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山村保镖 > 第九十三章 玉佩里的老怪物

第九十三章 玉佩里的老怪物

作者:我们曾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大柱背负着双手,拧着眉,跟个小老头似的,在地下室转圈圈。

    先秦练气士的元神,对他的诱惑很致命。

    自从天地间灵气枯竭以来,金丹境都成了奢望,好多传承也随之断绝,一个先秦时期的老怪物,其元神中所了解的修真功法,各种阵纹,丹药炼制,甚至是练气士一脉的修炼方法,简直是无价之宝。

    赵大柱不激动才怪。

    可激动归激动,无价之宝常常伴随着难以想象的危险。

    他不知道玉佩中封印的元神是好是坏,还有多少元神力留存,万一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放出来了就是一场大灾祸。这样的天地,元婴期的老怪物,可以说是神一般的存在。

    退一步说,就算是位先贤,万一打扰了他沉眠,发起火来要弄死自己,恐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赵大柱好纠结,一方面对玉佩中的元神很想探个究竟,一方面又怕惹出大祸,偷鸡不成蚀把米再把自己小命搭进去可就太不值当了。

    “好纠结啊,好纠结。”赵大柱跟着魔似的在地下室一圈又是一圈的转悠,还自言自语。

    山顶别墅的山脚下,却再次来了两辆车。

    第一辆是辆黑色的玛莎拉蒂,跑车敞篷,驾驶座上坐着个年轻人,一脸阴冷得意。不是别人,正是杨威。

    他老子要对赵大柱动手了,这么出气的好戏,他怎能错过。

    第二辆车是辆警车,刚刚停下,女警花从车里走下来,看到上山的小道前停了十几辆警车,不禁皱眉。

    女警花属于市警察局分局,并不熟悉每个派出所的民警。自然不知道朱成明带着所里所有警察来抓捕杀手的事情。

    她来,是为了找赵大柱录口供的。

    两天前,她听了赵大柱的话,回到局里着手调查拾荒老太太死亡案件。经过两天的走访,她还真查到了几个目击证人。

    这些证人的证词跟赵大柱说的几乎一致,老太太并不是出的车祸,而是被人打死的。

    至于被抓的车祸司机,根本就是顶罪。

    拾荒老太太的案件,是她们局里接警的,最后将案件定性,也是局长亲自查办的。

    女警花想翻案,还拾荒老太太一个公道,去找局长理论,结果被局长警告说:“这件案子已经定型了,就是一场醉酒驾驶撞人案件,没有什么打人致死的说法。不要胡闹。”

    女警花拿出几个在场目击者的证词,说:“难道所有人说的都是假的吗?”

    局长看了眼证词,说道:“的确是假的,这些人不知道是被谁收买,或者就是一些不嫌事大的无聊人士,故意说谎。”

    女警花赌气,将之前的目击证人找来,跟局长对峙。结果无一例外,几个言辞灼灼的证人,竟然当时就改口,收买喝醉就胡说八道,想出名恶意炒作,闲得无聊不怕事大的理由全出来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承认之前口供是真的。

    女警花憋气,非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不可,其他目击证人都翻口供了,只剩下赵大柱。多方打听,女警花找到了这里。

    刚一靠近,就被派出所民警拦住。

    “你哪个所的,不知道我们在办案吗,不准靠近!”

    女警花微微蹙眉,反问:“你们哪个所的?”

    一个三十来岁年纪的女警察说:“我们哪个所的你别多问,现在我们在办一件大案子,任何人不得靠近。你有什么事,等我们结束再说。”

    女警花眉头皱起了来,望着眼前这个民警,不禁微怒。她是南城分局的,可不是哪个所的。所谓关大一级压死人,局里的队长可比派出所的民警队长架子大多了。竟然被一个普通民警呵斥了。

    直接拿出证件,女警花说道:“我是南城分局的,许茜茹。你们事哪个所的?”

    一听是南城分局的,几个就警察对望了一眼,三十来岁女民警依然态度强硬,说:“不管你是哪个分局的,现在我们在办案。其他人不得靠近。”

    女警花许茜茹受不了了,没见过这么强硬的民警,就算是办案,看在同僚的份上也会聊两句。这位倒好,句句不给面子让她走人,根本不把她这个分局队长放在眼里。冷笑一声说:“好巧,我也在办案,而且是一件很大的案子。麻烦让路吧。”

    说着,许茜茹根本不在意女民警的阻拦,直接就往里闯。

    女民警急了,竟然掏出枪对准了她,冷喝道:“早走一步,就告你妨碍公务,别怪我开枪!”

    许茜茹冷笑,说:“那你开枪试试!”

    与此同时,赵大柱终于下定了决心,虽然担心自己微不足道的元神力被抹杀,可他还是相处了办法。

    不去探究就是了,想办法将玉佩上的阵法破解,照样可以跟封印的元神沟通。

    虽然赵大柱境界低微,第一次见到阵法,可他对蜀山那些古卷残章的很有研究,第一次接触并不是第一次了解。

    说干就干,赵大柱再次盘膝凝神,但这一次不是对整个阵纹探究,而是选择其中一角,尝试着破解。

    只能说他运气好,玉佩上的阵法其实已经很难维持了,上千年的时间,灵气干涸,阵法早就磨灭了很多。赵大柱费劲心思,终于破开了一角,刹那间整个地下室风云突变,就连别墅外的衍汐,也心中骇然,有一种难掩的恐惧感突然袭来。

    “何人打搅老夫沉眠?”玉佩上传来一声质问,声音苍老,非常骇人。并非实质的发问,而是一种元神力的波动。

    赵大柱头皮发麻,当时就后悔了,这么强大的威压,第一时间就让他感觉到玉佩中所封印元神力的可怕。

    “晚辈,蜀山弟子,赵大......赵清心,见过前辈。”赵大柱咬着后槽牙,克制内心的恐惧,说:“晚辈无意冒犯,只是无意中发现了玉佩。”

    “蜀山弟子?”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疑惑,问道:“现在何年何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