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376章 弄他

第376章 弄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办?

    御史台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一旦被沈安把这些话传出去,今后大家就不用做人了,就学庙里的木胎神像,整日板着脸发呆即可。

    那御史目光转动,等见到面色沉凝的杨继年时,不禁就像是在沙漠里发现绿洲的倒霉蛋,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

    “杨御史救我……”

    杨继年没想到这人竟然这般不要脸,就板着脸道:“这话是如何说的。”

    他在外面一贯是以清高形象示人,所以一板着脸,就显得格外的冷冰冰。

    可他的心中却是在暗爽着。

    自从同意了把女儿嫁给沈安之后,他在御史台的处境就变得微妙起来。

    他知道这是恨屋及乌,但也只是淡然处之。

    可今日沈安在御史台发飙,却让他意外的成了大家的救星。

    “杨御史,某此后……定然马首是瞻……”

    这人已经撑不住了,一旦事情爆发,整个御史台都是他的敌人。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他没有沈安胜似闲庭信步的心态和手段,自然慌得一批。

    所以他终于低头了,当着大家的面许下了诺言。

    以后你杨继年就是某的老大,你说啥咱就干啥。

    竟然还收了个听话的同僚?

    哈哈哈哈!

    杨继年心中巨爽,面色却依旧是冷冰冰的,“罢了,此事……安北!”

    前面的沈安止步回头,恭谨的道:“杨公请吩咐。”

    先前他拍马屁的功力不够,让杨继年几乎是如坐针毡,超级尴尬,现在正是弥补的好机会。

    杨继年说道:“此事……”

    他有些难为情。

    沈安笑道:“您的意思小子知道了,今儿小子就没来过御史台,告辞了。”

    这少年果然是聪慧啊!

    有这么个女婿真的不错。

    杨继年本有些种了好白菜被野猪拱的难受,此刻竟然消散了不少。

    他说道:“早些回去。”

    沈安心中暗笑,拱手告辞。

    他刚才的威胁很实在,可那是绝杀,轻易不能用。

    一旦用了,御史台上下就会和他成为死仇,不死不休。

    想想被一群御史一年到头的盯着,那日子……没法过了啊!

    他给了御史台一耳光,然后飘然而去。

    杨继年得了女婿出手相助,成功赢得了不少同僚的好感,收获甚丰。

    最倒霉的那位御史此刻面色惨白,觉得自己以后的前程铁定是没了。

    而且他还得要紧跟着杨继年,否则失信的臭名声就会和他终生相伴,那结局会更惨。

    老子造了什么孽啊!

    多什么嘴啊!

    杨继年回去了,大伙儿都觉得无趣,都准备各自散去。

    有人突然一拍脑门,声音很清脆,众人不禁看去。

    这人愕然道:“不对,这事不对!”

    “怎么不对了?”

    这人面色渐渐涨红,怒道:“沈安绝对不敢说出去!否则就是我御史台的大敌,别说是他,宰辅也不敢这般行事!”

    众人刚才只是混沌了一瞬,此刻被他一点醒,马上就明白了。

    卧槽!

    被蒙了啊!

    “沈安……那少年竟然这般狡黠,把咱们……”

    那句‘玩弄于股掌之中’怎么都说不出来。

    有人说道:“先前他的神色分明就是敢的啊!”

    “敢个屁,除非是咱们先下黑手,而且还是御史台的集体对他下黑手,否则他怎会得罪那么多人?”

    那位御史已经呆住了。

    “这么说……某先前是被沈安给哄了?”

    哄,也可以称之为忽悠!

    众人都齐齐点头,觉得这人虽然可恨,但却又很可怜。

    你没前途了啊!

    那御史脚下蹒跚的往前走去,神色茫然的道:“从头到尾他都是在哄骗某,那个小贼……那个小贼啊……!”

    他的身体摇晃几下,万念俱灰之下,轰然倒地。

    “来人啦……”

    御史台里一片混乱,众人都被下了封口令,可才半个时辰,消息就传了出去。

    赵允让喜欢秋天,因为秋天很凉爽,再喝几口好酒,临风一吹,人就会觉得飘飘乎欲仙。

    他拎着个酒罐子站在门边,不时的喝一口。

    侧方站着个儿子,大抵是才回来。

    “……幸而沈安多次力主观望,援军才没有大批出发,粮草也没有大量筹集,民夫也只是来了少许……”

    “富弼在政事堂说沈安洞察人心的本事无人能及,而且从容不迫,让人叹为观止。”

    “韩琦没说话,只是中午没吃饭。”

    “赵允良据说得了消息又要辟谷了……”

    “好!”

    赵允让喝了一口酒,一脸得意的道:“老夫就知道那少年不凡,想想啊,能在邙山隐居的隐士,那是何等的淡泊名利,何等的大德高才……沈安天文地理无一不知,想来那位隐士的才能更是惊世骇俗,只是我等不得见,思之令人惆怅。”

    老家伙难得的忧郁了一把,旋即就被打散了。

    “爹爹,沈安后来去御史台寻自家丈人说话,结果不知怎地和御史台的人起了冲突,最后一人舌战御史台,逼迫御史台的人低头……”

    “怎么回事?”

