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帝战乾坤 > 第五十七章 战略

第五十七章 战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着季石的质问,孙云怪笑:“当然。”

    孙云话音刚落,他的四个兄弟竟然出手,又是青光乱飞,几声惨叫。除了季石与钱鹿,其余修者全都倒在地上死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季石不解的看着孙云。

    孙云摆摆手道:“本来想玩玩,可是老夫的心意都被你透露出去了,他们想来也不会真的为了拼命而相互残杀了。说来还是你害了他们。”

    季石手心早就被汗水浸透,却强装淡定:“废话少说。要杀就杀。”

    孙云戏谑的打量着他道:“你知道在没问出玉兰牌藏在哪里,本尊是不会杀你的。”顿了一顿后又阴测测道:“但是老夫却有一千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手段。我要是你,一定在老夫没用刑前将玉兰牌的下落说出来。不然,等到老夫动手后,你就是想说,老夫也不甘了。”说着,孙云发出刺耳的大笑声。

    “什么玉兰牌,不知道。”季石知道,现在他唯一的活命机会就是打死不说。

    孙云嘴角露出邪笑:“好,好得很。”说着,手一伸,一把掐住了季石的脖子,将其高高举起。

    “老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玉兰牌在那里?”孙云的声音很冷,冷的没有人气。

    那瞬间,季石转了很多个念头,最后还是说道:“我真的没有玉兰牌。”

    “很好很好。”当第二个好字话音一落,无数的青气就顺着孙云的手指通过季石的五官流进他的身体之内。

    “啊!!!”青气才流进季石体内不过三个吐息之间,季石便仰天惨叫。

    “怎么样,季管事,内脏被一点点腐蚀的感觉好受吗?”孙云无比兴奋。

    “杀了我,我求求你,杀了我。”季石绝望虚弱的恳求道。

    “老夫说过,等老夫动手之时再求饶是没用的。嘿嘿,季管事。你放心,老夫的腐气要不了你的命,它会吊着你的一口气,从内到外一点点的腐蚀你的身体。等到一百日后,你的整个身体都不复存在,只剩一个头的时候,也不会要了你的命。只会继续吞噬你的大脑,直到整个腐烂消失。”孙云越说越兴奋,越说越阴森。

    孙云的每个字,都像一个个可怕的噩梦击溃中季石的心里防线,等到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他再也坚持不住,疼苦大喊:“我说,我告诉你玉兰牌藏在那里。求求你,杀了我。”

    孙云笑着摇摇头:“不急,季管事,老夫有的是时间,我可以和你慢慢的玩。”

    “变态。”暗中,烈焱一副像是吃了百来个苍蝇般恶心的看着孙云。

    “嗯,是变态。但是也是高手。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应该想想一会怎么从这五胞胎手里抢夺玉兰牌。”韩生一本正经的道:“如果还是将消息传出去的话就剩剩吧!谁知道到时又会引来什么变态的高手。说不定天阶的强者也会插上一脚也说不定!”

    烈焱灵动的眼珠一转:“哎,韩大少爷,你敢隐者这个级别的强者都斗过了,害怕天阶玄者?”

    韩生佯怒道:“我说正经的,别开玩笑。”

    烈焱笑道:“我也是说正经的呀!区区五个伪地阶修者,想必韩大小爷也不放在眼里吧!一会你就跳出去,把这五个家伙都打一顿不就行了。”

    韩生也是一笑:“得,看来今天这个玉兰牌是夺不成了。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不然被发现,会被杀人灭口的。”说着,韩生对着烈焱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还吐了吐舌头。

    烈焱被韩生的模样逗得一笑:“行了,别开玩笑了。我就不信,你没想到对付这五个家伙的办法。”然后又道:“其实,这五胞胎的弱点太明显不过。天玄还真是同修通用的功法,只要将这五个家伙分开,那这五个老家伙不就是五个区区的玄阶中等玄者,还不是你说杀就杀。”

    韩生一副恍然大悟:“好主意呀!可是要怎么让他们分开呢?”说着,一双眼睛泛着光的看着烈焱。

    烈焱知道韩生说了一大堆,就是想让自己将这五个家伙逐一的引开。当即撩动额前的红发笑道:“说吧,你有什么馊主意了?”

    韩生剑眉一挑:“聪明。”接着在烈焱耳边轻声细语将计划说了出来。

    听完韩生的整个计划之后,烈焱微怒道:“这种烂主意亏你想的出来!”

    韩生一副无赖样道:“注意是烂了点,但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再说,你一个男孩子,又不会有什么吃亏,怕什么?”

