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玩大亨 > 第三百零四章 哭笑不得

第三百零四章 哭笑不得

作者:红薯蘸白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时这只褐色羽毛的禽鸟被摆放在地上,大家都看到了,现在见到已经躺在了帆布袋里,就隐隐的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了,大家嘴里的死要面子的奇葩就是许铭!

    可是顾忌许铭的身份,所以没有人率先挑破这层纸,可是刘晴霜为人一向爽直,别说不认识的许铭,就是当时明知道王浩是市长秘书,也不曾给面子,所以直接就被这层纸捅开了。

    薛晨用余光瞥了刘晴霜一眼,嘴角一扬,满意的点了点头。

    当刘晴霜一句话把事情给揭穿后,射箭协会的一行人都憋笑憋的脸都快紫了,不时的发出一阵低声的嗤嗤笑声。

    宁萱萱本就对许铭的高超箭法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现在心里顿时起了疑心,一侧头正看到许铭微微变化了一下的脸色。

    她本就是个心思敏锐的人,虽然刘晴霜只说了一句话,但也大概的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双眸一凝,喝问道:“许铭,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许铭先是眼底深处含着冷厉看了一眼刘晴霜,然后顿了一下对宁萱萱说道:“萱萱,你说的什么意思,我骗了你什么,我不懂。”

    “不懂?”宁萱萱有些愤然的轻哼一声,“你现在还想装,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你一直在演戏,是把已经死了的野物先布置在地上,假装是你射的对不对?”

    许铭见到事情竟然败露了,嘴角抽动了一下,极力的辩解道:“萱萱,你别瞎猜,林子这么大,一样的鸟有很多,我亲自用箭射的,你又不是没有看到!”

    宁萱萱凝眉叱道:“我还真就没有亲眼看到!”

    她现在一回想,就感觉这件事肯定错不了,第一次射野鸡的时候她的注意被许良给吸引过去了,没有亲眼看到箭射在野鸡身上,第二次射兔子的时候,向导突然挡住了她的视线,而刚刚的第三次是宁远突然出声叫她,让她分了神……

    当时她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被射死后除了那只兔子蹬了蹬腿,野鸡和褐色鸟叫都没叫一声,现在她总算明白过来了,原来这四个人在联合起来骗她!

    许铭和许良也就罢了,但一想到自己弟弟宁远也合起伙骗自己,心头一阵不忿!

    许良见到竟然有人坏自己大哥的好事,抬起头来对刘晴霜怒目而视,痞气十足的喝道:“谁让你胡说八道的,信不信我找人撕烂你的嘴!”

    刘晴霜脸色冷清:“我没胡说八道,只是把我看到的事情说出来了而已,也请你慎言,否则我告你恐吓!”

    “告我恐吓?你当我是吓大的啊。”许良不屑的嗤笑一声。

    薛晨见到刘晴霜面对许良的嘲弄也没有提起自己的身份,否则许良纵然再口无遮拦,也得闭嘴,不由暗道这个女人还真有点特别,扫了眼许良,戏谑道:

    “许二少,你对一个女孩子发脾气算什么能耐?她只是说看到过同样的一只鸟趴在地上而已,又没说就是袋子里的这一只,难道你是心虚了?”

    见到射箭协会里的一群人只有薛晨替自己说话,刘晴霜看了薛晨一眼。

    许良还想张口,但被宁萱萱给喝止了。宁萱萱神情平静淡然的说道:“都不要说了,许铭,既然你说这三只野物都是你射的,那我给你一次机会证明,看到二十米外的那颗歪脖树了吗,树上的那颗人头大的树瘤看到了吧,如果你能一箭射中,那我就相信你。”

    众人都扭头看去,见到了那颗歪脖树上的树瘤,这在射箭协会的人看来,这很轻松嘛,那么大一个死靶子,很容易射中的,比起射同样距离的一只兔子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可许铭看了看那个树瘤后的脸色阴了一下,眼神也闪烁不定。

    “如果你连这个都做不到,那让我怎么相信你?日后,我也不会再相信你说的话!”想到许铭为了讨好自己竟然弄这些小把戏来欺骗自己,宁萱萱感到很可笑,也很恼火。

    射箭协会的人虽然都没说什么,只在一旁观望着,但是看向许铭的眼里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鄙夷,只是没有显露的那么明显而已。

    “那好,我就证明给你看!”

    许铭阴翳着脸,拿起手中的弓,搭上了一根箭,拉动弓弦的同时瞄准过去。

    许良和宁远都捏了一把汗。

    薛晨胳膊抱在胸前,看了一眼许铭拉着弓弦有丝丝颤抖的手臂,嘴角扬起。

    嗖!

