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山村保镖 > 第九十四章 里外不是人

第九十四章 里外不是人

作者:我们曾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大柱想了想,不知道如何回答,告诉他现在是公元两千多年?恐怕他不知道什么是公元吧。

    “敢问前辈可是秦朝时期的练气士?”赵大柱问道。

    封印中的元神力沉默,半晌回道:“不错。”

    赵大柱好一阵算,答道:“那是两千两百多年前了。”

    “两千多年?”玉佩中的元神力突然波动的很强烈,意思好像是他没想到竟然沉睡了那么久的时间。

    “你是蜀山第几代弟子?”

    赵大柱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应该是清字辈的。第几代师父从没提起过,一直按辈分来分。

    玉佩中的元神一阵叹息,说:“没想到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清字辈的弟子,老夫本命彧阙,原是蜀山彧字辈的弟子,竟然相隔了八十多代。现在外界如何,末法时代可曾过去?”

    赵大柱惊得目瞪口呆,根本没听到他后面问什么,彧字辈的,感情这个元神竟然是蜀山的前贤。按辈分来讲,他得喊一声师祖。

    “见过师祖。”赵大柱一本正经的说,一改往日不要脸的作风。对蜀山的前辈,他不敢造次。及其恭敬。

    彧阙的元神又是沉默,像是有无尽的悲伤,不愿提及。半晌再次询问赵大柱现在外界的情况如何。

    赵大柱哭丧着脸,说:“师祖,如今更不如先秦时候了,天地间灵气已经干涸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末法时代竟然还没过去。”彧阙常常叹息了一声,说:“既然如此,老夫继续沉眠,你不要在打搅了我了。”

    赵大柱慌了,连忙说道:“师祖你不能这样啊,现如今蜀山都快断绝传承了。好不容易寻到您,总该给弟子点好处吧。不能看着蜀山就此没落啊。”

    “师祖?师祖?”见彧阙不搭理他,赵大柱连喊了好几声,玉佩内才有响应,叹息了一声说:“你想学什么?如今外界已经不适合修炼,就算有无上仙法也是徒劳,没到一定境界无法修炼。”

    赵大柱不肯罢休,说:“师祖,外界是不适合修炼了,所以弟子才向您求助,还请师祖教我些炼丹,聚灵之类的阵法。”

    又是一阵沉默,赵大柱还以为彧阙睡着了,才想喊,彧阙说道:“天地间灵气以干涸,就算有聚灵阵作用也不大。哎,也罢,既然你寻到我,就送你些传承吧。”

    说完,赵大柱忽然感觉玉佩中传出一丝可怕的元神力,直接钻进了他脑子。赵大柱骇然,心说这就是元婴境界以上的强者,太可怕了。

    一阵眩晕之后,赵大柱大喜,连连感谢。

    彧阙传了他一套聚灵阵法,一部《炼丹诀》和《御剑术》。

    《御剑术》赵大柱已经会了,蜀山基础功法,关键是前两种,正是他急需的。

    传完之后,彧阙便再无回音。

    赵大柱将玉佩收起,激动不已。

    ......

    山顶别墅外,派出所女民警终究没敢开枪,这招吓唬别人还行,对同是警察的许茜茹而言,可以点威胁性都没。

    随意开枪?简直开玩笑。不说她也是警察,精算不是,警察随意开枪打死人,后果也不是闹着玩的。加上她也是警察,警察杀警察,都可以成为千古奇闻了。

    派出所民警根本拦不住许茜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走上山。

    绕过几道弯,许茜茹便看到了山坡上的情景,顿时皱眉。

    山坡上,朱成明还在穆灵手里,梁鹏挤着笑脸说:“两位姑娘,还是将我们所长放了吧,我们一定回去好好查查,如果查明属实的话,一定回来向两位赔不是。”

    梁鹏是站在穆欣穆灵这一边的,收了别人的好处,自然要替别人办事。

    他才不管什么杀手不杀手呢,想升官,也得有命去享受才行。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为了给穆欣她们个缓冲时间,收拾东西跑路。

    穆灵撇着嘴冷哼,说:“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子,放了他,你们在朝我们开枪怎么办?”

    梁鹏里外做好人,这边劝着穆灵放人,那边劝说同行的几个警察把枪放下,谁也不听他的。梁鹏相当尴尬,脸皮却厚的不要不要的,全当没发觉。

    “姑娘,你先将我们所长放了,我保证,不会为难你们。”

    回应他的只有一声冷哼。

    “所长,要不然您看,先让兄弟们把枪放下?”梁鹏冲朱成明使眼色。

    朱成明冷冰冰的看着他,对梁鹏不但没感激,反而怨恨上了。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一个所长被轻易制住丢大脸了,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都不说话,向其他人一样。梁鹏却里外做好人,抢了他的风头。

    更显得自己没本事,丢面子。

    “把枪都放下。”朱成明命令,当务之急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几个警察相视一眼,纷纷将手枪收了起来,穆灵握着手枪的手摊开,一个翻转,轻而易举将弹夹卸了下来,空枪丢给了朱成明。

    “哼!”冷冷的瞪了眼梁鹏,朱成明咬牙切齿的说:“走!”率先往山下走去。

    没人搭理梁鹏,里外不是人。

    梁鹏讪笑,跟着下山,路过许茜茹身边,瞅了她一眼,也没人搭理她。

    穆灵这才注意到一旁的许茜茹,不禁皱眉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想起来,笑嘻嘻的说:“你是那个女警花,亲过师父的那个。”

    哪壶不开提哪壶,许茜茹一想起这事,就恨得牙咬切齿,强压着心中的怒意,说:“我是南城分局的警察许茜茹,来找赵大柱的。”

    穆欣冷冰冰的回了一句,说:“他现在没空,不见任何人,请回吧。”说完,丢下许茜茹转身向山顶别墅走去。

    穆灵耸耸肩,一脸无可奈何的笑笑,挥挥手说:“警察姐姐拜拜。”

    许茜茹拧眉,今天怎么竟遇到架子大的了。派出所民警也就罢了,连着两个女孩也没把她放在眼里,直接下逐客令。许茜茹说:“我找赵大柱有重要的事要问!”

    “在外面等着。”穆欣冷冰冰的回道,态度相当的强硬,一点不比三十多岁的女警察弱。

    山下,朱成明身边的一个民警气急败坏的问:”所长,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朱成明脸色阴沉的骂道:“还他妈用你说,通知南城特警大队,就说这里发现三个血衣堂杀手,让他们派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