    烈焱想法火,随即一想后一咬牙道:“好吧,等着。”音落,拿出小世界空间玄器转了进去。而韩生则是一副若有所思,傻笑着看着玉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玉兰,玉兰牌,就,就在钱鹿,钱鹿的肚子里。”韩生和烈焱说闹之时,已然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季石虚弱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放屁,季石,你要死也不要拉上我。”钱鹿大惊,不顾身上的伤,大声大吼。

    钱鹿话刚说完,五煞之中的老三孙折中一个闪身到了钱鹿面前,一把将手插进了钱鹿的肚子之中。钱鹿只来得及说了个你后就死了。一双眼睛睁大老大,死不瞑目。

    “这就死了。真是可惜了一个人才。”韩生看着死不瞑目的钱鹿叹息,随后又道:“死就死吧!反正玄域每天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

    “你说什么?”韩生话音刚落,烈焱沉厚的声音小声的在他身后响起。

    韩生把头一转,瞬间呆住了。只见烈焱一声青白女装,赤红的柔发挽了个发髻,其余柔丝随意而落,在陪着那张冠绝古今的面庞,简直美的让人窒息。

    要说换上女装的烈焱美的天下无双,那也是说说,光是叶雨霜在容貌上也不输与她。再加上年纪较轻,少了一些韵味。不过,却多了几分清雅,灵动。更是比叶雨霜多了无数的鲜活之气。所以,看着这样的烈焱,韩生整个魂都没有了,痴呆般盯着烈焱。

    “喂,你在看什么?”烈焱那沉厚的嗓音传来,韩生才回过神来。

    “声音不对,你见那个女孩子说话这么低沉的,变变。”韩生不由的低着头道。

    “行,那这样行不行呀,韩大小爷!”韩生话音一落,烈焱嘴里边吐出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空灵之声。又一次惊讶到了韩生。

    韩生惊讶之时,孙折中已经在钱鹿身体内翻找了一番,却什么也没找到。无奈之下只得朝孙云瑶瑶头。

    “你敢骗我?”孙云怒视着躺在地上连哀嚎都叫不出的季石。

    “没,没。”季石痛苦到扭曲的脸只得发出两个音节。

    孙云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他相信,季石不敢骗他。但是钱鹿体内的确没有玉兰牌,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捷足先登,偷走了玉兰牌。可这也是不可能的呀!

    想了一会,孙云的目光突然落在钱鹿的脚上,像是有一块灵片闪动。突然灵光一现,叫道:“把所有人的肚子都给我破开。”

    孙云发了话,其余四煞就一个个的将那些尸体开膛破肚。眨眼间就开了十来具。这时,突然有一具死尸跳了起来,往这五个相反的方向就跑,就如一道闪电一般一闪而过。

    “那家伙才是钱鹿,追。”孙云一声大喊,身后一股青光一闪,人便追了出去:“老五,解决那个废物。”

    孙云最后一句说出之时,人已经不见了。除了老五外的其余三煞也是身后一股青气喷出,不见踪影。

    “废物,上路吧!”老五孙见音落,手一挥,化形的青光之刃便将季石切的个粉碎,死的不能再死了。灵魂也不可能留下。

    处理了季石,孙见就要起身去追孙云他们四个,却被韩生和烈焱挡住了去路。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一个落单的。真的好运气。”韩生戏谑的看着孙见。

    孙见突然见到两个人突然出现,先是吓了一跳。可当他发现这二人玄气都很弱之时,也没什么惧怕的。更是再看清烈焱的容貌后双眼一变,泛着淫秽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烈焱,嘴里更是一阵阵的污言秽语。

    烈焱怒道:“韩生,杀了他。”

    韩生也是狠狠道:“明白。”

    听到烈焱让韩生杀死自己,孙见正要哈哈大笑之时,却发现韩生的手已经穿透了他的喉咙。

    “你,你怎么可能,可能......。”话没说完,孙见便倒地死了。

    韩生擦了擦手上的血,眼中又是那久违的冷漠之光:“死都死了,还那么多废话。”

    韩生的金属性达到玄阶下等修为,水属性修为达到黄阶巅峰,看似两道属性的修为都不高,但是这两种属性是可以叠加的,真的实力也堪比玄阶中等。再加上魂吸经的强大炼体修为,现在的他完全可以与玄阶巅峰一战。一个区区的玄阶中等,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当然,韩生之所以能瞬杀孙见,一来是仗着他奇快的速度。二来是孙见自己作死,见他玄气底下,又被烈焱的美色所迷,完全没有防备。他才一击得手。不然也是要废一般功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