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玩大亨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完全是欺负人

第四百四十九章 完全是欺负人

作者:红薯蘸白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昂的阔绰让在场的男女都暗暗惊叹,不到半个小时时间输了一万多块,可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显然是丝毫不心疼,也不在意。

    杜涛回身看到薛晨来了,兴奋的招呼道:“薛晨,过来玩两把不?”

    “好。”薛晨眼神微动,顺势坐在了杜涛一旁。

    等薛晨刚一坐下,杜涛就歪了一下身子,附耳小声说道:“薛晨,这老小子不差钱,牌技还差,使劲赢他,反正八成都是民脂民膏,来路不正的钱。”

    薛晨轻笑一声,望向陈昂,恰好陈昂也正看向他,二人对视了一眼,都笑呵呵的点头示意了一下。

    三张牌发到手里后,薛晨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向对面陈昂,随意的问道:“陈先生,听说你有一个赚钱的好项目?”没有人注意到薛晨问话的同时,双眼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异光。

    陈昂的一双眼睛笑眯着,眼底飞快闪过的一抹得意和得逞的光芒,接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简单的答应了一声:“是啊。”

    不待陈昂多说,在场的一些男女同学已经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都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想要参加,跟着这位家世不凡的公子哥喝口汤。

    没有理会周围同学的话语,薛晨扔掉了手中的牌,看着陈昂,嘴角似笑非笑,眼神则渐渐的冷了下来。

    他心里发出一声感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些想要糊弄他的人,因为双方完全不站在同一个层面。

    拥有读心能力的他没有任何人能够欺骗,除非这个人的骗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能够做到完全欺骗自己的内心,否则,一切障眼法分分钟就被他看穿。

    他很可怜出现在自己周围的那些骗子,大千世界,这么多的城市,那么多的人,你偏偏跑到我面前来玩骗术,那不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么。

    甚至可以说,揭穿一个人的谎言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成就感了,因为完全就是信手拈来,就像是一个重量级的拳击手一拳打倒一个孩童,完全就是欺负人。

    而眼前的这位“开国少将的曾孙”就很不幸,就是这么一位悲催的人士。

    当发动读心术,薛晨一瞬间就捕捉到了此人内心真实的想法,让他很失望,果然来路不正,狗屁的开国少将的曾孙。

    唯一让他略感欣慰的是魏玲月至少不是此人的同伙,从此人内心的活动看来,她同样是受害者,而且是受骗最深的一位。

    现在的问题来了,该怎么处理他呢,显然现在就揭穿很不合适,因为会有人相信他吗?不得不说这位少将曾孙的演技的确很有水平,不仅场面话说的大,张嘴就是亿万富豪、社会名流,闭嘴就是上亿的大项目。而且也舍得下本钱,明明抓了一手好牌,为了输钱表现的自己很阔绰,愣是弃牌了。

    “有意思。“薛晨忍不住眯着眼睛轻声道。

    “哈哈,我最近手气真不错啊。”杜涛又赢了牌,将桌面上的将近两千块钱收入手中,然后扭头问了一句,“薛晨,你说什么有意思?”

    “我说的自然是陈先生的投资项目有意思了。”薛晨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这时,依偎在陈昂身旁的魏玲月巧笑一声,扬着白腻的脖颈,语气仿佛站在云端一般轻飘飘的说道:“薛晨,看在你这两天忙前忙后的接送我们两个,你也拿出点钱投进来吧,反正那么大的项目,多你一个也不算多,大家同学一场,就当帮你们一把了。”

    看着面前的一众大学同学,魏玲月说完这番话后心里别提多舒畅了,她在大学是就和同班同学来往极少,为什么会在毕业后来参加杨光的婚礼,自然就是为了这一刻,让所有同学都羡慕她找了这么一个男朋友。

    薛晨决定多谈谈这个陈昂的底,于是在发动了读心能力的同时,和他聊了起来,很快,这个人的底细就被他弄的一清二楚。

    让他大感意外的是,这件事情比他想的还要复杂一些,原来欺骗他和他的这些同学全都是顺带着搂草打兔子,主要目标是魏玲月!

    根据此人的内心活动,他知道了此人和开国少将八竿子打不着,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过去还因为诈骗蹲过两年大牢!

