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山村保镖 > 第三十三章 第一杀手组织血衣堂

第三十三章 第一杀手组织血衣堂

作者:我们曾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练气丹是赵大柱从师父那里偷来,为自己修为更上一层楼用的,连他都不敢随便用,上次是因为林允儿什么都不懂从他手里抢走,俄日小童童服下。

    练气丹中所蕴含的灵力很气庞大,小童童没死,就是因为她经脉宽厚,是个少见的修炼天才。可是即使这样,如果没人帮着输到,早晚她也会被奇经八脉中依然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撑爆,不死也得残废。

    之所以要收徒,赵大柱其实压根不想,只是门中规定,蜀山弟子是不能随便传授修炼法决的。赵大柱虽然被赶出蜀山,但依然自诩蜀山弟子,师门规矩不能忘。

    他帮小童童洗精伐髓,就是带她踏上修真这条路,相当于传教授业。

    不拜师,万万不可能。

    赵大柱的顾虑,旁人自然不知,十二岁的小姑娘,看赵大柱的眼神,一脸的鄙夷。

    葛老则皱眉,本以为赵大柱又想要钱,没想到他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倒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对赵大柱一无所知。不放心将疼爱的小孙女交给他。

    “我才不要拜他为师。”小童童回绝,虽然师父在当下社会远没过去那么正式,可赵大柱给她留下的印象可不好。别的不说,就他那贪财好色又抠门的样儿,小童童就看不惯。

    葛老佯怒,说:“丫头不准胡闹。”

    后者哼了一声,冲赵大柱咬这小虎牙示威。

    葛老笑道:“小兄弟,拜师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能说说原因吗,丫头到底怎么回事?”

    赵大柱很真诚的摇头,道:“不能说。”

    童童在一旁撇嘴,学着他的样子翘着细长的小腿,说:“故作神秘。”

    葛老却眉头紧锁,思索再三,还是答应了。

    他考虑的很简单,拜师而已,小童童又不需要跟着赵大柱,只要能解决小童童的问题,给她认个干爹都行。不就是攀了门亲吗。

    无视小丫头抗议,葛老让童童现在就跪下给赵大柱磕头。

    赵大柱却不依,拜师哪有那么简单,说道:“今天不行,得选个吉日,而且我得先禀报师父师娘,还得沐浴更衣换身行头。”

    他列出一大堆要求。小童童鄙夷道:“都什么年代了,还选吉日。”

    葛老却不以为然,赵大柱这么在乎拜师礼节,显然不是随意说说。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他不简单,竹签子钉死杀手。现在想想,越看赵大柱越觉得来头不小。

    列完条件,赵大柱老气横秋的说:“反正童童暂时无恙,先选个好日子吧。”

    葛老点头答应,处理完小童童的事,高处理女杀手的问题。

    卧房内徐铁山的表情很难看,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看赵大柱。

    徐铁山说:“葛老,我们还是走吧,这件事还是不参与的好。”

    葛老皱眉,从没见到徐铁山这般讳莫如深过,这个经历过枪林弹雨的铁血硬汉,竟然对一个女杀手如此忌惮?

    徐铁山说:“虽然她一句话不肯说,但我在她手臂上看到了牡丹花纹身,已经确定,她来自血衣堂。”

    “什么?她是血衣堂的杀手?”葛老脸色一变,这个在商场半世浮沉的老者,第一次表情出现那么大变化。

    血衣堂,国内最可怕的杀手组织,在世界上排名同样很靠前。成立不到百年,人数不过百,却犯下无数惊天大案。是国内政府最头疼的杀手组织,被围剿数次,却连个影都没见着。

    血衣堂共分四个堂,其中最弱的是百花堂,最常见的也是百花堂的杀手。因为这个堂全都是由女人组成的,只有十三个人,个顶个的杀人如麻。

    而辨别她们身份的方法,就是手臂上的牡丹纹身,红如鲜血,妖艳欲滴,见者必死!

    葛老满头黑线,从女杀手披着被单的样子来看,他都能看出赵大柱昨晚对她做了什么。

    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别人遇到血衣堂的杀手躲都来不及,他倒好,竟然将女杀手给睡了,这不是找死吗。

    看到葛老异样的眼神,赵大柱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道:“血衣堂很厉害吗?”

    徐铁山漆黑着一张脸,说:“不厉害,血衣堂四个堂口,百花堂最弱,她也不会百花堂堂主,我跟她单打独斗,胜算不到五成,若是搏命。”

    “我有十成把握杀你!”徐铁山话没说完,女杀手忽然冷冷的开口。

    被一个女人轻视,徐铁山只能苦笑,没一点丢脸的感觉。因为她说得对,以死相博,他必死无疑。

    赵大柱咧嘴说道:“也没觉得她很厉害嘛。”

    葛老摇头,神情变幻,说:“她自然不厉害,可几十个她呢?百花堂是血衣堂最弱的一个分堂,最厉害的呢,尤其是血衣堂的堂主,神秘莫测,从没人见过他。可谁都知道,被称为白起的人是怎样一位杀神。”

    “更何况血衣堂绝不容许秘密泄露,你现在抓了这个女人,血衣堂会倾巢而出除掉你们。你觉得厉害不厉害?”

    赵大柱脸色变了变,如果真如葛老所说,这个血衣堂还真挺可怕的。他虽然不谙世事,但并不傻。

    顿时觉得,一时痛快给自己惹来多大的祸。

    葛老看赵大柱的眼神都变了,觉得这小子要童童拜师,恐怕另有所图。可他哪是血衣堂的对手,要是能保的了赵大柱,还用请徐铁山当保镖吗,早就请国术高手了。

    “这也不能全怪我啊。”赵大柱挠挠头,嘿笑道:“谁让她昨晚勾引我来着。”

    她勾引你?

    葛老摇头苦笑,你还真觉得自己多大魅力了,她是想杀你还差不多。

    “现在怎么办?”赵大柱挺为难,一不做二不休将她杀了干净,可说实话,他有点舍不得。女杀手虽然没夏轻语那么漂亮,可天生的媚骨,再说,他第一次都给了女杀手了。

    这可是孩子他妈啊。

    看到赵大柱“恶心”的神情,女杀手的表情更冷了,就在他们左右为难的时候,女杀手忽然扬起被子,同时抓起一旁的手术刀将脚上的绳子划断。

    都没等被单落下,她已经窜到了窗户旁,一跃而下。顺着酒店外墙,飞快下滑。

    赵大柱挺不舍的望着快速消失的身影,说:“真可惜,又让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