾破一点油皮?你在看看我媳妇的脸,跟鸡挠似的。不成,你们把我媳妇打破相了,赔钱!”李柱就是一滚刀肉,油盐不进。

    “赔什么钱?没有!”刘氏想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炸了。

    “没有?就拿你家的东西抵!”李柱冲进顾乔家,见到能看得上眼的,就往外搬。

    刘氏哭天抹地地拽着他:“你个强盗,光天化日之下,抢我家东西,你还有王法吗?我要到县丞那去告你!”

    “告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李柱理直气壮,“我媳妇这张脸,去看大夫难道不要钱?你们赖账,我拿东西抵,犯什么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