    这支箭被很大力气的射了出去,飞出去的同时,也牵动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在十几双眼睛中,那支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射了过去,然后射在了树林里……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一箭别说射中树瘤,连树干都没射中,周围的人都暗暗摇头,心道这水平连自己都不如。

    许铭的脸色顿时浮上了铅云,许良和宁远都暗暗叹气。

    “嘎!”

    可还没等人任何人吱声,就听到不远处的密林中传出一声刺耳的愤怒叫声。

    两个想到脸色都同时变了一下,急声道:“是野猪!”

    话音刚落,就见到不远处的林子一阵晃动,眨眼间,一头体型健硕的野猪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薛晨看到这头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野猪也吃了一惊。

    这是一头黑色的野猪,站在地上像是一辆小坦克,粗略估计得有二百斤以上,而这头野猪最醒目的一点就是后背上插着一支箭,像是避雷针一样,似乎正是许铭刚刚射出去的那一支……

    见到许铭竟然阴差阳错射到了一头野猪,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众人真的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两个向导看到这头等着眼珠子被激怒的打野猪也都冒汗了,都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刀子,但如果选择用刀和这头野猪搏斗,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啊,手里的弓箭想要射死这么样一头野猪,那也完全是痴人说梦,除非有猎枪,也许还有机会杀死!

    心里已经将猎场的负责人骂了一百遍,不是说已经将大型的野猪全都清理干净了吗,怎么还会有?

    也已经有人开始慢慢的往后退了,显然都被这又野猪给吓到了,包括那个之前要叫嚣着猎野猪的国字脸青年,脸都吓白了。

    充其量不过是一群生活优渥在箭馆玩过射箭的年轻人,面对这么一个庞然野物,都十分打怵。

    “大家慢慢向后退,不要跑,免得激怒了它发动攻击。”一名向导小声说道。

    薛晨向后退的同时护在宁萱萱和赵子铭旁边,目光也紧盯着那头野猪,也暗道倒霉,他老家周围也有山林,小时候也偶尔见过几次野猪,听过老人说过野猪的厉害,发起狂来,几条大狗都未必斗得过。

    大部分人都听从了向导的经验之谈,慢慢的往后退,但有些人早已经快要被吓破了胆,只想着赶紧逃走。

    许良大叫一声:“哥,快逃。”说完,扭头就跑。

    许铭顿了一下,对宁萱萱和宁远急声说了一句快跑,接着也转头就跑。

    见到已经有人跑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傻傻的慢慢退了,也都掉头就跑,一时间,十几个人狼奔鼠窜。

    薛晨见到其他人都跑了,自己也只能跟着跑,就像是网络上说的一个笑话一样,碰到了老虎不求跑得过老虎,只要跑得过身边的人就行,套用在这里也适用。

    而就在所有人都掉头逃跑的时候,野猪嗷的叫了一声,低着头冲了过来。

    薛晨自信在这林子里也就两个常年混迹在林子里的向导能和他比一比速度,赵子铭体力也不差,可宁萱萱就不行了,平日里虽然偶尔会健身,但那只是为了保持体态,但总的来说还是养尊处优,穿的还是牛仔裤,根本跑步起来,眼看着就落在了最后面。

    野猪可不会分辨那支箭是谁射得,轰隆隆的就朝着宁萱萱冲了过来,看架势就是一堵墙都能撞塌了。

    薛晨自然不可能不管宁萱萱,停下脚步伸手拉住宁萱萱的手,示意旁边的一棵大树,急道:“萱姐,上树!”

    宁萱萱早已经慌了神,完全没有了自己思考的能力,见到薛晨让自己上树,立刻就往那棵树上爬,但手脚早就吓的软了,怎么爬的上去。

    薛晨也来不及多想,先是从后面抱住宁萱萱的腰向上奋力一托,直接将不到一百斤的宁萱萱托起来一米多,等宁萱萱抓住一根枝杈,再用两只大手盖在宁萱萱的屁股上向上举。

    宁萱萱感觉到薛晨的两只大手有力的握住了自己的娇嫩的臀肉,就如同像是两块烧红的烙铁贴了上来一样,烫的她心尖打颤,双臂一软差点跌下来。

    一托一举,不到十秒钟,惊慌失措的宁萱萱在薛晨的帮助下爬到了两米多高的一根手臂粗的枝杈上,已经吓的小脸没了血色。

    就在这耽误的几秒钟,野猪已经低着头哼哧着冲了过来,薛晨一闪身躲在了树的另一侧。

    当见到野猪闷着头直愣愣的冲向更前面那些逃走的人,薛晨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刻,他的心又提了起来,因为赵子铭还在前面,如果被伤到了,那事情就不妙了!