    “……御史台的人吹嘘,说是从不在衙门里做私事,沈安借机逼迫,说是要把这话散播出去……”

    “噗!”

    赵允让刚喝了一口酒,听到这里时不禁都喷了出来。

    正在说话的儿子被喷了一脸。

    他茫然抹了一把脸,赵允让大笑道:“那小子……果真是厉害,哈哈哈哈!”

    ……

    “官家,御史台那边的请罪奏疏来了。”

    御史台发生的一切自然瞒不过赵祯,张八年还在他的身边时,请罪的奏疏就来了。

    他叹道:“说了大话倒是不怕,可公事私事如何分清?”

    张八年说道:“官家,此次沈安又立功了……”

    “是啊!”

    赵祯下意识的说道:“朕正在琢磨着怎么赏赐他,只是却难……他有钱,也定了亲,才升官没多久,却不到时限……难啊!”

    大宋升官是讲时限的,按照进士或是非进士的区别,一到五年一次磨勘升职。

    可沈安的还没到。

    但有功不赏却让赵祯觉得内疚,于是就纠结了。

    他一路回了后宫,曹御姐见他愁眉苦脸的,就问了问。

    “此次若是没有沈安一力主张没藏讹庞是虚张声势,大宋的脸面已经丢尽了,只是朕却在想着怎么赏他。”

    曹皇后想了想,也觉得头痛。

    “若是累计功劳,怕到时候这少年二十余岁就要拜相了,这对他不好,他会成为众人的眼中钉,人人喊打,最后怕是会黯然失色,泯然众人矣。”

    这是古今中外不变的真理。

    官场自有规矩在,打破规矩的代价不可想象。

    曹皇后见他烦恼,就笑道:“那少年不是喜欢闯祸吗,若是他再闯次祸就好了。”

    赵祯指着她,手指头点动几下,失笑道:“促狭,那少年怎会这么傻……”

    ……

    他们口中不会那么傻的少年正坐在家中的书房里。

    赵仲鍼等人都在,此刻正在分析事情。

    “……御史台里有些人老是说你的坏话,其中有一人最为恶毒……”

    “可是陈挺?”

    “正是!”

    王雱最近在收集官场信息,然后一一加以分析。

    他沉吟道:“最近官员变动颇大,欧阳修调任枢密副使,御史中丞变成了韩绛。韩绛此人城府颇深,此次御史台变故他并未现身,只是事后上了请罪奏疏,这样于公他尽职,于私他接了这件事,显得有担当,此后御史台的官吏们自然会感激他……”

    这等为官的手段很是让人敬佩,王雱却觉得自己学不来。

    “他若是真的想消弭事端,就不该放任陈挺等人在御史台说安北兄的坏话,可见此人只是深谙为官之道……”

    赵仲鍼冷着脸道“此等人不会出错,无需管他。如今只是要想想该怎么给陈挺来一下。”

    折克行笑道:“那陈挺定然和安北兄的丈人不合吧?”

    王雱说道:“是不合,多番讥讽。”

    折克行狞笑道:“该怎么弄?某看就该打!”

    赵仲鍼摇头道:“那太过肆无忌惮了些……”

    折克行说道:“安北兄,您当初不是说汴梁的风都是温柔的吗,某看正是如此。”

    这是怂恿,王雱皱眉说道:“安北兄才将出了风头……出了风头……”

    “风头出太多了。”

    沈安淡淡的道:“背后捅刀子是无奈之举,可男儿在世,若是不能快意恩仇,那多憋屈!”

    “陈挺和赵允良家有些关系!”

    沈安的话彻底打消了大家的顾虑,王雱都挽着袖子道:“那还等什么?”

    赵仲鍼犹豫了一下,说道:“某本觉得下药最好,不过若是要打也行,只是不许拉下某,大伙儿一起去。”

    沈安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此事某去即可,你等去了容易被牵连。”

    一旦事发,御史台必然会群情汹涌,到时候他自然有脱身之法,可赵仲鍼他们却麻烦了。

    赵仲鍼怒道:“安北兄,你这是觉着咱们是外人吗?”

    王雱淡淡的道:“有人说某的情义里带着算计,今日某自然会告诉他,算计某不缺,但在情义面前,某不屑用之!”

    这厮竟然把以前的事翻出来了,折克行回想起当初两人坐在台阶上的对话,不禁绝倒。

    沈安说过,越是聪明人,越是倨傲的人,心胸就越狭窄。

    王雱就是这样,竟然一直记着折克行当初说他的情义里多了算计的话。

    不过他竟然敢不顾后果跟着去,让折克行也是佩服。

    “好!某错了!”

    折克行起身拱手。

    王雱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晕,然后有些别扭的道:“知错……知错就好。”

    折克行不禁苦笑,沈安起身道:“大伙儿……”

    三人都齐齐看向他,目光中多了坚定。

    这些少年竟然愿意跟着自己去,沈安想再次劝阻,可心中却涌起了豪气。

    “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