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山村保镖 > 第七十八章 岳父母有两对

第七十八章 岳父母有两对

作者:我们曾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尽管被王思盈威胁却无可奈何,赵大柱还是做威后的挣扎,说:“可是我明天有事。”

    “什么事?”王思盈问道。

    明天要跟夏轻语回家,这事明显不能说。他是无所谓,可夏轻语显然没他这么没脸没皮。别的不说,单他们现在还是学生,见家长这种事情,还是早了点。要是被同学们知道了,肯定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赵大柱找了个借口说:“我生病了,明天去医院。”

    王思盈问:“什么病?”

    赵大柱想了想,觉得小病肯定没用,想起最近看到的一个黄段子,灵机一动,说:“阳/痿。”

    段子是这样,一男生走错卫生间,碍于面子,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大模大样解裤子蹲下撒尿。可卫生间的女生受不了,指责他故意偷窥。男生捏着兰花指说:“讨厌,人家也是女孩子嘛。”

    女生嗤笑说:“你女孩子还带把?”

    男生脸不红心不跳的挺着腰,说:“你摸摸是不是软的,人家萎了嘛。”

    结果女生没摸,但也没跟他继续吵吵。

    赵大柱觉得“阳/痿”肯定是一种很严重的疾病,不然偷窥女生上厕所这种事,为什么男生一点事情都没呢。

    王思盈脸一红,想起在酒店的事,啐骂说:“你萎个屁,少废话,明天要是敢不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赵大柱苦着脸问:“为什么,为什么又是我?”

    没想到一句话问到了王思盈心坎上,嚣张气焰顿时少了一大半。她说:“还不是因为朱允。以前他见过我爸妈,我爸妈也知道我们分手的事情,只是原因我没告诉他们。前两天我妈遇到朱允,朱允告诉我妈我已经有男朋友的事,我妈知道你叫赵大柱。所以我也没办法,只能让你去了。”

    赵大柱很不仗义,为了明天能见夏轻语父母,直接将习丞给卖了。

    “能不能换个人,我觉得习丞就不错,你可以让他假装是我啊。”

    这个办法很好,他不就是装王思盈男朋友,所以才有后来一系列的事情吗。

    可他也不想想,假装男朋友这种事,一个人就够了,哪还有换着人来装的。

    王思盈懒得跟他解释,直接将地址和时间交给他,说:“明天十点,我在宿舍楼下等你,你可以不来,后果我也说了,你可以考虑。”

    考虑你妹!看到地址,赵大柱眼皮直跳。

    王思盈家竟然跟夏轻语家在一个小区!

    单元楼不同,一个是七号楼,一个是十一号楼。

    赵大柱向衍汐求救,衍汐掩嘴直笑,开玩笑说:“师父你走桃花运了,竟然有两个女孩子同时看上你,我觉得你该烧香还愿。”

    赵大柱黑着脸骂:“还个屁,我都答应轻语妹妹了。”

    衍汐说:“好办啊,既然她们两家在一个小区,那你就两头的跑嘛。”

    赵大柱眼睛一亮,觉得这是个好办法,连忙问该怎么两头跑。师徒俩合计了好半天,第二天一大早,赵大柱就爬起来,跑到珠宝店买了两对戒指钻石,都是女式的。

    这个也是衍汐帮他出的主意。

    其他东西买两份太容易被发现,不好解释,钻石戒指好藏,而且还能讨欢心。

    赵大柱买完戒指,着急忙慌的就给夏轻语打电话。

    “大柱哥,不用去那么早的。”夏轻语起的很早,这丫头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努力,见赵大柱风驰电掣般赶来,有些感动,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积极。

    赵大柱满嘴跑火车说:“太激动,睡不着,不如早点见叔叔阿姨。”

    夏轻语轻笑,说:“哪有那么紧张,我爸妈很好说话的。”

    既然来了,夏轻语也没理由拖着不去,两人打了辆出租,来到一座小区,很普通的小区,位于五环外的一处早年开发区,楼已经有些年头,墙皮都脱落的大片。

    夏轻语的父母起的也很早,来之前,夏轻语先给家里打了电话,夏轻语的母亲出去买菜,她父亲则在家里打扫卫生,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

    赵大柱突然不好意思起来,窘迫的咧着嘴喊了声:“叔叔。”

    夏轻语的父亲年纪不大,四十多岁,是个很普通的老员工级别人物,没表示对赵大柱满不满意,笑呵呵招呼他们坐下,倒茶端水的,倒是没在意赵大柱“空手而来”。

    “不用拘束,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夏轻语的父亲说。

    赵大柱坐在沙发上,当即就不客气了,给啥吃啥。

    没多长时间,夏轻语的母亲也来了,她见过赵大柱,自然没什么不适,招呼了赵大柱两声,便去厨房了。

    夏轻语的父亲问:“你叫赵大柱是吧,听轻语说你是转校的学生,以前在哪个学校上学?”

    赵大柱想了想,他来的时候,档案上好像看到过,说:“京都大学吧。”

    京都大学?夏轻语的父亲眉头微皱,说:“京都大学可是圈内数一数二的学校,你怎么会转校到电影学院了?”

    赵大柱说:“我喜欢表演。”

    这话是真心的,不过严谨点来说,应该是喜欢表演课。

    夏轻语的父亲说:“挺好,年轻人应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学科。你多大了?”

    赵大柱说:“二十。”

    “比轻语大一岁?”

    夏轻语嘟着嘴,说:“老爸,你能不能不要跟调查户口似的。你去帮老妈做饭嘛。”

    夏轻语的父亲笑笑,说:“好好,我去帮你妈做饭。你们聊吧,一会儿吃饭。”

    赵大柱突然想起来给带了礼物,赶紧将戒指掏出来,按照衍汐教的,说:“叔叔,我给你送的礼物。”

    接过礼物,夏轻语的父亲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赵大柱送的是女式钻戒!

    夏轻语的父亲皱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戒指是女式,而是因为戒指是钻戒。他们是普通家庭,知道现在社会上那些富二代是什么德行,他们不求夏轻语大富大贵,只求她开开心心就好。

    对富二代,夏轻语的父亲显然没什么好印象,怕她被骗。

    “你送给阿姨吧,就说是你给阿姨买的礼物。”赵大柱说,根本没注意到夏轻语父亲表情的变化。

    夏轻语可注意到了,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大柱哥,你怎么卖这么贵重的东西。”夏轻语的父亲没说什么,进到厨房后,夏轻语才小声对赵大柱说:“不是说了吗,不要你买礼物。”

    赵大柱说:“没什么啊,见家长应该带礼物的吗。”

    夏轻语微微低头,小声说:“那是真正的情侣之间才需要这样的。”

    这话赵大柱没听到,他手机该死不死的响了。赵大柱眉头直跳,找了个借口说出去买包烟,脱身出来,接通了王思盈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