    出狱后就加入了一个十几人的团伙,魏玲月以及魏玲月的父母就是这一次的目标,这个圈套比他想的要大的多,涉及的诈骗金额更是多达数千万,如果成功了,那么魏玲月的家庭可能瞬间倾家荡产!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薛晨眉头拧了一下,他怎么可能坐视自己的这些大学同学被骗,虽然他对魏玲月这个女人不是很感冒,可毕竟同学一场,也不想看到她的家庭遭受灾难。

    想到这里,他起身对所有人点了点头,包括陈昂,然后走了出去,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拨打出去了电话。

    “喂,薛晨,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电话接通,对面传来刘晴霜笑吟吟的清脆嗓音。

    “我要报案。”薛晨言简意赅的说道。

    “报案,什么案子?”刘晴霜语气顿了一下,问道。

    “诈骗案!”薛晨不紧不慢的说了十多分钟,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薛晨再次走回棋牌室后,大概过去了二十分钟,突然间,棋牌室的门被推开了,涌入了进来四个全副武装的刑警,正是英姿飒爽,眉眼凌厉的刘晴霜带队。

    看到突然闯进来了四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棋牌室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大部分同学心里都一惊,暗道难道是来抓赌的?就连唱K的,打台球的也都被惊动了,赶了过来。

    而陈昂看到冲入进来的四名警察,脸上神情陡然一紧。

    刘晴霜看向坐在面前的薛晨,问道:“人呢?”

    “喏,就是那位。”薛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脸上的神情稍有些不对劲的陈昂。

    刘晴霜柳眉一竖,喝道:“给他抓起来!”

    咔嚓嚓!

    带来的三名刑警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将陈昂给制服了。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凭什么抓我?”陈昂面色一阵青白,大声吼道。

    魏玲月也傻眼了,站起身怒视向刘晴霜,叱喝道:“你们凭什么抓人?知不知道他是谁,开国少将陈杰夫的曾孙,还不放开?”

    在场的所有的男女也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又警察过来把陈昂抓了?胆子也太肥了,竟然敢对少将的曾孙动手动脚。

    刘晴霜也完全是听从薛晨的吩咐过来抓人,她只是大概的知道抓的这个人是一个诈骗犯,正在实施一个涉及几千万的诈骗犯罪行为,具体的她还真不知晓,她敢在没有仔细调查了解的情况下抓人,完全是对薛晨的信任。

    现在听到被抓的这个男人号称是开过少将陈杰夫的曾孙,让她稍微的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想到,有陈杰夫这位开国少将吗?

    薛晨起身,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不急不缓的说道:“同学们不用紧张,人是我叫来的,至于为什么叫警察来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位不是什么少将的曾孙,就是一个骗子而已,我不想看到大家受骗,财产上受到损失,所以就报了案。”

    看着站起身的薛晨一五一十的说完这番话,所有的同学都面面相觑,一时间心底全都发生了十八级的大地震,陈昂是骗子?可怎么看都不像是骗子啊。

    “薛晨!”一声饱含着愤怒的嗓音压盖过了所有的嘈杂声音,魏玲月满面寒霜,明眸怒睁,盯着薛晨,“薛晨,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小心眼的人,竟然想要陷害陈昂,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罪,是在玩火,还不赶紧让他们放开陈昂,给他道歉,否则,我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再帮你说话。”

    小心眼?看着魏玲月,薛晨丈二摸不着头脑,这和小心眼有什么关心吗?

    见到薛晨对自己的这番话不为所动,魏玲月气的紧咬着牙:“你真是太卑鄙了,当初在大学时,我不就是拒绝了你么,你竟然怀恨到现在,竟然妄图陷害陈昂。”

    哄~

    魏玲月的这番话立刻将房间内的气氛点燃了,喧哗声轰然而起。

    “薛晨追求过魏玲月,还被拒绝了?”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现在因爱生恨,陷害陈昂?”

    “不会吧,我看薛晨不像是一个头脑冲动的人,这可是犯罪啊。”

    “这也说不定,爱情这个东西,就算是再精明的男人也绕不过去。”

    刘晴霜站在一旁,也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两人。

    薛晨也懵了一下,整张脸都纠结了,不敢相信的反问道:“等等,我什么时候追求过你,还被拒绝了?”

    魏玲月冷笑着,眸光烁烁的道:“你不要装糊涂?可是你亲手将写的情书送到我的手上的,不得不说,你的文采很差,是我看过的最让我不喜欢的情书。”

    情书?薛晨脑袋里划过一道电光,扭身看着一旁的王东,大声问道:“王胖子,你写的那封情书难道没有署名吗?”

    王东咧了下嘴角:“好像是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